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21 不死山來客

戰車破舊,車轅都快斷裂了,不知是什么木質,黑黝黝,透發著一點金屬的光澤。車輪以石頭打磨而成,呈灰褐色,不是多么光整,略顯粗糙。 這些并不算什么,唯一讓人心驚的是,拉車的竟然是一頭石虎,雖然缺了一只耳朵,且是坡腳,三足長,一足斷了半截,但那種威勢還是讓人驚悚。 這是一頭圣靈,竟然只是用來拉車,怎不讓人震撼? 這輛陳舊的車剛一進入天空中的古大陸,就引發一陣轟動,不少人都將目光聚焦了過去,一陣喧沸。 “這是什么人,竟然以圣靈為拉車獸,有什么來頭?” “這頭石虎最起碼也在圣人境,而且到達了巔峰,居然甘于為人仆獸,車中之人真是讓人敬畏。” 破車緩緩駛來,并不是很快,車中的人沿途觀看風景,看著云朵下的大地,輕嘆道:“沿途所見,山河壯麗,鬼斧神工,這種景色多少年未曾欣賞過了。” 在車的旁邊,跟著三名隨從,一個個都被黑色甲胄覆蓋,連頭臉都遮住了,看不清真容,不知是何材質,天眼通都不能看透。 陳舊的車不時駛出古大陸外,看沿途地面上的風景,相對古大陸來說,浩瀚的地上山河對他們的吸引力更大。 “黑暗之城,存在這般久遠了,是一處能讓人嘗盡酸甜苦辣與悲歡離愁的舊地,這一世它的使命也終將盡了吧。”車中的人輕語。 “這位兄臺請了,可否下車一敘。”石中軒站起身來,沖著從不遠處路過的古車開口,他盯著那頭石虎,眸子中光華明滅不定。 一名仆從掀開簾櫳。一只腳從里面踏了出來。沒有什么強大的波動,也無懾人的氣機。 這是一個看起來還算年輕的男子,眸子很深邃。非常的俊朗,不過面色卻異常的蒼白,似乎常年見不到太陽。有一種病態的柔美。 談不上英氣,但特別的俊秀,初看像是大病初愈,但細看的話并非如此,這就是他的氣韻,本就如此。 “各位有禮了。”他抱了下拳,音節抑揚頓挫,有些特別的味道。 這個時候連姜逸飛都站了起來,明顯感覺到了此人的不凡。有一種特別的氣質,即便表現的很一般,但是卻讓人不能忽視。 月靈公主、懷尊太子、風凰等一個個都露出異色。51這個人必然是一個絕頂高手。完全是他們的一種本能直覺。 “請問道兄大名,來自何方?”石中軒問道。 “我名暗菩。就住在中域。”年輕男子說道。 眾人驚訝,這樣一個強大的人物,過去從未聽說過,今日怎么突然冒出來了,中域有這個人嗎? 遠處,葉凡眉頭微蹙,這個人絕不簡單,讓他都心神一跳,可是過去從未見過,真的是北斗的強者嗎? “深山藏虎豹,田野埋麒麟,本以為北斗英雄盡在此,不曾想還有兄臺這般不出世的人物。”石中軒道。 旁邊,很多人附和,都感覺到了此人的非凡,多半是一個隱世強者,讓人敬畏。 “兄臺家住哪里?”姜逸飛開口。 “離黑暗之城不遠。”暗菩說道,深深看了一眼姜逸飛。 眾人心頭都驚疑不定,暗嘆這黑暗之城果然非凡,附近竟藏著這般絕世人物,過去連一點耳聞都沒有。 人們也只能自我安慰,這天下太大了,注定會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強者,甚至至死都不會被世人發覺。 “諸位大圣都在談成仙路開啟后的事宜嗎,諸位怎么不去聽上一聽,在下想去看一看。”暗菩說道,向眾人拱了拱手,徒步向前走去。 許多人都望著他的背影,露出思索之色,這個人出現的太突然了,不知跟腳來歷,總讓人覺得有些特別。 大殿前,人山人海,到處都是強大的修士,暗菩來到這里后靜靜聆聽了很長時間。 直到姬家大圣走出來時,他才神色一震,而與此同時,姬家的老圣人體內虛空古鏡輕微動了一下,發出了一聲錚音。 老圣人霍的回頭,猛然望向這一邊,目光熾盛無比,看到了這個略顯病態的年輕男子,盯著他看了很長時間。 “有他們的氣機!”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此人,這樣自語了一聲,倒也沒有出手,徑自離去。 “對長輩的感應還在,神鏡太認真了。”暗菩輕語。他在這個地方站了一會兒,便沿著原路回返,路徑一群英杰聚會處時,被人相邀,坐了下來。 “像兄臺這般人杰,此前名聲不顯,真的是讓人驚訝。”有人旁敲側擊,想詢問他真實來歷。 “過去長輩管的嚴,沒有辦法出來,最近總算有了機會,可以在這片大地上好好的看一看了。”暗菩平淡的說道。他一直都很冷靜,像是什么事都難以讓他產生心緒波動。 眾人坐下,談了一些古事,倒也愉快,而暗菩此人倒也是見識廣博,通曉不少古代秘辛,講出來時引得四方修士都靜心聆聽。 “成仙路要開啟了,七大生命禁區的存在多半會有大動作了吧?”有人說出了這個話題。 “不死山離此很近,不知當中的至尊出世后會持怎樣一種態度。”有人露出憂色。 “說起來,不死山中的悟道仙茶又快熟了,可惜今年多半沒人敢去山外守著了,往昔都是能得到一些葉片的。”有人深感遺憾。 暗菩笑了笑,道:“小弟機緣巧合有幸得了幾片,今日相談投機,請各位品茶。” 說吧,一揮手石桌上便多了一套茶具,晶瑩閃動,幾片葉子飛出,沒入壺中,這些茶葉全都神異非凡。形狀個個不同。 其中一片狀若小鼎。三足兩耳,流動光澤,有道紋在交織。 另一片赤霞閃爍。宛若一個火爐在沉浮,噴薄出陣陣焰火,神紋一縷縷。構筑成了此葉的形狀。 這是上蒼的杰作,悟道神茶葉天生道圖,每一片都有一種不同的法則,代表了天地間某種不變的至理。 其中較為特別的,還有一片人形的,宛若一個小人盤坐,晶瑩剔透,周圍繚繞著一絲絲霧氣,好似仙人下界。 眾人皆是無比吃驚。這是什么人,只因與眾人相談投機,就取出了悟道茶葉來招待?! 在過去。無論是誰得到。都會小心的收藏起來,除非是來了最為尊貴的客人才會取出。用以招待。 這個人出手太豪綽了,頓時每一個人都對其生出好感。 尤其是域外的修士,悟道茶樹對于他們來說遙不可及,是傳說中的東西,從來沒指望過親見。不曾想今日竟然可以品此仙茶,讓他們莫不驚憾,而后喜出望外。 清冽的泉水如甘露般,本身就有淡淡的清香,讓人甚是驚訝,煮沸后慢慢入主壺中,頓時飄漾出一股芬芳,讓附近的人都一陣吃驚。 這茶香太特別了,光是聞一聞都覺得心中清明,怎一個非凡了得。 身穿黑色甲胄的仆從獻茶,坐在石桌旁的十幾位年輕人都珍而又重的舉起茶杯,先是聞了一聞,而后全驚嘆。 火麟兒瞟了一眼,低頭飲茶,什么也沒有說,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事實上,她早就注意了暗菩,一直在蹙眉。 眾人品茶后,無不神清氣爽,有一種要悟道的感覺,都默默的體悟了很長時間,一片安靜。 直到過了很久,一個個才都慢慢回過神來,皆向暗菩表示感謝,這個略帶病態年輕人雖然看似冷淡,但卻也很謙遜,搖了搖頭,并不在意。 他們談古說今,自然免不了提到不死山,說起虛空大帝,又談論起大成圣體,因為這兩人都攻伐過。 就在這時,一個紫衣少女出現,婀娜秀麗,瑩白俏臉上有淺淺的小酒窩,明眸善睞,看起來靈動而俏皮。 “這是東荒姬家的明珠,一個天賦驚人的天之驕女,成功從星空古路上殺了回來。”有人說道。 “傳聞,她修行并不是多么勤奮,但是卻分外強大,為一天縱奇才。” 有人站了起來,開口打招呼,那是虛空大帝的后人,且這般驚艷,自然值得邀請。 然而,暗菩卻是一聲輕嘆,道:“這么說來,我與她是世仇,雖說是長輩間的恩怨,但我也不得不出手。” 眾人都是一驚,沒有想到這個一直很平靜的男子竟說出這樣一番話來,要對姬紫月出手了! “兄臺這樣做不太好。”姜逸飛搖了搖頭道。 “聽聞他與人族圣體走的很近。”石中軒提醒道。 “是嗎?”暗菩輕輕的笑了,竟是很燦爛,而后又恢復了病態的樣子,道:“都是世仇。” 在的身邊,那三名身穿黑色甲胄的仆從徑直向前走去,奔著姬紫月而去,眾人神色都是一滯,沒有想到他說動手便真的要動手。 姬紫月已經臨近,聽到了他們的話語,但神色不變,直到三個仆從臨近,她亦俏生生的站住了。 “刷” 突然,一道銀河般的光滿沖來,直接隔斷了三位仆從的去路,燦爛奪目。 葉凡將杯中的酒水潑了出去,竟然如一掛銀河般,璀璨奪目,有一種茫茫無邊的感覺。 明明是一杯酒而已,卻到達了這等驚人的效果,讓三位身穿黑色甲胄的仆從都剎那收住了腳,更是讓一群英杰都大吃了一驚。 在這掛銀河中,他們感受到了一種蒼茫壯闊的無敵意志! 葉凡向姬紫月招了招手,請她過去。 菩提輕嘆道:“此地臥虎藏龍,就在眼前便有一位高手,卻沒幾人能發覺,這樣的人值得敬上一杯悟道茶。”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