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432 篡位

凡人一生能有幾個十年,再回首,皺紋已悄然爬上臉,寫下歲月的痕跡,紅顏化皓首,青春似水逝。 十年真的不是一段短暫的歲月,在人之一生中舉足輕重,可能刻骨銘心,可能輝煌燦爛,可能悲涼失意。 修士的壽命相對漫長,十年也許只是彈指一瞬間,在人生的軌跡中也許驚不起任何波瀾。然而,彼岸十年,對于諸雄來說卻顯得與眾不同。 這十年注定讓神難忘! 他高高在上,八荒惟我獨尊,可是十年歲月過后,他卻處境堪憂,天下都在議論他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命將不保。 至神將取代他的位置而出世,這種流言撼動了他的根基與地位,最直接與明顯的就是信仰削弱,神力銳減。 外界不會明白,這種信仰力對他意味著什么,一旦失去,他可能真的會跌落下神壇,失去統治地位。 然而,任他出動,展現功參造化的神威、橫掃彼岸也改變不了什么。 謠言四起,神將死已經在人們心中扎根,許多人相信他真的不行了,進入遲暮晚年,已經無力回天。 這些因素相互疊加,產生了可怕的后果,信仰不純凈,不在浩瀚,他體外的神環已經不是那么璀璨,甚至可以用暗淡來形容。 唯有他耗費本源時,才會有光輝鋪天蓋地。 而今,不要說是外界,就是神域中一些殿主、神老、護道者心中都動搖了,認為他可能真的在步入晚年。 “吾神威蓋世,橫掃諸天萬域無敵,誰能相抗?”神怒極,一個人于那高高在上的神壇嘶吼,震的整片神域劇烈抖動。 無人回應,偌大的神域鴉雀無聲。 從這里也能看出一二,神域人心不穩,許多人默然,自認為看出了一些端倪,都開始在心中認真計較了。 “吾屹立神壇上,誰與相抗,九天十地我為峰。”神大喝,近乎瘋狂,因為他預感到了什么,冷漠的盯著高高在上的虛空。 神壇宏偉,比一巍峨的山岳還要高出一大截,他與神壇一起散發萬劫不壞的神光,璀璨奪目,俯視天下。 沒有人回應他,只有他自己睥睨四方,雄姿蓋世,散發著讓諸天都戰栗的氣機。這真的像是一個蓋代神主,然而如今卻讓人對他的統治地位產生了懷疑。 神壇像是神金鑄成,至高至偉,散發無量光,氣壓萬古,四野古木成片,有一條青石小路在蜿蜒。 一個最為忠心的婢女沿著小路而來,戰戰兢兢,一頭跪在地上,對神壇叩首,道:“陛下,即便您神偉蓋世,也當小心歲月無情,應早做打算。” “你也在懷疑我不行了嗎?”神大喝,渾身光芒萬丈,體外的璀璨神環若瀚海般起伏,洶涌而下。 噗的一聲,那個婢女成為一團血霧,隨風而散,就此不見。 轟隆! 遠處,一座又一座巨大的神像發出轟隆聲,劇烈顫抖,那是歷代的神坐化所留,像是對此有感。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道:“神,至高的主宰者,你無所不能,可終究是抵不住歲月,就是擁有至尊器也難擋輪回。” 神神色更加冷漠了,眸光流轉,從那璀璨的神壇上直射而下,卻沒有尋到目標。 神域頓時大震,幾乎每一個人都神色驚恐,有人開始挑戰神的威嚴了嗎?也許……新的至神將要誕生了! 四野寂靜,再也沒有任何聲息,整片天地都失音了,死一般的枯寂。 “跳梁小丑,在吾眼中不過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膽敢出現,全部粉碎!”神威嚴的聲音傳遍神域,讓每一個人都一顫。 這種磅礴神威讓人感受到了他的強大,像是高不可攀的一座豐碑,永恒的矗立在神壇上方,威壓八荒。 神域陷入了寧靜,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神的目光轉移向神域中最為神圣之地,那里有一座古山,流淌生命的力量,沒有人可以靠近,細看的話的比之神壇還要磅礴。 這便是生命古山,是神域最核心的禁地,誰都不能踏足,平日間有至尊器守護,唯有神可在那里沉睡。 山上,霧靄流動,精氣如小河,各種光輝淌落。 在古老的神山上,有一種生命古樹,主干粗糙,樹皮開裂,像是一片又一片的龍鱗。枝椏蒼勁伸展,滿樹枝葉翠綠晶瑩,爍爍生輝,宛若一塊塊碧綠的仙金鑄成,燦爛奪目。 生命精氣濃的化不開,讓這里神圣無匹,剛一接近就仿佛要羽化飛升,通體毛孔張開,向里灌生命精華。 “我還有生命古樹,誰能剝奪我的歲月?”神大吼,灰白色的發絲散亂,隨風狂舞,眸子越發懾人了。 神光將他淹沒,看不見真容,這是僅露出的身影,讓人明白他的年歲真的不小了。 “陛下已經服食生命古樹精華,活出了第二世,即便擁有它,也沒有任何效果了。”遠處,諸多古老的神像再次震動,傳出這樣一道聲音。 眾人大駭,真的有人在挑戰神,進入神域與其對話,有一戰的實力嗎? 轟隆! 宏偉的神壇顫動,神飛臨而下,降落在神像上,銀色漣漪擴散,毀天滅地,將一道模糊的形體拘禁了出來,噗的一聲將其化為了塵埃,自此神域恢復了寧靜。 “不管怎樣說,神失去了絕對的統治,無論是真的步入了晚年,還是被人算計了,都足以說明將有一場大風暴將臨,我等自保要緊。” 這是一個神老走出神域后對自己人說出的一句話,彰顯了局勢的微妙與可怕,警告與暗示親近之人。 但凡生活在神域中的人都知道,新老神交替從來都不是平穩過渡的,會伴隨有血腥風暴,最為可怕。 歷史不止一次證明,血腥輪回一直在上演,人們相信,在接下來的百年歲月里,彼岸將會化成血海,成為地獄,將人人自危。 神域,一下子冷清了很多,各大統領,諸多神軍,以及神老、護道者都閉口不言,默默關注局勢的發展。 “神不行了,新神已經誕生,諸位趁早敬拜,免得將來被清算。” 彼岸,謠言四起,各種議論不斷,在許多大族中已經秘密樹立起一座新的神像,他神武而嚴肅,通體散發寶輝。 這是一個中年神祇,看起來雄姿偉岸,比之模糊的老神像更加真實,塑造的竟然是真身。 “至神青羽天降世,此世當立!” 全天下大震動,新神誕生,名為青羽天,傳入了世間,一些想投機的大族提前開始敬拜,震撼天下。 隨后,消息走漏,神像秘傳各地,大族幾乎都開始暗中塑造,以備萬一,更是有許多強族開始供奉在神龕中。 對于神來說,這顯然是一種災難性的后果,信仰力急驟下降,從質疑、到現在的不信服,世間對他在相信,威嚴被挑戰,神之王朝將要瓦解。 這是一種可怕的劇變,自這一日后,他獲得信仰力少到讓人不相信,通體都沒有了神輝,只能靠自身力量運轉。 不然,他真身都會顯現,露在世間,缺少了那種威嚴感。 這就是信仰之力,若是人心不穩,可能會急驟消耗,快速下降,并不是那么的可靠。 而在這十年中,天下第一魔頭聲威大震,舉世皆知,因為他每年都要露面幾次,一直逍遙法外,挑釁神威,可是神卻不能奈何。 可以說,神的威嚴受到冒犯,他是此道第一人,成為了這個世界最大的異端,在許多人眼中他是一個要把神拉下神壇的頑固分子,是人間最大的惡魔。 “躲在山谷中修行也中槍,尼瑪的,詛咒那個將篡位的新神在繼位當天就暴斃!”陰陽山谷中,龍馬惡狠狠的說道。 現在情況已經很明朗,這是一個巨大的陰謀,有人迫不及待,想取老神而代之,因為葉凡從未去招搖過,有人利用他添亂,褻瀆老神。 神到底什么境界,成為了葉凡他們最大的疑惑,似乎超越大圣,但此種又有些疑點,讓人不解。 他們并不去摻亂,因為外界太危險了,強大如牛魔王、恐怖如掌握有仙淚綠金尺的圣靈都很老實,諸大圣這十年來一直都在蟄伏。 “神將死,至神降世,取而代之,青羽天當立!” 時間匆匆,這是第二個十年! 誰也沒有想到,新神的攻勢這么威猛,非常的直接,開始明目張膽的篡位,昭告天下,將入主神域。 天下大亂,神域震動,各大統領、神老、圣女、殿主都全都不安,不知如何選擇。 “吾掌至尊器,誰能爭雄?”老神大喝。 然而,就在這一日,神域幾乎崩塌,至尊神器不聽從其召喚,破天而去,自神壇上離開了。 “神圖中立,兩不相幫!”一個神老吃驚的說道。 與此同時,神域外許多人震驚,牛魔王、圣靈、金蟾、灰蛟等來自域外的大圣一直在關注,見到這一幕都從頭涼到腳。 神域的至尊神器竟然是一張陣圖,看其上面的符文以及流動的出無量殺氣,分明與古天尊命泉中的四柄殺劍同源。 “是……靈寶天尊的陣圖!”眾人不得不震撼,若是這宗東西在手,將來可得四柄殺劍,組合在一起天下無敵。 神圖橫空,在神域上方沉浮,守護株生命古樹,它緩緩轉動,氣勢磅礴,像是可以粉碎諸天萬界,混沌霧靄飄起,可怕無邊。 “是誅仙陣圖,想不到在此。”最后這關鍵時刻,龐博與葉凡他們也到了,在暗中觀察,想看一看真正的神戰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