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14 帝之血案

禁地最深處,這是一片焦士,靠外的區域山岳崩斷,大河干枯,赤地死寂,沒有一點生氣。 而里面,則是猩紅一片,鮮血淋淋,碎骨與肉塊灑落的到處都是,觸目驚心! 那種血液鮮紅透亮,有不朽的神性光澤,雖然精氣都散的差不多了,但還是讓人震撼,有一種威壓在擴散。 帝之血! 僅在一瞬間,渾拓與葉凡心中就冒出了這三個字。 整片禁地中心都一片凄艷,散發著瑩瑩紅光,有許多水洼,全都是這種帝血,更有一些沾染著血絲的白骨快以及碎肉,看的人心驚肉跳。 斬元神奪心魄的氣息在彌漫,這并不是一股真實的強大力量,而是一種無形的精神領域的威壓,越是強大的人感受越深。 葉凡與渾拓兩人渾身血液沸騰,額骨發出瑩瑩寶光,像是背負著數十上百顆巨大的星辰一般,眉心內的仙臺要炸開了。 靜心、凝神、自控,他們兩人快速穩住心境,讓自己如同凡人一般,不去動用元神與肉身之力,不去對抗。 撕神裂骨之痛慢慢消失,兩人終于穩定了下來,前方那種威壓妖邪的逆天,不再針對兩人,卻與帝器互相抵觸。 無論是藏青的葫蘆,還是葉凡頭上的綠銅鼎,其光芒都不減,更加熾盛了。 瓷娃娃等幾個孩子,剛才未曾感知到那種兇險,但是看到葉凡與渾拓大圣如此,頓時明白此地危機萬重! “一位大帝在此殞落了,連身體都炸裂了,成仙路這般恐怖,讓一位古代至尊橫死。”葉凡嘆道。 渾拓大圣一臉凝重之色,這種結局實在讓人大受觸動,萬古無敵的至尊竟也有黯然而歿的一天慘死在通向仙域的路上,實在讓人生寒。 沒有頭顱,沒有臉部,看不到真容古帝徹底炸開了,粉身碎骨,鮮血淋淋,綻放著鮮紅的光,讓人發漆。 在這些尸塊中,唯一保存完好的就是一只右手掌,溫潤如玉,擁有一種可怕的神性力量若是拍中誰,縱為準帝也得形神俱滅。 可惜,而今只能靜靜的躺在前方,一切都結束了,古之大帝闖仙路失敗,身死道消。 這就是成仙路上的結局,一位古代至尊悲涼落幕! 葉凡聽到過不少傳說,而眼前所見卻是成仙路途上最悲慘的一幕,一位大帝級人物直接炸碎了,這得多么的慘烈?! 再往前去混沌迷蒙截斷了整片小世界說明成仙路止步于此,被打碎了。 這個人闖關失敗黯然而終。 “此人是誰,難道是不死天皇嗎?”葉凡自語。 渾拓大圣心頭頓時一跳,這個名號對于太古萬族來說至高無上,縱然過去了萬古,也是諸多古族心中的至高神。 而許多大族內,一直以來都有一則傳說,不死天皇很有可能未死,成仙了! 事實上,這根本不考證,也許是人們對于心中至高神明的禮敬,從而加以演繹出來的神話與榮耀,真相如何,無人得知。 “不可能是不死神明,他在人世間無敵,即便是踏上了仙路也不會敗,號稱不死,這道關不能讓他歿。”渾拓搖頭,不接受這個說法。 “他來過此地,葬下棺槨,留下一張人皮,肉身與骨皆不見,難道不是他嗎?”葉凡眼睛開闔間精光四射。 事實上,他內心也不太相信是不死天皇,因為早先在外部的那片戰場聽到過另一個人的大吼,得勢的似乎是那位不死神明。 “這個世間,可有兩帝并存的時代?”葉凡問道。 渾拓搖頭,在他的認知中,似乎沒有,但是想到帝尊時代,他又有些猶豫了,那是一個復雜的大世,據傳可能有同階強人并存,不過卻沒有證據。 兩人圍著這片破碎的山河繞行,觀看那觸目驚心的血與白骨,帝體已碎,故此一身精華流淌的差不多了,可依然懾人心魄。 當然,最主要的是精神上的威壓,越強大的人所受影響越大,讓人心顫股栗。 “在成仙路上打到這份光景,此人似乎快進去了吧,可惜終是功虧一簣,慘死于此。” “這個人所在的那一世時間不對,他這是要以傲世的修為強闖進去,注定了失敗。” 兩人討論,有心取出一塊帝骨來,因為即便精氣快散盡了,那也是罕世的仙料。可是卻都沒有能付諸行動,因為發光的血液與骨頭處,有大帝陣紋在交織,至今未磨滅。 “嗚嗚……” 突然,嗚咽聲傳入他們的耳中,聽起來悲悲慘慘,凄涼無比。有人在哭泣,聽聲音年齡不會太小,非常的悲傷,就在前方。 這個地方有帝紋閃爍,雖然沒有蔓延出來,但是卻也可以讓空間扭曲等,故此能強烈干擾人的視聽。 起初,葉凡與渾拓還以為是古代未曾磨滅的烙印,并未當真,可是當繼續走了數十里后,感受到一股帝威,這才一驚。 在一片山坳中,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正在慟哭,對著中心處的血肉跪拜。而在其頭上,有一口龍劍,光華四射,璀璨奪目,不斷的哀鳴。 太皇劍! 這是中州大夏皇族的至寶,為其開創者所留。 無需多想也知道,此人必然來自這一不朽神朝。 葉凡心中一震,渾拓也剎那了然,現在一切都水落石出了,戰場中心死去的是太皇,為大夏神朝的開創者。 太皇踏上了成仙路,強闖關失敗,身體炸碎在此! 這是一個大圣,身上散發著一股腐朽的氣息,壽元不多了,無需細想,這是大夏皇族的“底蘊”,而今出世了。 此人當是太皇的后代不,不然何以如此悲凄,他風燭殘年,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大哭了幾聲,任太皇劍哀鳴,最終遠去。 他并未與葉凡還有渾拓打招呼,自顧走了。 不是太古的幾位至尊,竟然是太皇,真相出來,讓葉凡一聲輕嘆,渾拓大圣也是怔然,好半天未語。 至于瓷娃娃等人都是閉著嘴巴,小臉上寫滿了嚴肅,一個個都屏氣凝神,靜聽靜看。 葉凡知曉,太皇曾經來過,因為當年一戰時,他與眾人登上萬丈高的玉臺,在不死天皇的棺槨內發現了他留下的道圖。 “竟是這樣一個結果,不是太古皇,也非不死天皇,而是太皇歿!” 古之大帝死于此地,充滿了不甘,不遠處有帝血在燃,至今還未曾熄滅,這是其不甘的殘念在憤爭。 成仙,古來多少人杰的希望,就沒有一個確切的記載,言明某人成仙了。 到現在看來,全都是一幕幕的悲劇,連古帝都失敗了,徒留大恨,倒于成仙路上的血泊中。 “那片戰場中的嘶吼聲是怎么回事?”葉凡自語,看向渾拓。 現在想來,那嘶吼聲真的太讓人悚然了,似乎對不死天皇極其憤怒,在大聲的喝斥,充滿了恨意。 渾拓也沉思,這實在是詭異。 過去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會有那種不甘,將聲音烙印在萬古虛空中,至今都不散。 那個聲音如此恐怖,至今還在,很有可能是一位大帝級的人物喝吼出來的,難道是太皇所留不成? 任誰前后一連貫起來一琢磨,都不自禁的會產生一些聯想。 “太皇到底是怎么死的?”葉凡露出一縷異色。 渾拓大圣一陣默然,有蛛絲馬跡指向一個方位,很有可能是不死天皇暗中對太皇出手,暗算了他。 可是,這怎么可能,不死天皇是太古初期、神話時代末年的人物,距今最少數百萬年了,而太皇是十數萬年前的人,兩者怎么會相遇?這沒有道理。 “不死天皇那老鬼,難道可以活這么久遠,怎么可能,這樣的話他就不用成仙了,本身就已長生。” 渾拓聽到葉凡這般不敬,倒也沒有反對什么,只是蹙著眉頭,認真想了好半天,連他都感覺一陣悚然與詭異。 “難道說是太皇強行闖關,打開成仙路的瞬間,被不死天皇偷襲,盜取了他成仙的果位?!”瓷娃娃小聲開曰。 其他幾個年輕人都是一臉駭然之色,這些事離他們太遠了,大圣于他們來說都不可仰望,更遑論是大帝,而此時他們卻聆聽到了這種秘辛。 這是一樁撲朔迷離的血案,涉及到了古之大帝。 瓷娃娃說完后,又搖了搖頭,這樣推論有一個致命的缺點,誰人可活數百萬年? 葉凡眸子冷冽,道:“難道說,不死天皇最終也走上了那條路,該不會太初古礦就是他弄出來的吧,故此活了無盡歲月。” 渾拓一震,自語道:“那樣做,的確可以活這般久遠,但是太殘酷了,此生再難寸進。” 他所說的這一事,到了而今已經不用去懷疑,太初古礦內是怎樣的一些存在,就是以那般手段活下來的。 “不死天皇,絕不會這樣做,他是一個驕傲的人,生下來就要讓諸天萬界的神靈匐臥在他的腳下,寧可死也不會屈身,他號稱要做萬古第一,豈會低頭。”渾拓大圣說道。 不管怎樣說,這個地方沒有不死天皇的尸體,他曾經來過,一定圖謀與得到了什么。 “古來的大帝與皇可以數的過來,我們再去那片戰場,仔細觀那烙印,看一看到底是何人所留,來斷此地血案真相。”葉凡說道,當先向外走去,要弄個清楚。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