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57 震世

葉凡醒了,像是一頭人形真龍沉睡萬古后復蘇,剎那散發出一種強大的意志,無堅不摧,無遠弗屆。 他眸子犀利,若仙劍出鞘,鋒芒畢露,極度燦爛,在天地中劃出一道道閃電,沖向各方,驚懾住每一個人。 “他醒了,這是多么強大的武道意志?”很多人心中顫然,脊背寒冷,生出一個個小疙瘩。 葉凡眸光所過之處,如天劍橫擊,鏗鏘作響,直接斬進人的靈魂中,許多人額骨龜裂,出現血痕,踉踉蹌蹌倒退。 無人不倒吸冷氣,葉凡顯然功成了,參悟出了自己無上的,有了睥睨天下諸雄的實力,這種武道意志震撼天下。 龐博的的后背,血骨縫中插著斷矛,夾著黑色的長刀,渾身血跡斑斑,可是此時卻在大笑,扯動傷口后,鮮血淌落。 “終于醒了!”龍馬亦大呼,他壓力極大,從開始大戰到現在,滿身傷口,而此時又對上了比他境界高的吞天獸,已精疲力竭,血流如注。 真的很不易,葉凡在這個關鍵時刻醒來,讓重傷垂危的自己人都長出了一口氣,緩解了一些壓力。 圣人悟道,一坐十年不算什么,而大圣可能動輒上百年,在此期間神游太虛,物我兩忘,眼中只有道,容不下其他。 這也是修士閉關都會選擇安靜之地、遠離塵世喧囂的原因。 尤其是深層次的悟道,如葉凡這種,心在道境中,神游九天上,什么都遺忘了,雷聲震耳也難以醒來,若有人欺身到近前,對其不利,將有厄難。 而今,他終于蘇醒了。對于自己人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而對于敵人來說則很糟糕。 葉凡盤坐菩提樹下,萬葉搖曳,沙沙作響,似在翻動古經,誦出亙古不變的法與道,跨越古今未來,響個不停。 突然。他的嘴角溢出一縷金色的血液。滴落在衣襟上,觸目驚心,這讓很多人都一呆。 “葉凡!”姬紫月驚呼。用力攥緊小拳頭,充滿了憂慮,想要沖過去。但卻被桑古冷笑所阻。 “葉凡你怎么了?”龐博焦急,異常擔憂,生怕他出現問題。 “四極大圓滿,天帝拳已成,只是道傷依舊。”葉凡暗中回應,讓他不要擔心。 龐博松了一口氣,但還是有些不能釋懷,道:“為什么會這樣?” “無需憂慮,道傷沒有加深。算不了什么,影響不了我的戰力,找個時間我專門化解。”葉凡讓他放松。 食金獸、銅蟻王等的表情很精彩,剛才很震驚,出現憂色,可一瞬間后又放松了,眉宇舒展。露出快慰之色。 “嘿,被大道所傷,多半悟道失敗了!”有人幸災樂禍的說道。 “看起來很強勢,分明是色厲內荏,外強中干。他是一個紙老虎,誰上去摘了他的首級?”有人哈哈大笑。 雖然這樣說。但是沒有一個人上前,都在看其他人,生怕萬一踢到鐵板。 葉凡并未起身,反而閉上了眸子,在那里體味剛才的悟道妙境,這一次的收獲真的太大了,熬煉出了他的自己的大術。 護教、護法、護道需要手段,而今磨礪出帝拳這種絕世神術,將無所畏懼,他有一種可戰遍九天的旺盛斗志。 “轟!” 遠處,正在與姬皓月用祖器對決的金蛇大郎君第一個發難,張口一嘯,風卷殘云,挾一股罡風撕裂蒼宇,席卷向菩提樹那里。 在那罡風中,有一張由符文化成的道圖,隆隆雷鳴,鎮壓而下,不是多么強大的攻擊,試探為主。 葉凡睜眼,眸光依然犀利,眉心精光一閃,劈出一道劍芒,將此道圖當場立劈為兩半。 這種戰力讓眾人都有些蹙眉,有些說不好,似是圣王重天,又像僅止步于圣王六重天境界。 “他有了一定的收獲,戰力飆升了,但是沒有渡劫,故此表現的不穩定,此時殺他是最好的機會。”桑古一眼看出了虛實。 “殺!” 聞聽此言,諸雄并起,全都一起出手,向前攻去,當中自然有人是想殺死葉凡,奪其血肉精魂,比如說吞天獸、桑古、金蛇大郎君。 但更多的人則是為了菩提樹,這種神藥誰不惦記,趁這個亂局,只要能沖到近前,不求奪走整株,只要折斷一條枝杈足矣! 這是這正的不死藥,亦可助悟道,價值無量,讓大圣都為之瘋狂,不然那些人也不會興師動眾攻打神域。 地尸口誦魔號,眸光陰冷,他是當中最可怕的人之一,只差一步就成為了大圣,而今親自出動,鼓舞了一群人,瘋狂沖鋒。 菩提樹只有一株,即便折碎,也不夠分,唯有搶先出手。 “呱!”一聲沉悶的蟾鳴,像是天雷一般震耳,九眼碧蟾顯化。 “一群廢物!”與此同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一頭天鵬出現,渾身燦若黃金澆鑄,璀璨奪目。 古金鵬來了,它展翅凌空,快過所有人,號稱一瞬間可扶搖直上九萬里,巨大的黃金鵬翅扇動罡風,將許多人都抽飛了。 它眸光犀利,冷冷是掃過每一個人,甚至想對地尸出手,化成黃金光一沖而過,其神速達到極致,傲視群雄。 許多人出手,但是都沒有觸及到它,古金鵬第一個來到近前,俯沖向菩提寶樹,它探出一對巨大的金爪,就要拔走樹體。 一股至強的武道意志沖天而上,化成一條金色的長河將它猛烈的撞飛,那是葉凡天靈蓋透發出的金色血氣。 眾人膽寒! 古金鵬暴怒,大鵬展翅擊天,無論是在太古前的神話中,還是于現實世界,他們都桀驁不馴,不受天地規則拘束,不肯低頭。 而今遭創,他不退反進,璀璨的黃金翅震裂長空,俯沖下來。張口向著菩提樹下的葉凡吞去。 金色的鳥喙,比天刀還鋒銳,粉碎蒼穹,張開后更是吞納萬物,不要說是葉凡,就是整片古地都將要被他吞下去。 然而,菩提樹搖曳,閃爍碧光。葉凡盤坐在那里并未移動分毫。靜若磐石。 一種可怕的變化在發生,金色羽翼遮天、壓蓋蒼穹的古金鵬撲擊而下,身體越變越小。不是他自己為之,而是被一種武道意志壓迫的。 數以萬丈的古金鵬落下,最終竟然化到了一尺長。根本吞不下葉凡,而且金爪與鳥喙都被封住了。 它憤怒長鳴,掙脫不開,徑直墜落,被一個柔和的道光包裹,降在葉凡的肩頭上。 葉凡盤坐在那里,口誦真經,仙臺發光,道紋萬縷。洗禮金翅天鵬,任它拍翅,任它長嘯,都始終沒有辦法掙脫。 所有人都震驚了,這可是一頭金翅大鵬,最是兇悍,為最強的古代血脈之一。卻這樣被鎮壓了,此時宛若一頭尋常鳥類。 到了后來,古金鵬安靜了下來,身化一尺長,立身在葉凡的肩頭。不再掙動,竟然臣服了。 “菩提樹下悟道。降服孔雀大明王,不,而今是……金翅大鵬!”龐博目瞪口呆,想到了佛門典故,真覺得有點相似。 就在這時,葉凡長身而起,強大氣機鋪天蓋地,掃向所有人。舉世茫茫,盡是敵手,他卻神色平淡,不所畏懼。 金翅大鵬很安靜,立在他的肩頭,眸光爍爍,睥睨諸雄,隨時會撲殺而出。這個結果讓人震撼、畏懼,而又相當的無言。 “你們這些人都是來殺我的嗎?”葉凡話語不高,但是卻像是一道魔咒,讓每一個人都心靈顫栗。 眾人后退,金翅大鵬王何其強大,為當中的佼佼者,卻瞬間就被收服了,他們何敢上去送死。 “我們……對你無惡意,只是想得一條菩提枝杈。”最前方的一人硬著頭皮說道。 葉凡沒有理會,盯住了同在最前列的食金獸、銅蟻王等,從這些老對頭身上一一掃過,殺意是不加掩飾的。 他雖未渡劫,但是真實戰力已經達到,逆斬大道,不需天地認可,外人不知不已。他雄視八荒,氣吞山河,壓的人透不過氣來。 “你想怎樣?”食金獸喝道。這種壓力,讓它身為不朽金屬體都感覺壓抑,將要瓦解。 “殺你。”葉凡話語平淡,簡單而直接。 “你一個人敢與我我們這么多人爭雄,就不怕枉死嗎?!”銅蟻王亦高聲喝道,鼓動群雄一起出手。 “看我敢不敢!”葉凡說道,從原地消失,化成一片滔天的金光向前沖去,或者可以稱之為颶風,因為太過狂霸,席卷天上地下,宛若狂風過境。 前方的人一個個橫飛了起來,七竅流血,肝膽欲裂,無不變色,個個頭皮發麻,這種威勢震撼人心。 “你……”食金獸大驚失色,竭盡所能對抗。 然而,混沌氣洶涌過來,他沒有見到葉凡的全部身體,只看到了一雙拳頭,威壓寰宇,粉碎萬物! “噗” 食金獸一聲大叫,軀體崩裂,特別的血液飛濺,它近乎絕望,連敵人都沒有看清,直接被打爆在虛空中。 鏘! 龍紋黑金鳴顫,在其身體內沖起,化成一根毒刺射向前方,錚的一聲顫音,被兩根金色的指頭夾住,難動分毫。 “諸位,此人無敵了,觸摸到了禁忌領域,一齊出手殺了他!”食金獸瘋狂大叫,充滿了恐懼。 噗! 回應給他的只有一個拳頭,一擊過后,食金獸碎裂的身體成為塵埃,元神更是化為煙霧,形神俱滅。 邊上,銅蟻王驚恐,臉色雪白,近乎顫抖,亡命飛逃。 然而,混沌中一道身影向他走來,看起來很慢,但是一步間山河倒轉,星轉月移,大速超出常理,仿若未曾移動,卻直接擋在了銅蟻王的身前。 混沌霧靄澎湃,一只拳頭出現,霸絕天上地下,任銅蟻王號稱擁有震世神力,銅頭鐵臂,但是此時卻被一拳擊穿,鮮血噴起數十米高。 任何古寶都擋不住,銅蟻王一生收藏共有三十幾件兵器、秘寶等全被帝拳一擊化成齏粉,灰飛煙滅。 血液濺起很高,銅蟻王表情凝固,頭顱炸開,而后混沌氣消散,葉凡的身影遠去,原地只剩下蟻王的碎骨與血。 帝拳出了,各位扔幾件帝兵月票,試試威力咋地,求檢驗效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