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467 彼岸落幕

仙劍古樸,通體都呈暗紅色,像是被血淋過,留下了斑駁痕印,懸在葉凡他們的身旁。 這件東西很難收起來,不像是其他帝器平靜下來后沒有什么波瀾,此劍殺氣沖天,這不是神能波動,而是一種氣韻。 天生如此,據隱秘的一則記載稱,殺劍鑄成時連劈九重天,所犯殺劫太重! 甚至,有人說劍體上那刻下的戮仙場景是真的,殺劍鑄成當日,與陣圖相合,在靈寶天尊的主持下直接劈進了仙域中。 當然,事實真相如何,早已不可考據了,也許都為杜撰。 這個時候,葉凡想要將殺劍握到手中,感覺難度很大,這柄仙劍殺氣直沖十萬里,平常放著就這般。 “唯有慢慢適應,才能持有此劍,不然會被它反傷。”這是眾人一致的看法。 “我來試試。”姬紫月說道,她為元靈體,可與萬物本源相合,勾動一切源力為己用,殺氣也在此列。 時間不長,她臉色蒼白,但卻真的將此劍握在了手中,盡管在輕輕顫抖,可真的做到了。 “這是好的開始。”龐博點頭。 “趕緊放開,萬一此劍自主復蘇,持有者多半會形神俱滅。”姬皓月說道,對自己的妹妹很不放心,怕他出現意外。 人身鬼面燈懸空,搖曳碧光,經文自鳴,讓這里顯得很詭異,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將另外兩把仙劍引來了,全都被截住。 “退,離開這里,不然這柄劍殺氣太重,會被他們尋上門來!” 眾人橫渡虛空,來到另一片黑暗的天宇中,商議如何處置這柄劍。圣皇子說不需要,送給葉凡他們一行人,因為他有無缺帝器。顯然現在沒有人可以將此劍拎在手中,最后決定先放在綠銅鼎內。 用人身鬼面燈陪伴,以五行仙氣滋養,到時候眾人慢慢與它接近。也許長時間下來可以得到認可,為己所用。 當他們再回到這片天宇時,帝器碰撞,這個地方殺到了沸騰,萬龍鈴、煉神壺、道衍仙衣大碰撞,諸圣爭奪那剩下的兩口仙劍。 最古老的那座神山成為齏粉,在神域中的地位類似于佛門的須彌山。無盡歲月的積淀,所有的信仰之力全都耗盡。 這一戰,神域中的人幾乎死絕了,最終只有一個天下第二——燕沖天活著離去,消失在茫茫星域中,余者全都殞落。 嗡隆! 帝器打爆了宇宙,更是席卷向懸在天宇最上方的殺陣圖,讓它劇震。發出一股強大的波動。剩下的兩柄殺劍錚錚作響,沖霄而上,與陣圖相合。撕開宇宙,就此消失。 諸圣長嘯,恨欲狂,到頭來竟是這樣一個結果,什么都沒有落下,充滿了不甘,一個個臉色鐵青,心中憋郁。 身穿道衍神衣的大圣最先撕開虛空,從此地消失,而后剩余者一番怒吼。也在接下來日的數日里散去了。 神之彼岸徹底消失,這里一片虛無,有的只是傷與血,埋葬下無盡生靈。 宇宙何其大,所謂的諸天萬域,大多都是人為開辟出的凈土。或者中型的“天域”,也就是一方小世界。 真正的生命古星很少,尤其是這樣自然形成的,都是了不得的古地,而今卻這樣毀掉了,讓人扼腕嘆息。 一口巨大的古棺,橫亙在冰冷的宇宙中,葬著虛空,蔓延出一縷縷可怕的氣機,有可怕的道波擴散。 始至終都沒有人能打開第九層棺。神域毀掉了,它亦早已撕開宇宙,沖向了遠方,帝尸不曾現世。 姬紫月與其兄長都沒有能見到,它開始了一段新的旅程,不知終點,永不停息,沒入黑暗的宇宙最深處。 葉凡他們在這里盤桓了大半個月,采集五行仙氣,這五塊大陸非常恐怖,疑似靈寶天尊的五臟所化,形狀很像,巨大無邊。 直到每一個人都無法容納五行精氣,所有寶器都存儲滿,他們才離去,繼續上路。 “從苦海到彼岸,我怎么覺得在古天尊的體內前行,自下到上,逐步推進。”龐博說道。 “誰的身體會這般龐大,再說中間隔了無盡的星域。”十圣者有人搖頭。 “真正的人體自然沒有那般巨大,我是說,古天尊坐化后產生了特別的變故,融在了宇宙中,個別部位顯得巨大無邊,而有的部位應該還算正常。”龐博道。 “我們可以沿著這個方向不斷前進,猜想若是正確的,也許能夠見到一顆巨大的頭顱。”龍馬雙眼放光。 “去看一看。”圣皇子拎著仙鐵棍說道,他最喜歡挑戰。 最終,他們祭出神光臺,始終如一的朝一個坐標方位前進,橫渡了也不知多少星域,真的來到了一片古地。 “前方有生命氣息!” 耗時很久,不斷橫渡宇宙,他們竟然有所發現,疑似來到了一片有生命星辰的古域,這超出他們的預料。 “有點熟悉,我似乎來過。”葉凡一怔,進入這片星域,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漸漸的越來越明顯。 一顆顆星辰飛退,熟悉的氣息越發近了了,葉凡終于知道,這是哪里,真的來過。 相隔還很遠,一顆巨大的人頭橫在前方,確切的說是一顆星辰,龐大無比,化作一顆古星,在那里轉動。 “我們來過!”龍馬等也都大吃一驚,露出一副古怪的神色,萬萬沒有想到是這里。 “這是什么地方?”姬紫月問道。 “天兵古星。”葉凡解釋。 “王子文在這里?”龐博吃驚,曾經聽他說起過,此時覺得很振奮,竟然能夠相遇一位故人了。 天兵古星有很多傳說,據記載這里是帝尊的練兵地之一,整顆古星其實是一位至尊的頭顱,現在看來果然成真了。 雖然真的為一顆頭顱,但不可能是被人斬掉下來的,因為他是靈寶天尊。試問誰有這么可怕的實力? “這太可怕了,傳言,記載,真真假假。唯有自己探索到此,才能明白。” 葉凡一陣頭大,想到了許多,這顆古星地心,也就是至尊頭顱的仙臺還有仙火未滅,那是元神道光! “難道靈寶天尊還活著?這不可能!” 古天尊太神秘了,即便是留下的龐大尸體都讓人驚疑。實在是深不可測。 “走,我們去見故人,找王子文喝個痛快。”龐博大笑。 圣皇子則拎著鐵棍,圍繞著古星看個不停,對這般龐大的頭顱化成星辰很感興趣,想剖開看個究竟。 “相對于輪海,頭顱化作這么大,真的不算什么。”姬皓月道。很是鎮定。 “既然我們來了,實力皆大進,且這次有帝器在手。可以去地層深處探個究竟了。”葉凡念念不忘那枚神秘的金烏卵。 他不會忘記那只強大的火烏鴉,一坐就是兩千年,幾乎從來不出現地面上,呆在地心,守護一枚金色的神卵。 要知道,這片古域共有三尊大圣,那火烏鴉就是其中一尊,被它守護的金色神卵肯定非同小可。 “好,我們去探個究竟。”圣皇子聽聞后,立時振奮了起來。 首先。他們降臨在這顆古星,徑直尋到了王子文府邸,時隔多年他境況很不錯,其岳父成為成為大圣,而他自己修煉進境亦很快。 “龐博!” 王子文見到葉凡雖然驚喜,但卻談不上震驚。畢竟相遇過了,沒有想到在這里還能見到龐博,這可真是相別一百數十年了。 “叔叔!” 王晨、王曦這對兄妹在酒宴上敬酒,讓龐博一陣愕然,而后感慨萬千,當下非常豪氣的送上了兩份重禮。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葉凡詢問地心深處的情況,王子文搖頭,告知火烏鴉離去了。 “這個火鴉大圣真是神通廣大,竟帶走了不可撼動的最后一團仙臺火液,與那神秘的卵消失了。”這是王子文的岳父說出的情況。 葉凡等人吃驚,神秘金卵消失了,被帶到了哪里,顯然烏鴉大圣很謹慎,預感到了什么,直接離開了這片星域。 他們持帝器深入地層,來到這里,發現冷冷清清,什么仙火液等都不見了。 “你確信那是金烏蛋,而非靈寶天尊的元神涅槃?”龐博說道。 “這……古天尊活不了那么久遠。”葉凡搖頭。 “唔,靈寶天尊是人族的嗎,該不會源自金烏族吧?”圣皇子的問題更怪,讓人有些無言。 最后,他們在這片星域盤桓了多日,主要是葉凡渡劫,鞏固道果,再悟天帝拳。 毫無疑問,葉凡直接晉升到了圣王九重天絕巔,他的實力早已到了,不得天地認可,只是今日才渡劫而已。總是拖延也不是辦法,渡劫后可讓道果更為凝實。 最終,葉凡他們離去,王子文也要跟隨,他想沿著人族古路逆行,回地球去看一看,因為而今有坐標在手。 “父親,我們和你一起去。”一雙兒女都要跟隨。 “星空中很危險,等你們實力再強大一些吧。”王子文道,這么多年來,他倍受煎熬,總想回到故鄉,總在夢中帶著淚痕醒來。 “再等一等吧,星空要亂了,你們不適合上路。”大圣開口,王子文的岳父留住了他與一對兒女,告誡現在不是上路的時候。 就這樣分別了,葉凡、龐博無聲的揮手,他們也想回去,但而今還是要向前走。 “就此分別吧,我要橫跨幾條古路前行,不與你們同道而進了。”當來到人族古路上的一座圣城后,圣皇子辭行。 猴子要去磨礪自己,進行最殘酷的大戰,而今人族古路上有葉凡這些人就足夠了,他要去跨域,進入傳說中的其他古老星地。 “過段時間,等我掃平敵手,登臨一條路的盡頭后,會回北斗去看一看,你呢?”圣皇子臨去前問道。 “我也回去。”葉凡與他約定,他日重返北斗古星域,去見證成仙路。 “經此一別,不知多少年后才能相見了,圣皇子走好。”姬紫月揮手,眾人為他送行。 “而今,我們去哪里?”龐博道。 “去人族最后一關,看個究竟。”葉凡答道,現在無人可擋其路,他殺盡了敢與爭鋒的年輕至強者,金蛇郎君、桑古、吞天獸、地尸等殞落,早已震動人族古路。 “好,去看一看人族最后一關究竟是什么樣子,我等登臨絕巔。”眾人都是萬丈豪情,開始上路。 求月票支持,這個月好激烈,請求各位大帝支援,需要月票這宗大殺器。感謝! 。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