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501 反哺

神騎士當空而立,一道道山岳般粗的雷電從天而降,劈落下來,接著是一片汪洋墜落,這是震驚世間的大圣劫。 所有人都發呆,這是誰?萬眾矚目,全都聚焦在他的身上。很多人都不認識,以前不曾見過其身。 “竟然這般強大,他這是要渡傳說中的——大圣劫?!” 眾人全都驚住了,這得多么強大,才會有如此可怕的雷海,天穹都要砸落了下來。 僅這一瞬間,雷海茫茫,混沌氣洶涌,撕裂天地,熾盛光芒無邊無沿,垂落而下。這是一股讓人毛骨寒栗的氣息,即便相隔無盡遠,也可感知那種天威! 選此時渡劫,在須彌山前降落下萬丈雷電,眾人莫不震動,這個人可謂膽大包天。 最為讓人驚悚的是這種天劫的力量,太過浩瀚了,無窮無盡,起初就是山岳粗的閃電,到了現在像是乾坤翻轉,恒宇砸落。 這是大天雷的世界,無處不是雷霆,到處都是天罰,成山成海,浩瀚莫測。 大圣劫罕見,世上見到的人真的不多,一般渡劫的人都會選擇無人區,拼卻性命,竭盡所能對抗,且要嚴防干擾。 這么浩大的天劫,神騎士卻還能這般鎮定,想不引人驚議都不行。 唯有葉凡知曉神騎士過去的不凡,實在是被壓制的太狠了,若非在地球修道,換任何一個地方的話其成就都早已驚世。 “這般強大的天劫若是闖過去,世上又將多一尊十分可怕的大圣。” 此時此刻,域外諸圣皆變色,而太古萬族也都悚然,神騎士的大劫太過非凡,竟有九日橫空這種異象伴生。 到了最后,第十日出現,讓他通體璀璨,宛如黃金鑄成,金色發絲飛舞。他像是要飛仙而去。 他手持龍槍,斜指南天,對抗這天地大劫,以身抗天威,沒有一點懼意。 “轟隆隆!” 像是在開天辟地一般,雷海滾滾,茫茫無際,混沌氣洶涌。正中央的神騎士至強至圣。睥睨天罰,眸子犀利而懾人。 十輪天日橫空,并排浮現。耀的人睜不開雙眼,這是一種大氣象,但凡渡劫出現異常景觀者莫不名動古今。強大無匹。 “這個人太可怕了,竟然可以壓制境界,自主選擇時間與地點,控制天劫的節奏,此時才在釋放。” 雷海無量無窮,轟落向須彌山,誰都明白,神騎士是要用天劫劈佛門,若是引發該教帝器一起渡劫。那將是一場災難性的后果。 葉凡、姬紫月、神蠶公主、老不死等早已得到神騎士暗中傳音,皆挾帝器退后,萬不敢沾染上分毫。 漫天雷海劈落,震的須彌山轟鳴,但是卻始終屹立不倒,紋絲不動。眾人見狀,震撼莫名。雖然知道佛門凈土不會攻破,但親眼目睹了這樣的天罰都不行,還是發毛。 這可是大圣劫,電芒這般無窮無量,卻毀不掉須彌山一草一木。實在駭人聽聞。 須彌山的有類似于欺天陣紋的東西,不然不止于此。 “轟隆!” 此時。須彌山的信仰之力突然逆天而上,席卷十方天宇,竟然一下子將雷海差點給燒了個干凈。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須彌山太強大了,沖出的是何等的符文,竟然吞食天劫。 汪洋般的信仰之力橫掃天罰,逆行而上。 更為恐怖的天劫降臨,劈向神騎士,砸向須彌山,沒有盡頭,如一片又一片的星河,越發的強大了。 這場大劫整整持續了兩個時辰,神騎士順利晉階,成為大圣,而且一下子就到了大圣兩層天,直接跨過了一層天這道檻。 可惜,任天劫無盡,難損須彌山分毫,通天巨山上像是都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眾人一聲嘆息,神騎士驚艷,但卻不可能真的靠渡劫來毀掉須彌山,即便是葉凡依靠他的人形閃電帝劫也不見得行。 須彌山銅墻鐵壁,一時間竟然無可奈何。 神騎士修復傷體,補充神能,最終血氣滔天,氣息強盛到了自己的極致。當這一切都完成后,他并沒有退走,而是請葉凡等人以帝器加持,進行守護,相助于他。 神騎士寶相莊嚴,盤坐虛空中,口中吟誦咒語,面對須彌山。 “他這是要做什么,難道還想依靠一己之力撼動佛門?”許多人不以為然,雖然域外諸圣都承認他足夠強大,但要毀須彌山,卻無異于蚍蜉撼樹。 然而,令人費解與感覺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須彌山上,一縷又一縷佛力化成光雨,沖向四面八方。 現場當即就有人驚咦了一聲,光雨落下,如沐春風,感受到了一種祥和之力。 “反哺!” 很快,眾人明白了神騎士在做什么,他竟然可以逆轉信仰之力,使之分解,化成光雨,灑落向四方,福澤眾生。 這是一個逆向的過程,須彌山凝聚信仰之力,而他竟然反其道而行,將其化開,普照十方。 “轟!” 須彌山內,老僧摩柯當即就坐不住了,直接轟出一記大圣拳,攻向神騎士,阻擋他這種詭異的法則。 “哧!” 葉凡一劍就削了出去,他就站在旁邊,守護著神騎士,怎么可能讓佛門大圣得手,劈開了那個巨大的光拳。 “這是壞須彌山根基,從根本上瓦解此地!”眾人看出了奧妙,全都震驚,這是何人,為何有這種手段。 許多人詫異,感覺不可思議,這絕對屬于佛門的禁忌手段,外人難以窺知,這個金發男子太不一般了。 葉凡自然知曉怎么回事,神騎士來自哪里?梵蒂岡,亦是一個凝聚信仰之力的神土,對此種奧秘絕不陌生。 神騎士修行不靠信仰之力,但是生于那種環境中,怎能不了解此種的禁忌秘密?此時自然有“逆反手段”。 神蠶公主、老不死、姬紫月等全都立其身畔,為他護法,且以帝兵加持。神秘而強大的霞光溢出,將其包圍。 帝器不僅可以攻伐,亦可以透出柔和之力,運用得到亦可以澤福他人。 提到古之大帝的強大,世人總會想到他們驚世的戰力,比如毀掉星河,重開天宇等,認為他們稍動一下就會讓大片的星辰隕落。 顯而易見是看問題過于極端。若是如此。古之大帝如何與家人、朋友相處,他們的法力自然也能體現在滋養萬物上。 一些人曾認為古之大帝太強,很難娶妻生子。這自然是看問題過于片面性了。 他們可讓枯木再生,可令落花重綻,可令垂垂老朽恢復青春。他們的力量不僅體現在至剛與殺伐上,還可以潤物細無聲,輕柔祥和。 神蠶公主、姬紫月皆在以帝器加持,流動出氤氳光霧,加持在神騎士的身上,助其運轉法力,消融須彌山的念力。 葉凡退后,他這把殺劍真的是很難控制,與其他帝兵相比太過特殊。殺氣過重,一個弄不好,滋養不到神騎士,倒可能將他劈成塵埃。 “轟隆隆!” 得帝器相助,神騎士的法則若汪洋一般浩蕩,快速沖向須彌山,僅與念力接觸的一瞬間而已就蒸騰起無窮光雨。灑落向四面八方。 “發生了什么?” 就在這一日,西漠各地,凡人中的男女老少全都一陣驚訝,光雨臨身,百病減弱。精神飽滿。 這是他們虔誠禮佛所貢獻出的念力,而今“反哺”。自然一瞬間有了一種不同的感受。 須彌山前,眾多修士都震驚,他們不少人也被光雨澆淋,通體舒泰到了極致,須彌山在“舍”,改變了過往“取”之勢。 唯有親臨現場才能明白這種逆轉多么的可怕,意味著什么,眾人全都被神騎士的手段所嘆服,竟能撬動須彌山念力。 “阿彌陀佛!”老僧摩柯口誦佛號。大孔雀明王則是神色冷漠,盯著這邊。 無窮的光雨飛起,在這一日西漠各地都如此,許多凡人百病皆消,身體強壯了很多,這是一種福澤眾生之舉。 須彌山的光暈一下子就削下去了一層,讓諸多金身羅漢、眾菩薩、古佛等全都震驚,露出憂色。 厲天、東方野等人自然喜出望外,這真是一種逆天手段,沒有想到神騎士竟這般了得,引發所有人關注。 然而,實在有些可惜,這種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后,神騎士便無法分解須彌山了,念力純凈,積淀在那里,比日月星辰都沉重。 “怎么了,不行了嗎?”葉凡問道。 神騎士嘆息,道:“阿彌陀佛是一個真正的大慈悲者,這種手段對他無用。” 眾人不解,聽他詳細解釋。 須彌山浩大,自古至今強盛無比,凡人頂禮膜拜,自然也有信奉菩薩、其他古佛的,有些佛門圣者只懂索取,而很容易將這種念力瓦解、反哺眾生。 然而,自古至今,阿彌陀佛留下的法則與念力種子都在自行運轉,有舍有取,眾生信奉他,送予念力,而他亦會滋養眾生,這是一個平衡。 而今,神騎士能破其他人的念力,但卻難動信奉阿彌陀佛而聚集來的念力的一絲一毫。 “這是大帝的法度與大氣魄。”葉凡嘆道,這顯然無解了,有去有舍,這種念力來的堂堂正正,神騎士縱知信仰力的奧秘,也動不了這種大慈悲力的分毫。 “怎么辦?”到了這一刻,眾人都沒轍了,攻不進去,亦不能再瓦解信仰力,須彌山固若金湯。 “看來只剩下一個辦法了。”葉凡說道,目光堅定,眺望整片西漠大地。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