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450 選擇

神王體姬皓月被打了個烏眼青,像是熊貓眼,此時聽到龍馬的混賬話頓時劍眉倒豎,盯著它看個不停。 葉凡覺得很尷尬,這還真是百年未見,剛一碰頭就給了姬皓月一擊,有點說不過去。不過這不也不能怪他,神體上來就跟他拼殺,不下點重手還真是解決不了問題。 “皓月兄別來無恙乎?”龐博解圍,哈哈大笑上前。 神體姬皓月談不上古板,但是隨著修為日漸強大,有了一種威嚴,逐漸不茍言笑,平日看起來很嚴肅。這也是姬紫月叛逆、總想鎮壓他的原因。 “一別百年,你真是徹底變成大妖了。”姬皓月點頭道。 龐博也尷尬了,說起體質,他還真是半人半妖,他的血液中有上古妖族神血傳承,在北斗時突然覺醒,自血脈中獲得了妖族道統的碎片。 而今,他有人族血統,也有妖族特征,尤其是血液中大道碎片讓他日復一日向大妖轉變。 “這位就是神王,果然英武非凡,本座與你一見如故,一看我們就是同道中人。”龍馬上前套近乎。 姬皓月倒也不刻板,對這個厚臉皮的家伙點頭,唯獨對葉凡沒有什么好臉色,看起來還想再戰斗一番。 “哥……”姬紫月拉著長長的尾音,搖動兄長的手臂,聲音甜的膩死人。 “好吧,過去的都算了。”姬皓月看了一眼葉凡,這樣說道。 而后,他轉過身來,面向姬紫月,道:“你竟然偷襲我,打自己親哥哥的悶棍,真是越來越出息了。” 姬紫月抿嘴直樂,道:“下次我會注意的,不會這么暴力了。” “還有下次?”姬皓月一腦門子黑線,遇上這樣一個古靈精怪的妹妹。他有點沒轍,打不得罵不得。只是因為管的太嚴,招致了嚴重的反彈。 “偶爾證明下我能鎮壓你還不行嗎?”姬紫月小聲嘀咕道。 “不行!” “那我偏要試!” 眾人聞聽全都偷著樂,這兄妹二人還真是有喜感,一個非要擺出哥哥的威嚴樣子,另一個反抗到底。 “皓月兄……”葉凡咳嗽了一聲,開口說話,這個地方不是久留之地。一會兒多半會有大圣出現。他建議先離開。 半個時辰后,他們來到了一片寧靜之地,山峰不高。有一道清泉淌落,形成一掛銀色瀑布,繚繞薄煙。 周圍湖泊成片。佳木蔥郁,倒也是一處難得的凈土,很適合悟道修行。 多年未見,姬皓月氣宇軒昂,神采更勝往昔,當然那個烏眼青稍微破壞了美感,他并沒有急著化去。 “而今,你到真的成了氣候,這天下間的同輩還能有幾人是你的對手?”姬皓月問道。 “說不好。”葉凡坦誠回道。 他雖有無敵信念。但這個宇宙太大了,誰敢說真正無敵?金蛇大郎君、桑古……可以一戰來衡量,而更多未知的人呢? “唔,凰虛道、圣皇子、神蠶道人、火麒子這些人,血脈之力冠絕天下,真是不好說啊。”龐博說道。 “不知圣皇子怎樣了,究竟去了哪里。”葉凡自語。他清楚的記得,猴子也說過要上路,但可能不會進人族古路,依照其性情估計是一路殺進了星空深處,多半將某一條古路攪翻了天。 提到故人。自然不免說起姬子,這讓姬家兄妹都感覺怪怪的。這是什么交情啊。 葉凡跟姬子稱兄論弟,而他們又是這種關系,這還真是一筆糊涂賬,真不知將來所有人見面時怎么稱呼。 “若論血脈,當以天皇子為最,堪稱天下第一,真的無人可比,其根骨與血液最接近神明。”姬皓月說道。 當年,在北斗時他見過天皇子,感受到過那種無以倫比的血脈,向葉凡詢問,而今此人怎樣了。 “被我殺了。”葉凡說道。 “什么,你斃掉了天皇子?”姬家兄妹大吃一驚。 他們離開時,古族勢大,天皇子如日中天,隱然有不死天皇第二的趨勢,照那個速度發展下去,必然可號令天下。 “我、姬子、圣皇子大戰八部神將,對決火麒子等,最終將天皇子的頭顱摘了下來,當場格殺。”葉凡平靜道來。 他將過去發生的事情詳細講述了一遍,當時涉及到了幾位古皇子,凰虛道、火麒子、火麟兒都參戰了,打的異常艱難。 “讓人熱血沸騰的一戰,可惜我不在。”龐博嘆道,那時他與姬皓月一般,也早已踏上星空古路。 “天皇子就這么死了,那可是不死天皇的子嗣啊。”姬皓月有些感嘆。 葉凡聽他這樣說,想到了那副可怕的石刻,不死天刀鎮壓蒼穹上,垂落下茫茫混沌氣,而在下方有一枚石卵,將來會怎樣? “即便有天下第一的體質,也不見得能笑傲到最后,況且這樣一個大世到來,天皇子究竟是否擁有天下第一的血脈很難說。”葉凡道,因為他想到了一些傳說。 帝尊是否有子嗣留下,混沌體是否真的會來到世上,先天圣體道胎這樣的體質會否出現,諸神中誕生的至尊…… 既然是一個大世,當然要將古往今來所有最強血脈都考慮進去,若是都出現,那真的太可怕了,很難說孰弱孰強。 沒有無敵的體質,只有無敵的人與心!他們討論到最后,都比較認可這個觀點,古之大帝大多都是尋常體質,可是最終卻戰勝了所有敵手。 這一世,也很難說,也許最終會是一個平凡的體質登峰,一路血戰到絕巔也說不定。 “看黃金大世到來,多少英杰埋骨他鄉,幾多天驕葬在帝路上,我有一種感覺,盡頭一戰會超乎所有人的預料。”姬紫月說道。 很快,遠處傳來異動,神族天女出現,竟然尋到了此地,稱得上風華絕代。 “美女。你一個人來這里,就不怕有來無回嗎?”龐博大笑道。 莘嵐很強大,身為神族,世間罕見,少有敵手,在人族古路上搏下了一個神女的名號。此時她神色恬淡,并不靠近,道:“我并無惡意。只是想一見人族神體。” “我便是。”姬皓月站起身來。 “果然是天縱之姿。你可愿加入我神族,我們會幫你血祭神祖,打開你身為人類的最后一道桎梏。化身為神族。”莘嵐有些激動,這絕對是一條強大的新鮮血脈,融匯了太古神魔的大道碎片。若是加入神族,其下一代可能會進一步增強,有可能會晉升為神主。 神與神通婚,將保持血液純凈,越變越強,而不是衰弱。 “我是人類,對人神族不向往。”姬皓月答的很干脆。 “你我這樣的血脈才是真正的一族人,回到相同血脈的這一族群對你來說有無盡妙處,我們會傳你真正的神王經。最適合我族修行。”莘嵐說道。 龍馬斜睨她,道“神族不就是叛徒嗎?我分明聽說是從人類中脫離出去的,本為人類,卻自號稱一族。” 莘嵐沒有多停留,轉身離去,但是她的話語卻引發了眾人的議論,也許真的應該捉到一個神族。看一看所謂的神王經。 “轟!” 遠處,大地震動,山嶺齊顫,姬家兄妹都吃了一驚,那是虛空帝棺在顫動。 “有人在強攻。多半會惹出大禍來。”姬皓月說道。 “我不信他們能將祖先的棺槨怎樣。”姬紫月撲閃著大眼,并不焦急。 葉凡想到了永恒星域的人。十萬年前幾位大圣以及諸多艦隊以巨大的鐵鏈綁縛此棺而行,結果全部殞落了。 而今思來,當是同虛空大帝作戰到死、糾纏了很多萬年的帝級尸體有關。 響聲很快又停下,那里恢復了寧靜。 “死了幾位大圣!”不久后,青鸞、黑熊圣者探來消息,那三人以大圣血澆灌神話時代九重古棺,到頭來全死了。 龐博倒吸了一口涼氣,詢問道:“你們打開過九重棺嗎?” 姬家兄妹皆搖頭,并沒有這樣做過。 “我們不需理會這些,在此閉關,任外界變幻都與我等無關,提升實力最要緊。”葉凡說道。他有一種隱憂,總覺得事情不會這么簡單。從神話古域到這里,讓他覺得詭異,暗中靜觀最好。 “嘩啦啦” 這一日,天地搖動,日月齊顫,諸天星辰都要墜落了下來,鈴聲大作,紫光沸騰,幾乎淹沒神域。 若非幾位神老第一時間持靈寶天尊的殺陣圖趕回去阻擋,神域就被人攻陷了! 萬龍鈴出現,在這神之彼岸大放光彩,搖碎了諸天,化成一條紫色真龍粉碎真空! 葉凡自從上次見到龍首人身的古族就一直有一種隱憂,擔心萬龍巢的皇族會出現在此地,不曾想成真了。 人魔吃了他們的大圣,萬龍巢舉族搬遷,回到了祖星,而今持極道古皇兵在彼岸出現。 “不就是一株生命古樹嗎,我們不需在意,于此閉關!” 葉凡親自布陣,以源術封鎖十方,而后又布下欺天陣紋,連上蒼都可瞞過,自然不會被其他人所窺到。 他取出菩提古樹,栽種神魔嶺上,澆灌下古天尊的命泉寶液,滿樹碧翠,枝葉搖動,嘩啦啦作響。 丈六菩提樹下,一群人打坐,認真修行,參悟自己的道與法。 此外,葉凡將麒麟古藥也栽種眾人身前,株體紫光閃爍,晶瑩剔透,芬芳撲鼻,精氣四溢,讓人更加覺得心中寧靜。 歲月匆匆,這一封就是三十年,他們與外界隔絕,在丈六菩提樹下悟道,淬煉魂骨,感悟自己的法與路。 月底,月底,求最后的月票。多謝。 無論在列表上面排第幾位,請你們記得,為您文字。您每一次的點擊閱讀。都是對六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