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34 域亂

神死了,青羽天亦殤,似那烈火中的飛蛾,努力向前飛,卻也只能淪為塵埃,隨風而散。 新老兩代神交替,讓域外諸大圣都噤若寒蟬,被逼蟄伏整整二十年,如今兩大至強者竟然同時殞落。 “被詛咒的之地,卻被稱作神域,是一種悲哀,亦是不幸±人眼中的榮耀,人間的牢籠,伴我一生,葬我一世……”老神在道火中灰飛煙滅,話語蒼涼,但神色平靜,像是看透了世間一切,身影模糊,于火光中消失。 青羽天悵然,在化成塵埃的瞬間,忍不住嘶吼,身影化灰,只留下一道聲音,道:“蹉跎了歲月,衰老了容顏,耗盡了心血,不如一個偶然,可笑,可悲,可嘆,在神域葬場,聆聽我自己的鎮魂曲……” 兩大至強者凋零,沒有一點懸念,天空中那口巨大的石棺橫陳,散發出一縷縷道紋,化光化霧化混沌,讓神域的血脈不時殞落。 “啊……” 天地間茫茫一片,到處都是嘶吼聲,掙扎聲,不少神像崩碎,密密麻麻的身影沖起,掙脫這片毀滅之地。 神老、殿主、圣女等各大強者都快絕望了,拼命的斬去體內的信仰之力,這是他們的枷鎖,是走向死亡的根由。 神域,平日間神圣祥和,奇花盛開,瑤草鋪地,靈禽飛舞,瑞獸呈現,而今卻是一片愁云慘淡,大量的身影沖上天空,吼聲震動九天,全都在逃命。 轟隆! 一座古神山上,靈寶天尊的陣圖搖動,散發出不朽的神威,對抗那口巨大的石棺,將其擋在虛空大洞中,并未讓它墜落下來。 與此同時,神域最神圣的古山,布滿裂紋的山體上。溢出汪洋一般的神圣之力,雖然在化成火焰,熊熊燃燒,但是也在阻擋巨棺。 “諸位齊動手,催動陣圖,將那口古棺擋回去,不能讓它壓落,不然我等危矣!”一位神老大喝。 所有人一起出手。幾大殿主與神老還有圣女聯手抗衡。現在至尊神器是他們活下來的唯一消所在。 “轟隆!” 天崩地裂,古棺劇顫,向那虛空大洞中跌落回去一段距離¢寶天尊的古陣圖自主復蘇了,擋住了它的去路。 神話時代九重棺,被老神的心頭血澆灌。而今竟然打開了八層,最后一層也已經裂開,出現一縷縷恐怖的氣機。 在這一刻,諸天萬界都仿佛寧靜了下來,神域眾人的嘶吼聲也消失了,所有人都如墜冰窖,全都跪伏了下來。 轟隆! 就在這一刻,最后一層石棺也掀開了一角,虛空大帝的古棺幾乎將徹底打開。露出一股讓人難以承受的威壓。 古之大帝將現人世間,宛若一片神海在起伏,震動九天十地,不要說是神域內,就是外界的人也全都膽顫。 于此時刻,人們只有一個動作,那就是跪伏。頂禮膜拜! 包括來自域外的諸大圣也忍受不了,大半都跪下了,進行叩首,這是一股發古骨子中的恐懼,自靈魂的深處顫抖。對古之大帝敬畏。 轟隆! 萬界搖動,大道神音響起○若上古圣皇的葬禮,眾生都在為他送行、祈禱,哭泣、悲慟,舉世皆哀。 自古以來,幾乎無人見過完整的帝尸,而今將要出現人間,眾人自然期待,同時有一種難以述說的大恐懼。 古之大帝,活著的時代太遠,不可能相見,這也許是人們唯一可以得見的時刻。 轟隆! 靈寶天尊的陣圖復蘇,將石棺上的血水磨滅了大片,那是老神的心頭血,阻止它發揮作用,不讓古棺打開。 見到這一景象,人們都一陣的失望,即將見到古之大帝,卻又被阻擋了,將錯過這唯一的機會。 喀嚓! 然而,一聲石棺移動的聲音發出,像是世界在崩碎,神話時代九重棺最后一層棺蓋揭開,堅定不移的移動。 轟隆一聲,混沌霧靄滔天,那個地方神秘莫測,古棺打開了大半,但卻再也無法動作了,老神的心頭血只滲進去少許,不足,難以徹底開啟。 “只差一點!”有人輕嘆。 “閉嘴,古之大帝的棺槨一旦開啟,誰都無法料到會發生什么,最好還是莫開!” 來自域外的諸大圣,如牛魔王、石人圣靈等多少知道一些,一個個神色凝重,他們當中很多人都跪在虛空中。 “轟隆!” 突然,那口古棺中混沌霧靄沸騰,于一剎那間出現一道模糊的身影,仿佛坐了起來,又像是一道光劃過諸雄的心田。 而后,哐當一聲,第九層棺蓋壓落,徹底的閉合了,一絲縫隙都沒有留下。 “我見到了什么,好像有一個人坐了起來,是真是假,他怎么還能動?!” “不對,那只是一道光,一閃而沒,并非尸體在動,不過卻擁有一種磅礴莫測的威壓!” …… 眾人大駭,全都發毛,古之大帝棺槨一顫不亞于開天辟地,混度迷蒙,四野劇震,諸天星辰都搖動。 可惜,它閉合了,不給后人觀察的機會,里面究竟如何,到底有沒有尸身不能說清。 “你們……看到了嗎?”葉凡感覺自己的聲音發顫,看向龐博、龍馬、黃金獅子等人,他的臉上寫滿了震撼與不敢相信的神色。 眾人都生疑,剛才劇震太快,他們只見到一道模糊的光閃過,那應該不是有人坐起,按照他們的推測,棺中可能已經無人,大帝化道了。 然而,此時見到葉凡的神色,他們都是一怔,似乎自己的眼睛漏過了什么。 “我見到了一個人,他難道是虛空大帝嗎,與一位故人一模一樣!”葉凡低聲道。 “什么人?”龐博露出疑惑之色,龍馬湊上前來,緊張中充滿期待。 “一道平凡的身影,很普通,談不上英俊,也說不雄姿偉岸歸于紅塵的眾生相。”葉凡說道。 龍馬腦子中立時出現了一道身影,但是卻不敢確定,急切的問道:“誰?” “姬子!”葉凡自己都不相信,那個人與姬子一模一樣,同樣的面龐,同樣的平淡無奇,一閃而過。 即便是父子也不能這么相像吧?這讓葉凡心中一陣悸動,實在是太神似了。或者說沒有不同處。氣質都一模一樣。 從來沒有聽姬子說過與其父容貌相同,每當他們問起虛空大帝生平事時,姬子都是沉默的搖頭。不多講什么。 可是就在剛才,葉凡見到了古棺中混沌霧靄化成的一道模糊身影與姬子一般無二,這讓他震撼莫名。 老神滴落在神話時代九重棺上的心頭血徹底耗盡了。被靈寶天尊的遺留的陣圖一掃而滅,古棺咣當聲傳來,接連九層棺槨逐一閉合,掩蓋了真相。 轟隆! 虛空中的大洞模糊,那口古棺遠去,墜落向神魔液出產地,并未降臨在神域中。 神域內,眾人如蒙大赦,全都長出了一口氣。所有人包括最強大的神老、殿主等都虛脫了,與死亡是如此之近。 古代大帝的棺槨簡直就是神域的克星,可以磨滅這里的一切,幸好有至尊神圖,自主復活,擋住了這場大毀滅。 誰都知道,從這一日起神域將不復以往。會發生重大變革,信仰之力第一次暴露出這么致命的缺點。享受人間煙火、有一席神位的神域強者,肯定不敢將信仰之力煉化在體內了。 就在這一刻,來自域外的一位大圣行動了起來,無聲無息。只身闖進神域,直到臨近栽種有生命古樹的神山時才發難。 他探出一只大手。想要將整株古樹給拔走,這個時機選的再好不過,新老兩代神死去,神域大亂,神老、殿主等各自剛脫離險境,靈寶天尊的陣圖也未懸于此地。 然而,一聲天崩地裂的聲響喚來,蒼穹崩開,靈寶天尊的陣圖掃落下一道殺光,氣機滔天,好比一片古星域粉碎! 巨大的能量波動傳來,化為一片劫光,當場將那只大手磨滅,成為一片血霧。 這尊大圣一聲嘶吼,倒也拿的起放的下,轉身就走,并不想過多的糾纏。可是,他低估了神域的部署,這座山上陣紋浮現,光痕萬道,讓這里成為殺場。 最為關鍵的是,靈寶天尊的陣圖掃下四道恐怖的光束,讓人驚憾,這相極了古天尊命泉中的四柄殺劍,無堅不摧。 這是借力,還是召喚?宛若四柄殺芥的出現了,立劈而下,這位大圣連慘叫都未能來得及發出一聲。 “噗” 他化成了血霧,瑩白的骨塊炸開,而后又寸寸斷裂,整具身體與元神成為了灰燼,形神俱散,不復存在。 “哞……” 一聲莽牛吼震動星河,牛魔王又驚又怒。因為,他與那個人幾乎同時行動,只差了半步而已,被人搶占先機,觸動極道神圖,讓他非常被動。 不過他的真身并未過去,直接祭出了锃亮的金剛琢,化成一道神環,要將那生命古樹給套在當中,拘禁到手里。 見到一尊大圣隕落,他從頭涼到腳,快速收金剛琢,可惜一切都來不及了。 靈寶天尊的神圖一閃,又一次垂落下一道光束,正好擊在金剛琢上,可惜了這件最頂級的大圣器,當場炸開,成為銀色的碎屑。 牛魔王的心都在滴血,這是他們一族寶庫中所有頂級神料熔煉在一起才鑄成的至寶,結果就這么毀掉了。 這是一種真讓人膽顫的威懾,諸大圣全都膽寒,古之大帝的兵器一旦復活,一擊就足以讓他們身死道消。 “轟隆!” 遠處亦有年輕的至尊出手,金蛇郎君正在追殺一位年輕的神軍統領,想要捉一個活口,了解神域的秘密,好徹底進入,爭奪神葬。 太古神魔的后代桑古、銅蟻王、神族天女、地尸、大魔神等則正好遇到神域的圣女,圍追堵截,要將控制在手。 “殺啊……” 喊殺震天,有大圣也暗中出手,并非是一舉攻進去,而是在擄重要人物,想通過他們了解神域的各種秘密。 這是一場大劫,自域外降臨的諸大圣、年輕的至尊蟄伏二十年后終于出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