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425 諸神的后院

~日期~10月18日~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諸神的后院 巨猿很無辜,一臉敦厚的樣子,撓了撓頭,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有什么不對嗎?” 這個答案讓人很無言,難道神話時代九重棺與生命古樹真的盡人皆知了?這令他們都是一陣發呆。 “生命古樹究竟在哪里?”龍馬催問,想立刻知道這株古樹的下落,降臨的人太多了,諸大圣、各路年輕至尊,哪一個是省油的燈? “離這里不遠,徑直前行,萬里路就到了,在諸神的后院中。”巨猿答道。 “諸神的后院,那是什么地方?”龐博認真問道。 “也算是諸神的居所,可以稱之為仙域的一部分,不過諸神一般情況下不降臨,很少去那里。”巨猿點指前方,告訴眾人,萬里之遙,可達那里。 這個距離對于眾人來說真的不算什么,修為達到圣人境就可化天涯為咫尺,一步邁出,日月河山齊轉。 仙域,諸神的后院,平日不常居住的地方,長有一株生命古樹……這些串連在一起,對于外來者來說,足以震驚。 眾人都是一副怪異之色,在來此地前,所有人都認為將很艱難,神之彼岸定會充滿兇險,也許要血戰到尸骨如山。 哪曾料到,一頭巨猿而已,卻將他們想知道的一切都幾乎都給抖露了出來,沒有費吹灰之力。 龍馬、黃金獅子認真盤問,了解足夠的情況后,迫不及待,要立刻動手,才相距一萬多里,可立即趕到。 葉凡露出異色,睜開天目,盯著巨猿看了又看,確實為一個化龍秘境的生物,并非什么活古董。 山川倒飛,大河遠去,他們一行人破空而行,像是極道驚虹橫貫長空,不多時就來到了萬里外。 到了這個里,每個人都心中一震,這個地方很神秘,混沌霧靄洶涌,將前方隔開,像是自成一界。 顯然,這里非比尋常,剛一接近讓人心中劇跳,霧靄中的山川全都銘刻有大道符文,讓人敬畏。 “那頭巨猿沒有說謊,竟然是真的,這絕對是一處密地!”十二圣者這么多年來經歷過不少大風大浪,一眼看出,此地擁有非凡格局,凝聚有千古少見的大氣象。 山峰如神像林立,自古長存嶺似虬龍,橫貫東西。絕壁若金鵬展翅,扶搖直上云海○陵若玄武蟄伏,穩而厚沉。 “不錯,我曾觀那巨猿神識,不曾說謊。”龍馬道,這樣做雖然有點不地道,但是初來此地,還是小心為妙。 “真的是諸神的后院,也就是仙域的一部分,太過不可思議了,來到了神之彼岸那就等若要成仙了?”龐博充滿疑惑。 毫無疑問,這個地方必然有什么講究,光站在外界就讓人心神搖動,恨不得入內一關造化奧秘。 “不太對勁。”葉凡說道。 “怎么了,這個地方有危險嗎?”九尾鱷龍詢問。 “目前看未看出。”葉凡搖頭,事實上這個地方很像是仙家洞府,真的太過非凡了,處處圣境,讓人入神。 “有什么不妥處?”青鸞問道。 “那頭巨猿不對勁,走,我們回頭去看一看。”葉凡掉頭而回,沖向萬里外。 眾人面面相覷,跟了下去,然而大地茫茫,巨木高聳,古樹狼林,根本就沒有了那頭巨猿的影子。 “這是他留下的足跡,到此終結了。”葉凡道。 百丈高的巨猿在大地上留下一個個巨大而又很深的腳印,到了這個地方突然而止,像是莫名消失了。 “我分明搜過其識海,怎么還會有問題。”龍馬恨得牙根都癢癢。 “連我的源天眼都幾乎失效,這個巨猿了不得!”葉凡眸中射出冷電,掃視四方,尋找蹤跡。 最終,他在遠處的草叢中撿起一根金光閃閃的猴毛,并不是很長,比之剛才的巨猿毛發要短上不少,且過于燦爛。 “一根猴毛,這是怎么回事?”龐博問道。 葉凡沉聲道:“剛才那個巨猿是一根猴毛所化,幾乎騙過了我們所有人,有一頭神猿,他精通變化之道,不說舉世無雙也不多了。” “我怎么覺得有些熟悉。”青鸞眼神犀利。 “不錯,似曾相識。”天蝎圣者鄭重點頭。 “是它!”龐博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在古天尊的命泉深處,有一座上古洞府,內有一只坐化的六耳獼猴,這種氣機相仿,疑似是他。 “不會吧,那只老猴子功參造化,但過去了數十萬年,怎么可能活下來?”黃金獅子生出疑慮。 “我知道了,是那只小的!”黑熊圣者咬牙切齒,生出無盡的怨憤。 他的一位宗祖身為大圣,法力通天,在星空中相遇一只神威蓋世的六耳獼猴搬家,只因不小心擋住了神猴的去路,就被一巴掌拍成了爛泥。 “當時還有一只小猴子,坐在那個蓋世強者的肩頭上,我想……他可能活了下來!”黑熊圣者臉色難看。 眾人都是一呆,六耳獼猴將府邸建在了古天尊的命泉中,可以說震撼人心,他的實力毋庸置疑。 想來憑藉他的實力,要尋到神源,將自己的后代封印到這個大世來不成什么問題。 于古天尊的苦海構筑神橋直達彼岸,與此地可以說天涯咫尺,若是神橋出現,想過來的話邁上一步即可。 “相傳,六耳獼猴是宇宙內最強血脈中的一種,能察理,萬物皆明。尤其是,六耳聆聽天下音,可學萬法,神鬼莫測,變化之道無人可識破。”九尾鱷龍鄭重說道,而后閉口不言了,掃視四方,似是怕被此神猴聽到。 “都說六耳獼猴滅絕了,這天地間少了一種最可怕的體質,不曾想他在神之彼岸還有一條血脈。” 所有人都預感到不妙,這只猴子本領通天,若是盯上了他們,肯定是少不了一場苦戰。 僅以一根猴毛變化,就差點蒙騙他們所有人,這種手段非一般強者可以施展。 葉凡神色平淡,道:“無妨,他若真的神威蓋世,早已對我們動手了。” 話雖然這樣說,但十二圣者都不敢放松警惕,因為這種血脈實在太強了,讓人不得不防備。尤其是黑熊圣者,臉色鐵青,這是該族的仇人。 葉凡他們遍尋無果。既然六耳獼猴的猴毛化身在這個世界,那么真身可能也在,將來也許能夠遭遇。 “該死的猴子,真是好狠的心,想引我們進去,坑我們形神俱滅。”龍馬咬牙。 他們從其他生靈口中得悉,那片山川的確與太古諸神有關,但絕非什么后院,而是一片自古長存的禁區。 現在的諸神都不一定能進去了,對于其他人來說更是有進無出,必死無疑,因為那是古之大帝布下的一片殺陣,至今還在,并沒偶徹底損毀。 “好猴頭,將來與算賬!”龐博也說道。 山中卻有不凡處,十步一景,五步一神符,奪天地造化,可是古之大帝的殺陣排列于此,諸神進去也得死。 繞過這片古地,他們進入諸雄爭霸的真正蒼茫大地上,先后見到數座巨大的古城,每一座都有不世高手坐鎮。 “長生的故鄉并不叫仙域,而是名為神域,是諸神的棲居地。” 這是來到這個世界后,他們了解到真正確切的消息,那頭巨猿所說有誤,但也不都是虛假,將仙域換成神域就可以了。 “人族護道者死了一人,其他族等亦死了兩位大圣,這是怎么了?!”他們得到一則震撼性的消息。 在一座宏偉的城墻上,貼出一個告示,懸有三顆血淋淋的頭顱,稱他們是企圖褻瀆諸神的罪者,被鎮壓以儆效尤。 他們降臨在這個世界僅過去一夜而已,就死了三位大圣,這讓人震驚,葉凡他們全都心中凜然,這個世界果然可怕。 這是他們路徑的第五座巨城,城墻高大,像是黑色的鐵水鑄成,烏光冰冷,閃動冷冽的金屬光澤。 三顆血淋淋的頭顱,被置于竹籠中,懸在宏偉的城門樓上,觸目驚心。 葉凡他們進城,見到了各種不曾聽聞的種族,有的鳥身狼頭,有的只是一團光,沒有固定形體,有的只有一顆碩大的頭顱,沒有手臂與身子。 種族形形色色,各不相同,甚至有不少是法器,如一口神刀在城中行走,生出了雙腿與雙手,身為刀體。而另一座古塔,晃晃悠悠,在城中飛行。 龍馬差點出手,洗劫這些兵器。但是被葉凡制止了,嚴厲告誡他不得亂動。 這些都是這個世界的種族,不少都是異類修成的,圣兵器通靈,成為異類,在這里合法,自由出行,無人干預。 據傳,不少都是從名山大川的洞府中走出來的。 “真邪門了,這到底是什么地方?”十二圣者直犯嘀咕。 還好,他們也見到了不少人形生物,葉凡、龐博等也算不得異類,并不是多么引人矚目,這些人形生物有的為人類,有的則是其他可怕生靈化成的,全都很強。 “這些巨大的雄城自古長存,據說都在守護諸神的棲居地。”他們探明了這一消息。 雄城后方接近神域,人族護道者與兩位異族大圣都是為了探神域,而被人擊殺的,故此懸頭于城上,進行警告。 “大圣啊,說殺就殺了,難道是真正的神靈?!”這些消息讓他們覺得很不妙。 葉凡他們穿城而過,沒有輕舉妄動,多方打探,所謂的神域周圍共有類似的八座巨城,鎮守八方。 他們向很多生靈詢問,也沒有弄明白,所謂的諸神到底是什么東西,因為無人可真正講清楚。 神域可不撼動,他們冒著觸霉頭而去打探神話時代九重棺,再次證明了巨猿的一些話,真的是大部分人都知曉,但卻不是在仙域,而是在一處絕地。 橫渡天地,他們也不知道跨過了過少個數以百萬里,來到一片自神話傳說時代就存在的古地,飲最深處。 “一口石棺而已,竟橫陳在絕地最深處,這是大兇之兆嗎?” 眾人立身在天宇上,飲絕地前方,瘴氣彌漫,古木狼林,非常安靜,死一般的沉寂。 在一片巨山間,有口石棺高大無比,宛若一座石山橫亙,散發著古樸滄桑的大氣。 這是從域外降臨的棺槨,數十年來從無人敢進去,因為這處絕地留下了太多可怕的傳說,接近必死。 “這……真的是虛空大帝的古棺,可是怎么變得這般巨大?”葉凡心中驚疑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