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22 直面不死山人

菩提一招手,一位仆從走了回來,用玉盤托起一杯仙茶,飄出陣陣清香,向葉凡那里走去。 姬紫月與葉凡一起坐在涼亭中,大眼彎成了月牙狀,笑的很燦爛,她自然知道這是誰。 葉凡起身,看向暗菩,道:“多謝美意,若是送來兩杯我們便接受了。” 不遠處,暗菩搖了搖頭,道:“可惜,世仇無解,我若不出手都無法對長輩交代,只能奉上仙茶。” “這么說來,我只能謝過了,萬一我們是世仇怎么辦,你豈不是要后悔。”葉凡說道。 “無妨,這杯茶我送你了!”暗菩平靜的說道,但是于蒼白的臉色上卻有一種強勢,與以前大不相同。 這讓人感覺一陣驚悚,感受到了一種氣吞萬里,惟我獨尊的氣勢,一掃病態,讓人雙股戰戰,脊背生寒。 這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沒有一點力量波動,看不出境界深淺,僅是一種自然的氣概而已,就令諸雄心顫。 “茶水,還有強送的嗎?”葉凡搖頭。 “這等仙茶,平常人想喝都喝不到,稱得上是一種仙緣,你有什么可猶豫的。”仆從的冷淡的說道。 葉凡不理他,只對暗菩開口,道:“此前,你送我茶,我有謝意。若是這樣逼送,那就是仇人了。” 雖然說是一杯神茶,但這般的強勢送出,就有了一種逼迫的意思,自他出道至今還沒有人可以這樣壓他。 暗菩神色冷漠,沒有說什么。但是手托茶杯的仆從卻更加的迫人,他們來自哪里?真正的生命禁區,這世間的一切力量與傳承對于他們來說都是一個笑話! 自古至今,有哪股實力真正能他們長輩相比,除非出現真正的大帝,不然一切都是過眼云塵,什么都不是。 葉凡并不理會他,直接坐了下來,一個仆從而已,即便再強大也只是仆從,與其多語與爭辯,無論如何都是自墮顏面。 “這世間一切都在我們的腳下,我主主宰人世沉浮,多少萬年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謝絕我們的好意。”仆從加重聲音說道。 葉凡直接看向暗菩,道:“看來你對這個仆人不甚滿意,是想借我之手為你斬了嗎?” 他話語不高,但是迫人的氣勢卻直沖九霄,震的每一個人都雙耳嗡嗡作響,所有人都一陣心驚肉跳,知道了這到底是怎樣一個強大的人物。 語震蒼穹,蘊含有一種無敵的武道意志,可讓人真切感受到,這種人物必然是絕世的,同輩中難有敵手。 “啪,小“啪,小“啪…… 暗菩拍手,道:“這么多年來,你是第一個對我這般強勢的人物,記得自我出生到現在,也沒有幾人拂逆。” 他讓那名仆從退后,要他端回悟道茶。 “主上!”仆從不愿,冷漠的盯著葉凡,他實在是受不得這種姿態,因為葉凡自始至終都未曾看過他一眼,即便說話,也是直接與暗菩對話。 這雖然算是自重,不與仆從計較,但他來自哪里?是從不死山中走出的!即便是一個仆從,當年在外界也是叱咤風云,誰敢小覷,葉凡這樣的態度,讓他怒火洶涌! 他并未回返,一步踏前,居高臨下,俯視葉凡,一股強大的氣息撲出,向著葉凡席卷而去,想要鎮殺。 “噗” 一道寒光閃爍,接著是血光迸濺,一切便都結束了。 葉凡連眼都沒有眨一下,盤坐在那里,依然是鎮定自若,直接就斬殺了此人,沒有多說一句話。 眾人都震驚,心中涌起滔天駭浪,剛才那個仆從到底有多么強大,連他們都說不好,如驚濤駭浪一般,不曾想轉瞬被人立劈,直接爆碎,化成了一灘血跡。 人們甚至都不曾看清那是什么兵器,那個人是如何做到的?太過迅疾了,一擊殺了個干凈。 暗菩的神色一下子冷了下來,像是一尊魔神般,整個人爆發出一股凌天的氣息,直接就崩碎了蒼穹。 “我敬你是一個人物,但你的仆從卻不知進退,若是你我易位而處,你怎么做,難道不殺嗎?”葉凡平靜的問道。 “迭,小“噯,小“撻…… 富有節奏的腳步聲傳來,姬家大圣出現,頭上懸著一面寶鏡,立身在在遠處向這邊望來,盯著暗菩。 眾人神色都是一滯,此人到底什么來頭,竟然值得一位大圣持帝器觀望,這可真是駭人聽聞。 暗菩神色冷漠無比,過了好長時間才慢慢平靜下來,道:“也罷,是他自招禍端,不尊我的法令,該有此劫。” 誰也沒有想到,他這般凌厲的態勢,最后竟也又冷靜了下來,變得波瀾不驚了。 “這個人是誰?” 所有人都一陣驚疑不定,盯著葉凡那里,但是部分人卻已經了然,洞悉了這是誰,甚至知曉了那位仆從是怎么死的。 葉凡一劍寒光撲去,斬殺了身穿甲胄的不死山仆從,不可能瞞過火麟兒、姜逸飛、月靈公主等人,他們看清了。 “人族圣體葉凡,久違了!”石中軒開口。 葉凡笑了笑,舉杯示意,面上霧靄繚繞,剎那恢復真容,既然被認出,也沒有什么可隱瞞的。他不想多事,但也不怕事。 果然,當葉凡真身現于此地,頓時引發一場騷亂,許多人驚呼,不少人向前沖來,議論紛紛。 “葉兄聽聞你闖星空古路,殺的十方敵人皆膽寒,無敵于星路了,是真的嗎?”有人熱切的問道。 “葉前輩,古路上都有哪些困阻,需要注意什么,你看我能踏上那條路嗎?”有新崛起的后輩人物滿含希望的問道。 葉凡無奈,他就知道會是這個場面,但也沒有辦法,一一解答,過了很長時間人群才散去,著實讓他疲于應付。 這還是他暗中提示,此地可能將有一戰多半要殺個血流成河的結果,不然根本擺脫不了眾人而今他名動北斗,一旦出現必然是這個結果。 當然也少不了敵視者站在陰影下,冷漠的看著。只是而今的葉凡,有幾人能殺,誰敢輕易摟鋒他再也不是過去的小修士了,威震天下。 火麟兒微笑,走上前來,輕語道:“你也看出了,知道那位來自何方?” 葉凡點頭,道:“悟道茶是新摘下來的,絕非往昔那般是被大風吹出的,想來也只有那個地方的人出世了。” “既然知道,你還大殺其仆,那里可比我等皇族要恐怖多了有真正的帝級強者坐鎮!”火麟兒說道。 這是一個現實,而今這片天下誰可不朽,誰是真正的主宰者,自然為七大生命禁區內的至尊! 姬紫月笑嘻嘻地將火麟兒拉住,讓她一起坐了下來,親手為她倒了一杯茶水。 “小妹妹你想害我呀,拉我這樣坐下,到時候不死山萬一也記在我頭上一筆賬,怎么辦?”火麟兒道。 “姐姐身為皇族是麒麟古皇的女兒,還怕他們作甚?”姬紫月滿不在乎的說道。 “你這壞心眼的家伙,分明是想將我拉到一輛戰車上,還說這些,人家有真正的帝級高手,而我們與你家一樣,最輝煌的時代已經落幕了。”火麟兒大倒苦水,言稱那邊有悟道茶喝,來這邊卻平白樹敵。 “正常的人情往來而已,我看那個家伙倒也不是一個小氣的人,沒事。”姬紫月笑道。 姜逸飛也走了過來,與葉凡打招呼,兩人在很早的時候便認識,當時葉凡還是一個小修士,剛懂得修行法門。 “真香!”龍馬、古金鵬等十一位圣者從中龘央天宮中出來,聞到了悟道茶的香味,而后又見到了葉凡,頓時大喜,道:“速速泡上一缸,飲個痛快。” 葉凡滿腦門子黑線,這些主過去一個個都是拎著大缸喝,一個個都是大肚漢。 他取出一些悟道茶葉,將古天尊的命泉神液煮沸,而后開始泡茶,驚的遠處一群人都目瞪口呆。 什么時候悟道茶葉這么不值錢了?怎么任誰都能泡上一壺了,這樣的隨意請人。 尤其是看到葉凡放進去的茶葉片數還真不算少,估計分散開來,真可以泡一缸了。眾人無不艷羨,這種絕世仙茶可遇不可求,居然可以這般喝,讓人無言。 不少人知曉怎么回事,當年葉凡力敵天皇子,一場苦戰,將之斬殺,震撼了天下,而后抄了其老巢,得到了千八百片悟道神茶的葉子。 那是誰留下的東西?不死天皇! 悟道茶一年只生一百零八片葉子,只有在特殊的年份才能長出數以千枚,被不死天皇趕上了,整株截斷,主體做了棺槨,枝干留給了后代。 至于可憐的老茶樹,也只能重新生長。 “倒也不吃虧,在這邊能多飲上幾杯好茶。唉,真是讓人思緒無限,當年我父活著的時候,日日都飲此茶,天天摘新鮮的,物是人非啊。”火麟兒感嘆。 眾人聽了后,都有吐血的沖動,這日所見所聞真是讓人受不了,一個比一個來頭大與驚人。 “葉凡!”金烏族的懷尊太子站了起來,厲聲叫道。 “你有事嗎?”葉凡平靜看著他。 旁邊,石中軒瞇起眼睛笑了笑,道:“久聞人族圣體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玄功蓋世!” 他以眼角的余光掃了一眼暗菩,但發現他平淡的很,沒有一點反應。 風族當代之主風凰姿容絕代,眸子光輝閃動,亦向這邊望來,心中頗不平靜。 月靈公主則是微微蹙眉,她知道這般下去的話,會有不小的麻煩。 呼喚下月票啦,最近努力調整作息中,盡量早更新些。求各位大帝月票支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