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15 另有皇

太皇殞落,戰死在仙路上,竟是這般慘烈,著實沖擊人的心海。 在世人的心目中,大帝二字沉如泰山,沒有他們做不成的事,沒有他們斬不敗的對手,是無敵的代稱。 可正是這樣的人死了,粉身碎骨,讓人震撼。 葉凡最后看了一眼那些瑩瑩發光的帝血,以及白骨塊與碎肉,離開此地,向著外部的戰場而去,要看個究竟。 在暗紅色的光焰前,那位大圣還未散去,依然在駐足,認真觀看。 葉凡與渾拓先后出來,讓他們露出異色,想問結果,可是沒有什么交情,且都忌憚無比,畢竟這兩人掌有帝器。 唯有古族的一位老族長上前,向渾拓詢問,簡要得悉一些情況后,不禁神色大變。 終于,來到那片古戰場,一道道模糊的身影都是古代的英靈烙印,千軍萬馬沖擊,絕世懾人。 即便這個地方可以穿行過,但是卻也要有意識的避開那些最為強大的烙印,不然的話多半會有大麻煩。 更遑論是要尋找那最恐怖的嘶吼聲,這道烙印絕對驚世,必然是一個大帝級人物所留,刻在此地,不可磨滅。 焦土成片,山河破碎,損掉的陣紋光澤暗淡,怎么看都是一片毀滅之地,被打爆成為一片殘缺的世界。 葉凡與渾拓以及其他大圣到了這里仔細尋找后一陣驚悚,他們見到了不少星石,一般的圣人都不能搬動。 “這是真正的星辰啊,被人隨手抓來煉化掉了,當成法寶打殘了!”渾拓輕嘆。 地上許多星石,不過拳頭大,在一些陣紋中沉浮,閃動暗淡的光澤,震撼人心。 若是解除法術封印,這些可能會立刻變成一顆顆大星。當真宛若一片天宇被打爆了,全部沉墜在了此地。 “不死天皇……” 憤怒的嘶吼聲終于出現,葉凡與渾拓的頭上都懸有帝器,護住了己身,頂著莫大的壓力向前走去,要一探真相。 那是一個雄偉的身影,雖然很模糊,但是卻壓的人要窒息。這雖然是一道殘缺的烙印。但卻像是九重天壓迫了過來,讓藏青色的葫蘆與綠銅鼎都一陣搖動。 “什么,這個人是……” 葉凡一怔。雖然只是看到了一個背影,但是卻不似一個人類,這般霸氣滔天。這樣蓋世絕倫,氣貫九霄。 “斗戰圣皇!” 渾拓大圣驚叫了出來,他是太古末期的人,覲見過蓋世圣皇,還曾被圣皇一手壓落、指點過,怎能認不出? 雄偉的身影,可摘下漫天星辰,只是一閃就有消失了,畢竟這是一道殘念。而非虛體與化身等。 事情越發復雜了,斗戰圣皇竟然也來過! 早先的怒吼,并非太皇發出的,而是斗戰圣皇發現了什么,在此震怒,喝斥不死天皇。 昔日,仙府世界中到底發生了什么?迷霧重重。細究的話也只能與成仙路有關,這里曾經是一個正確的地點。 葉凡蹙眉,并不是太皇的怒吼聲,而是屬于猴子的父親,這下就難以推測了。跟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太皇的死,應與不死天皇無關。”渾拓大圣開口。長出了一口氣,他剛才也是有所懷疑,但不希望心中的至高神明有過這等污點。 現在看來,太皇死了,多半是自己倒在了成仙路前,血濺當場,未能進入仙域,粉身碎骨而亡。 但葉凡卻蹙眉,總覺得事情不是那般簡單。 猴子的父親早些年間,也如古族人一般對不死天皇很是推崇,但是最后卻掀翻了其道場,徹底決裂。 究竟是什么原因,外人無從得知。 直到今天,葉凡在這里見到這殘缺的烙印,才有所恍然,也許與成仙路有關! 不死天皇在這個地方有算計,多半讓斗戰圣皇發覺了什么,故此回去后掀翻了其道場,砸了其神像。 而且,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事。不然,以斗戰圣皇那種身份來說,不會以這樣的激烈手段對之。 百萬年后,太皇亦來此,依然是為成仙,可一個地點怎么會連續幾次成為正確的地點呢?不是有人為因素設了一個局,引得太皇降臨,就是此地真的太特殊了。 “若是真的與不死天皇有關,那他就是一個最可怕的人,貫穿數以百萬年而不死,能前后算計兩位大帝,實在恐怖。”瓷娃娃撲閃著大眼,有些怕怕的說道。 渾拓蹙眉,后方古族的老族長很不愛聽,瞪了過來,但是當看到葉凡冰冷的眸子后卻又不得不轉過了臉。 仙府世界撲朔迷離,真相是什么,已經不可查了,畢竟事情太過久遠,古之大帝都更迭多少代了。 葉凡重回帝身碎裂處,在外圍盯著那些血肉,看著那唯一沒有毀掉的手掌,不禁蹙眉。 那只手掌晶瑩如玉,是手心處,若仔細觀看手背上卻有少許皺紋,并沒有全部維持在年輕狀態。 顯然,那個時候太皇已經很蒼老了,到了晚年,若說是年老體衰、最終是因自身的原因功虧一簣,倒在成仙路上足以說的過去。 最終,葉凡舒展開了眉頭,何需去煩憂,沒有必要。 事實上,從中歸納出幾條有用的消息就足夠了。一是不死天皇未死于紫山中,來過此地。二猴子的父親亦來過,看穿了什么,反了不死天皇。三是太皇于此闖關,倒于血泊中,栽在仙路上。 不管怎樣說,這個地方今世是無用了,混沌截斷了前路,仙路崩碎。 這片仙府世界沒有什么好探究的了,對于葉凡來說,可以落下帷幕了,他終是將這個世界又以密地探清了。 “可嘆,一代人族大帝竟落得這般下場,為了成仙,死無全尸。”葉凡長嘆。 世間到底有沒有仙,到了而今嚴重讓人懷疑,古來就沒有一個真正成功的例子,最強大的天尊、古皇、大帝都幾乎失敗了。從未有一個證據確鑿的實例。 仙,太過飄渺,太遠了,讓大帝都徒留遺憾與殤! “道友是否會參加不久后的盛會?”當離開這片禁地時,渾拓大圣問道。 “什么盛會?”葉凡詫異,剛回來沒多久,不曾去關注,故此未聽說有什么大會。 “萬族盛會!”渾拓大圣答道。 葉凡頓時一怔。猶記得昔日瑤池的萬族盛會。那可真是風起云涌,人族與古族進行了一場場驚心動魄的較量。 渾拓大圣道:“這一世,真正的成仙路將要出現了。而北斗也越發的亂了,征戰不斷,諸圣血拼。將要定下一個章程。” 世間有傳言,這一世將不同于以往,太古的皇與人族的大帝都推測,天地間可能會自裂一道仙門,貫通仙域,但時間有限,故此必然會為此殺到流血漂櫓,尸骨成海。 北斗注定將成為全宇宙的風暴中心,爭斗免不了。但也不能因此而一直大亂下去,各族將相商,要定出一些規則。 “到時候去走上一遭。”葉凡點了點頭,與衰神就此別過。 當回到奇士府,瓷娃娃與幾名年輕人興奮無比,對葉凡行大禮,表達感激之情。今日所經歷的一切。對他們來說太神秘了,與大圣并行,見到了古之大帝的尸骨,這在過去想都不敢想象,而今卻進行了探索。 中域偏北部。黑暗之城,一個讓古來無人強者都要蹙眉與心驚的地方。 西皇母出出沒過。大成圣體來過,虛空大帝坐鎮過,無始大帝降臨過……那代表了一個又一個極道的至尊。 這座城太特別了,幾次黑暗動亂,它必然都會成為風暴中心。 因為,這里離不死山不是很遠,距離那圣崖也不是很漫長,是一座在動亂時代要面對生命禁區的古城。 其中一位大成圣體血戰不死山,征伐一生,最終晚年喋血圣崖。在其壯年時代,曾在黑暗之城鎮守,也不知平定了多少動亂。 虛空大帝,更是在各大禁區間血戰,尤以最終的不死山之戰最為殘酷。 無始大帝亦曾在此強勢出手,擊殺過黑暗年代的至尊,更是鎮封過一萬古難得一現的巨頭,而今他所煉化的封神榜還壓在圣崖上。 黑暗之城,毫無疑問是中域第一城,擁有不朽的傳說,名動八荒,來歷甚大。 近日,黑暗之城很是不平靜,因為將有一場盛會在此舉辦,屆時北斗人族、太古各大主族、以及域外諸圣等將出現。 這是一場名副其實的萬族盛會,不再全部屬于北斗,而是來自宇宙各地,出現在這顆古星上的所有強勢種族都將會有人參會。 就在最近這幾天,不時有強者趕來,令此地風起云涌,成為了全天下關注的焦點,但凡強者幾乎都會來。 “唔,那是火麟洞的老族長,聽聞他們的古皇子消失了,至今都沒有歸來。” 古族諸多身份極高的老前輩都來了,可想而知對這次盛會有多么的重視。 “咦,那是姜族圣主姜逸飛,他也來了,外界有傳言說他可能是恒宇大帝的親子,以前的身份是假的。” “不可能,那只是謠傳!” 街道上,一個白衣勝雪的年輕人,豐神如玉,騎坐在一頭黃金犼身上,纖塵不染,有一種超然的空明感。 在其周圍,跟著不少騎士。 “中域風族的家主風凰來了,這個女子近年來實在很驚艷,破解了該家族古碑上的遺經謎題。” “唔,真的是她,聽聞過去與人族圣體有些恩怨。” 一個帶著五色面具,周身繚繞彩霞的女子橫空而過,快速遠去,眾人不敢臨近。在其身后,有一群強者追隨。 “我看到了什么,一只碩大的黑烏龜被人以轎抬著,也來參加盛會了,到底什么來頭?!” “噓,那是南嶺蠻族的守護神,抬轎的人都是一些仰慕他的古獸,這頭龜在天地未變前就成圣了,而今深不可測。” 這幾日來,黑暗之城強者越來越多,火桑古星、勾陳古星、通天古星等一些古老的星地都有人到來。 一百數十載了,已經有很多強大的星域種族降臨在北斗。 求一張推薦票,求一張保底月票,各位大帝,如果有請投來,周初、月初需要支持。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