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87 遇故

跟我讀文學樓記住哦! 火脈一塊一塊塌陷、炸開,烏巢四分五裂,此地的金烏全滅,未能逃走一只。 遠處有很多人,但是此時的天地間卻一片寂靜,鴉雀無聲,他們親眼目睹了這一戰,心中驚懼。 血霧繚繞,瑩白的骨塊觸目驚心,預示了金烏一族損失慘重,降臨北斗的這部分人近乎全滅。 寂靜無聲,沒有一個人開口,被葉凡這種威勢所懾,全都站在遠處,不敢臨近。 葉凡轉身,大步遠行而去,消失在地平線上,龍馬、金翅大鵬等追隨,隨同他離開了這片天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個地方才沸騰,一片嘈雜! 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般,飛快傳向四面八方,震動五塊大陸,東荒、中州、南嶺等地全都嘩然。 葉凡回來了! 這則消息迅速傳開,他先在天外出手,緊接著又來到北域大開殺戒,時間間隔短暫,當一切完成后才真正傳出去。 平地起驚雷,晴空現閃電! 毫無疑問,消息太震撼了,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此前只是小范圍內傳播,而今中州、南嶺、東荒刮起一股颶風。 一百多年過去了,葉凡居然又出現了,許多人都有些發懵,走上古路還能回來?古來罕見。 他到底多么強大了,一個人一拳粉碎了金烏一族,一聲道喝就格殺了金烏老圣王,實在是駭人聽聞。 葉凡歸來的消息,成為一股風暴,剎那席卷大地,震撼了每一個人的心。 一百多年過去了,凡人已經更迭了一兩世,但昔日的修士還在,無論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全都心驚。 這則消息成為了一股狂瀾。通過域門第一時間傳遍了各地,但凡有修士的地方都知曉了,天下嘩然。 “世上絕大多數人都逝去了……”葉凡一聲輕嘆,走在東荒這片熟悉的大地上,時間更迭,與葉凡那一代的凡人不可能活著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凡心該斬掉了。”黑熊圣者說道。 “心哪里分什么凡與超脫,都是人心。”葉凡眺望大地。山河依舊,可是一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他的歸來,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引發五域轟動,天下喧嘩,一片議論紛紛,人們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人族圣體已經可以比肩大圣了嗎?太過驚人,這才一百多年而已! 葉凡沒有隱去行蹤,徒步行走于大地上。他遙望太初古需,遠眺瑤池,不過都沒有去。而今沒有時間。 而后,他出現在中域,帶領十二圣者,以一雙腳行走,任一些修士震驚,在遠處圍觀,暗中指點。 天之村在域外,他根本找不到,唯有主動現于世間。讓故人得悉他的消息,才能相見,尋他而來。 瑤池、姜家、風族、大衍、萬初等諸多圣地全都知曉了,各大首腦莫不震撼。 而當年與葉凡的同代人則是呆呆發愣,一個超然的至尊崛起了嗎?與他們這一代人拉開了距離。一道天塹橫亙,難以逾越。 “他應該會來我們瑤池走上一趟,依依、神胎都是他所放心不下的,只是他目前沒有時間而已。” “我風族與他有過一段往事,他會出現嗎?” …… 葉凡出現在每一個地方。都會駐足很長時間,走的很慢,他怕腳程太快,與故人錯過。 幽月城,位于東荒中部地帶,是中域十大古城之一,葉凡漫步當中,古街道依舊,與過去相比沒有什么變化,只是人早已換了。 在葉凡進城的剎那,整條大街都安靜了下來,龍馬、黃金獅子、青鸞等十一位圣者在后跟隨,全都生具異相,引人側目。 “神子……真的是你嗎?”遠處,一個怯怯的聲音傳來。 “小雀兒。”葉凡盯著某一處虛空,那里頓時裂開了,一個臟兮兮的少女出現,穿著很不講究,唯有一雙大眼睛清亮,露出激動的光芒。 這是天之村的天之驕女,根骨超凡,被齊羅悉心培養,被認為是未來的殺界大尊,力敵諸多王體不在話下。 顯然,小雀兒近來過的不是很好,不然不會這般不講究,將自己打扮成這個樣子,少女哪有不愛美的? “是我。”葉凡沒有想到小雀兒第一個出現。 昔日種種,歷歷在目,渀佛就發生在昨日,那個時候的小雀兒才兩歲,步履蹣跚,憨態可掬,叼著奶嘴哼哼唧唧的迎著朝霞練功。 “你……不是假冒的?”小雀兒身為天庭傳人,主修殺手寶經,自然可以感知一切,只是因激動才這樣問。 她快速沖來,眼中帶著淚水,像是委屈的孩子見到了最親近的人,忍不住想哭。 “不要哭,沒什么大不了,受過的委屈我幫你出氣。”葉凡的情緒波動也很劇烈,不曾想這么快就見到了自己人。 “神子,黑皇丟了,葉瞳被人追殺的生死不知,花花也被人度走了,齊羅祖爺爺被人打成了重傷,銀血雙皇被古族逼迫,要他們認祖……”小雀兒帶著哭腔,很是激動,像是有說不完的委屈。 在幽月城重逢,不僅是小雀兒激動,葉凡也是心緒澎湃,眼睛發酸。 小雀兒不知道怎么回天之村了,因為遠在域外星河中,黑皇把自己弄丟了,自然更是拋下了他們,導致他們有家不能歸,尋不到地方。 “它一如既往的不靠譜!”這是葉凡的評價,結果讓小雀兒破涕為笑,忍俊不禁。 這只狗的確不靠譜,坑人到最后,總算是將自己也給坑了,研究法陣,把自己傳送到了星空的另一岸,找不到回路了。 小雀兒天資超凡,雖為走上星空古路去磨礪,但而今在圣人絕巔境,加之修有天庭的殺生大術,成為了這片天地間最出色的殺圣。 她曾重創過一位金烏老圣王,差點成功斃掉。也曾去過西漠營救花花,但終究是不能上須彌山,自己反而險些被擒。 “李黑水與東方野兩位叔叔差一點就被佛門度化,燕一夕與厲天更是被一群羅漢、古佛擊傷,差點丟掉性命。”小雀兒講述了在西漠的遭遇,恨的牙根都癢癢。 故人未曾殞落,都還活著,這便是最好的消息了。只要人還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聽到最后,葉凡稍微放下心來,別人都沒有大問題,只是葉瞳與花花出事了,而他最為擔心的還是葉瞳。 “當日,我與他并肩血戰,殺了很多金烏,但終究是戰不過那四尊老圣王,只能分頭遁走。”小雀兒說道。最后一次并肩作戰時,他們都遭受了重傷。 “葉瞳可能被姜婷救走了。”小雀兒推測道。 “小婷婷,難道帶進姜家了嗎?”葉凡一怔。 “沒有。未曾回姜家。”小雀兒搖頭。 葉凡心中一動,霍的抬頭,仰望太陽星,難道去了那里? “不要焦急,沒什么大不了的事,這一切都算不得什么。”葉凡安慰小雀兒,他有這種底氣,可以解決所有麻煩。 “這些都是圣人王境界的強者?”小雀兒抹去眼淚,看向金翅大鵬等。非常的吃驚。 葉凡點了點頭,其他人圣者也對她露出友善的笑,當然龍馬是故人,別有一番重逢后的喜悅。 “走,我們去太陽星。”這一次。葉凡裹帶著小雀兒與古金鵬等,甩開了其他所有人,直入太陽星中。 這里溫度熾熱,宛若一條條火凰飛舞,焚盡萬物。一般的圣人都難以接近核心。 葉凡等人長驅直入,最終來到一座古殿前,相隔還有一段距離時就感應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機。 “金烏!”小雀兒露出駭然之色,這種氣機比圣王還要恐怖。 石頭巨殿散發圣潔光輝,恍若一輪神日,這是一座朝拜太陽神祇的古廟,據傳與太陽圣皇有關。 殿中有一個傳送陣,一個老金烏盤坐在那里,靜靜守候著,氣息恐怖,渾身被太陽火精繚繞,像是一尊古神般。 葉凡自然知道,傳送陣通向太陽星內最神秘之地,混沌與火精纏繞,外人難以靠近,那里是段德的沉眠地,布下了絕世法陣,為帝級殘紋,更是有吞天魔蓋守護,連人魔最后都駐足了,沒能接近! 這老金烏發現了此地,肯定是不能接近段德,只能干守在這里。 “什么人?”老金烏刷的睜開了眼睛,冷冷的掃向葉凡,血氣澎湃,宛若一片汪洋。 “我的弟子在里面嗎,你將他堵在了此地?”葉凡不答反問。 “是你,昔日的人族圣體嗎,竟然回來了,來的正好。”老金烏名為金煜,是該族的老祖宗之一,身為大圣,法力滔天,雖為見過葉凡,但是卻看到其雕像等。 金煜直接發難,此時他為一個金發老道人,一直手探出,化成巨爪,抓向葉凡等所有人。 “砰” 葉凡一拳砸來,與他金色爪子撞在一起,頓時間電閃雷鳴,風雷大作,甚是恐怖,太陽星都在搖動。 “你……”金烏大圣長身而起,其右手上滿是血跡,差點被葉凡的拳頭震爛而碎掉。 這讓他震驚,身為大圣,竟然在一位圣王境的毛頭小子手中吃了大虧,實在透著妖邪。 “金烏族的大圣,你欲殺我弟子?不若你去和你自己的門徒子孫等去長眠吧。”葉凡平靜的說道。 “你說什么,我族怎樣了?”金煜聲色俱厲,憤怒叫著。 “我是說你的門徒子孫被我殺了,接下來就快輪到你了。”葉凡平靜的說道。 “什么,你……”金煜大怒,眼前發黑,差點昏厥過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跟我讀文學樓記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