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32 西皇

黑暗的泉眼,水質清冽,看不出霞光在飛舞了,但是葉凡憑著一種本能知道,這水質卻更上了一個太臺階。 “堪比荒古禁地的神泉!” 難怪昔日的瑤池名動天下,許多大教都來求水,這泉眼中的水質罕見,可比肩各大生命進禁地內的神泉。 這樣的水質不論是煉藥,還是飲用都有神效,可增加人的壽元,是至寶級的。 但是剛進入地下第九層仙湖,葉凡就感受到了一種磅礴的氣機,肌體都快炸開了,讓人難受無比。 這片湖泊很大,方圓數十里遠。 綠銅鼎發出瑩瑩的光,有它防御尚且如此,可想而知此地多那么的兇險,葉凡撐起了黃金圣域,將孩童護在心口處。 “大帝氣機!” 僅在一瞬間,葉凡就意識到了為何如此,這個地方有古之大帝的力量,有他們留下的東西,故此才能有恐怖波動浩蕩而來。 也唯有這等神能波紋才能讓綠銅鼎發光,讓帝劍鳴顫,自主防御! 殺機刺骨,讓人顫栗。瑤池搬遷時,幾乎將大部分刻了陣紋的古代神石都搬走了,這里不可能是帝陣。 “敖八妮辣的瓜!”神娃小聲驚叫。 “你在說什么?”葉凡問道。 小胖子癟嘴,抹眼淚,竟然要哭了,到底還是一個孩子,稚子心性很簡單。 “別哭,我把你藏起來。” “不要,我要看一看有什么!”小胖子很倔強,一邊抹眼淚,一邊偷偷向前觀看。 明明是危機重重,但是葉凡還是有一股想笑的感覺,搖了搖頭,收拾起心緒,向前走去。 接下來,每走一步都有一股天崩地裂的感覺。帝器都在顫動,讓他有些難以承受,威壓彌漫,斬殺神佛。 終于看到了,這片仙湖到了終點,有一個與仙湖隔絕的小池子,水質晶瑩發光,撐起一個光罩。一個女子披頭散發。盤坐當中,遮住了真容。 光罩挨著一片石壁,在那里形成了一個小仙池。或許可以稱之為第十層仙湖,可是方圓卻只有一丈而已。 “西皇母!” 葉凡大驚失色,這是一個無缺的女子。通體沒有傷口,不像太皇那般碎掉后強大的精氣都散掉了,故此她無比迫人,讓手持帝兵都感覺到了無以倫比的壓力。 葉凡心驚,想不到瑤池劇變與西皇母有關,是她一手開創了此教,也是因她而差點終結嗎? 小小的泉池中,那個女子栩栩如生,肌體流動神則。盡管相距還有數里遠,但卻壓迫的人欲窒息。 一股詭異的氣機在彌漫,自西皇母的身體散發出,讓人陣陣心悸,令人懷疑她到底是否真的死去了! 突然,葉凡感覺到了一股冰冷的殺機,恍惚間像是見到那個女子散亂的發絲間有一對眸子睜開了。懾人心魄。 葉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女子睜開了眸子?這怎么可能,西皇母早已死去很多萬年了,瑤池上下都知道她坐化了,怎么還活著! 一瞬間那可怕的眸光消失了。很不真實。 “幻覺,還是真的發生了?”他忍不住自語。感覺脊背直生寒氣。 “鬼!”神娃一聲大叫,直蹬小腿,可惜仙源內空間有限,他憋的臉色發白。 葉凡心頭一跳,拉著他果斷后退,愈發覺得這個地方詭異而可怕,讓他陣陣不安,想不到手持帝器來到這里也是如此的不保險。 黑暗的仙湖中,影影綽綽,像是什么東西劃水而過,看起來更加瘆人了,唯有那個小池子在發光。 “你見到了什么?”葉凡問道。 “我看到她對我笑了。”神娃小臉發白,顫聲說道。 “胡說八道,連我的源天眼都沒有見到她笑,只見到她睜開了眼睛,你怎么看到了?”葉凡輕叱道。 “真的,我看到她笑了,那張臉很美,但是很蒼白,沒有一點血色。”神娃一口咬定,而且說并未見到那個女子睜眼。 葉凡聽聞后,脊椎骨嗖嗖的冒涼氣,怎么兩人看到的景象不一樣,到底誰看錯了? 他并不多說,直接觀看小胖子的仙臺,讀取記憶,果真見到了一張模糊而蒼白的臉,仿佛就在眼前,與他對面而立。 葉凡心中劇震,忍著輕叱的沖動,感覺這個地方更加陰冷了,真的鬧鬼了?可是對于修士來說這個說法太可笑了。 到了他們這一境界,怎么可能還會怕鬼,那是什么東西,不過是陰氣聚生的場能,遠無法與圣人相比。 那個女子有帝級波動,身在瑤池底部,應該就是西皇,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會發生這等詭異的事?讓人覺得不祥。 而且,為何不同的人見到的是不同的“景”,這一切是幻覺,還是說這具帝尸有古怪,能影響人的元神。 葉凡臉上陰晴不定,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才會出現這等邪異的事,他睜開天眼,要仔細看個究竟。 大帝太過神秘與恐怖,西皇的臉上披散著發絲,盤坐的窈窕軀體幾乎被亂發擋住了半截,竟然望不穿。 到了這一刻,也只有那張模糊與蒼白的臉,可以作為參考,別的都見不到。 葉凡大睜天目,看到眼睛都快炸裂了,也看不穿,且那具尸體竟然騰起陣陣混沌霧靄,更加恐怖了。 倏地,葉凡又感覺到了陣陣森寒,且綠銅鼎光芒熾盛,殺劍輕顫,劍芒吞吐個不停,劍體上的戮仙圖血淋淋,宛若真實復活。 恍惚間,一對冷冽的眸子又睜開了,且像是有一聲輕微的嘆息,無比的凄傷,充滿了悲與慟。 這是一種矛盾的場景,那眸子是如此的冷冽,而那嘆息所回蕩的憂傷又是這般的悲,兩者相沖,很詭異。 “救命呀,她撲過來了。”小胖子亂蹬腿,一臉的恐懼。如果能逃,早就跑葉凡的屁股后面去了。 真是邪門了,不同的人感受不相同,葉凡都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了。 他再次倒退,而后探索神娃的識海,發現一個張蒼白而模糊的臉近在咫尺,露出妖異的笑。披頭撒發。非常的嚇人。 連他看著都倒吸冷氣,怪不得小胖子發毛,再也不敢嘴硬。讓他救命。 站在足夠遠的距離處,葉凡與小胖子都慢慢平靜了下來,可這個地方越發的陰冷了。像是墜入了地府世界。 “我害怕了,想離開。”小胖子終于嘴軟,很難為情的說道。 “我先把你收起來。”葉凡說道。 “那……我在看一小會兒!”他憋著嘴說道,眼淚都快流出來了,不肯讓葉凡收起。 葉凡無言,這小胖子倒挺倔強,明明怕的要死,還要跟他比,想堅持下去。 “那里怎么多了一個人呀?”小胖子眨巴著大眼顫聲說道。 葉凡一望。真是一陣頭皮發麻,那里多了一道影子,散發出陣陣霧靄,讓小池顯得可怖了很多倍。 “又多了一個鬼,他是怎么出來的?”神娃小聲道,恨不得逃之夭夭,永遠也不要回來。 霧靄很特別。圍繞著帝級尸體,連源天眼都看不穿,直到漸漸散開,才能被慢慢收入眼底內。 一條血淋淋的手臂泛著青紫色,長出了一些金色的長毛。非常的刺眼,有一股逼迫進人骨子里的寒氣。名副其實的陰森刺骨。 葉凡當時就怔住了,再認真細看后,則是神色大變,瞳孔急驟收縮,像是見到了厲鬼一般! 那手臂上有傷口,流淌出鮮紅的血,讓他心臟怦怦劇烈跳動,有一種道則與他相呼應,產生了某種聯系。 大成圣體的血液! 葉凡在第一時間想到了這種可能,因為越是細觀越能感受到一種共鳴,透過大帝氣機,透過綠銅鼎的瑩瑩綠光,讓他的血液沸騰了起來。 這條手臂是怎么出來的? 葉凡向前走了幾步,實在忍不住驚異,最后發現,小仙池連著一個隱蔽的洞穴,手臂是隨著水波沖出來的。 大成圣體! “這是無始大帝的父親,是西皇的伴侶?” 葉凡張口結舌,再也說不出話來,今日所見太過驚世駭俗,同時見到了兩位至尊的尸體,這可能是瑤池劇變的根由。 他呆呆發愣,好長時間后才在神娃的提醒聲中回過神來。葉凡改變方位,向那個小池以及洞穴中觀望,想要一見無始大帝父親的真容。 洞穴很隱蔽,角度換了又換,里面竟然有一口古棺,不過而今已經打開了,一具尸體倒在外面,手臂與西皇相依。 “身上怎么有一些金色的毛發?!” 這顯然是后來生出的,像是有不祥發生,故此產生了這種變化,整具尸體被絲絲霧靄包裹,看不太真切。 但是能看出,額骨那里出現了裂紋,有一道致命的傷口,想來當年元神被擊散了。 “發生了什么?”葉凡心中有很多不解,怔怔的盯著那兩具尸體。 相隔很遠,但是他依然有粉身碎骨的感覺,且體內的圣血在面對那具大成圣體時,不由自主的奔騰,相同的體質,讓他們共鳴。 突然,隨著血液沸騰,葉凡的眼前映現出了一幅不可思議的場景,仿若真實發生在眼前。 那是一個英偉的男子,劍眉入鬢,眸子深邃如海,他健碩偉岸,整個人站在那里,讓天上的日月星河都黯然失色。 他像是整個天地的主宰者一般,屹立在蒼穹下,俯視八荒。 然而,他此時卻很疲倦,肌體不時泛出一股又一股青紫之氣,尤其是額骨那里,且還有一根又一根金色的毛發自體表鉆出。 “不能陪你一起變老了,讓我解脫,送我上路吧。”他轉過身,對一個同樣讓日月星河失色的絕代麗人說道,說不出的無奈,充滿了不舍。 白衣麗人臉上滿是凄傷,淚水滾落,無比哀怨,用力攥緊了他厚寬的手掌。 “我們的孩子,若不能成仙,也能重立天庭,當主天地沉浮!”在那最后的時刻,這個男子在提到孩子時,臉上寫滿了驕傲與自信,光彩照人。 水波沖來,畫面暫時斷裂,葉凡心中充滿了震撼!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