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500 圍困須彌山

須彌山,壯闊無比,山峰聳入蒼茫宇宙中,流動氤氳霞霧,像是一座不朽的仙臺。 峰頂,廟宇座落,恢宏磅礴,瓦片流動著紫金光澤,像是金屬鑄成,神圣祥和的氣息的在彌漫。 大雷音寺前,古佛聳入高天,龐大的身影讓人要窒息,大帝的力量在彌漫,一種汪洋般的生命波動在洶涌。 諸圣都跪伏了下來,靈魂都在顫抖,面對這種波動,感覺像是螻蟻在仰望巨龍,深切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與微不足道。 “阿彌陀佛大帝!” 眾人全都呆住了,一個個泥塑木雕般,心中涌起了滔天駭浪,這太過驚人! 無量的佛光綻放,普照十方,每一縷氣機都驚悚世間,大佛宏偉,高也不知多少牙丈。 金身佛體的每一個毛孔都在流淌佛力,如瀑布般垂落,淹沒了須彌山,讓這個地方像是一片汪澤。 須彌凈土成為佛法的海洋,大慈大悲,大德大善,在這一刻浩蕩九重天,讓每一個人都忍不住要頂禮膜拜,由以圣者感受最深。 在蒼茫大地上,這是一個神跡! 眾人度過起初的戰戰兢兢,漸漸歸于祥和,有一種想要皈依佛門、從此足不出須彌、遠離塵世喧囂、就此伴青燈古佛的感覺。 一種慈悲,一重法理,就這樣彌漫而出,將要引人向善向佛,醍醐灌頂,欲讓人皈依三寶。 至神至圣的氣息震撼了八荒,在這一刻整片西漠億萬生靈全都驚醒,遙望須彌山,一起叩首。 諸圣震撼,眾雄虔誠跪倒。 境界高深的人恐懼,稍弱一些者則唯有仰慕、叩首。 誰也沒有想到,寧靜祥和的須彌山在今日會發生這么多大事件,沒一件都可以載入史冊中。 “這是真的嗎?”葉凡這一邊的幾件帝器早已并在一起,眾人在嚴肅的戒備,也唯有在這種帝兵的防御下他們才能不被這種氣氛所感染。 生猛如野人、邪氣如厲天也都發懵,一個勁的怪自己烏鴉嘴,說什么出現什么,這太也太不吉祥了。 大佛頭臉模糊,被混沌霧靄籠罩,看不太真切,但隱約間可見到與寺廟中供奉的阿彌陀佛神像差不多。 其他部位金身璀璨,每一寸體膚都是這般的恐怖,讓人懷疑他隨便一動就會掙破宇宙,讓一片星域崩潰。 這是一種無以倫比的氣勢,壓的萬古諸天都在隆隆而鳴! 逆轉了時間長河,有一種大道經文響起,轟鳴震耳,遠古的佛陀在講道,授法天下,傳道古今不息。 這是大帝的執念嗎,還是說他真的未死?此刻不要說他人,就是葉凡、神蠶公主都沒底了,這種變故根本無法預料。 帝器、陣紋、信仰之力都考慮了,但是誰能想到還有一尊大帝! “真是不祥,我早上聽著一群烏鴉呱呱叫,沒有想到叫出一個死和尚。”龍馬暗自哨咕,到了現在還死鴨子嘴硬。 葉凡等人默然,一動不動,是退是防選擇真的不多了,若為帝根本走不了。遠處諸圣悚然,心中惶恐,不知如何是好,許多人都跪伏。眾生虔誠,以頭磕在地上,愿此生長跪不起。 這個場面是很怪異,有祥和佛力流轉,罐璨光芒綻放,須彌山如同神化了,像是要一齊飛升至仙界去,瑞霞一道道射出。 然而,等了很長時間,大佛都不動,依然聳立在那里,釋放瀚海般的生命波動,以慈悲普度世間。 “咦,不對!” “他像是一座雕像,沒有任何反應。” 十三大寇中的老不死、神蠶公主等全都凝神,釋放本源氣機,像是感應到了什么。 葉凡睜開源天目,亦在察看。而神蠶道人向嘴里灌了一口酒,也微瞇起眼睛,盯著須彌山的佛陀看個不待。 “金身法相,剎那烙印在須彌山的虛影,并不是真身!” 最終,他們得出這樣一致的結論,這并非真正的阿彌陀佛大帝,他坐化三十幾萬年了,不可能于這個年代顯化。 當弄清楚這一切后,每一個人都長出了一口氣,剛才實在懵了,那不符合常理,沒有人可以活這般久遠。 即便是佛門大帝掌握有各種長生術,以另類的手段抗爭歲月,也不可能這般顯化而出。 一切的源頭自然是那顆舍利子,它璀璨晶瑩,那是佛陀坐化后所遺留的圣物,為佛門的至寶仙珍。 最后,大佛終于消失,化成漫天的光雨灑落下來,沒入須彌山,回歸那顆碩大的舍利子內。 它五光十色,晶瑩剔透,像是一顆仙鉆刻成的心臟,內部有一尊模糊的佛身,神秘莫側。 葉凡等人面面相覷,雖然確定是虛影了,但也一致認為這舍利子了不得! 大雷音寺前流光溢霞,生之氣息彌漫,大孔雀王的頭顱在發光,陣陣道音伴隨骨骼生長,血肉亦在律動,她重組真身。 若是其他人,不要說是大圣,就是準帝被帝器掃中也必死無疑,不可能活下來,而她借助舍利子卻并不受損。 這個時候她元氣不傷,本源不減,直接復生,并且血氣充足,法身格外強大,有一種屹立在巔峰的無敵大勢。 眾人如夢方醒,剛才跪拜下去的人也都站起了。 一聲虛弱的顫音響起,在那舍利子中又飛出一個元神,光澤暗淡,是老僧摩柯,連他竟然也活了下來。 眾人想起,最后的時刻他以此舍利子護在了眉心前,轉移了神魂,藉此逃過了一劫。 “佛陀涅盤,舍利子代表了生的希望,有涅盤之力,故此他們都避過了帝器殺劫。”十三大寇中的老瞎子嘆道。 “還攻不攻?”龍馬問道,剛才雖然死鴨子嘴硬,那也是被逼的,反正都那樣了,也沒有辦法,但是心中卻陣陣發毛,至今想來還有一點后怕。 “圍困!”葉凡道,在場的重要人物分頭行動,排列開來,各自手持帝器對準了須彌山。 四五件古之大帝的兵器齊現,在這里浩蕩了出驚天動地的威壓,不過葉凡卻沒有讓人轟擊,因為彼此現在都是極為忌憚。 “我再問一次,是否放我弟子歸來?”其音隆隆而動,響徹云霄,震的附近許多圣者一陣搖動,忍不住駭然。 圣體金色血氣滾滾,氣貫霄漢,眸子中的光束冰冷的如同刀鋒一般,讓人膽寒。 “他是我佛界有一果,不能流落在外!”大孔雀明王意志堅定,根本就沒有一絲動搖。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老僧摩柯元神還是遭創了,不修養個數十上百年難以恢復到巔峰,他亦表明了態度。 “那并非阿彌陀佛的道,你們當年不是將那個大魔趕下山了嗎,而今為何又將這種傳承者擄來?”姬紫月開口。 “這朵花于過去綻放,于現在綻放,于未來也要綻放,這一種佛門的果,與你們無關。”摩柯說道。 大寇都是性情中人,有人喝道:“我只知他是葉凡的弟子,而今卻被你們強行鎮龘壓在須彌山,度化為仆奴,這是什么道理?退一萬步講,你們已經得到那些傳承,為何還不放他下山!” “這種法不容他帶下山,終生都只能被止步于古剎門前!”老僧毫不退讓。 “真的不放?!”葉凡的聲音冰寒了下來,神色冷酷。 “皈依佛門,化去他的劣根,度盡紅塵氣,他自此超然世上,這是一場大功德。施主請回吧,莫要逆天行事,我佛慈悲,只度有緣人。”摩柯經歷剛才一劫,反而神色淡然了下來,這些話語著實激的許多人龘大怒。 “殺!”葉凡只有這樣一個字,佛講慈悲,他講殺伐,在須彌山前果斷選擇出手。 即便知道佛門水深,但也無懼,不打出個天崩地裂來,什么條件都沒法談。 葉凡揮動殺劍,向著須彌山劈去,動用極道的力量鎮龘壓。 同一時間,虛空帝鏡發光,晶瑩剔透的鏡面照射出了蓋世神芒,橫掃須彌,震的霧靄崩潰,信仰之力沸騰。 另一邊,神蠶公主、老不死等也分別催動九色仙衣還有吞天魔罐展開了凌厲的攻伐,大舉進攻須彌山。 然而,須彌山上并不簡單,古之大帝的法陣復蘇,震撼萬古,整座山體密密麻麻,紋路熾盛炫目,徹底封山。 而且信仰之力在凝聚成形,化成了一尊巨大的古佛,巍然矗立在那里,宏大無比,俯視蒼生萬物。 這兩者一疊加防御力竟然大的驚人,宛若真的有一座古帝復蘇而在守護此地! “是阿彌陀佛的念力種子嗎?!”神蠶道人睜開醉眸,射出犀利的芒,扔下酒葫蘆,一眨不眨的盯著。 這尊大佛出現的很詭異,絕世強大,像是一尊帝影與大陣凝練在了一起,恐怖滔天。 姬紫月輕嘆,他們曾見識過靈寶天尊的陣圖與四柄殺劍相結合的威力,而今此地竟然有異曲同工之妙,降魔杵沉浮,加入了進去,亦凝練在了一起,恐怖絕倫。 而這個時候,大雷音寺整體發光,那枚舍利子灑落出陣陣光雨,竟也有融入陣中的趨勢。 短時間難以攻下須彌山,這個地方固若金湯,有佛陀烙印在流轉! 不久后,眾人停止了攻伐,催動帝兵消耗很大,不能無限制的進行,他們決定圍困須彌山,封鎖這里,將它與外界隔絕。 大孔雀明王與摩柯攻不出來,守山有余,攻擊不足,前面已經有了血的教訓。 “我來!”神騎士上前,直接登臨須彌山前,通體剎那間光芒萬丈,爆發出了恐怖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