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30 群敵皆來襲

丈許長的金色蛇身璀璨鋒銳,像是三桿黃金神矛一般破空而來,直取葉凡的背部,猩紅的蛇信子吐出,堪稱真是正的毒蛇之吻,這是致命的襲殺! 關鍵時刻,三條金蛇趕到了,不惜暴露在神域面前也要對付葉凡,將其除掉,可謂是膽大包天而這個時候葉凡正在與灰發老者激烈大戰,這是一個絕世勁敵,超級恐怖,與以前所遇到的所有人都不一樣。跟我讀--混*--請牢記此人境界不高,但是卻擁有大圣氣韻,讓人悚然,平淡一擊都蘊含了天地至理,有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 “轟隆” 葉凡一邊應對大敵,卻也不得不抽出手來對付三條可怕的金蛇,轉身一擊,六道輪回拳粉碎真空,阻擋三桿金色神矛。 三條金蛇絕世強大,周身都籠著滔天的血氣,避開葉凡這一拳的鋒芒,冷漠而對,隨時會再出手。 龐博、龍馬等人震怒,金蛇一族殘暴而冷酷,最近殺了那么多人,終于又在他們面前出現了,落井下石。 “長蟲你們卑鄙無恥,敢如此瘋狂就不怕玩火60嗎?”龐博喝道。三條金蛇敢在神域面前出現,真的很膽大,一切都是為了殺他們。 “等待這一刻多時了,我們并不加入這一戰,只是在外圍搭下手。”金色三郎君冷冽的說道。 金色一脈三位郎君一個個鐵血冷酷,這是他們尋找出的來的戰機,不惜以身涉險,暴露出來,也要除對手,近乎瘋狂。 在這個過程中,神域幾大強者都很鎮定,并未有任何表示,出手更加激烈,想要盡快拿下他們。 尤其是葉凡與灰發老人的一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兩人都是絕世高手,在圣王五層天難逢對手。 他們大戰到狂,全都發絲凌亂,周圍出現一道道神魔異象,血雨飛灑,惡鬼嚎叫,像是打開了地獄的大門。 此戰之激烈與殘酷。遠勝人們的想象。葉凡神色凝重。手段盡出,對面那個魁偉的老者像是一座豐碑般,始終屹立不倒。壓的人透不過氣來。 星空下第二,并非虛名,真的超然世上。比之年輕至尊中的佼佼者更甚,異常強大與恐怖。 他有一種可怕的吐納術,每一次體內都發出了隆隆雷鳴,像是可料敵先機,每一擊針對性都很強,像是在揮動大道而戰。 這是一個讓人絕望的對手,天人合一,一擊之下星毀月沉,在這個時代僅見。 葉凡與他勢均力敵。出道這么多年,見到過諸多大敵,但像現在這般怪異的對手還是頭一次見到。跟我讀--混*--請牢記 他擁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至強攻擊力也就算了,還有一種強大的精神威壓,更勝過肉身與秘術的鎮壓,精神力一縷縷,扭曲時空。讓人壓抑,元神欲裂。 “哧!” 金蛇族三位郎君不時出手,每一擊都直指要害,讓葉凡不得不防,自然打亂了節奏。生死對決中最忌分心。 若是常人這樣被打擾,不說被襲殺。也會被灰發老人格殺,嚴重影響了大戰。 金蛇族三位郎君都是最可怕的人物,跳出出來一個都會攪起腥風血雨,更不要說三人齊出,進行襲殺了。 葉凡處境堪憂,一位超然的猛人與他生死爭鋒,另有三位大高手虎視眈眈,隨時都會下毒手,讓他防不勝防。 “吼……” 龐博一聲長嘯,妖帝九斬一下子輪動出五斬,將正面的兩位對手劈的鮮血淋淋,險些斃命。他沖了過來,對金蛇三郎君出手,要解葉凡厄難。 “神域不過如此,竟然與你們口中的魔頭勾結,欺世盜名,算什么神,我看都是些山魈鬼魅,上不得臺面。”龍馬擠對。 與他們大戰的兩人神色很難看,發動了最強的攻擊,不時也掃向金蛇族三位郎君一眼,這亦是他們要斬殺的域外惡魔。 “靜心,殺敵。”灰發老人平淡的說道,僅有四個字,沒有什么多余的話語。 那四大高手頓時一震,全都冷靜了下來。 這個老人太冷靜了,盡管來了一批第三方人馬,且也是域外魔頭,但既然地沒有對抗他們,且欲除葉凡,他則沒有必要改變現狀,盡管殺敵就是了。 龐博硬撼金蛇族幾位郎君,然而這三人顯然不想陷入泥沼過甚,全力發出一擊,將龐博震的噴出一口血,倒飛了回去,又一次回到了神殿騎士的戰場。 “你們不用擔心我!”葉凡喝道,一聲大吼,通天動地,頭上浮現出一股清氣,正是一氣化三清這種古術。 道身掙脫出本體后,直奔著三條金蛇而去。 且這個時候葉凡展開了無差別攻擊,真身與道身一起施展黃金寶藏,兩者一陰一陽,分處兩方,將灰發老者與金色族三位郎君夾在在當中,成千上萬的道鐘、天塔、仙劍、寶鏡、天羅傘等飛舞,全都如黃金鑄成,一起鎮殺四大至尊。 毫無疑問,這是一種絕世攻伐,絕世犀利,讓人防不勝防,金色的兵器漫天飛舞,像是從無盡歲月前飛來。 灰發老人露出驚容,道:“你與兩千前年前那個騎牛的老者是什么關系?” 他這樣的話一出口,連與龐博等人激戰的神殿四大強者也都是神色一驚,差點被龐博再次劈出鮮血來。 昔年,發生了太多的事,那個騎牛的老者獨自出入彼岸各大禁區。 外界不知,他們卻知曉,兩千年前那個騎牛的老者神秘莫測,出入過神域,拜訪過他們神,讓當時活著的各大神老等忌憚到了極點。 灰發老者平靜了下來,又如開始那般若深淵似瀚海了,深不可測。他腳下生出光華,幾近神佛,腳踩金蓮,瞬間一身化為八尊古神,恐怖滔天,鎮壓向葉凡。 當然,這種法身與真身實力有差距,并不如葉凡的道身那么可怕。但也足以驚世了。 金蛇族四位郎君亦是一聲輕叱,額骨光華大盛,螣蛇化神古術施展,這是要強行提升戰力,瞬間達到一個飽和點,想要一擊必殺葉凡。 且,在他們的天靈蓋內,各有一角陣圖浮現。隨時會飛出。想在關鍵時刻鎮殺在場的所有人! “轟隆!”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兩股滔天的血氣出現,宛若汪洋一般涌來。加入戰場,同樣是殺向葉凡。 一頭古獸絕世恐怖,渾身都是血光。也不知道吞食過多少生靈,鱗甲森森,駭人之極。正是吞天獸,在這關鍵時刻,他也趕到,想絕殺葉凡。 吞天獸,體形巨大,修道數千載以上的古獸尊可以直接吞掉星球等,對于各種生物來說這是一種太古神魔。為古來罕見的異種。 他的出現讓戰斗越發的可怕,葉凡處境更加堪憂,真身與道身左沖右突,血戰這么多至尊強敵。 “轟隆!” 龐博拼命,雙眸光華閃爍,妖帝九斬被其發揮到了極限,將自己的兩名對手立劈。鮮血迸濺,染紅了此地。 這一景象讓其他人震驚,要知道這可是神軍中的幾大統領,是神殿最可怕的一批人,不然何以跟在灰發老人的身邊做他的左膀右臂?不會比域外的年輕至尊差! “殺!” 龐博殺了過來。沐浴鮮血,加入葉凡這一邊的戰場。大戰眾人。 “可恨,當年本座在妖皇古陵中得祖先龍馬傳承,至今反受其害,不能化掉那枚龍血晶核,不然何至于此。”龍馬嘆道。 至于十二圣者中的其他人則還算平靜,畢竟他們差了敵手幾個小境界,能拼殺到現在就很強勢了。 不是每個人都如葉凡那般“非人類”可以不斷突破,十二圣者雖然超凡,但也還在能被解讀的奇跡范疇內,是有血有肉的真實人物,而非逆天的近乎為仙。 他們這樣才算正常,像葉凡這種人可以用“現象級”來形容,古來罕見。 “走!”葉凡大喝,通天動地,展現出最強戰力,黃金神藏、五色神光、元磁秘術等璀璨奪目,而后撐開了異象,恐怖氣息浩蕩天宇。 真身與道身同步進行,像是一陰一陽,所施展的各種古術、異象都是對稱的,在這里成為一幅可怕的神圖,威能倍增。 他生生撕裂開戰場,招呼龐博一起闖了出去,而后裹帶著十二圣者一起沖擊,殺向遠方,群敵皆現,不能在此血拼下去了。 “吼……”金蛇一吼天地崩碎,四郎君天靈蓋中有一角陣圖浮現,呼喚兩位兄長,想要四圖合一,毀掉葉凡。 金蛇大郎君冷漠搖頭,此時各種人物齊現,他不想突出表現,一路追殺盡可,關鍵時刻還要以陣圖掃滅其他人呢。 同時,他亦有一種顧慮,金蛇二郎君曾持一角陣圖大戰葉凡,但卻死掉了,對方身上多半也有什么可怕的祖器。 葉凡他們一路突圍,后方幾尊大敵追殺最快文字更新無廣告,每一個人跳出來都可以讓大地搖三搖顫三顫,而今卻同時追殺他們。 “鏘” 突然間,前方金屬光澤沖天,大地上一根根巨大的神刺沖起,穿透高天,差點將葉凡、龍馬釘在天穹上。 一只金屬怪獸攔路,冷漠的登天而上,正是食金獸,近來其道行又精進了,吞食過不少煉圣器與神料,戰力越發可怕。 葉凡拼殺,現在神擋殺殺神,佛擋弒佛,一旦被攔住,后方諸敵齊至,那么可能危矣。 “嗡” 千萬道光華中,葉凡一掌向前拍去,打的食金屬掌臂變形,若是血肉肯定炸開了,可他是金屬體,只是光澤暗淡了下去。 然而,葉凡的右掌卻也出現了一道口子,淌落下一滴滴血液,這讓龐博等所有人都吃了一驚,竟可傷葉凡肉身,是前所未有之事! “龍紋黑金!”葉凡神色凜然,在那食金獸的掌指間有一枚黑刺,盤繞一頭黑龍,冷氣森森,無比懾人。 “等我吞食到真正的金屬仙料,定會送你上路。”食金獸冷森森的說道。 “可惜你永遠沒有那個機會,今日我記住了,來日你們所有人都要死,所謂的至尊只有一個,余者皆為飛灰。”葉凡平淡的說道。 顯然,這是有預謀的的圍殺,金蛇、吞天獸、食金獸等包藏禍心,欲趁此機會除掉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