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54 群敵

~~菩提樹下,葉凡真身盤坐,在他的背后,血氣凝聚成的人形展動軀體,每一次揮動都有萬經共鳴,漫天星辰浮現、 帝拳涅槃,逐漸成形,其威力剛露出冰山一角,就讓龐博、姬皓月都動容,這絕對是一門至強秘術,是真正的無敵道、 “轟隆!” 虛身葉凡出拳,火焰滔天,一只朱雀鳴叫,在烈焰騰騰的拳頭中飛出,燒塌了半邊天空、 接下來,他雙拳齊震,左手摘日,右手捏月,像是遠古的天神降臨,到處都是光華,神威蓋世,震動四野、 金色的源天法陣還有虛空神紋在瓦解,欺天陣紋也暗淡了,布陣的材質碎裂,此地即將徹底暴露在世間、 “葉凡的悟道時間真的太長了,三十年不曾覺醒,這樣下去恐怕會有變故、”龐博低語,他怕夜長夢多、 一旦大陣散掉,將沒有什么秘密可言,多半會有很多敵手趕來、 姬皓月、姬紫月聯手布虛空帝經中的法陣,但是效果不明顯,掩藏氣機的最佳神陣為欺天陣紋,此時全部損毀了、 菩提樹下,葉凡真身神色祥和寧靜,由金色血氣化成的虛身則如動奔獅,氣吞萬里,大開大合,將一種至高拳意演化的淋漓盡致,動達八荒! “還差了一點,需要時間,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將這漫天的神魔符文都領略透徹、”姬紫月小聲道、有些擔心、 那金色的血氣所化成的身影演化拳術、像是一塊鐵母在爐中被錘煉,他飛上了半空,于數以萬計的符文中揮拳、 這是一種大氣象,千般大道,萬眾神則,鳴響個不停,鏗鏘不絕于耳、 “帝拳涅槃,超脫世間一切法!”龐博也則密切關注、 諸天萬道,各種神魔符文齊現,化成世間最可怕的火焰、熬煉那種拳意,一會兒至剛,一會兒至柔,一會兒中正平和、 葉凡的真身雖然盤坐樹下、但是體內也傳出了隆隆雷鳴,血液如大河奔騰,又若瀚海起伏,震耳欲聾、 在其體表,開始出現各種經文,刻上不朽的烙印,尤其是一雙手璀璨奪目,真身雖然未動,但是卻有一種氣卷九重天的大威勢、 葉凡像是一頭人形真龍在蟄伏,隨時都會覺醒、而后扶搖直上九萬里,睥睨萬域,鎮壓世上諸敵! “不好,我感覺到了一種可怕的波動,有人來了!” “快將麒麟神藥挖出來,保存好,避免被人奪走、” 姬皓月、龐博、龍馬等都心中一沉,感受到了有一股旺盛血氣波動,有絕世強者在逼近,馬上就要快到了、 事實上、遠空像是一片汪洋在涌動,狂濤席卷而來,那是一種至強的血氣,浩瀚莫測,仿若九重天壓落了下來、 姬紫月撤掉法陣、捉住紫氣氤氳、通體晶瑩的麒麟不死藥,將其收了起來、掩去了此地的寶藥精氣、 “怎么辦,葉子還不醒來,菩提樹也不好收起、” “葉凡曾說過,若有變故,可立刻將他喚醒,若實在不行可直接將其帶走、” “三十年了,他悟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容不得打擾,不然可能會功虧一簣、” 眾人焦慮、若是按照葉凡的囑托,不管發生什么,眾人安危排第一,直接將他叫醒即可,但是眾人卻不想讓他的悟道中斷、 “我們堅守一會兒,我覺得他很快就會功成的、”姬紫月堅定的說道、 三十年嘔心瀝血,悟道至今,在心中演化萬法也不知道多少遍了,多半數以十萬計,若是被中斷,那真的太可惜了,是一種重大的挫折、 “只差一線而已,我相信葉子快成功了、”龐博亦鄭重說道、 “拼了,擋一會兒!”姬皓月神色嚴肅,而今修為日漸深厚,他有了一種可怕的大威嚴、 “嗷……”一聲野獸的嘶吼傳來,讓大地都崩裂了,地平線上出現一頭血獅,通體像是血鉆刻成,睜著猩紅的眸子,盯著這里、 “好強大,這是某一位大圣的坐騎嗎,敵意太濃了、”龐博蹙眉、 “不是,這是一頭獸王,沒有選擇修成人形,與我等一般、”龍馬沉聲說道、 他們立刻意識到,三十年來外界發生了太多的變化,域外降臨的至強者更多了,這顯然是某一古域的年輕至尊、 不是桑古最先趕到,也非金蛇大郎君降臨,而是一頭從未見過的可怕古獸出現,充滿了強大的敵意,盯著菩提樹、 這株寶樹太特別了,即便相隔很遠也可知,必然是一株神木,滿樹葉子搖動,像是誦經聲,震撼人心、 血獅一聲大吼,搶先發難,口中噴出滿天赤光,那是一桿戰矛,如沾染過神血,散發神明氣機,鏗鏘作響,瞬間長達數十里、 這哪里還是什么戰矛,簡直像是一條血色的山嶺,與其說是刺來的,不如說是鋪天蓋地砸過來的、 “起!” 姬皓月上前迎敵,背后大海無量,潮汐澎湃,在那碧海中升起一輪明月,灑落皎潔的光輝,迎上了血矛、 這輪明月像是神之手,鏘的一聲當場將戰矛定住,那里爆發出一縷又一縷的神芒,而后忽然炸開、 血色戰矛倒飛而去,懸在血獅的頭頂上空,垂落下萬道混沌氣,一片迷蒙,將其軀體都淹沒了,只有一雙血紅的眼睛格外懾人、 “這頭古獸好強大,達到了圣王八層天,比三十年前遇到的年輕至尊可怕很多!”龍馬說道、 這才剛開始,天知道后面還有哪些強者、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心中一沉、今日也許會有一場驚世血戰! 血獅再次出手,讓探出一只大爪子拍落了下來,長達四十幾里,直接抓向菩提樹以及下方的葉凡、 姬皓月化成一道神光沖霄而上,迎戰血獅,在其背后大海無量,卷起萬重波濤,任何兵器墜落進去都要被瓦解、 “你們說神王出手需要多少招才能解決這頭血獅?”龐博問道、 “怎么也得百招開外吧,這畢竟是一條古路上的最強者,身為太古異種、潛力無窮、”龍馬說道、 然而結果出人意料,姬皓月動用神體一脈獨有的天演神術進行繁奧的計算,而后果斷施展了殺生大術、 僅過去十招,姬皓月熔煉虛空、將此血獅獸禁錮,雖然只是短暫的一瞬,但是卻被他精準的把握到戰機,一沖而過,噗的一聲將它撕裂為兩半,鮮血飛灑、 神王黑發飛舞,眼神像是兩道閃電一般刺目,縱橫天下,其蓋世神威盡顯無疑!有一種氣吞九天的大勢,干凈利落的生撕此獸、 死了、一個強大的年輕至尊就這樣被神王徒手撕為兩半,鮮血淋淋! “多年未見,皓月兄風采更勝往昔、”龐博說道,這是發自內心的感嘆,當年在北斗誰不知姬家神體,名動天下,而今走上星空古路亦威壓八荒、 突然,龐博轉頭,眺望遠方,大敵氣機接連出現、這一次可不是來了一尊,而是一批人馬! 姬皓月等全都心中一沉,露出凝重之色、 “竟然有一株不死樹,不可思議,它將屬于我!”此人非常霸氣、雄最快更新視十方,第一個站了出來、 這是一頭魔鬼猿、具有人形體魄,但是渾身長滿了青鱗,頭部像是猿猴,頭蓋骨上長有一只蛟角,闊口獠牙,長相猙獰、 當然,他雖然狂妄,但并不是讓龐博等人最為擔憂的,他們所顧慮的是,昔日的一些強敵都出現了! 正西方,食金獸、銅蟻王與人一同而至,殺氣滾滾,雷鳴驚天、 正南方,只有一個人,那是地尸,死氣滔天,他渾身烏黑,腳踏在大地上,神魔葬地所有尸煞氣全部沒入其軀體中、 西北方,吞天獸踏著血海而行,宛若一頭滅世獸尊,龐大的軀體壓迫的人要窒息、 正東方,桑古出現,身為太古神魔的后代,在這片葬地中他比誰都敏感,第一個趕來,不過直至這一刻才出現、 葉凡于菩提樹下悟道,所造成的波動太大了,萬經共鳴,三千大道符文顯化,錘煉其拳意,驚動了神魔嶺所有大敵! 就是平常,其他人都還想殺他呢,更遑論是這樣的關鍵時刻,沒有人希望他活下去、況且,在其身旁,有一種寶樹散發碧光,葉片翻動,如誦經文,震撼人心,讓所有人覬覦、 “我先去斃掉一個!”龐博出手,沖向魔鬼猿,因為這個后期降臨彼岸的年輕至強者已經沖來、 它未曾經歷過葉凡睥睨群雄的歲月,自認為傲視一域,天下難以求敗,第一個忍不住沖向菩提樹、 這是一場大碰撞,好似彗星撞擊大地,激起萬重波瀾,光華撕裂天宇,讓神魔葬地內群山鳴顫、 那是一具具神魔的尸體在嘶吼! 龐博修道多年,殺生機會并不多,但是今日卻殺意如海,一股龍形光焰從自天靈蓋沖起,貫穿了天上地下! 他比神魔還要威猛,丈許高的軀體帶著滔天的波動,與這個魔鬼猿廝殺,劇烈硬撼、 闊口獠牙的暴猿,名字中帶了一個魔鬼,那是說明了他的可怕與軀體的強大,可是此時他卻口鼻溢血,被龐博震的七竅裂開、 魔鬼猿像是被一座大山碾壓了過去,剛交手十幾回合,渾身上下的骨骼就斷裂了處、 如果說他是人形暴猿,那么對面那個體形磅礴健碩的人就是一個人形暴龍! “啊……” 魔鬼猿慘叫,半個腦袋被龐博那蒲扇大的手掌拍掉了一半,紅色的鮮血與白色的腦漿混在一起四濺,像是萬朵桃ā綻開、 青帝搏龍術! 這是龐博參悟了上百年的法,為青帝所遺絕世秘術,號稱可以搏殺仙域真正的朱雀、龍、鯤鵬、仙凰等、 龐博一個旋轉,右腿橫掃,將魔鬼猿劈的四分五裂,猩紅的血雨灑落而下,身體與元神永遠消失、 菩提樹下,葉凡依然未起身,靜如磐石,參悟自己的法,演化無上帝拳,涅槃出無敵拳意! 敵人越來越多了,金蛇大郎君傲視八方,橫渡而來,眸子陰冷無比、在他的身后,除卻金蛇四郎君外,還有人,這是一個強大的組合、 而另一個方向,帝天、大魔神、莘嵐亦出現,全都神色冷漠、 這個地方被包圍,神魔異種九眼碧蟾、古金鵬、白發天狼等,一個個異域至尊,全都血氣滔天,數以十人,先后出現,冷冽的注視前方、 兄弟們敢把月票猛烈砸來嗎,堆上一個新高度,我給大家一個大大的,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