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541 血漫冰原

雪峰抖動,隆隆轟鳴,發生了可怕的大雪崩! 成群成片的修士出現,全都朝這一個方向飛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來自天下第一神庭的護法,也有來自大荒中的散修。 在這個地方人影綽綽,眾強者踏雪而行,雪崩、山碎等根本難以阻擋他們的腳步,全都圍了上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小囡囡身上,每一個人都移不開眼睛了。這是傳說中的神嬰,讓紫微神朝繁盛百年,而后突然消失,其畫像傳遍天下,而今舉世皆知,都在尋找。 “出現了……真的出現了!” “人形仙藥終于再現世間,讓人激動要發狂。” 一個又一個修士,眼中只剩下了小囡囡,甚至都快葉凡忽視了,那是當世可以成仙的希望所在。 一株超越不死藥的孩童,一個活著的仙,讓人眼睛都快紅了。 許多人都不認識葉凡,更不要說在這種場合下了,就是神來了,眾人都想咬一口,分得一些“仙緣”。 葉凡在這一刻出奇的寧靜了下來,血氣內斂,但卻無比的冷漠,盯著這些瘋狂的人。 一些人認出了他,心中懼怕,但是也并不退縮,等待人出頭,挑戰這個可怕的圣體,也許能等等到機會,奪取人形仙藥。 “放下神嬰,就此離去!” 前方冰原上出現一片黑壓壓的人馬,為首者騎坐一頭蠻獸上,手持一桿方天畫戟,遙指葉凡,殺氣騰騰。 “這是極北之地冰魔殿的人,為一個不朽圣地,他們終于出現了,在他們的地頭上,出動這么多的兵馬。不算意外。” 不少人蹙眉頭,感覺壓力巨大。 “人形仙藥有德者持掌,我也不為難你,留下仙藥后速速退走!” 他的坐騎身體上長著冰鱗片,寒光閃閃,而他的身上也覆蓋著金屬甲胄,殺氣森森,整個人連頭顱都被盔甲籠罩。懾人心魄。 而在他的后方,所有人都幾乎是同樣的裝束,甲胄閃動冰冷的金屬光澤,坐下蠻獸搖頭擺尾,不斷長嘶。 “放下神藥!”這些人整齊劃一的大喊,震動天地。后方許多山嶺都崩塌了,在眾多蠻獸的鐵蹄下化成齏粉。 這是一股不可阻擋的鋼鐵洪流,快速沖擊了過來,震撼人心! 葉凡嘴角露出一縷殘酷的冷笑,心中憤怒到了極致,小囡囡讓他心酸,感覺很難受,而這些人當著他的面依然如此,視小女孩為藥。 “殺!” 葉凡一聲嘶吼。像是負傷的野獸一般,蒙住小囡囡的雙眼,隔空攝來一口鐵劍,向前劈殺而去。 雖然不是什么仙兵,只是一柄精鐵劍,但是在而今葉凡的手中,就是一根枯木也能綻放仙芒,自然威力奇大。 這一劍照亮了天宇,切開了蒼穹。像是一掛巨大的星河鋪展而下。喀嚓一聲,大地裂開一道數十丈寬的巨大口子。 至于持大戟的那個為首者。則在第一時間崩碎了,不是斬斷的,而是被這種力道生生砸死的,爆碎了成了數百塊。 就是他的坐下的蠻獸,也都沒有能發出一聲哀鳴就直接的炸碎,化成了血霧。 龍有逆鱗,觸之必殺! 小囡囡就是葉凡的逆鱗,這樣一個孤苦無依、惹人憐愛的小可憐,到了這步田地,光看著就讓葉凡鼻子發酸,更遑論是這么多人要來欺她。 這一劍落下,數十騎處在正當中,于那道恐怖的大裂縫間直接消失了,全都化成了血霧,粉身碎骨,干干凈凈。 至于其他鐵騎,全都大亂,人仰馬翻,皆恐懼到極致。 “你是什么人?”冰魔殿的人大吼,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殺你們的人!”葉凡咬牙道,手中鐵劍這一次橫掃出,劍氣如匹練一般吞吐,無堅不摧。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前方斷臂殘肢飛起,像是一片又一片浪花濺起,可怕無比,那是人的血肉之軀碎掉后形成的肉浪。 這一劍無人可擋,無論是蠻獸還是坐在上面的猛士,全都被切碎了,斬的不成樣子,在這茫茫劍波中沒有人可以例外,全都化成了血泥。 在撕心裂肺的恐懼叫聲中,這些鐵騎落幕,冰原上血淋淋,到處都是碎骨頭,大片血跡讓這里看起來觸目驚心。 “這是什么人?”其他修士寒毛倒豎,一個個頭皮都發麻了,這簡直就是一尊修羅,將極北之地的冰魔殿遣出的人馬竟然殺了個干凈! “兩劍……僅僅兩劍啊,就讓千軍萬馬結束了,成為了過去。”有人顫抖,失聲喊叫,心都要從嗓子眼驚出來了。 當然有人認識葉凡,但是此刻都在保持緘默,一個個冷眼旁觀,但心中躁動,神嬰的誘惑太大了。 即便知道葉凡可怕,知道他厲害,但是依然心中不甘,希望有絕世強者出頭,群起而攻之,殺他一個敗亡,奪走神嬰。 隆隆隆! 天際盡頭,戰車轟鳴聲響起,一輛又一輛古老的青銅戰車出現,向著這個方向駛來,碾壓的蒼宇震動,一桿又一桿大旗招展,如烏云壓頂,這天蔽日。 “神嬰屬于天下人所有,任何人都不能獨占!”一個威猛的中年人傳來大喝聲。 這個大勢力到的比較晚,自然要找些好的借口,稱應天下共分人形仙藥,喝斥葉凡,讓他立即放手,欲借“天下人”這個大勢。 “一個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憑你們也敢傷害小囡囡!”葉凡神色更加寒冷了,抱著小囡囡,且蓋著她的雙眼,橫殺了過去。 用橫殺不為過,一口鐵劍而已,橫掃一片,鮮血四濺,一顆又一顆頭顱帶著大片的血水像是水浪一般飛向天空,駭人之極。 這是一副地獄場景,唯有一個人血泊中。周圍所有戰車皆毀,所有強者的頭顱都飛了起來,尸骸遍地,布滿天空。 至于他們的元神,在頭顱被斬下的剎那,就被那入侵體內的殺氣絞碎了,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葉凡降落在地,面無表情。看向所有人,雖然殺了兩個大教的人馬,但是人卻越聚越多了,并未減少。 人潮洶涌,從四面八方趕來,占據滿了山峰、雪嶺。將這個里圍住。 而這個時候,厲天與燕一夕也到了,帶著小草,立身在葉凡的身邊。 “小囡囡,你沒事就好。”這個丫頭拍了拍胸脯,長出了一口氣。 “小姐姐,謝謝你。”小囡囡雙眼看不到,但是卻能感知周圍幾人的氣息,小可憐現在比剛才好多了。被籠罩在葉凡的黃金光中,凍紅的小臉慢慢恢復了正常。 “道友,能否聽老朽一言。”前方一個老道士出現。 “說!”葉凡平靜的看著他。 “人形仙藥關乎甚大,即便你暫時可以力壓群雄,但是自信能走得出紫微星域嗎,全天下的人都會阻你。不若我等大教相商,共參長生法,如何?” “沒的商量!”葉凡冷冰冰的回應。 “道友你太過了,真以為天下無敵了嗎。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能煉出一路仙丹。肯定讓你先選丹,保證皆大歡喜。”另有一位老者站出說道。 他們的身后都分別有一個大勢力。都是一方巨頭,有了不得的身份。 然而,當葉凡聽到煉藥這些言語后,臉色一下子難看了,殺機畢露,斷喝道:“我可以告訴你們,小囡囡是不是神藥,是我的親人,欲打她的主意,先過了我這一關!” 眾人聞言,頓時嘩然。 “道友你太霸道了,想獨吞不死藥嗎,你要想明白,這是在與全天下修士為敵。好不容易出現了一種成仙的契機,而你卻要斷所有人的路,這是要挑戰當世諸雄!” 葉凡冷靜的可怕,默默的看著所有人,很長時間后才道:“我不想殺人,不愿濫殺無辜,但若是逼我,就別怪大地上流血漂櫓,圣地絕斷!” 眾人聞言震驚,這也太囂張了,真以為可以覆滅紫微星域諸教嗎?! 葉凡一句話也不說,只打出幾道烙印碎片,那是在北斗星域他與小囡囡相處的畫面,明白無誤的告訴眾人,他與小女孩的關系,并非什么不死藥之因故。 沉默中蘊含無盡殺氣,葉凡冷漠的盯著所有人,他盡量讓自己克制,不想殺太多的人。該說的,該解釋的,都做了,若還是有人不知死活,那他就沒有必要手軟了。 “道友,即便你與她有些關系,但恐怕也是因為她為仙藥的緣故吧,你想讓她成為你的專屬仙藥嗎,這恐怕很難,因為我等天下人都不答應!” “你算個屁,也能代表天下人!”葉凡持劍,立劈而下,噗的一聲將此人劈為兩半。 他的殺氣更重了,望向群雄。 “如果加上執天下牛耳的神庭,如何?!”有人冷漠的說道。 所謂的神庭就是滅掉紫微神朝、從域外而降的恐怖大勢力,欲修建古天庭,而今在紫微星空下號稱神庭。 “對,若是再加上冥嶺長生觀,北地廣寒宮呢,夠不夠分量?” “再加上賀州天妖盟、大荒始魔教、神州白虎莊等夠不夠,能不能代表的了天下人?!” 一群人大喝,其余者見狀全都附和,一個個士氣高漲,分外激動,這天下的絕頂大勢力似乎都表態了。 即便當中或許有個別人是在冒充,濫竽充數,但是也足夠了,最起碼調動起了所有人的心緒,跟著一起吼動。 “全天下人”施壓,即便再強也得低頭。 “圣體葉凡你覺得如何?!”有人喝道。 “我覺得很可笑,你們若是自認為代表的了全天下人,那我就都殺個干凈!”葉凡爆發了,最后一絲克制消失。 轟! 他像是一頭猛虎出閘,手中一震,鐵劍橫掃,鮮血化成一道道鮮艷的光,在這個地方綻放。 他毫不保留,動用兵字訣,人群中各種法器倒轉,像是在碾壓一般,死尸成片,血泥在被筑成。 “啊……” 這一日,此地化成了煉獄,葉凡大開殺戒,盡斬“全天下人”,毫不留情。 黃金神藏展出,一氣化三清施出,天帝拳大開大合…… 這是一場流血的盛會,整片冰原都被染紅了,到處都是血水,到處都是碎骨塊。 葉凡蒙住了小囡囡的雙眼,也堵住了她的耳朵,化成殺神,橫掃了西北極地! 半日后,消息傳出,整片天下都寂靜了半刻,而后喧沸沖天。 西北極地,諸雄橫尸,成的修士都死了,但凡出現在那片冰原,不接受葉凡的警告者,幾乎都化成了碎骨與血霧。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