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548 仙路前奏

山峰很高,葉凡極目遠眺,看見遠處的荒古禁地,那里霧靄繚繞,深淵上方像是有一道身影,亦似是有一雙眸子在凝視這邊。 葉凡心頭一顫,是荒嗎? “那個姐姐好漂亮呀。”小囡囡說道,撲閃著大眼,好奇的看向荒古禁地。 葉凡心頭一震,他都不能望穿迷霧,而小家伙卻能做到,實在讓人吃驚。很快他又釋然,當年在不死山亦是如此,小囡囡能看透帝紋,為眾人指出一條生路。 “那個姐姐,為什么用鐵鏈將自己綁住?”小女孩露出不解之色,偏著頭遙望,黑亮的大眼閃爍光彩。 葉凡有些頭大,那必然是幾條仙金鎖鏈,分別是龍紋黑金、凰血赤金、仙淚綠金等鑄成,讓人不可理解與震撼。 “走吧,別看了。”葉凡牽著小女孩的手,帶著帶轉身,迅速沖向天際。既然他們能得見荒,想來對方更是能將他看個通透,讓他不安,不愿駐足。 神光臺一閃,撕裂虛空,片刻后他們再次出現在域外,來到了一片群星燦爛之地。 這里有一個小世界,名為天之村。 村外,金色麥浪起伏,正是一個豐收之年,村中雞犬相聞,一派出世的景象。 不細看,還真以為來到了一個山村,因為這里與世隔絕,有的只是祥和與滿足。 “神子回來了!”小雀兒歡快的叫道,打破了村中的寧靜。 安謐的天之村頓時熱鬧了起來,一群人出現,老少皆有,全都圍了上來,葉凡離去的時間并不長,但還是引動所有人。 “這娃兒是誰,長得跟瓷娃娃一般。”天之村的人大多數都不認識小囡囡,七嘴八舌的議論。 “師傅,這就是我那未曾謀面的囡囡妹子吧?”花花嬉皮笑臉的走了過來。分別時間并不長,見到葉凡后倒也不會多么的心緒波瀾起伏。 葉凡敲了他一下,道:“論輩分的話,她得叫你大侄子。” 小囡囡以大眼瞟眼前這個锃亮的光頭,有些怯怯的道:“大侄子……” 轟然皆笑,花花怪叫。 “這就是囡囡?”殺圣齊羅一眼璀璨,另一個眼黑洞洞,露出震驚之色。仔細的盯著。 眾人自然猜想到了,但是還忍不住吃驚,葉凡離去就是為了尋找小女孩,不曾想到,真的成功了。 但是很多人都詫異,這么多年過去了,小囡囡竟然還沒有長大,依舊如過去描述的那般,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我是囡囡。”小家伙輕聲輕語的說道。 “囡囡在哪。囡囡在哪里?”遠處有人大叫,李黑水跑了過來,他上次來到天之村后還一直沒有回去。 銀血雙皇跟在后面。一同到了眼前。 “你是……黑水哥哥。”小囡囡大眼中有點迷茫,但是卻不由自主的的道出了李黑水的名字,這是潛意識中的記憶。 “太好了,我們家的小公主終于平安回來了!”李黑水大叫,非常的激動。 全村都被驚動,無論是閉關的還是喝茶下棋的,全都出現在村頭,將這里圍了個水泄不通。 “上帝,這是哪里來的小天使。我要是有一個這樣的女兒就好了。”凱德驚叫,大呼見到了天使。 “古路上有天使,我見到一過一些種族。”葉凡笑道。 “葉,你見到過上帝嗎,我一直忘記問你了。在古路上見到他的話,你問問他,我究竟哪里惹他了,我恨他!”凱德憤憤不已的說道。 “這個有難度,以后你自己去責問吧。” 天之村充滿了喜慶。一片歡樂的氣氛,小囡囡的到來讓這里的孩童也都很好奇,圍上來嘰嘰喳喳,像是一群快樂的小麻雀。 葉凡長出了一口氣,小家伙在這里再也不會寂寞了,這么多孩子陪伴,今后應該會很快樂。 不久后,一場豐盛的晚宴開始,眾人圍坐在篝火畔,推杯換盞,露天席地,一個個都很豪爽。 人們自然提到了成仙路的事,齊羅言稱,他已經下了命令,誰都不能前去參與,不然純粹是送死。 事實就是如此,連大圣都折損了幾位,他們這群人拿什么去爭,只能枉死。 兩日后,葉凡將姬紫月、東方野等一些故友請來,到了天之村后,自然又是一番熱鬧。 “小家伙,還認識我嗎?”姬紫月抱起小囡囡,笑嘻嘻的問道。 這自然是難為住了小家伙,不想說謊,又有些不好意思,最終乖乖的搖頭,說自己病了,忘記了很多人與事。 姬家還沒有大動作,見到仙域裂縫后,如臨大敵,內部正在爭議應對之法。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家可能要撤離北斗了。”姬紫月道,會留下部分人守候在此,但是家族的根基與未來等將寄托在異域。 眾人聞聽后都是一呆,姬家竟做出了這樣的抉擇。 “一位老祖宗從神源中破出,親自下了這樣的命令。”她沒有說這位老祖宗的來歷,但想來身份大的嚇人,不然不可能舉族上下皆聽從。 接下來,葉凡、姬紫月、東方野、李黑水等曾先后數十次去探那道神秘的裂縫,但是卻始終無果。 后來,有人推測,這是初期裂縫,仙域與這一界的屏障太堅固了,依然難以通過,有可怕的法則能撕碎一切。 確切的說,還沒有貫通進仙域,那只是一道虛空傷痕,是成仙路的大門開啟前處于龜裂狀態的表現。 但很多人依然不死心,前仆后起,動用各種禁器去攻打,希望出現一個奇跡。 很可惜,最后有數族的祖器都打進去后消失了,讓人絕望。 “多半不是仙路,這只是一道連向異域時空縫隙。”到了后來,甚至有不少人動搖,產生了這樣的疑問。 一晃眼,數個月過去了,這條大裂縫吞噬了太多人的生命,鬧的整片北斗都風云動蕩。 而就在這一日。域外出現一股狂濤,鎮壓蒼茫天宇,浩瀚莫測,像是一尊大帝出世,席卷而下。 諸多大圣都是心頭一跳,預感到了什么,一起望向天外。 “準帝臨世,出樣了這樣的人!” 這是人們做出的判斷。一個個心中涌起了滔天駭浪。 眾人頭皮發麻,傳說中的準帝終于開始降世,為成仙路而至,一場震驚萬古的大戰將要開啟了。 人們相信,這一世絕不止一尊準帝,諸帝并出,同世一戰,雖然都帶了一個準字,但也有一個帝字。將震撼宇宙。 “哼!” 一聲冷哼響起,響遍人間界,震動了東荒。自那七大禁區中的仙陵傳出,讓日月星辰都幾乎在剎那間失色。 于這一瞬間,天宇外的磅礴威壓立時消失了,歸于平靜,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眾人更加膽寒,越是強大的修士越發覺得冰寒,整片天地都安靜了下來,好長時間都失音。 同一日,瑤池蟠桃古樹下瑞光飛舞。彩芒四射,那九竅神石在輕輕顫動,表面出現了一縷縷裂紋,吸收天地精氣更快了。 這片天地間,每一日都會有異常發生。域外降臨的高手越來越多了,也越發的深不可測,到了而今都已不知道來了哪些存在。 葉凡輕嘆:“準帝來了,這成仙路不是假的,必有一戰天崩地裂的大決戰。” 昔日。總是在期盼,而今這個期限到了眼前,卻有讓人心頭沉重,誰敢說做好了準備?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幾乎是一天一個變化,那道數十丈長的大裂縫,已經蔓延到了上百丈長,那里成為了一片染血之地。 光是圣骨就堆了一地,也不知死了多少人,眾強在爭奪飛出來的仙光,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仙緣降世。 當然,更有不少人悍不畏死,因為他們的壽元到了,要進行最后一搏。 從來沒有哪一個地方,會像荒古禁地外的這片山嶺這般慘烈,每日都有許多老修士如飛蛾撲火般死去! 這就是成仙的魅力,擋不住,只為探得一個仙字! 諸天萬域來的人太多了,每一域都有這樣生命走到盡頭的人,搏過去就是仙,闖不過去就是路上一堆骨。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時間整整持續了八年,血與骨的飛濺依然在上演,時間跨度很長,許多人都懷疑,這裂縫是否為真。 仙光不假,讓許多人突破瓶頸,有了驚人的蛻變。 而八年的時間,也讓這道仙域縫隙蔓延到了二百丈長,雖然速度放緩,但這種趨勢始終不變,在為仙門的開啟做最后的預演。 八年來,葉凡始終在悟道與修行,行走于山川大澤間,感悟萬法,演化自己的秘術,人體又一秘境的經文初步開創了出來。 “我家的小祖回來了。”姬紫月帶來了一則消息,讓葉凡一怔,稱呼怎么這樣怪呢。 “是姬子小祖。”姬紫月微笑道。 “什么?”葉凡大喜。 姬子回來了,再次相見,他亦為大圣了,修行速度很嚇人,而他也更加的沉默了,少言寡語。 幾乎在同一日間,又傳來消息,圣皇子回歸,出現在了東荒大地上。 “姬兄,我們一起去接圣皇子。”葉凡笑道。 “好!”姬子只有一個字,但眼中亦有一種驚人的神采。 當年,他們三個聯手,大戰八部神將,格殺天皇子,風云浩蕩,氣吞萬里,恍若就在昨日。 而今,也許他們三人又需要聯手了! 雖然到了十二月二十一日這特殊的一天,但諸位不用擔心,剛才與宇宙中某個存在取得了聯系,租了一條古船,九條龍拉著,會過來接引各位,上船前請認真的投遮天一張月票,留作憑證,以便獲取上船暗號。未完待續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