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94 八部眾

須彌山濺血,多少年了,此地神圣無暇,從不染血,而今日卻發生了這種事情,對于佛門來說不可想象。 誰都沒有想到葉凡這般干脆,直接拔劍,劈殺了那個年輕僧人,讓其化成血泥,橫死須彌山上。 這絕對是天大的禍事,自古至今誰敢如此?即便有爭斗,也沒有人敢在須彌山上這樣肆無忌憚的戮佛! “阿彌陀佛……”半山腰的中年僧人口誦佛號,滿臉悲苦之色,他在念往生經進行超度,片刻后驀地抬頭,眸子中射出兩道迫人的光芒,喝道:“佛門清凈之地,豈容你們這些大魔干擾。” “嗡隆隆” 天地劇烈震動,像是有無窮的閃電共鳴,須彌山上發出無量光,信仰之力像是汪洋一般席卷,足有成千上萬道銀色瀑布垂落,這是念力的海洋。 信仰力如海又如刀,洶涌澎湃,光輝十萬丈,神圣而磅礴,滔天而下,向前打來。 “還怕你們不成!”東方野長嘯,滿頭亂糟糟的濃密長發飛舞,將手中的狼牙大棒舉起,向前劈砸而去。 這件兵器曾損毀過,不過而今已經補好,是一件大圣器,威力十足,剛猛霸氣,像是一根撐天支柱倒了下來,隆隆作響,砸的混沌都翻涌了起來。 轟! 一聲劇震,前方的信仰力海洋受阻,被擋住了去路,而狼牙大棒的無上威能向前推進十幾里卻也被化開了。 最后一聲巨響,萬丈雷霆炸開,天崩地裂,野人后退了幾大步,而洶涌過來的無窮信仰之力也都消失了。 眾人倒吸冷氣,這就是須彌山,幾乎不可攻破。 要知道野人可是圣人王,催動的是大圣器,但是卻被一個中年和尚引動的信仰力全部阻擋在外。不能攻進。 可以想象此地的大恐怖。 若是換成須彌山的首領,或者是山頂大雷音寺中走出的蓋世老僧催動,那將會是怎樣一種可怕的局面?! 佛門深不可測,一切倚仗這須彌山中。 “何人闖我佛門凈土。我寺雖慈悲,但也容不得世間大魔攪鬧。”巨大的山體高也不知道多少萬丈,龐大懾人,上方傳來喝吼。 佛門強者現身,這一次接連出現數十尊羅漢,每一個都成就了金身,腦后佛光成環。各個寶相莊嚴。 居中的是一尊老僧,身披袈裟,上面有日月星辰在抖動,他眉毛雪白,滿臉褶皺,帶著一種威嚴,漠然的看向下方。 “和尚,不要明知故問。將花花放出來,不然本座馬踏須彌山!”厲天喝道。 這些話語一出,老僧身后的數十尊羅漢都不能平靜了。多少年來,誰敢這樣說話,當須彌山是什么地方了?! “那個孩子與我佛門有緣,引他入門,退出紅塵,是一場大造化。”老僧平淡的說道。 “反了你們,睜著眼睛說瞎話,度人弟子,圖謀神通,卑劣無恥。卻還能說的如此冠冕堂皇,你們是佛還是魔?!”厲天一聲喝斥,張口一吐,一個晶瑩剔透的火爐飛出,剎那放大。 頓時間,南明離火滔滔。朱雀神火沸騰,三昧真火滾滾,五行精火席卷,這是一片火云,是一片熾盛的汪洋,鋪天蓋地而下。 神女爐撕裂天地,放大到了巨山般,通體晶瑩,綻放瑞彩,壓落下去,帶著無盡的火焰沖擊,想攻破須彌山。, “佛門有好生之德,但爾等為魔,攪亂世間,卻也不得不動刀兵來鎮壓。”老僧說道。他一聲輕叱,背后的數十羅漢全都動了起來,各個發出無量佛光,牽引無窮的信仰之力對抗神女爐。 這是一場大碰撞,神女爐很強大,但是最終卻被擊飛了回來,攻不進去。 須彌山太神圣了,宛若一件浩大的帝器,有這么多信仰力加持,萬法不侵,且對外界來說有無盡的壓迫力。 “和尚,你真的不放我的弟子嗎?”葉凡露出冷笑道,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殺機畢露。 “此生他注定是我佛門弟子,與你已經斷卻了師徒緣。”老僧說道,盯著葉凡背后的那口暗紅色的殺劍,非常忌憚。 “那就別怪我大開殺戒了!”葉凡冷喝,道理講不通,那就只能血戰,殺上須彌山。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戾氣太重,需修心養心,且當懂得放下。”老僧勸說道,一副慈悲相。 “放下?放你媽個屁!”龍馬嗷嘮一嗓子,像是一個霹靂炸響,震的所有人耳朵發麻,補充道:“虛偽透頂。” 那須彌山上的老僧神色一滯,數十尊羅漢更是有點發呆,這是什么人?太過粗俗了,咆哮須彌山,說出這等惡語。 “若能夠以殺止戈,讓世間安平,老僧愿做罪人,即便手上染血也在所不辭。阿彌陀佛,在此此先向佛祖告罪。”老和尚佛號不斷。 而后他抬起頭來,口誦咒語,整座須彌山都不一樣了,銀白圣光開始向金色轉變,念力洶涌澎湃,浩瀚莫測。 有一股莫大的威壓彌漫而出,像是一尊大帝在覺醒,竟然隱約間對準了葉凡,抵住了他手中的暗紅色殺劍。 須彌山強大無匹,這種念力波動竟然有一縷縷帝氣交融,恐怖滔天,想要定住靈寶天尊的殺劍。 而且,一個虛門在山體上出現,像是連接著另外一個世界,傳來陣陣嘶吼聲,似乎有一群洪荒兇獸將要出閘,鋪蕩出驚世的氣息。 “八部眾出世,護衛佛門,鎮壓妖魔!”老僧喝道。 須彌山上出現一個黑色的大洞,自里面沖出一隊又一隊強者,全都具有異相,絕不是人類,有大蟒蛇、有夜叉、有修羅、有金翅鳥神……個個氣息恐怖,神秘莫測! “八部天龍!”齊羅變色,上一次他們就曾見過,吃了不小的虧。 這些便是夜叉、乾達婆、阿修羅,迦樓羅等八部天龍眾。都是神秘而強大的種族,歸順佛門后成為了護法者。 “佛門果真不是善茬兒,這些都應該都是罕見的古族強者,卻被他們度化成了教眾。淪為了打手。” 誰言佛門出世,這些都是強者,聚在一起,成為了一股顛覆性的力量,關鍵時刻出手可以橫掃一域。 葉凡早已是劍在手,遙指須彌山,可是那里像是真的有一尊古帝在覺醒。釋放出一股無以倫比的磅礴力量,抵住了他。 須彌山上,八部眾很主動,一個個煞氣滔天,宛若洪水滾滾,撲下山來,個個強大的讓人吃驚。 “全都是圣者,一部眾就有很多人。八部眾得是多么強大的一股戰力?!”葉瞳變色。 一聲長嘯傳來,葉凡身邊的古金鵬振翅,金羽耀眼。它展翅沖天,撲殺向當中的金翅鳥神部眾,展開了凌厲的絕殺。 轟隆! 它雙翅橫擊,狀若握拳,上去就擊殺了數頭金鳥,鮮血淋淋,亂羽紛飛。 “這似乎是一種拳法,威力這般巨大!”燕一夕輕語,后方眾人看的動容。 大鵬王拳! 這是古金鵬觀葉凡創天帝拳時有感,立于他肩頭上。同在菩提樹下悟出的神通,此時展現了出來,所向披靡。 “噗”、“噗”…… 鮮血飛濺,神羽凌亂,金翅大鵬展動王拳,將一干鳥神全部擊殺。干凈而利落。 眾人吃驚,而須彌山上的老僧還有一干羅漢也都變色,這只古金鵬達到了天王境,快要成為大圣了,且這種神通秘術太強了! 須彌山上傳來嘶吼,那道虛門再次沖出許多金色鳥神,將八部眾補齊,這讓葉瞳等人都吃了一驚。 “這些都不是真身,不是原始的八部眾,而是須彌山的念力化成的。”神蠶公主說道。 “兄弟們等什么,隨我一起時上,斬掉八部眾,讓他們再也不能出現。”龍馬大喝道。 它取出一塊古碑,上面刻有天兵二字,與九尾鱷龍、黃金獅子、黑熊圣者等共十尊圣王一起催動,剎那間讓這里狂風大作,煞氣鋪天蓋地,到處都是人影,喊殺震天宇。 十萬天兵憑空出現,像是一片又一片烏云般向前殺去,經過這么多年的磨合,龍馬他們真正可以發揮天兵古碑的部分神威了。 這十萬天兵與那八部眾大軍,可以說有異曲同工之妙,殺之不盡,無窮無量,震撼人間。 刀光劍影,血雨紛飛,戰鼓如雷,法寶漫天,這個地方一片大亂,喊殺震耳欲聾,幾乎要將乾坤打翻過來了。 殺到最后,八部眾暗淡,十萬天兵也慢慢消退,重歸石碑中,這里恢復清寧。 分明看到了血在飛濺,殺氣在縱橫,結果所有這一切都消失了。 “阿彌陀佛,施主你執念太甚,須知苦海無邊回頭是岸。”老僧苦口婆心,一臉的悲苦之色。 “放我弟子歸來。”葉凡平靜的說道。 “你們師徒緣分已盡,人生需懂得放下,就此轉身離去吧。”老僧雙手合什說道,盯著葉凡手中的暗紅色長劍,極為忌憚。 “鳥和尚你給我閉嘴!”龍馬斥道,它聽著對方滿口慈悲,這般虛假,總是忍不住想破口大罵,沒什么道理可講。 “這就是你所說的此地僅剩下了佛與理嗎?”葉凡冷哂,評價道:“空空如寂!” 在這一刻,他開始邁步,盯著須彌山的無量佛光,頂著莫大的壓力前進,手持暗紅色仙劍,遙指老僧,準備動手。 “以殺止戈,非我所想,罪過罪過,阿彌陀佛。大魔相逼,老衲不得不開殺戒了,請佛祖恕罪。”老僧吟誦咒語。 轟隆一聲,在其背后出現無量佛光,他一聲大吼,地動山搖,整座須彌山似乎都復蘇了,要以舉教之力鎮壓葉凡。。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