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49 遠征

東荒,草木豐盛,山勢巍峨,一個像是黃金鑄成的猴子在出沒,眺望山川大地,回憶往事,心有感慨。 他身體不是很高,但是卻有一種威嚴,宛若一尊戰神,氣息強大,在他的金色毛發間有未干涸的血跡,顯然經歷過一場大戰。 他這樣行走于荒山大澤間,將許多兇禽猛獸驚的慌亂逃竄,像是蓋世主宰者巡視,令萬靈膽顫。 這就是圣皇子,他亦回來了,并沒有掩飾行蹤,剛一回東荒大地上就被許多人發覺了,引發不小的波瀾。 “圣皇子!” 天空中,有人大叫,霧氣翻滾,彩芒澎湃,一群人駕馭云朵而來,大呼其名。 猴子火眼金睛,渾身毛發雖有血跡,但卻也難掩崢嶸之姿,向上望去,頓時哈哈大笑,沖霄而上。 正是葉凡、姬子、李黑水、東方野、姬紫月等人,一起出現在這里,前來迎接他。 葉凡眉頭微蹙,那山川大地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腳印,有絲絲血跡,猴子負傷了,這是在接引大地龍氣,治療本源呢! 人們沒有想到,圣皇子竟然負傷,而且還不輕,實在讓人很吃驚。 “猴哥,發生了什么,你怎么負傷了?”李黑水問道。 “師伯,誰把你打傷了,告訴本佛,我去將他們全部收了,為你出氣!”花花也夸張的叫著,湊上前來。 “啪” 結果,猴子毫不客氣的在光頭上輕拍了一下,讓他哪涼快哪呆著去。 “猴子,遇上什么大麻煩了,不然憑你絕不會吃這樣的虧呀。”東方野大笑,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他向來很粗獷,著古銅色的上半身,很是精壯。 “確實遇到一個狠角色。不過不是大問題,早晚收拾掉他!”猴子發狠。 “猴哥,你可別硬撐著,咱們又不是外人。只要你說出來,我們一起殺過去!”李黑水道。 姬紫月抿嘴一笑,大眼中流動光彩,道:“我猜猴哥是被人欺負慘了,想獨自找回場子,而短時間卻沒有辦法,被氣回來了。” 眾人皆笑。 “怎么回事。我們一起出手。”姬子道,話語簡短。 葉凡亦詢問,跟猴子不是外人,自然什么都可以說,如果真的遇到了大麻煩,他們說什么都得要幫著去拼命。 猴子露出傷感之色,渾身金色毛發無風自動,眼中充滿了殺氣。道:“我在星空外結識了幾個朋友,全都被人殺死了。” 眾人一驚,這必然是遇到了強敵。猴子都有這等悲色了,顯然心中氣到了極點。 “他們死的很慘,肉身被人千刀萬剮,元神被太陰火精活活煉化了百日,慢慢熬煉而死!”猴子憤怒之極。 “這是什么人,你身上帶著帝器,都奈何不了嗎?”東方野問道。 “他不是準帝,但卻幾乎有了準帝的戰力,讓人防不勝防,當時我與幾個朋友分別上路。不曾想他們先后遭了毒手。”猴子握緊雙拳,渾身金色毛發更加璀璨了,一道傷口迸裂,血液淌落。 姬紫月取出一罐古天尊命泉神液,倒出一些,灑在他的傷口。又讓他將剩下的喝了下去。 “在古路上試煉時遇到的強敵嗎?”葉凡問道。 “說出來的話,你也聽說過,且與你亦有仇怨!”猴子咬牙,道出了那個人的來歷。 螣蛇一脈的至強者,一位險些成為準帝的絕代高手,強勢無匹,霸道絕倫,橫掃星域,讓人膽寒。 葉凡殺了金蛇族四位郎君,與這一脈結下了大仇,而猴子更是見到該族吃掉了如山的神猿,曾抱打不平,意外驚擾了坐關的老騰蛇,讓他沖擊準帝時功虧一簣,這些都是死仇。 而今,這位騰蛇至強者治療好了傷勢,不是準帝,但幾乎已經擁有了那個境界的戰力,恐怖無邊。 任何大圣到了他面前,都如孩童一般不堪一擊。 而且,在其手上還有兩件準帝器,且亦有一座無上法陣,都是祖傳下來的,組合在一起,神威蓋世,他來無影去無蹤,根本就放不住,說不定什么時候尋上門來,就殺你一個血濺長空。 “他竟然活下來了。”葉凡驚訝,在那么關鍵的時刻,沖擊準帝關卡,被人用帝器打斷,一般人絕對灰飛煙滅了。 螣蛇族至強者不僅未死,還修復了傷體,生龍活虎,于星空中追殺猴子,這實在讓人心驚,必然是一個大敵。 一旦擁有準帝戰力,將完全不同,那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了,即便你再驚艷也對抗不了,猴子若非有斗戰圣皇留下的仙鐵棍,肯定是死在域外了。 這樣一群人行走在東荒,自然讓人驚訝,尤其是先后認出葉凡、姬子、圣皇子后,就更讓人驚悚了,當年他們擊殺天皇子,就曾攪起滔天波瀾。 更何況,而今他們已經是大圣! 當古族得悉后,全都鴉雀無聲,生怕出觸了霉頭,遭到這三尊大圣的清算。 今非昔比,昔日的三位帝子全都成長了起來,哪一個都可以橫掃一域,真要是針對一族,必然是滅族。 “要是能正面對抗還好辦,最麻煩的是他隨時出現,突然發動致命一擊。”猴子眉頭深鎖。被一位準帝級人物惦念,即便掌握有古皇兵也隨時會有殞落的危險,防不勝防。 不然,依照猴子的性格絕不會回來! 老騰蛇處在一種特別的狀態,雖然未渡劫,但是畢竟當年堪堪邁過了那道坎,九十九跪都過去了,就差最后那一哆嗦了,卻發生了意外,故此而今恢復到巔峰后,比肩準帝。 他不能稱之為大圣了,也不是準帝,但幾乎媲美準帝。 “讓人頭疼,不過無需懼怕,我們一起出手解決掉這個大禍!”姬子道,既然是仇敵。認定無法化解,那就出擊,一勞永逸! “沒錯,畢竟還不是準帝。難道還怕他不成!”東方野樂意參戰,躍躍欲試,順便藉此進入星空中去見識一番。 “敢欺負猴哥,打到連他娘都不認識!”李黑水也叫道。 “沒錯,竟敢欺壓師伯,打到他姥姥家去!”花花叫道,光頭锃亮。義憤填膺的說道。 猴子的心很暖,面對準帝級威脅,這些故人沒有一個退縮,全都要助他一臂之力,幫他解決大患。 “走吧,我們上路。”葉凡很直接,這是死仇,難以化解。早點解決早點安心,萬一讓對方突破進準帝,也許實力還會暴漲。到了那個時候縱有帝器在手都不見得靈光了。 猴子去看了仙域裂縫,一陣出神,當年他老父若是能見到這樣一道縫隙,便能藉此直接打進去了。 可惜,終究是錯過了這一世。不然何至于逆天化戰仙,付出了無法想象的代價,坐化北域,徒留萬古大恨。 確定人選問題時,眾人發生爭執,都想前往一戰。但從現實考慮,最后只有葉凡、姬子、圣皇子上路。 將要離開時,姬紫月氣喘吁吁而來,速度簡直不弱于葉凡的行字訣,她擦去瑩白額頭上的汗水,將姬家小祖拉到一旁。遞上了虛空鏡。 當年,她與姬皓月這般被家族看重,走上試煉古路時,都沒有一絲機會帶走,而今達到了這個境界,自然有機會掌控了,而今被她送來。 姬家出動帝子,又在這天地變局將開啟的時刻送出仙鏡,這實在太難得了。 “放心吧,家族的根基在近年都轉移走了,只剩下了一些壽元不多的前輩,要在仙路上搏一搏。”姬紫月淺笑道。 三大強者都持有帝器,一同踏上了星路,前往遙遠的宇宙深處,若是傳出去一定會引發一場軒然大波,絕對能震世。 這是一顆小星辰,昔日曾經草木豐盛,靈氣氤氳,而今卻成為了死地。 到處都是白骨,到處都是黑霧,一切都被腐蝕了個干凈,整顆小星的生靈死了個干凈,化成了一片死地。 猴子目眥欲裂,忍不住仰天一聲長嘯,渾身金色毛發全都炸立了起來,恨不得吞掉整片宇宙,眼睛都紅了。 “這是我的一個結拜兄弟的故土,為一靈猴強族,不曾想不僅他死了,連他的母星都受到了牽連!”猴子憤怒之極,這是血海深仇。 當年,他就是因在螣蛇一脈的祖星見到了如山的尸骨,大多屬于猿類才出手,而今又見到這等悲劇,悲憤到極點。 這雖然是一顆很小的星辰,但也有數以千萬的生靈,結果全滅,是不可承受之重。 當再次來到一片凈土小世界時,猴子更是咬碎了牙齒,從嘴角向外淌血,這里生靈涂炭,到處都是尸骸,依然是全滅。 “看樣子就是這一兩日間發生的,我們直接去螣蛇一族的古星,直接發動攻擊而進行威脅,不然也許還會有慘禍發生。”葉凡道。 老螣蛇這樣做,無非是泄憤與逼迫,讓圣皇子現身,不然他會一路血殺下去。 神光臺再次啟動,他們徑直殺入一片古域,深入此地,頓時感受到了一種磅礴生機,大星蓬勃,充滿了生命的力量。 葉凡、姬子、圣皇子剛一接近便心中一凜,感受到了一種彌漫出的殺氣,這里是一個險地,竟然毫不掩飾。 “哧” 沖霄的殺光迸發,打到了域外,這讓人心中一沉,這是準帝法陣的力量在運轉! “他也太大意了吧,都不加掩飾,認為我們會自動鉆進去?” 在螣蛇一脈的星辰上,顯然是布下了絕世準帝殺陣,張開了天羅地網,靜等他們入甕,成為階下囚。 “不對,有人中招了,踩了準帝陣紋,被困在了這顆古星上。” “這里的準帝殺陣有缺陷,不然殺機比這還要強盛!”葉凡在萬龍巢見到過無缺的準皇法陣的威力。 這是誰?陷入準帝殺陣還能堅持下來,真的有些驚人。 他們都持有帝器,小心謹慎的接近,慢慢來到了這顆古星上,臨近陣紋區域。 前方,山勢巍峨,云霧翻滾,帝氣浩瀚,當中竟傳來一聲聲狗叫,而且每一句都是三字經,變著花樣,大罵不止。 “等會兒,怎么聽著有些耳熟?!”猴子大奇。 “似乎是……黑皇!”葉凡有些目瞪口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