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50 黑皇

不僅葉凡張口結舌,就是姬子與圣皇子也是如此,全都有點發呆。黑皇在此發飆,踩了“大坑”,實在有點讓人無言。 這不靠譜的狗,最終將自己給弄丟了,失落于宇宙深處,原以為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見到,誰知在此出現了。 它陷入準帝陣中,那里有另一種道則沖起,威勢更猛,殺氣浩蕩萬古! 無始殺陣,這不是一角的問題了,比以前多了一兩角,顯然這是一個神跡! 相傳,除古之大帝外無人可揣摩出真義,根本就不能布下,一角可能就是極限了,很難邁過那道關。 黑皇終年浸淫此道,不枉時不時的將身邊的人弄丟,到最后更是將自己給弄沒了,最終真的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正是因為它布下了兩角多無始殺陣,將前面的陣紋給摧殘的七零八落,擋住了殺機,未曾殞落。 “汪,死長蟲!汪,尼瑪的!”黑皇被困法陣中,口中三字經不停,詛咒個沒完,憤憤不已。 準帝殺陣雖然無法與帝陣比,但畢竟比較完整,可以發揮巨大的威力。 而無始帝陣卻只有兩角,并不是說能發揮出兩成威力來,每多一角,威力都是倍增的,甚至數倍,因此兩角實在難以說清能有幾分威能。 “它怎么被困在了這里?貌似老騰蛇不在,不然早已用準帝器招呼了。”圣皇子道,對那個狠辣的螣蛇最是了解。 “黑皇!”葉凡吼道,滾滾音波如海一般傳了進去。群山震動,頓時有一群螣蛇出現,渾身金黃,在遠處窺視。 猴子大怒,這些蛇類在控制陣紋,他站在陣外一巴掌拍了出去,頓時打的這群強者慘叫。死傷一片。 當然,更多的螣蛇隱在法陣中,奈何不得。 大陣中,黑皇的叫罵聲停止了。沒了動靜,直立著一雙大耳朵,狐疑的看向陣外,可惜望不穿,迷霧重重。 “黑皇你被宰了嗎?”葉凡大聲喊道。 “死長蟲你知道的倒不少,居然假扮那個挨千刀的小子來騙我,你黑爺爺不上當!”黑皇罵罵咧咧。 葉凡頭疼。在這里碰到它,想出手援救,卻先被罵了一頓,當下喝道:“是我,不是什么螣蛇,黑皇我給你帶來一個老伴,一只血統高貴的大狼狗。” 里面沉默了好半天,才發出驚雷般的咆哮。道:“你大爺的,真是你這混蛋,快救本皇出去!” “你不是有帝陣嗎。再轟擊幾下就出來了。”葉凡道。 “沒時間了,那天殺的老蛇要回來了,趕緊出手!”黑皇焦急的叫道。 葉凡、姬子、圣皇子聞言不敢耽擱,在老騰蛇的道場中,稍一疏忽就可能吃虧,還是先救出大黑狗比較穩妥。 這片區域的陣紋原本就被黑皇沖擊出了裂痕,有了缺陷,再加上三件帝器的轟擊,快速瓦解,根本就擋不住這蓋世神威。 一只大狗跟公牛一般健壯。渾身黑色皮毛非常光亮,跟綢緞子似的,它方頭大耳,銅鈴大眼,品相上佳。 它呲牙咧嘴,見到三人后眼珠子差點瞪出來。尤其是盯著葉凡手中的殺劍,更是差點流哈喇子。 “本皇真是想死你們了!” 它化成一道黑色的旋風撲了過來,名副其實的惡狗撲食,對著葉凡就過去了,美其名曰,故人重逢,喜出望外。 事實上是,它本性難移,是沖著殺劍而來的,一雙大爪子抱住后就不撒手了,死皮賴臉的叫著,道:“給我看看!” 葉凡自然不同意,給它看一眼,那絕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返。 “就看一眼!”黑皇鍥而不舍,抱著殺劍不松爪子,方頭大耳,一臉憨厚相。 它有自知之明,無論是虛空鏡還是斗戰圣皇的仙鐵棍,那都是有血脈傳承的,就是塞他手里,也掌握不住。 而這件帝器則不同,明顯跟葉凡沒什么關系,是他奪來的。 “剛見面,你不問我們這么多年的經歷,直接上來就想洗劫,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葉凡掰它的大爪子。 “媽的,怎么說話呢?”黑皇憤憤不已,道:“本皇是那種人嗎,絕對不是。本皇會做那種事嗎?決不可能。我早就聽說了你們在古路上的威名,還需問嗎?” 吭哧一口,它張口大嘴,咬在了葉凡的手掌上,死不撒嘴,叫著:“就看一會兒!”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葉凡成為了大圣,而今血肉之強,宇宙中罕見,自然不會被它咬傷,但是卻露出了異色,大黑狗竟然沒有被帝器傷住,居然能抓住殺劍而無損。要知道,他可是溫養了很多年,才能將此劍持掌于手中的。 這一愣神的功夫,殺劍就被大黑狗連咬帶扒拉給弄到了自己的大爪子中,大嘴咧到耳根處,笑個不停。 “你怎么能經受的住仙劍的殺氣?” “我煉殺陣一二百年,都快跟天地間的殺氣本源凝結為一體了,此劍天生與我有緣。”它大言不慚的說道。 顯然,它在滿嘴跑蠻龍,身上肯定是有什么東西可以寧息殺氣。 “先別說了,我們去域外迎擊老蛇,他姥爺的,敢困本皇,抽了他的皮,挖了他的骨!”黑皇氣憤不已,不知是在轉移話題,還是真的生怒了。 “你怎么來這里的?”葉凡問道。 “別說了,趕緊出去吧,我真想殺了這條老蛇,他壞了我的一樁天大的道果。”黑皇情緒激動了起來。 “到底怎么回事?”圣皇子也問道。 大黑狗唉聲嘆氣,道:“我在宇宙中旅行,發現了古之大帝坐化后留下的一團帝源,眼看就到手了,結果尼瑪的,它又飛走了!” 它終于講出了實情,得見一團大帝本源,照亮了宇宙邊荒,它簡直激動的差點昏厥過去,萬分小心湊到近前,剛汲取了一小塊,結果那團仙寶便飛走了。 三人震撼,這得是多么逆天的造化?! 古之大帝尸體萬古少見,更不要說坐化后留下的什么東西了,古來幾乎無人得到過,帝尸化道,成為劫塵,能留下的東西,必然逆天。 帝之本源,這實在不應存在于世,卻于宇宙邊荒殘留有部分,確實可讓人驚憾到發傻。 瞬間,他們明白了黑皇為何無懼殺劍了,大爪子上熔煉有一小塊帝源,自然可阻擋住殺氣。 “本座連吃奶的力氣都快用盡了,跟著它一路追了下來,卻一頭撞在了這顆星辰上,被那老蛇困住了,他替我追了下去。”黑皇氣的直捶地,恨到不行。 “發泄完了吧,把殺劍給我。”葉凡向它伸手。 “我們是什么關系,生死與共,過命的交情,一些身外物而已,你的就是我的!”大黑狗理直氣壯。 “那把大帝本源給我一塊。”葉凡伸手。 “就只有一塊而已,早跟我的神掌粘在一起了,估計這輩子都分不開了。”它臉皮厚的像城墻。 而后,它自顧奔向遠處一座大山,那里是螣蛇一脈的重地,有一些圣物陳列,大黑狗瞄準了一條繞在山體上的蛇蛻,黃金光芒燦爛。 這絕對是一件難得的神料,是老螣蛇脫下來的皮,堅固不朽。 黑皇二話沒說,用殺劍小心的切裂,快速煉制成一個黃金蛇皮大褲衩,三五下就穿在了身上,換下了原本的那條大花褲衩,直立起身體,背負雙手,道:“馬馬虎虎,先報個小仇。” 靠! 葉凡差點吐出這個早已快遺忘二百年的詞。 就是姬子這么沉默寡言的人也是一陣發呆,這還算報小仇,要是讓老蛇看見還不給氣死,拿他的皮做褲頭,什么人呀,太損了。 圣皇子一陣無言,不過這樣倒也讓他覺得還算痛快。 “做人不能太段德,做狗不能太黑皇!”葉凡說道。 大黑狗穿著一個黃金大褲衩,直立著身子,在此地踱步,一只大爪子拎著殺劍,道:“先別說這些了,趕緊去域外伏擊老蛇,等他回來,斬他一個骨斷筋折。” 眾人點頭,事關重大,老螣蛇若是得到古之大帝殘留的本源,一旦閉關而熔煉于己身中,說不定真會突破到準帝境,到時候那將是一場大禍! 這顆星辰上,雖然有很多螣蛇高手,但是無一人敢阻擋,根本就不是對手,這么多帝器在手,一旦砸出去,足以將這顆星辰粉碎! 他們徑直到了域外,靜等老螣蛇歸來,要殺他一個萬劫不復。 “唉,對了,葉小子這么多年你都上哪去了,怎么一直沒有消息。還有姬子、圣皇子你們兩個怎么也一直不露頭,本皇還想去找你們呢。” 三人都想捶它,一起鄙視這條死狗。 “你個卑鄙無恥、貪婪無厭的死狗,你剛才不是說早已聽聞過我們在古路上的威名了嗎,所以一見面沒問。到頭來,還是見寶起意啊。” “老蛇回來了,先別說這些沒用的,趕緊宰了這個大個的!”黑皇精神一震,而后咬牙切齒,直立著身子,拎著殺劍,藏了起來。 葉凡取出了綠銅鼎,姬子與圣皇子則也是做好了準備,要絕殺老螣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