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535 紫微星尋人

天之村欣欣向榮,因為葉凡留下了太多珍貴的東西,幾乎是“凈身出戶”,將昔日所得差不多都留下了。 不說各種神料,單是《道經》輪海篇、《太陽仙經》仙臺卷等就是一筆無價的寶藏。 清晨,天之村的一群孩童迎著朝霞認真修行,一個個朝氣蓬勃,盡顯未來希望的力量。 葉凡離去了,并沒有帶龍馬等,除卻神娃外,其余者都在紫微有過足跡。 盡管不是第一次橫渡天宇,但是面對宇宙的浩瀚,還是忍不住慨嘆,人類相對于一顆星辰來說是塵埃,而星辰相對于宇宙來說亦是塵埃。 從一片星域進入另一片星域,由塵埃中上的微小生物來完成,這稱得上是一種壯舉,故此也就有了生命是世間最偉大的奇跡這種說法。 宇宙無疆,如一塊巨大的黑幕,一顆顆星辰點綴在上,像是一顆顆鉆石在閃爍。 從宇宙星虛空中穿透而出,葉凡屹立于璀璨星河空下,眺望前方的那顆紫色大星,感受到了一種磅礴的威壓。 這是出過大帝的星辰,唯有如此才能會有這種強大的波動。 相傳,但凡出過大帝的星辰都很難毀掉,因為有他們的留下的本源道痕,亦有他們成道的法則守護。 葉瞳當即眼睛就紅了,淚水忍不住滾落,無聲的哭泣,他的父母、還有小姐姐、以及太多的親人都死去了,一切都是源自金烏族的血洗。 沒有不朽的傳承,也沒有長生的帝與皇,雖為太陽圣皇的后人,但是發生了太多的事,該族早已沒落,法陣磨滅,帝器不在,仙經遺失,走向了衰敗的終點。 “父親、母親、為我擋劍的小姐姐。我回來了!”葉瞳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淚水成串的滾落。 在葉凡、燕一夕、厲天的勸說下,他好久后才平靜下來。 一行人向前飛去,臨近這處生命古地,神娃眨巴著大眼,道:“感覺有點熟悉,跟我的出生地有些相通處。” 終于近了。臨到這顆大星的上空。下方的蒼茫大地與以及壯闊的海洋已經可以在域外俯視到,法則光華閃爍,一片朦朧。 “終于回來了。人欲道的兩位中興祖師就此重返故地,美女們顫抖吧,迎接最偉大的君王駕臨!”厲天高聲呼喝。神色振奮。 燕一夕也露出激動之色,一走就是一百數十載,在他所經歷的歲月中,倒是有絕大部分時間留在了北斗,重返故鄉,心中怎能平靜? 時間太久遠,連葉凡都快遺忘了,身邊的厲天、燕一夕都是紫微星域的人,并非生在北斗。這是他們的誕生地。 “近鄉情怯!”厲天說道,慨嘆離去多年,今朝歸來,心情喜悅,但也有一些悵然,可是接下來的一句話卻破壞了這種氣氛,他自語道:“不知道我當年的美女是否都嫁人了。內心忐忑啊。” “估計沒人會想你,我們離開前,對于女子來說你可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燕一夕笑道。 他們極速下降,下方是一片浩瀚無垠而又壯麗無邊的山河。 大地蒼茫。廣袤無邊,巍峨大山聳入云霄。滔滔大河一躍幾十萬里,更有許多仙土靈氣沖霄,紫霧蒸騰。 這是一片瑰麗的世界,壯闊而又不失秀麗,磅礴而不失仙氣,震撼人心。 “我厲天大帝回來了!” “人欲道傳承不滅,將在這一世煥發盛彩!” 當落在地面,靈氣洶涌,如水如潮,尤其是這片地方更是特別,葉凡覺得有些熟悉,發現很湊巧竟然玄都洞八景宮所在地。 “又是這個地方……” 他忍不住輕語,當年降臨而下,就是因為落在這處山門外,被逼而與尹天德一脈結怨。 “太清圣境八景宮,這可是一個好地方!”連燕一夕這個雅致的人欲道傳人眼睛都亮了起來。 “尹天德跑到星空古路上去了,跟他是沒機會交手了,不知道是否留下了什么東西。”厲天也摩拳擦掌。 可惜,他們失望了,人去樓空,連所謂的八景宮被連根拔走了,什么都沒有剩下。 “尹天德,一個在當年就擁有神禁的家伙,剛斬道就敢從大成王者手中奪神靈古經,將來絕對是一個不世大敵。”燕一夕道。 “師傅,我心有感傷,情緒波動劇烈,現在要渡圣人王劫了。”葉瞳說道。 大悲大喜,心緒激烈沖蕩,讓葉瞳難以壓制這種波動,他忍不住要渡自己的圣王劫。 “順其自然,不要壓制,我為你護法。”葉凡點頭道,很是欣慰。 “轟!” 葉瞳渡劫,引來各種異象,天崩地裂,雷海茫茫。 葉凡趕緊出手,布下無始大帝的欺天陣紋,護住附近了的大地,不然真怕被他給擊沉、毀于雷霆中。 一切都很順利,歷時雖然很久,但是葉瞳從電閃雷鳴中走了出來,化成了一尊至強的圣人王,閃電一道道,繚繞在身上。 與此同時,那太陽星中射出一道熾盛的光與他交融在了一起,洗禮其肉身,滋養其元神。 這等異象一道接著一道的出現,驚動了紫微星域,許多強者出動,向這片地域沖來。可惜,等他們趕到時,葉凡等撤去法陣,早已離去。 山川茫茫,地域浩瀚,這顆星辰分為蘆洲、神州、賀洲等幾塊大陸,中間有茫茫大洋間隔。 這樣廣闊的疆域,想要尋找一個人可以說如茫茫大海撈針,談何容易,困難很大。 “師傅,我想去祭拜我娘他們,先離開一會兒。”葉瞳顫聲說道。 金烏一族殺他滿門,他們家族那里而今早已是寸草不生,生機絕無了,有的只是枯骨,他想去筑墳。 葉凡一聲嘆息,道:“去吧,若真有強敵出現,千萬不要硬撐,速來尋為師。” 葉瞳點頭,表示知道,灑淚離去。 “我娘是誰呀?”神娃嘀咕,揉了揉亮晶晶的大眼,一陣出神。 “使勁想,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怪物才能生出你這般的禍胎。”厲天逗弄他。 “你現在欺負我,當心將來我鎮壓你一萬年!”小胖子嘴上向來是不服輸的。 “那好吧,趁著你還小,多打幾下屁股,留給未來的大人物一個美好的回憶。”厲天啪啪的照著他的小屁股一頓亂拍,倒是沒有用力。 “誰在打我屁股,我都給他記在賬本上!”小胖子哇哇大叫,氣急敗壞,還真是怕將來有一天君臨天下時被人提起這等糗事。 “這可怎么辦呢,如何去尋找?”葉凡輕嘆。 最終,沒有辦法,他直接畫出了小囡囡的容貌,準備高額懸賞,發動一切力量尋找線索,有且是最頂級的大勢力,讓他們相助。 然而,事情的結果出乎他們的預料。 在一座的宏偉的巨城內,他剛取出第一份畫卷,才一開口就有人認出了,而且還是如此的“理所當然”。 “你認識?”葉凡帶著狐疑之色。 “當然!”一個看起來很粗獷的大叔說道,自身修為只在道宮秘境,相對于圣人來說實在太低微了,讓人懷疑他所說的真假。 “你確信?”燕一夕補充問道。 “天下誰人不知?!”大胡子鄙視他們,一副看鄉巴佬的樣子。 厲天當時就郁悶了,衣錦還鄉,沒有等到諸雄朝拜,卻被一個境界低到“慘不忍睹”的大胡子傲然俯視。 大胡子一副教訓小輩的樣子,對厲天道:“小兔崽子,剛闖進修煉界吧,不然怎么連這些都不知。” 厲天更加郁悶了,直接想吐血,怒道:“老子在十八年前就成為圣人王了!” “屁,你要是圣人王,我是圣人王他祖師——準帝!”大胡子一臉不屑的神色。 “我……”厲天張口結舌,被噎的說不上話來,還真不好對這個“凡人”動手,也不好意思在他面前露圣威,真是鬧心。 被葉凡用障眼法隱藏起來的神娃,恨不得捶地,咧嘴笑個不停,氣的厲天又揍了他小屁股一頓。 “邪門了!”厲天怒道:“你給我說說,為何全天下人都知道。” 葉凡也露出訝色,其實無論是他,還有厲天,心里都早已震動,覺得發生了一些事情,大胡子所說多半不是假的。 “天降神嬰,誰人不知,哪個不曉?這一百多年來,但凡修士莫不看過其畫像。”大胡子數落厲天,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浮躁,越來越差勁了,不懂得尊師重道,見到我這樣的前輩,都不禮敬。” “謝謝誒,道宮境界的前輩高人,我謝謝你上下三代!”厲天黑著臉說道,被當成毛頭小子了,他實在受不了這個大胡子,抓住旁邊另一名修士,認真請教,詢問小囡囡的來歷。 然而,大胡子卻非常的熱情,在旁不時插嘴,告知神嬰的種種不凡。 “她的淚水,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堪比不死藥!” “她落下的一根發絲,被人得到后拿去研磨成細粉,吞食后直接治療好了大道傷!” …… “紫微神朝皇闕在哪里?”葉凡不想聽小囡囡的神異處,只想盡快見到她。 “對頭,不要說其他的,我們要去紫微神朝。”厲天亦大聲說道。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