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26 神肉墳丘

~日期~10月18日~ 群山萬壑,瘴氣彌漫,古藤巨樹生滿山地,一片洪荒景象。可是卻靜到了極點,聽不到一點聲音,枯寂無比。 一口巨棺橫陳,古氣滄桑,通體都為石料,卻沒有一絲縫隙,高達千丈,將周圍許多山峰都比了下去。 不細看的話誰會認為它是一口棺,分明是一條石嶺,寸草不生,天生有一種大道氣機,讓人真心敬畏。 “鎮壓了黑暗動亂、幾乎與七大生命禁區都戰過的虛空大帝葬在里面?”龐博低沉的說道。 “古之大帝的棺槨,果然非凡,光是站在這里就感覺到了一種異樣。”十二圣者也都先后嘆道。 并沒有壓迫以及讓人戰栗的氣息,那口石棺如此巨大,沒有什么恐怖波動溢出,有的只是一種不凡。 他們來到這里并沒有莽撞的闖進去,不光是因為這口古棺很神秘,更為重要的是這個地方是一處絕地,有進無出。 葉凡、龐博等修成了天眼,站在遙遠處,極目千里,但是卻也不能徹底透視霧靄最深處的東西,總像是隔著一層紗。 即便是源天眼與眾不同也被擋住了,不能盡窺究竟,那里有著上古不為人知的殺機,到了現在都不能破去。 “姬家兄妹若是真在里面,可是有些不妙,這個地方這么邪門,可別發生危險。”龐博道。 葉凡道:“只要他們不離開古棺,再可怕的絕地也不是問題,奈何不了他們。” 這是一個事實,古之大帝即便死去了,也不是后世人可褻瀆的,他們所留下的尸身擁有莫測的偉力。 所謂絕地。就是諸圣進去也得殞落之地,為自古長存的葬地山川♀里盡管古木狼林□至有藥王。但是卻沒有一頭靈獸出沒。 “不太對勁,你們看這山峰于白日間蒸騰紫氣,分明是瑞光噴薄,大祥之兆。怎么會被稱作絕地?”龍馬疑惑。 “讓我來看一看。”葉凡讓眾人退后,他渾身流淌寶輝々展源術,腳下出現大片的紋絡,對這片山川進行勘察。 “咦。不對。速退!”葉凡一驚。在他們遁出去的剎那,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蔓延而來,神圣純凈,近乎神明力,流光溢彩。 不是殺機,倒像是仙門大開。在迎接貴客入山,顯得很詭異。 “與原住民所說不一樣。分明是一片凈土,怎么會被稱為絕地?”十二圣者都面面相覷,并未感覺到一絲殺機。 葉凡也在蹙眉,盯著山川看了又看,依然讓眾人等在外面,唯有他自己邁步,只身向前而行去。 下一刻鐘,浩瀚的力量再現,群山萬壑都在共鳴,發出祥瑞之光,每一座山峰都若至寶,轟鳴作響,瑞氣沖天。 先天神精如水一樣涌動,所有山峰都在搖動,神圣無比,霞光漫天飛舞,與傳說根本就是兩個樣子。 “為什么會這樣,原住民在騙我們,不可能,一個人如此,難道所遇到的人皆在欺騙?”外界,龐博與十二圣者等都不相信。 葉凡止步,心有疑惑,但卻更加警惕了,站在絕地外圍沖著里面傳音,對著石棺呼喊:“紫月,皓月兄,你們在嗎?” 他的聲音若天雷般,震的虛空都在抖動,傳出去數以千里,整片大山為之共鳴,不斷回蕩他的話語。 而那些瑞光卻也更盛了,像是有一片仙家洞府打開,等著有緣人深入,去取自己的造化。 葉凡果斷倒退,雖然祥光撲面,但總覺得有些不對勁,這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喀嚓” 所有大岳都裂開了,上萬座山峰轟鳴,咔咔作響,每一座山體上都出現不少裂縫,在里面竟是鮮紅的液體。 “血,是猩紅的血!” 葉凡等人心驚,這么多山峰內得有多少血液,是怎么形成的?讓人生疑。 “這些山峰都是活的,它們都在動!”黑熊圣者沉聲道。 這些山體蛇行龍進,如虬龍般在游動,雖然裂開了,有血液出現,但是依然如此,讓人覺得很詭異。 “這些難道真的是生物,你們看山體里面有巨大的白骨,像是山的骨骼,沾染著血絲。”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什么東西,怎么如此的特別? 會爬的山峰,如虬似蛇而進,體表龜裂,內部是血液,還有一條條巨大的骨骼,是這些骨頭在支撐著山體。 每一條骨頭都很長大,其中之最有數百丈,甚至上千丈,而最小的卻不足巴掌大,擁有一種奇特的生命光澤。 山是活的,這是什么生物,難道之所以被稱作絕地就是與此有關,是他們吞食了進入此地的生靈? 突然,一種異香飄來,讓人身輕體健,似是要飄起來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擁有一種特別的魔力,讓人沉醉。 所有山體都在抖動,龜裂的縫隙中光芒大盛,自那血液與骨頭中溢出一滴滴神秘的液體,晶瑩透亮。 它們從山體上滑落,墜向山腳下,形成瑩瑩透亮的小水洼,不少都連接在了一起。 不用誰說,眾人也知道這是了不得的神液,但是誕生的過程卻是如此匪夷所思,令人詫異與不解。 “收!”龍馬低吼,祭出一件法器,沒入萬山中,想要收取這種神秘的液滴。 然而,其法器如泥牛入海,一去不返,直接墜落在山體上,而后被瓦解,被道道祥光吞沒,收入山體中。 “將我的法器當作了養料,這到底是什么東西,難道世上真有地龍這種生物不成?!” 山中,各種流光飛舞,那種晶瑩的液體很少,非常稀有,不滲入沙土中,不沒入石縫間。全都聚集在山根,也不過是小水洼。 至于那個巨大的石棺依然橫陳終沒有任何變化。 “有人來了。”青鸞圣者道。 遠處↓十道身影飛來,各個神環罩體,有男有女,或英武迫人。或神圣祥和,或貌美如花。出塵多姿。 大多都是人形生物,只不過有的生有三頭六臂,有的長有第三只豎眼。個個氣象不凡。讓人忌憚。 “看來神魔液將生成,一萬年才涌動一次,機會罕見,萬不可失誤。” 這些人一個個都很強大,但是卻也不敢深入絕地,全都是在外面靜觀。并未發現已經隱伏起來的葉凡等人。 “快看,神魔液已經初成。再有一段時間將當沉淀下來一些寶液,一萬年收割一次,事關重大,各位近日一定要勤來巡視,不容有失。”一個男子沉聲說道。 葉凡等人在旁聽的暗暗點頭,這里果然是一處古怪之地,竟誕生有神魔液,非法力通天、有大能力者難以得到。 “你我都是奉命行事,萬一出了差錯,誰都承擔不起,神會怪罪的,一定要小心。” 龐博等越聽越是驚訝,每隔萬年就會出現一些神魔液,而這些人屬于某一個大勢力,專門負責采集這里的寶液。 “大人,為何會產生神魔液,究竟是如何形成的,這里不是一處絕地嗎,我們能否進去?” 顯然,當中有新加入進來的成員,對這里充滿了好奇,認真請教與詢問。 “這里是諸神的戰場,埋下了他們的血與骨,而今除卻我們的神外沒有人可以進去,動輒就會形神俱滅。”一個英俊的男子告誡道,他實力驚人,是一個位圣人王,生有三頭六臂,黑發濃密,有一種凌厲的氣勢。 這是諸神的血與骨,埋葬在此地,形成了一片生命絕地,而這些血肉當中蘊有仙精,讓后世人無不心動。 不知何因,最終仿若形成了一個仙窖,又似化作了一個特別的生命體,諸神的血肉與葬骨等自動誕生神魔液,每隔萬年涌出一次。 “這些人來自神域!”通過他們的交談,葉凡一行人得悉了一些情況。 “大人,數十年前天降巨棺,落在這片絕地中,可有什么說法,至今無人探知。”有人問道。 “是啊,到底如何了?古棺從天而降,當時有人飲到,棺上有幾個生靈,這簡直匪夷所思,不知是否還在這片絕地中。” “有些事情涉及太廣、太深,不是你為所能過問的,最好莫要為之。”那位大人冷漠的說道。 最后,他還是低語了一句,道:“那是神話時代的九重古棺,可能是神的某位長輩也說不定,故此莫要議論了。” 暗中,龐博等倒吸了一口涼氣,神話時代九重棺槨葬于九天上,內有神靈,起源在這里不成? 葉凡猜測,虛空大帝也只是自宇宙得到的九重棺槨而已,內部真正的主人是誰,無從得知。 而今,似乎要找到正主了! “看樣子,紫月、皓月兄可能還在絕地深處,一直沒有出來,這么多年來不知道怎樣了。”葉凡自語。 就在這時,遠空傳來隆隆巨響,有一輛青銅戰車劃過蒼穹,碾碎長天,沖到了這里,綻放出不朽的光輝。 “神域法旨到了。”早先來的這些人驚呼。 “神旨到,近日神沉思有感,域外諸靈到來,將攪亂四方安寧,故傳旨天下,各族共殺域外惡靈,守護彼岸。” 青銅戰車上立著一道身影,朦朦朧朧,傳下法旨,讓天下諸雄共抵域外魔頭,將入侵者斬殺個干凈。 暗中,葉凡、龐博、龍馬等全都震動。 “麻煩大了,在這個世界將有一場血雨腥風,但凡降臨此彼岸的大圣、年輕至尊等都將有難了,神域中的那個存在這是要大開殺戒啊。”龍馬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