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74 戰大圣

金霞漫天,沖破云霄,此城若無罕世法陣守護,必然寸寸斷裂。 以這里為中心,一層有一層的波紋出現,在從古城墻上飛起,自地上騰空,于虛空中交織,化成護城神紋。 正是這些上古摹刻下的紋絡阻止了一場滅世災難的發生! 葉凡與劉豐大戰,始一交鋒就碰撞出最為燦爛的火花,像是一場盛世煙雨綻放,絢爛而美麗,而這種力量摧枯拉朽,可殺萬靈。 兩人的交手太快了,葉凡的拳,劉豐的秘術,于虛空間碰撞,那是一縷縷秩序神鏈的對抗,伴隨有開天辟地般的場景。 最后,他們一沖而過,分處于兩片天空中,全都回眸遙望對手,眼睛像是小太陽般,射出一根根金針般的芒,分外懾人。 兩人對峙,冷漠敵視。 許多人心頭突突直跳,這可真是一場罕見之戰,圣人王九重天巔峰對決大圣,是多年未有的盛事了。 “嗡隆” 下一刻,他們又沖撞向一起,快逾兩道閃電,劉豐張口吐印,那是秩序交織出的法則,璀璨奪目,飛向前前。 天顫地抖,恍若一場乾坤大破滅,四方不穩,地火風水齊現,想要重新開辟世界,混沌煙霞飛舞。 兩人又一次后退,全都沒有占到什么便宜,勢均力敵。 眾人震撼,人族圣體多么強大,真的可以對抗一位大圣嗎?這簡直不敢想象。 要知道,圣人王與大圣間有一道壁壘,號稱天塹鴻溝,難以逾越,古來除卻神禁者外,只有個別人可以擊穿。 任你修到九重天絕巔,哪怕只差了一線就破入大圣領域,在這里也會被壓制,生生矮下去一頭,難以跨階作戰。 當然。肯定有特例,有些特別的種族,如圣靈一脈,以及一些最為驚艷的至尊天驕,可逆世打穿這一壁壘。 毫無疑問,葉凡打穿了,這讓人們震動。 這也在情理之中,他不僅血脈之力強大。還有傳聞稱他屹立在禁忌領域。睥睨群雄,有絕對傲世的資本。 劉豐面色冷峻,像是一只火鳳凰一般。渾身鐵鏈聲響個不停,細看的話每一個毛孔都有一條赤紅的秩序神鏈,嘩啦啦顫抖。 烈焰騰騰。他一步一步走來,真的像是浴火重生的一頭仙凰,氣息一下子比剛才強大了數倍不止。 “你若只有這么一點戰力,就太讓我失望了。”劉豐淡淡的說道。 眾人大駭,渾身肌骨欲裂。大圣氣息彌漫,如洪水般沖出,四方天宇共顫。這才是他的實力嗎? 葉凡一語不發,凝眸對敵,他是很強大。但是面對大圣也不能分心,畢竟有一個壁壘阻隔在當中,限制天驕人杰。 轟隆! 劉豐上前,真身粉碎蒼穹,他像是一尊神明,這個世界似乎容不下他的真身,可點燃與毀掉整片乾坤。 他以身化成仙凰。舞動九天,將葉凡覆蓋在下方,不斷的壓落,這是大圣的強身鎮壓! 葉凡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壓力,身子不斷下沉。雙手擊天,對抗上方那頭火凰。直至降落到了地面,踩在城池的青石地板上。 “喀嚓” 青石地發出脆響,但很快陣紋蔓延出來,這是上古至強法陣在啟動,阻擋住了葉凡的下沉之勢。 上方的劉豐依然在壓落,這是要以強大的法力活活將葉凡壓成肉泥,鎮死在此,是純境界與道行的壓制。 葉凡身體繃緊,盡力對抗,這是第一次與大圣你來我往的爭鋒,此前見到這個境界的人唯有避退一途。 忽然,他的嘴角溢出一縷金色的血液,很是細小,外人見不到,但是劉豐卻看的分明,立時淡淡的笑了。 “人杰何其多,但是進不了大圣這一關,什么都不是,前期即便再天才都無用,到頭來也是糞土。” 葉凡不予理會,這是他的大道傷,有時會發作,但不影響戰力,只是偶爾會淌出幾縷血跡,倒也算不得什么。 劉豐自然不知,以為他已受創,越發從容,渾身赤紅色的秩序神鏈飛舞,如鳳凰張羽,鏗鏘作響,不斷鎮壓向下。 葉凡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壓力,畢竟是一位天才大圣在出手,對他的威脅還是很大的,不得不認真對待。 一聲巨響,劉豐降落,葉凡的腳深入青石板中,留下兩個可怕的腳洞。當劉豐第五次鎮壓時,葉凡的膝蓋以下全都沒入了石板中,再無法下沉。 因為,再向下就是法陣根基了,阻擋一切壓力,托住了他的腳掌。 許多人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一聲嘆息,大圣壁壘即便被擊穿,也壓制了很大一部分力量,難以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跨階戰。 更何況,這個大圣是一個天縱之資的人,本身在修行一途上就是一個逆天奇才,而今就更加可怕了。 眾人都默默的看著,認為葉凡完了,即便再強盛,多半也無力回天,大境界領域的壓制讓人無可奈和。 劉豐很淡漠,道:“所謂的天才算的了什么,在我等大圣眼中就是一個笑話,不能進這個境界,終究是飛灰。” 他的確有資格這樣說,因為大圣都是從千軍萬馬中殺出來的,闖過了獨木橋,經歷過所謂的天才的一切,并最終更進了一步。 “小叔叔,趕緊殺了他,將他的元神主識留下,煉入我的法寶中,當作器靈。”那個十幾歲的孩子叫道。 劉明德淡淡的道:“看來,是我過于興師動眾了,居然請了數位大圣,真是多慮了,試問古今有哪一個圣人王需要這般,真是殺雞用牛刀。” 轟隆! 突然,葉凡動了,身子竟然從石板中拔地而起,逆著天空向上沖,開始攻殺劉豐。 這個反擊太突然了,誰都沒有預料到,眼看葉凡就要被鎮壓了,不曾想他突然爆發。氣勢一下子強盛了數倍不止。 他正面攻伐劉豐都,這是真正的天帝拳,中正平和,大氣磅礴,每一次揮動在金色的光芒中都有諸天星辰在閃爍,像是在凝練一片宇宙。 這種拳力太大了,逼迫的劉豐都倒退,肌體生疼。光是拳風就刮的他的皮肉要脫落。出現一絲絲血痕。 劉豐變色,這天帝拳果然名不虛傳,他早已聽聞過。起初還未放在心上,而今真正一戰才明曉多么的恐怖。 葉凡橫拳,有捶擊萬里之勢。膀臂一動,壓的天宇崩塌,古城的陣紋轟鳴,像是要承受不住了。 這個景象不要說是劉豐,就是后方觀戰的大圣也都動容,深感震驚,生出務必要立刻鏟除葉凡的念頭。 劉豐謹慎戒備,光顧著葉凡的天帝拳了,所有精力都耗在上面。唯恐遭致命一擊,敗在一個低境界人的手中。不曾想到,葉凡的背后,五色神光一閃,五柄寶劍輪動,齊刷刷向前斬來,他避無可避。 先是左肩噗的一聲。濺起一串很高的血花,一條手臂差點被卸下來。接著喀嚓一聲,他頭上束發的紫金冠被削落,斷為兩截,頓時讓他披頭散發。甚是狼狽。 后方,那個孩童驚叫。而劉明德更是張口結舌。一陣悚然。 好在這個時候,葉凡與劉豐各自沖向了一邊,就此錯開,不然必是以命血拼的結局。 劉豐冷冷的看向前來,認為葉凡方才保留實力,等到了這個關鍵時刻襲殺他,差一點就遭重創。 “不要意思,第一次與大圣對戰,有些不適應,現在好了,奉陪到底。”葉凡平靜的說道。 一群人聽聞,都有點吐血的沖動,這都要……適應?開什么玩笑,真不知他是在諷刺,還是在顯唄。 這種話肯定是假的,最可能是他在揣度大圣意境,藉此衡量另外未出手的古大圣的實力,現在心中有數了。 這讓人感覺一陣驚悚,這才是一個圣人王而已,竟然可敵劉豐,即便他是新晉大圣,但也足夠嚇人了! “嘿,劉豐大圣,你不是說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我們嗎?你腦瓜皮都差點被削下來。”龍馬幸災樂禍,很不厚道的擠對。 劉豐頭發掉了好幾撮,都出來了,披頭撒發,甚是狼狽,此時臉色鐵青。 “在我們故鄉,這叫西瓜頭。”龐博說道,很詳細的為旁人解釋。 劉豐瞪了他們一眼,一縷縷精芒射出,撕裂虛空,化成劍光劈來。葉凡橫移三千丈,擋在前方,舉拳轟殺。 “豐兒回來!”劉明德喊道,他深感一陣不安,葉凡的實力太強了,超出了預料,居然真的能與大圣爭鋒。 劉豐不予理會,渾身密布暗紅色神鏈,化成一只不死鳳凰,俯沖而來,且在這個時候,他的額骨發光,出現一個赤紅小人,立身眉心前,搖動一桿大旗,鎮壓向前。 葉凡渾身金霞沸騰,所有異象都展出,合并在一起,化成一片璀璨的芒,像是定住了時空,而他則舉天帝拳轟殺敵人。 這是一場劇烈的大碰撞,兩人硬撼也不知多少次,秘術爭鋒,異象對抗大圣道旗,像是兩片天宇在碰撞,不時有破碎的大道法則碎片灑落。 這一次對決持續時間很長,很慘烈的落幕,葉凡嘴角溢出一縷金色的血液,而劉豐則是整條右臂被一拳擊碎,骨頭渣子與血泥四濺。 “豐兒!” 執法者劉明德大呼,心中發狠,頭上出現一件至強的秘器,竟化成了地府冥城,散發著讓諸雄都顫栗的氣機。 這是一件至寶,為該族祖器,名為豐都,劉明德亦被稱作劉酆都,就是因此器而成名,故雖非大圣,但卻同樣讓人忌憚。 與此同時,他傳音請那兩位前輩大圣出手,這兩人絕對是不可戰勝的,高于圣人王境太多了,遠非新晉者可比。 葉凡虎口拔牙,擊傷劉豐的剎那,根本就沒有退縮,化成一道浮光纏了上去,近距離攻伐,鍥而不舍的搏殺。 祖器“豐都”壓落,天崩地斷,最后一關內,古代所布下的密密麻麻的陣紋都快承受不住了。 兩尊大圣出手就更為恐怖了,直沖葉凡而來,要一擊斃掉,不給他機會。 葉凡真的太快了,像是一道流光一般避過,且天空中出現一片血雨,他將劉豐的一條大腿扯了下來,近乎立劈為兩半,鮮血淋淋。 人們莫不震撼,這可是一位大圣,竟然被他給劈了,傷勢慘重。而且,是在這般攻伐下,面對如此大的壓力,人族圣體得有多久恐怖? 書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