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493 須彌山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須彌山,一個大氣磅礴的名字,是佛門至高仙地,關于它有著太多的傳說,于世間留下了無盡的謎。 這座最古仙山,不光是在北斗星域出名,就是在其他古星域也都有無窮的傳說,代表了佛教的根本,意義重大。 而今葉凡帶領大軍趕來,真正面對須彌山,看清了它的真容,心中震撼。 須彌山太大了,高聳蒼穹中,巍峨浩瀚,可以捅破天,可以填滿海洋,橫亙古今,萬世不朽。 站在它的面前,讓人深感自身的渺小,像是螻蟻在仰望星河,不成比例,深切感受到自己的微弱。 “相傳,須彌山高八萬四千由旬。”東方野拎著大棒子呲牙說道,野人感覺像是蚍蜉在面朝參天巨樹。 一由旬約一萬三千米,這樣算下來,須彌山的海拔簡直就是一個天文數字,當然其高度肯定被是被人夸張了。 此山的宏偉壯闊可見一斑,堪稱北斗星域之最,再也沒有比其磅礴的古山了,茫茫無邊,雄偉浩大。 須彌山只是主山,在其周圍還有數座山,同樣很壯麗,有銀瀑垂落,有禪唱不絕于耳,將中央須彌襯托的更加宏大。 山腳下有水澤環繞,遠望不覺的什么,當到了近前,卻讓人吃驚,這片水域廣袤,很像是一片海。 “想必這就是七寶池了。”李黑水道。 佛經有記載,極樂國土內有七寶池,這個池是天然而非人造,故名七寶池,又稱八功德池,因為池內充滿八功德水。 水質晶瑩透亮,又名為為八味水,或者八定水,有八種殊勝,即:澄凈、清冷、甘美、輕軟、潤澤、安和、除饑渴、長養諸根。 八功德水很珍貴。朝圣的佛徒無不渴望,飲下它有種種妙處,可遠離污濁,純化軀體,清凈心靈,增長養育六根,遠離病苦。 欲上須彌,必先渡海。橫過這八功德海。 龍馬叫道:“都給他喝光。看他怎么彰顯尊貴與稀珍。” 說到這里,它張開大口,準備全部納進肚中。且祭出了法器,要用以收水。 然而,八功德海發出無量佛光。陣陣佛音震耳,頓時擋住了他的法術,一滴水都沒有汲取過來。 誰都知道,須彌山不好攻打,但是沒有想到光山腳下的水都這般的不凡,像是一道雄關,橫亙在眼前。 主山,矗立在清亮透徹的海中央,巍峨龐大。壯闊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若隱若無間,可見到一些宏偉的寺廟坐落山上。 至于大雷音寺那是看不到的,位于山頂,距離地面八萬四千由旬,即便擁有天眼,也看不見。被山體所擋。 “太浩瀚了,我感覺到了汪洋一般的力量在山上流轉,我想即便沒有任何防御法陣,光讓我這樣打,都不一定能穿透佛力。”燕一夕白衣獵獵。忍不住嘆道。 整座山體都在發光,祥和而純凈的念力繚繞。且有大片的光蒸騰起,這已不是凡土,如仙家舊地。 一層又一層銀輝蒸騰,更有淡金色光華流淌,這是最為純粹的信仰之力,加持在山體上,濃的化不開。 這種力量浩瀚的讓人心神皆顫,根本不能計量,整座山體早已神化,一草一木都有了佛性,被光輝滋潤了個透徹。 這是數十萬年來,全宇宙佛徒的念力匯聚而成,歷經漫長歲月的積淀,才有了而今這等不可思議的景象。 在宇宙深處,很多生命古地都有阿彌陀佛的道統,無盡信仰跨越虛空,不受距離影響,最終全部流淌向了須彌山。 彼岸的神域,比之須彌山就如同是小巫見大巫,差的太遠了,這才是真正信仰之力化成的神海! 此時,層層光輝波浪浩蕩,彌漫了整座古山,顯得莊嚴而神圣,震撼人心。 “當……” 大鐘悠悠,長鳴震天,自須彌山上一座古寺中傳出,若一部經文入耳,振聾發聵,讓人警醒。 “好大的架子,須彌山的和尚是在警告我們嗎?”神蠶公主冷笑道,對佛門似乎成見甚深。 這也難怪,斗戰勝佛本是其夫君,入了佛門,再也不回頭,此中種種,外界眾說紛紜,最離譜與可怕的就是,說斗戰勝佛可能迷失了,失去了真我。 “阿彌陀佛,諸位施主興師動眾,所為何來,佛門凈土,受不得這種刀光劍影。”一個老僧出現,站在須彌山下,口誦佛號。 對此,葉凡直接取出一張寶弓,這是在人族古路上煉制的法器,抽取一根圣骨箭,搭在弓弦上,直接拉開,狀若滿月,射了出去。 這是一道可怕的光束,蘊含了葉凡的神道力量,伴隨著電閃雷鳴,狂風大作,直接沖向須彌山腳下的老僧。 轟隆隆! 天崩地裂一般,一桿圣骨箭直接撕裂了天地,像是可以摧毀一切阻擋,讓前方虛空破碎。 老僧變色,大袖一甩,須彌山上垂落下茫茫信仰之力,化成瀑布,直接砸在了圣骨箭上,啵的一聲炸碎了,成為齏粉。 眾人變色,葉凡的力量何其強大,所射出的一箭足以能威脅到初階大圣,可是卻直接被信仰之力毀掉了。 這個地方過于恐怖,這無窮的念力比海洋還浩瀚,比星空還雄厚,無以倫比! “施主你這是何意,在佛門凈土動武,箭射老衲,有些過了。”老僧說道。 葉凡冷聲道:“我的射的是你的虛妄。佛講真性,而你明知我所為何來,卻還談什么刀光劍影,反問我等,我幫你斬去雜念。” “阿彌陀佛。”老僧口誦佛號,連呼罪過。 “賊禿少在那里念經,交出我大侄子來,不然橫掃了你們須彌山。”東方野大喝道,他光著上半身,精壯的古銅色軀體肌肉如虬龍盤繞,閃動光澤,他揚起了狼牙大棒。 “貧僧知錯,犯了嗔念,自行解身。”老僧說道。 啵的一聲輕響。他的身體碎掉了,化成了點點煙霞,最終融入須彌山。 眾人一怔,而后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只是一道虛念而已,屬于須彌山念力滋生出的一道影子,并非什么真身古佛。 這須彌山是無窮佛徒的念力匯聚而成,當真是深不可測。 “當……”大鐘悠悠。音波傳達數以萬里。滌蕩人的靈魂。 在那須彌山的半山腰上,一片霧靄散去,露出一座古廟。這顯然不是大雷音寺,而只是佛門中非常重要的一座。 一個中年僧人立在廟門前,雙手合十。口誦佛號,道:“諸位施主請回吧,此地只有僧徒與佛,并無各位要要找的人。” “出家人不打誑語,你為佛門弟子,卻信口雌黃,花花就在這山上,為何說沒有?”葉瞳喝道。 他英姿勃發,體內有驕陽綻放。通體每一寸血肉都在發光,這樣大聲質問,氣勢驚人,像是一個天神下界。 “過往虛名皆成煙,這里只有佛與理。”中年僧人說道。 眾人已經看出,這是一個真實的人,有血有肉。并非純凈的念力化生。 “少說廢話,交出花花,度人為奴,此地也稱得上只有上佛與理?”厲天冷笑道。 “佛門凈土,并無花花。施主請回吧。”中年僧人一臉的平和。 “既然如此,我等便攻破山門。自己上去尋找!”龍馬厲喝。 “阿彌陀佛,此乃出家人清修之地,諸位修得無禮,請遠行而去。”中間僧人雙手合什道。 葉凡開口,道:“佛說,眾生平等,人人皆有佛性,都可成佛。我等與你有什么區別嗎?自可登臨須彌山,還不快讓開道路。” 中年僧人神色一滯,道:“諸位分明都是大魔,皆帶著殺意而來,迷失了真性,怎能讓你們入內。” “笑話,究竟誰才是大魔?鎮壓我師弟,化為奴仆,我等上門來營救,卻被你定義為魔,我看是你自己走火入魔了!”葉瞳斥道。 就在這時,須彌山峰上一個年輕的僧人向下走來,身穿月白僧袍,看起來超塵脫俗,道:“施主,你錯了,佛度眾生,講究的是一個慈悲,而今度那有緣人進佛門,是他的造化,怎能稱之為鎮壓?” “佛陀度化的是人間大疾苦,化盡厄困。而你們化的卻是人,鎮壓為奴,前后境界差的太大了,貪、嗔、妄等占了個齊全!” 阿彌陀佛立教,開創佛門,信徒遍地,收集信仰之力,這是一種大度化,不過卻不是壓人本意志,而是相互取舍。 他在度一個大世,普度眾生,得信仰之力,但卻也讓信徒精神飽滿,身輕體健,雙向互惠。 而今針對花花這種度化,與本經相悖,早已是面目全非,完全是粗暴的鎮壓、洗滌元神,讓其失去自我。 “若以度化止戈,卻也無妨。可花花并無惡,與你們何干?卻被粗暴鎮壓,今日若要有個說法,不然就掀翻這須彌山。”天之村的人喝道,狀若獅子吼。 “各位施主執念太深,曲解佛意,何苦來,空空如寂,莫要著相。”年輕的僧人說道。 顯然,他的地位不一般,且法力很強,帶著一種從容與自信。 “鏘” 突然,一直沉默的葉凡動了,拔出一口暗紅色的仙劍,直接劈了過去,仙光掃射數十里,噗嗤的一聲劃中此人,將其頭顱斬落。 須彌山很強,有無窮信仰之力流淌,可是卻對這帝器的突然一擊,卻也不能全部防到。 “空空如寂,何苦來。”葉凡淡然說道。 “噗” 年輕的僧人頭顱化成血泥,身體瓦解,徹底滅亡,充滿了不甘。 “該說的都說了,分明是覬覦我弟子的佛門神通,卻不斷妄語,不若助你四大皆空。”葉凡話語一頓,繼續道:“我亦有度化人間大疾苦之法,欲在西漠立教,普度眾生,自須彌山開始。” 下載本書最新的電子書請點擊: 本書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