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45 沖關大圣

綠銅鼎發光,懾人元神。仙劍暴漲,上面血淋淋,戮仙圖紋驚天下。 葉凡劍指大圣,追問容成氏的下落。 來自域外的大圣是一位真正的至尊的弟子,這讓人駭然,大圣這個級數的人都在一域為祖,而今卻還有師尊在世,誰能不驚憾。 在生死面前,沒有人可以淡定,只不過有的可以堅持信念,而有的人則會直接崩潰。 “我不知道。”看起來還算年輕的大圣口氣很堅決,不愿多透露什么。 “你師傅是誰,而今在哪里?”葉凡又一次逼問。 “至尊無名,星域最中心,只待終極蛻變,一沖飛仙。”大圣傲然,倒也硬氣。 葉凡眉頭微蹙,看來這個所謂的至尊還真是恐怖到了一定的地步,若是終極成帝,邁過了那道關,神庭的名字或許就真是叫做天庭了! 而今,他的弟子就已經出動,要統馭一片星域,開始布局,顯然對他充滿了信心,認為他必能成功。 不過,葉凡到了而今也沒什么可怕的了,頭上虱子多了也就不怕咬了,多一個至尊不多,少一個至尊不少,這不是僅有的可怕因果。 “咻!” 一道劍芒閃爍,殺劍暴漲,氣芒長達數十上百里,徑直將這個大圣下方的空間割裂了,余波震的他身體搖動,神識不穩。 接著,葉凡背負仙劍,手持黑色的長槍沖了過去,怕帝器直接毀掉大圣的元神,從而無法得窺大秘。 這是一場劇烈的大碰撞,一擊之下五行顛倒,乾坤像是傾覆了,地火風水轉動,宛若在開天辟地。 真正硬撼,綠銅鼎也被葉凡收起了。現在他不是擔心不夠強,而是怕太強,留不下什么活口,只持一桿廢槍。動用自己的本源力進行一戰。 “噗” 大圣剛才元神不穩,而此時又遭遇這樣的攻擊,兩者肉身都幾乎接觸到了搏殺,自然吃了大虧。 他嘴角溢血,被黑槍掃中臂膀,頓時像是被天刀切中,一條手臂被割了下倆。血流如注。 轟! 葉凡與他近身搏殺,左手持槍,右手天帝拳,一起猛攻,都是無堅不摧之大勢與神勁。 “噗” 大圣橫飛,身體四分五裂,這破槍竟于這關鍵時刻復蘇,爆發出了一縷縷準帝威。這是一種不甘與憤懣。 此槍與這一脈有大因果,而今殘識暴怒,進行啃噬。 大圣下半截身體炸開。而后寸寸向上斷裂,化成一縷縷血霧,即將慘死。 葉凡頭大,從來沒有一日像今天這般怪異,他希望手中兵器威力小些,讓敵手不要死,可是并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 大圣也不想死,元神沖天而上,但是依然有準帝氣蔓延了過去,他元神將朽。出現一道道裂紋。 “啊,我不想死!”大圣慘呼,但卻難以改變什么結果了。 元神大半崩碎,只有一部分擺脫了準帝氣機,被葉凡一把拉了過來,持掌在手心中。他睜開天目,望向其識海。 葉凡見到了一組又一組雜亂的畫面,信息過多,其中幾副可怕的畫面讓人印象深刻,一桿青色的戰矛與黑色的長槍對碰,兩道雄偉的身影激烈大戰。 那是準帝戰,像是在滅世,發生在昔日! 同時,他在這殘識中發現了一些記憶,大圣的師尊與容成氏大戰,兩敗俱傷,戰矛與槍都幾乎被打碎了。 不過,青色戰矛被帶走了,而黑色的神槍卻洞穿了宇宙,消失在虛空中,顯然最后墜落在地球上。 “那是一顆大星,有強大的生命波動……”葉凡盯著兩大強者的模糊身影,在他們的身背后有生命古域的生氣與蓬勃。 他想到了一個人,人族古路上不可一世的圣體宿敵——霸王,此人威勢滔天,身具九大神形,葉凡若無神禁,與其對決,必然是一場苦戰。 霸王是在人參果樹下誕生的,有著非同一般的來歷。 而人生果樹曾經屬于容成氏,來自地球,這些前后串連,可讓人產生很多猜想。 難道兩位準帝的驚世大決戰,爆發在霸體所在的那片星域中,容成氏生死不知,其不死神樹失落在了那里。 至于曾與容成氏一戰的至尊,也許來自那里,也許路過那里,也許得到了人參果樹,也許是一尊上古霸體破神源而出,也許…… 太多的可能,讓人難以確定。 可惜了,這位大圣已死,所留元神碎片有限,不能盡查知。 這最起碼是一兩千年前的戰斗了,容成氏生死難料,但另一位至尊卻更加強大了,與建神庭,讓人不安。 “這個世間,準帝并非只有蓋九幽以及金烏族的那位了,而今又多了一人,未來注定會很可怕。” 這種感覺很不妙,人參果樹失落在霸體的星辰上,一位神秘莫名的強大至尊殺傷容成氏,讓葉凡蹙眉不已。 神庭大圣死了,這一戰不可能繼續下去了,千軍萬馬瞬間崩潰,如一股洪流般沖向四面八方,全都在逃亡。 誰能擋帝劍? 在這一日,神庭都城一片冷清,幾乎所有人都逃走了,而留守的個別人則如臨大敵,非常害怕葉凡的到來。 最終,葉凡去了,但是并未進城,神庭大勢已去,不需他動手了。 十日后,葉瞳回歸,未能如愿,并沒有將太陽圣皇的兵器取出,依然沉于北海眼中。 紫微星事畢,葉凡并未就此踏上歸途,反而尋了一處山崖閉關,揣摩自己的道與法,進行人生關鍵性的一沖。 兩個月后,葉瞳領走了小囡囡,像是父兄一般照料。又過了幾日,葉凡只身登天,來到了紫微域外,厲天、燕一夕等送行。 葉凡要渡劫了,沖擊大圣關卡,期待這一日已經很久了。積淀與等待,終將在這一日爆發而出。 此地被稱作帝星,有很多的迷霧與秘密,諸多大帝皆來過。留下了不朽的印記,適合他沖關。 當然,這個地方也注定成為一片染血地,想闖過去很不易,將極為艱難與困苦。 大圣劫! 葉凡將會面多諸多大帝的圍攻,雖然那些人與他同一個境界,但是全都是萬古最強的人。動輒就可以讓他身殞。 “大哥哥,你要小心呀。”小囡囡揮手,注視著他遠去,沒入蒼宇間。 這自然是一件大事,關乎甚大,將會是葉凡有生以來面對的最大危機,從斬道到成圣,再到化作圣人王。越來越艱難了。 即便強大如葉凡,也是在冒著生命危險,越向后越危險。稍有不慎,他可能會徹底成空,化作煙塵。 積累到這一日,他認為做好了準備,可以邁出那一步了,但是卻也讓葉瞳、厲天等都很緊張,密切關注。 整片紫微星域都感覺到了一股壓抑的氣息,讓人心頭凝重,所有人都忍不住望向高空,可是太遠。不能見到什么。 “與圣體有關嗎,有人見到他離開了閉關地,沖向了域外。” “他要離開了嗎,這個瘟神終于要走了!” “唉,可惜,我紫微星域的帝器都遺失了。遠古大圣也已遠行,不然豈會是這個結果。” …… 轟! 突然,一道驚雷震驚世間,域外電閃雷鳴,太陽都被遮蔽了,恐怖如滅世,所有人都顫栗。 “發生了什么?”這是所有人的疑問,心中恐懼,感覺像是世界末日來臨了,被壓的要窒息。 在這一刻,光芒四射,壓蓋人世間,域外無窮法則交織,雷電如海,洶涌澎湃,更有一聲聲嘶吼,若古之大帝復生。 “古前的神魔復活了,這天地間怎么了,各地都有光束沖起,古之大帝殘留的法陣都在復蘇,為什么?” 紫微星域,這一日發生了各種異象,全都如驚濤駭浪一般,震懾人心。 葉凡在渡劫,冰冷與黑暗的宇宙被茫茫雷光充斥,徹底改變了,他離生命古星夠遠了,可閃電還是遮蔽了紫微天空。 而域外,各種隕石化成塵埃,附近的一些小星辰則是直接炸碎,在這狂暴的雷電中,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太陰、太陽、恒宇、虛空、阿彌陀佛、雪月清…… 一尊又一尊大帝顯化,一位又一位古代至尊浮現,化成大圣身,盡顯他們當年于這個境界的烙印,殺了過來。 葉凡幾乎被打死,雖然有逝我、道我分擔,真身于關鍵時刻藉此避過,但是先后面對這么多大帝,還是幾乎形神俱滅。 這比上一次圣王劫更危險,簡直就是一條死路! 這一戰,外人很難想象葉凡是怎樣堅持下來的,肉身早就被打爛了,最危險的時候骨骼盡碎,血肉蒸干,只身下了最后一滴血。 而元神更是幾次欲熄滅,如那狂風中的蠟燭,隨時會陷入永遠的黑暗。 他的生命之火將干涸,生命走到了終點,在這等曠世大劫前,什么都無用,能讓他活下來的意志、信念等都幾乎被瓦解。 太過慘烈,葉凡幾乎算是身死了,者字秘艱難運轉,由一滴血而生,由一滴血召喚碎骨,進行重組。 游走在死亡的邊緣,對抗諸位大帝,而后又去闖一座座帝宮,殺到讓他瘋狂,人都要崩潰了。 這一生經歷了太多的戰斗,葉凡從來沒有一次像今日這般危險,說九死一生太過輕描淡寫,實在是于萬死中求得一線生機。 鼎,破碎了又重組,烙印下混沌符文,彌漫著自己的法則與秩序神鏈。 這口鼎也不知道被打碎了多少次,內部的神祇也如葉凡一般,差一點就萬劫不復,永墮黑暗中。 這一日,紫微星域鬼哭神嚎,諸天神魔齊浮現,那是太古前的法則秩序,是眾多強者留下的烙印殘念。 舉世震驚! 到了后來,諸圣騰入高天,得見了葉凡最后一搏的場景,全都震撼。 “轟!” 星河暗淡,雷海炸開,一切都消失了,場中只剩下一灘血……未完待續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