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24 奢侈

葉凡動時如大鵬展翅,扶搖直上九萬里,靜時若淵海,有一種無敵大勢,睥睨天下。他將兩截金色蛇身扔在地上,根本就無懼他逃走,冷漠的俯視著敵手。 金蛇二郎君丈許蛇身斷為兩截,金色血液濺起很高,他心中絕望,施展出了幾種最強大的古術卻完敗,難以與大敵爭鋒。 “我不甘!”他不愿做帝路上的一堆骨,出道來一路高歌無敵,自負為天下年輕一代中最強幾人,今日卻這樣慘敗。 咻! 兩段軀體重組,化成一道金色蛇身,金色脊椎骨鏘鏘作響,螣蛇邪劍再次出現,璀璨奪目。 這染上了他的本命血,威力奇大無匹,要進行最后的一搏。葉凡的神形出現,龍形曲線居中,黃金圓罩體,轟隆一聲,血氣沖霄,達到一種最強狀態。 “當!” 他以拳撼劍,接連數十擊,打的螣蛇邪劍顫抖,六道輪回拳現出后,金色拳頭百擊,最終轟的一聲劍體炸開了,邪劍成為一塊又一塊碎片。 而與此同時滔天的血海、無盡的尸骨浮現,像是來到了一片可怕的異域,是如此的突兀,讓人顫栗。 這是螣蛇邪教納百萬生靈、養成邪胎而成就至強圣器時的血與骨,雖然不是實體,但是卻栩栩如生。 螣蛇邪教過大圣的血液,更以百萬生靈為基,以神猿整整一族神血為靈,而今近乎快成為大圣器了,卻依然被毀,斷在葉凡的拳頭下。 這一擊打掉了金蛇二郎君所有的自信,讓他如萬丈高峰一腳踏空,跌入黑暗深淵中,渾身冰冷。 “葉凡怎么還不殺了他,免得出現變數,對敵人不能手軟才對。當果斷而凌厲。”天蝎圣者道。 龐博道:“因為還有三條蛇,葉凡這是要摸清這一族的底細,將來甚至可能會碰到一條最恐怖的老蛇。” 最后一刻,金蛇二郎君突然面露猙獰,收起所有沮喪,眉心神霞爆射,一角陣圖飛出,流動大道氣息。像是可以鎮壓九天十地,神能狂涌。 這是螣蛇一族的神秘古器,當年四兄弟曾以此對抗大圣,逼得灰蛟獸尊都險入危境,差點著道。 “即便不能勝你,也可以斬你!”金蛇二郎君嘶吼。眸光森然,這個絕世大敵讓他絕望,既然無法攖鋒,就徹底毀掉♀是他的瘋狂心念,要讓葉凡形神俱滅。 一角神圖雖然被封印了,但是也能解開部分威能,一縷縷漣漪般的光波擴散,簡直是神擋殺神佛擋弒佛。 虛空寸寸崩碎! “當” 突然,葉凡身前綠光大盛。他將殘缺不堪的綠鼎取了出來,擋在身前,當那些光波擴散過來后全部擋住了。 龍馬等心驚,螣蛇一族果然可怕,竟然逼得葉凡動用了這宗大殺器,這是多年未有的事! 綠銅鼎神秘莫測,為古天庭遺存世上的唯一神器,不主動攻伐,一直都是防御為主。 “這是什么?古天庭……”金蛇二郎君大叫〕上露出驚容。 葉凡持綠鼎上前。光波無法接近他,撞向金蛇二郎君以及那幅神圖。轟隆一聲,這一角古陣圖耀眼無比,撕裂開虛空,沖上了云霄,竟然遁走了。 “我螣蛇一脈的祖器竟飛走了……”金蛇二郎君駭然失色。 數十萬里外,一片大荒中古木參天,猿啼虎嘯,金蛇族其他三位郎君頭上都有一角陣圖浮現,正在運轉金蛇天功,想憑借陣圖間的感應尋到二郎君。 突然,天際盡頭光芒大盛,一道璀璨的神虹從天而降,一角古陣圖落下,與他們三人的祖器相合,組成一個無缺的古圖。 在上面,有各種圖案,上至神祇,下到飛禽走獸,中心處萬靈擁簇一條成神的螣蛇,景象震世,因為它張口就可吞諸天大星。 “老二兇多吉少了。”金蛇族大郎君一聲輕嘆,眸子中射出兩道璀璨的神光,望向天際,森然無比。 “二哥命不久矣,可能已經不在個世上了,是人族圣體所為嗎,我要殺了他!”金蛇三郎君怒吼,四人中以他脾氣最沖,動輒就會殺人,伏尸成千上萬,在其背后出現一片血海,上擊高天。 “人族圣體,我要以最殘忍的手段將你虐殺。可嘆二哥還沒有練成‘螣蛇化神’那一無敵法門,不然的話誰與爭鋒。” “你們兩個將螣蛇化神練成,我們想盡辦法除掉人族圣體。”金蛇大郎君開口,神色越發的陰沉了。 “自然要除他,我要一口一口吞掉他的金色血肉!” …… 斷山殘嶺,滿目瘡痍,戰斗已經結束,葉凡一指點在金蛇二郎君的額骨上,鮮血噴濺,地上出現一條巨大的蛇尸。 不再是一丈長,其真身長達千丈,橫亙在山脈中,通體呈金色,璀璨奪目,鱗片長達一兩米,閃爍金屬光澤。 清冷的月輝灑落,山中騰起陣陣火光,葉凡、龐博、龍馬、黃金獅子等圍坐在一起,篝火堆上掛著一塊又一塊金黃油亮的肉脯。 而在火堆旁還有一壇又一壇的美酒,香氣撲鼻,在這夜色下飄出去很遠,他們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這輩子還是頭一次吃螣蛇,味道真不咋地,硬邦邦的嚼不動。”龍馬說道。 “你不該吃肉。”天蝎圣者說道。 “本座可不是吃素的,什么獅子頭、熊掌、龍肝、鳳髓,我都愛吃。”龍馬灌了一壇子酒,大咧咧的說道。 頓時有幾股殺氣撲來,黃金獅子、黑熊圣者、九尾鱷龍、青鸞等全都瞪眼,盯著它。 可嘆金蛇二郎君,本為一代天驕,而今卻被人擊殺,架在篝火上燒烤,成為了別人的盤中餐,傳出去沒有人會相信。 “蛇不能烤來吃,應該做成蛇羹,燉著吃。來。葉子把鼎拿過來,放上神話時代的古天尊的命泉神液,煮螣蛇吃。”龐博說道。 黑熊圣者舉起一雙熊掌贊成,道:“好主意,必然夠滋夠味!我去找幾株藥草,當作調料。看這里群山萬壑,到處都是古岳,說不定有數萬年的老藥±肉最合適。” 這可以用極度奢華來形容,萬物母氣一縷縷的垂落,上面鯤鵬、朱雀、混沌神祇等栩栩如生,而今成為了陪襯。 一縷縷混沌氣在繚繞在鼎口,這樣的神物天地間能尋到幾座?而今真是大材小用,成為了幾個吃貨的器皿。 葉凡、龐博等催動神力∑指間吞吐火焰,在鼎下加溫,以神火蒸煮。 鼎內,混沌迷蒙,古天尊的命泉神液汩汩涌動,金色的螣蛇肉沉浮,龍馬、黃金獅子等向里丟入幾株古藥,天蝎圣者則放進去幾條古藤根莖,香氣撲鼻。 有肉香。有命泉清香,也有藥香,這樣一鍋肉湯,不說空前絕后也差不多了,罕見的螣蛇肉,用萬物母氣鼎來煮,用天尊神液來熬,人間能得幾回見? “能享用這樣一餐足矣。”九尾鱷龍長嘆,這簡直太奢侈了。他覺得這樣進食可能會遭天譴。有些不真實。 眾人吃的盡興,最后連淌都喝了干凈。畢竟那可是神液,每一滴都能生死人肉白骨,讓一群人渾身精氣澎湃,身體都快炸裂了。 “雖然看起來是這一鍋的神液,但是古天尊的身體莫名放大了,如果化為正常人高矮,這么一鍋命泉神液其實連一滴都沒有。”龍馬道。 這是事實,且遠不足真正的一滴天尊命泉液,不然這將是世上最逆天的東西,古之大帝的命泉神液,誰能得到? 清晨,霧靄飄動,帶著一潮濕的氣息,晨露在曦光中閃爍五色十光。 葉凡、龐博、龍馬等出山,走向浩瀚的大地,向著有生靈的城池進軍,事實上他們已經在山中見過一些異種生物,但大多沒有什么高深的道行,對整片大世界了解有限。 “轟隆”、“轟隆”…… 突然,巨大的聲響傳來。 他們吃了一驚,因為地平線上漸漸出現一個高大的身影,足有百丈,跟一座山峰似的,雄壯威武。 這是一頭巨猿,闊口獠牙,一身黃色毛發,閃爍淡金光華,扛著一條石棍,上面掛著一個數十丈長的奇異生物,顯然這是他的獵物。 “這個世界的生物未免太大了吧?” “唔,雖然個子大,但是實力并不是多么驚悚,也就在化龍秘境,但樣的大個子肉身肯定是少有人能比擬。” “我去向他問問此星的情況。”龍馬騰起,來到巨猿的近前,以神念傳音,向它詢問。 巨猿顯然意識到了來人的強大,并未因其軀體小而輕視,有問必答,非充合,很出乎幾人預料。 這是一處古老的生命源地,名字就叫做“彼岸”,棲居有一群極度強大的生物,巨猿只是最底層的生靈。 他用石棍點指遠方,稱那里有城廓,有繁華重鎮,各種族都有出沒。 “唔,真是彼岸啊。”眾人面面相覷。 按照巨猿所說,這個世界真的有諸神,只是他接近不了,因為等階不夠,不能去朝拜。 這則驚人的消息讓他們頓時動容,覺得這顆古星上會有可怕的存在。 “你可曾聽說過神話時代的古棺?”龍馬繼續問道。 “自然聽說過,一口石棺,共有九重,數十年前降臨大地上,所有人都知道。”巨猿的回答讓他們一呆,原以為極為隱秘,肯定要大費周折,哪曾想這里所有人都知道! “在哪里?” “自然是在仙域。”巨猿說道。 “什么,仙域,世上真的有這個地方?!”眾人都呆住了。 “等一等,你慢點講,仙域在哪里,是怎樣一個地方?”葉凡鄭重的問道。 “仙域就是諸神的棲居地,是長生之鄉,就在那個方向。”巨猿又用大棒子指點,遙指一個方向。 眾人無言了,這巨猿又回答了上來,真是一點懸念都沒有,什么都知道。 “你知曉生命古樹嗎?”龍馬問道,他從未見過姬家兄妹,自然也不會對他們有什么感情可言。它對神話時代的九重棺不是那么上心,只想知道生命古樹的事。 “當然知道。”巨猿憨厚的點頭。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