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456 于血花中覺醒

~日期~11月02日~ 提供文字小說全文閱讀及全文下載書友們可以把本站推薦給自己的朋友謝謝大家的支持! 首發 一道武道意志而已,打爆螣蛇族第四郎君,活活吼死另外兩大強者,這種威勢舉世都要震驚! 葉凡之道過與恐怖,讓人骨寒膽悚,四肢冰冷,但凡在場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是從頭涼到了腳,如何去戰? 在這一刻不少人選擇出手,攻向正中心,不給他悟道圓滿的機會,要破壞掉這種道境,將其格殺在悟道樹下。《破風文學》 喊殺震天,四方大敵涌向前,前有金蛇大郎君,后有桑古這樣的真正至尊,勇冠天下,形勢危急到了極點。 “吼……” 金蛇大郎君嘶吼,滿面猙獰,即便他平日冷漠,心思深沉,這個時候也忍不住了,三個弟弟先后都死了,皆亡于葉凡之手。 尤其是幼弟,就這樣被格殺在他的眼前,一種武道意志而已,卻讓他失去了兄弟—濃于水,他悲嘯,不惜代價的催動神力,螣蛇陣圖飛舞,撞向虛空寶鏡。 喀嚓! 天地間,精血迸濺,有金蛇大郎君的也有姬皓月的,因為兩件祖器對碰,發生了大爆炸,即便他們都被兩件祖器的光華籠罩,保護在內,但依然很慘烈。 “人族圣體你給我去死!” 金蛇大郎君嘶吼,眸子中爆射出兩道可怖的光束,穿透虛空,直襲菩提樹下,要干擾葉凡悟道,讓其元神錯亂,進而殞落。他想為弟弟報仇! 龐博嘶吼,口中咬著一塊棺材板,渾身血淋淋,身子橫貫長空去阻擋金蛇大郎君的攻擊,被自己的對手用古寶砸在背上也沒有顧及,而是轟擊那兩道光束。 轟! 滔天光焰飛起⊥沒神魔葬地∮博以搏龍術硬撼螣蛇族的電芒,將其粉碎,但自身也劇震。畢竟那是一個九重天的圣王,快成為大圣了。 同一時間,龐博背后的人再次襲殺。一桿銀色戰矛爍爍生輝,繚繞成片的大道符文,噗的一聲穿透龐博的肩胛骨,鮮血迸濺。 “吼……” 龐博怒吼,龐大的軀體旋轉,猛力一震,竟然將這桿銀色的圣王兵器折斷,而后一咬牙,雙目如火炬′出兩道龍形光柱,這是妖帝九斬之滅形! 這一擊,血花四濺→形光柱將偷襲者斬了個四分五裂。他的蒲扇大手向前抓去,噗的一聲將此人的頭顱揪下。而后一把抓爆了。 他自己噴出一大口血,搖搖晃晃,穩定住身形,而后開始施展者字秘療傷,恢復元氣。 “我來殺圣體!” 桑古到了,通體發光,三千大道符文流轉,密布在他的軀體上,整個人像是一尊神像,刻上了太古的咒語。 在這些人中,他與金蛇大郎君一樣迫切消斬殺葉凡,因為他覺得那盤坐菩提樹下的身影亦得到了神魔道統,當作爐火,在淬煉帝拳。 桑古不想別人染指神魔葬地的符文,三千大道都將專屬于他,必須要擊殺這個競爭者,以絕后患! 他眉心璀璨,出現一個枚陽符,細看的話上面紋絡密布,霧靄澎湃,像是數十上百神魔符文凝結而成。 轟隆一聲,此符穿透一切阻擋,這片古地最后的幾座殘陣都被擊成了飛灰,落向葉凡那里,要將他鎮殺。 “天地精氣聽我號令!”姬紫月低吟,神圣無比,瑩白的精致面孔上滿是汗水,她忍著極大的痛苦,斬斷此地天地本源,截擊陽符。 “轟!” 姬紫月橫飛了出去,口中咳血,那枚古符的軌跡發生改變,貼著菩提樹飛向了遠方,炸開虛空,消失次元空間中。 這是姬紫月的法,有虛空古經內的傳承,也有她的天賦神術,干預天地本源,讓這里天翻地覆,發生改變。 但是,她畢竟境界不足,實力自然差了桑古不少,遭受了重創。 “小姐姐!” 小不點驚叫,身體一展,如金色的仙凰橫空,拖著長長的翎羽,滅掉了對手,沖向姬紫月那里。 “我看誰能攔我!”桑古話語冷漠,大步前行,神色無比的殘酷,傲視四方,難尋抗手。 轟隆! 萬丈雷電劈落,他像是一個神魔般前行,獨尊世間,沒有人可以擋其去路。 在后方,一群強者跟進,以他為首,一齊殺來,要一舉毀掉葉凡,壞其道基,奪走那株神秘的菩提樹。 姬紫月倒在小不點身前,看似虛弱,但是卻睜著大眼,古靈精怪的轉動,其實并非像想象的那般受傷嚴重。 “小不點,現在情況危急,這么多人山來,真的戰不動,全靠你了。我幫你解開封印,你去渡劫,沖向那些人,攔阻住他們,為葉凡爭取時間。”姬紫月說道。 下一刻鐘,小不點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絕倫的氣機,沖向桑古那里,渾身電閃雷鳴,接著天地間茫茫一片,雷霆劈落。 它是一個異數,服食過妖神花,這么多年來晉階迅疾,被眾人封印了,怕它進境太猛而出現問題。 這個時候封印剛一打開,它便努力勾動大道,頓時沖上了一階,引來了天罰,劈殺在場眾人。 毫無疑問,誰都不愿卷進去,因為會跟隨其渡劫,那將會非常麻煩,一個弄不好會被其他人所乘。 茫茫雷狐落,桑古首當其沖,遭遇了大麻煩,被擋住了腳步。 然而,不得不說,這是一群強大之極的年輕至尊,雷劫不能真正有效的殺傷他們,身為一域最強者,許多人都曾用過這樣的方式對抗強敵。 而今,他們各展手段,或者避過,或者布下瞞天過海的陣紋,抵住了這場天劫,脫困而去。 不過,這個方向的強者的腳步被阻擋住了,桑古等沒有能夠在第一時間殺的菩提樹下,格殺盤坐在那里的葉凡。 轟! 尸氣滔天,另一個方向地尸出手。他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尸氣磅礴,像是一片黑色的后一般肆虐而來。 這是一種無情的魔道。只要侵染上葉凡,必然讓他神識入魔,瞬間破除道果。三十年苦悟毀于一旦。 昔日,地尸因與葉凡一戰而大徹大悟,頗有些超然的味道,但而今見到葉凡如此至強的氣勢,依然是忍不住了,手段毒辣,要壞其道基! “什么人族圣體,只是我的盤中餐,一頓血食而已。其圣血旺盛,可助我得道!”吞天獸也終于出手,為場中至強者之一∮大的軀體移動。毀天滅地,所有人都為其讓路。可怕無邊。 一只大爪子遮天蔽日,直接就籠罩了蒼茫大地,向著葉凡與菩提樹抓去,視其為血食獵物。 “完了,人太多了,尤其是其中最強大的幾個出手了,擋不住了!”黑熊圣者、青鸞等絕望了,都為年輕至尊,這么多一齊殺來,誰能相抗? 尤其是,金蛇大郎君、桑古、地尸、吞天獸等都達到了圣王九重天絕巔境,可以橫行宇宙,同輩中沒有幾人可攖鋒! 以他們為首,后方跟著大批的強者,一沖而上,大圣都得發怵,這股力量太強大了。 而且,帝天、大魔神、九眼碧蟾、神族天女、古金鵬這樣的絕世高手亦在虎視眈眈,隨時會加入進來。 “如今只能靠它了,兄弟們結陣!”龍馬大叫,呼喚十二圣者。在其掌中,出現一塊尺許長的石碑,凝刻了歲月的烙印,上有天兵二字。 這是一件秘器,極為強大,是古天庭遺物,可以鎮守一方星域,通天動地,是名副其實的一塊戰碑! 然而,催動它的條件太過嚴苛,需十人以上共同祭煉,法力、道行、境界等不是駕馭它的第一條件,真正所需的是高昂的戰意、一往無前的勇氣、不屈的意志,以及萬眾一心。 “這是天庭留下的古器,我等心念合一,共同出手,將他們的卵黃都打出來!”龍馬咆哮,它渾身是血,在血戰中受了重創。 十二圣者殞落兩人,而今正好剩下十個,生死析時刻,一同祭碑! 嗡隆一聲巨響,古碑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氣息,千軍萬馬奔騰而出,震的人耳鼓生疼,骨軟筋酥,碑體與天齊高。 滾滾殺氣如亥,將這片區域淹沒,十萬英靈殺出,橫掃乾坤! “噗”、“噗”…… 接連十四人被戰碑拍碎,骨斷筋折,被十萬英靈淹沒,生撕活剝,滅了個干凈。 然而,龍馬等人也遭遇了反噬,這塊古碑很難駕馭,理論上是需要十萬名天兵方可,與實力、境界等無關! 他們大口吐血,天碑快速縮小,難以打出第二擊。 “轟!” 地尸、吞天獸等率眾一齊出手,龍馬等全都血肉橫飛,若非用縮小的天碑擋了一下,十二圣者必然形神俱滅。 即便這樣,他們也都骨斷筋折,很多人身體都不完整了,慘不忍睹。 “我要殺人族圣體,神來了都不行,難以留他活命!”吞天獸龐大無匹,殘忍的笑著,俯視倒在血泊中的十二圣者。 “噗” 另一邊,小不點哀鳴,滿身金色神羽零落,一只翅膀幾乎被撕裂下來,它重重的摔倒在了血泊中。 小不點眼神黯淡,發出啾啾哀鳴,很難掙扎著站起來,即便渡劫引來天罰,它都沒有能夠奈何桑古。 桑古身為太古神魔的后代,強大無比,身材挺拔,眼眸犀利如電,手上滿是血跡,沾染著神羽,差點將小不點立劈,殘酷的冷笑,道:“你們都要死,為人族圣體陪葬吧,唯我神魔正統,誰敢攖鋒?!” “小不點!”姬紫月心疼的眼淚都流了下來,抱住因劇痛而顫抖的閃電凰鳥,一切都只因實力的差距,連渡劫這種大殺器都失去了作用。 “人族圣體必死無疑,他沒有任何機會了,菩提樹屬于我等,現在先摘掉他的頭顱。”另一邊,食金獸、銅蟻王神色猙獰,與一群人一起向前逼近。 姬紫月擦凈眼淚,站起身來,渾身圣潔光輝彌漫,寶相莊嚴♀讓大戰中的姬皓月一驚,叫道:“紫月你不許亂來,實在不行背起葉凡先撤離!” “我相信他快醒了!”姬紫月神色平淡,要憑借其特殊體質施展某些禁忌法門,直面可怕的桑古等。 “沒用的,我想殺人族圣體,誰也阻擋不了。”桑古森然說道。 在其身后,神魔橫天,三千大道真義浮現,他要鏟除葉凡,獨得此地大機緣,神色冷的像是萬古未曾化開的寒冰,帶著一絲傲然,更有一絲嘲弄。 另一個方向,魔血澎湃,吞天獸鎮壓天地,大爪子探下,向著十二圣者壓去,想將他們全部抓起,當作血食吞入口中。 “你先過了我這一關!”龍馬收起暗淡的石碑,短時間難以催動了,托著淌血的軀體,攔在前方,將十二圣者護住。 “你雖然很強大,但終究是境界不夠,我只差半步就成為大圣了,你如何相抗,與那人族圣體都只能淪我的血食!”吞天獸無情的冷笑。 “我為寶樹而來,擋我佛魔路者,送他往生!”地尸亦神色冰冷,尸氣滔天,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目標是菩提樹。 噗! 菩提樹邊緣,正在與人大戰的龐博遭遇重創,一柄黑色的長刀,閃爍冰冷的光澤,無聲無息,從虛空中出劈出,嵌入他的脊背中,險些長流,差點將他立劈為兩半。 “吼……” 龐博一聲大吼,以血肉夾住刀鋒,霍的回身,一拳擊出,將襲殺者打的暴死,化成一片血霧! “到了這個時候,還在護著他,不知死活!”食金獸與銅蟻王最先到達菩提樹近前,身后跟著一群人,他們不及地尸、吞天獸、桑古、金蛇大郎君等,故此抱團行動。 龐博擦凈嘴角的血跡,大笑道:“想動我兄弟,先問我答應了沒有!”在他的嘴里不時有血沫涌出。 “大勢已去,人族圣體完了,守護他的人都不行了。”遠處,觀戰的人低語,有些人一直未付諸行動。 大魔神、帝天神色冷漠,向前挪動腳步,不知是否也要出手。 神族天女莘嵐一聲輕嘆,活著才算勝利,死去的至尊一文不值,她也向前行,準備分得一杯美羹。 “轟隆隆!” 一聲巨響,神魔嶺突然崩壞,天空中那數以萬計的神魔符文全部炸碎,整片世界像是毀滅了,只留下一雙帝拳! 菩提樹下,葉凡霍的睜開了眼睛,如兩盞金燈一般,璀璨奪目,眸光所過之處,很多人慘叫,眼睛鮮血長流。 他雖然盤坐在那里,還未有所行動,但是已經散發出一股至強至大的氣機,讓所有人顫栗! 呼喚一張保底月票,親愛的兄弟姐妹,你們聽到一種聲音了嗎,那是古經文在響起,十一月的保底月票呀……請求投來。 在快眼看書,閱讀的書友們。無論在列表上面排第幾位,請你們記得,為您。高清的文字,會帶領你們快速的進入讀書的意境。您每一次的點擊閱讀。都是對的支持。也會為你們提供更好的服務。(看書就點)全文字!更新小說我們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