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422 神橋通天

五色孔雀并非不強,相反在年輕一代中罕有敵手,絕世強大。他在異域稱雄,于一條古路上橫殺了所有競爭對手,是踏著尸山骨堆走過來的,身后是諸雄化成的血海。 在來神話古路前,他是一域傳奇,在他那片星域中號稱年輕一代無敵! 眼下被葉凡徒手撕為了兩半,鮮血淋淋,宛若一場幻景,讓人感覺不真實。 葉凡黑發濃密,披散在胸前背后,眸子深邃,有絲絲縷縷的冷電射出,他丟開兩半尸體,像是一尊可怕的神魔立在場中央,似在睥睨諸天萬域所有古路的至強者。 這是一種震懾,極大的撼動了每一個人的心神! 五色孔雀并非不強,真要是謹慎搏戰,認真血拼的話沒有人可一招斃之。敗亡于此,一是他過于大意,二是葉凡集千百殺招于一式,進行了絕殺,速戰速決。 正如當年的老瘋子,若是血拼石人圣靈敖莽,說不得會數百招開外,結果他一往無前,上來三拳打爆! 今日葉凡就是如此,他有一種氣吞山河的大氣勢,惟我獨尊,上來渾身金色血液沸騰,凌壓云霄,四海都因他而浩瀚起伏。黑色的大浪打上高天,都快將日月星辰擊落了下來。他集無敵念于剎那,展現最強一擊,格殺五色孔雀! 菩提樹下悟道,葉凡自毀人體宇宙,將一顆顆大星炸開,讓一條條星河崩斷,金色血肉與瑩白骨骼重組,僅留下一具真身,怎能不強? 這并不等同于簡單的肉身一擊,而是需要身體、經義、秘術等相合,全面提升,達到一種最高強度,展開的絕殺。 故此最強真身一出,身化龍形曲線。割開天地,撕裂了無敵的孔雀,血雨飛灑,讓他成全了人族圣體的無上威名。 這一戰,僅是初戰,是葉凡大戰當世年輕至尊的序曲,為至尊正名,天下只有一個人可有這種稱號! 自今日過后。各大古域將會始動。最強者的稱號都將會慢慢改變,此戰為日后大風暴的導火索。 神狐目露驚駭之色,祭出的寶塔直接被葉凡一臂格擋、震碎。自然震撼,這得是多么強大的戰力才能這么輕易做到?這是一個神魔! 最為關鍵的是,與神狐實力相仿的五色孔雀被當場格殺。讓他頭皮都發麻,僅是一個照面而已啊。 想一想剛才他們的話語,認為此人在渡劫中負傷,徒具虛名,當不堪一擊,結果全都應言在他們自己的頭上。 神狐眸光狡詐,一個閃滅,速度迅疾,退向金蛇四郎君的背后。他可不想成為四條金身的屠刀,上去當炮灰。 然而,他低估了葉凡的速度,更低估了葉凡殺他的決心,以及無敵的大氣魄,徑直闖了過來,殺向金蛇四郎君。 “你……”神狐駭然。葉凡后動卻比他先至,搶先截斷前路,阻擋在他與金蛇四郎君之間。 這得是多么大的膽魄,敢這樣出手,背對金蛇族四位至強郎君。阻擋神狐,相當于被包圍在當中。 葉凡龍行虎步。舉手投足間,日月轉動,諸多大星閃爍,宛若一位天尊在出行,深深震撼了神狐,他轉身就走。 雖然有四位強援,就在不遠處,可是他卻無法面對葉凡這種無敵氣勢,這種氣息讓他顫栗,失去了一個爭雄的心。 這就是真正的無敵威嚴,養成了一股大勢,葉凡還未真正絕殺,就已懾服敵手,讓其信念瓦解。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大勢比之真正的戰力還難以修成,需要精氣神高度的融合,提升到絕巔,釋放本源威嚴方可初步做到。 葉凡有一種必勝的信念,更有一種無敵的心志,面對諸敵,卻只身闖入,一人獨對千軍萬馬也無懼,俯瞰群雄。 正是這種養成的無敵大勢,讓神狐崩潰,亡命飛遁,失去了一顆平常心,而這也是其必死的因由。 他速度再快,還能快過葉凡嗎?離開金蛇四郎君,這是在加速死亡。 后方,四條金蛇大怒,葉凡只身獨闖,這種自負的無敵氣勢沒有震住他們,反而他們血脈噴張,怒火沖天。 這是對他們的羞辱,只身一人而已,敢這樣對他們四大至尊,天下還沒有一人敢如此! “不光你渡劫,半月前我等也渡劫了,今日取你性命!”金蛇二郎君第一個追殺了下去,他看出了門道,在同階大戰中,世上沒有人可以一擊格殺孔雀王,那是葉凡最強絕殺的體現,可一不可二三。 “不!”就在這時,前方傳來了神狐的恐懼大叫,因為葉凡追上了他,逼得他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他也醒悟了,怎能遁走?敵人越是強大越該拖住,讓金蛇四郎君來拼命,不然將來是無解的大患。 可惜晚了,葉凡渾身綻放寶光,這一次神形顯化,不光是龍形曲線那般簡單,而是化成一個金色的太極仙圖,且異象盡顯,像是有三千神魔在誦經,全部轟殺了過來。 他駭然失色,這種威勢,這種戰力,這種大氣魄,誰能攖鋒?又是最強攻擊,要在一招內取他性命。 神狐自然不甘,不想血拼,希望可以周旋,前車之鑒讓他內心惶恐,怕血濺虛空,身死當場。 可惜,葉凡不給他機會,行字訣快到了極致,貼在他身上打,本就差了幾丈遠,現在兩人仿佛粘在了一起,不可分離。 什么人可與人族圣體近戰,不是沒有,比如說體內淌有蒼天霸血的人,可畢竟很少,而神狐顯然不在此列。 “啊……” 他的一條手臂被葉凡抓住,嘎嘣一聲,猩紅的血水四濺,當場被扯了下來,神狐大叫,其神魄被壓制,亂了分寸。 可以說一步錯步步錯,他走到這一步,幾乎是自己踏上了滅亡的道路,心中畏懼。被葉凡所懾,不能真正一戰。 事實上,能在一條古路稱尊,成為至強者的人,有這樣的表現也算罕見了。 當然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葉凡那種無敵大勢有多么的恐怖,讓敵人畏懼于此,說出去諸敵都不見得相信。 “放我一馬。必舍死相報。”神狐叫道。眼神驚恐。 “你確信能說到做到嗎?”葉凡發出一聲道喝,直接震在其元神上,他心中所想無所遁形。全部顯現。 “啊……不!”神狐恐懼大叫,他知道完了,心底的想法都被人瞧見。沒有什么活路了。 “暗藏禍心,欲日后取我命,狡詐陰狠,留你不得!”葉凡翻手拍下,神狐的頭顱頓時碎裂,鮮紅的血水與慘白的腦漿四濺,元神成灰。 “這……”遠處,不少人見到這一幕全都呆住了,那可是一條古路上的至強者。可是在葉凡面前卻如小雞仔般,直接拍死了。 轟隆! 遠處,渡劫聲不斷,另有幾人在渡劫,引天地之力讓苦海澎湃,劇烈洶涌。 雷聲不絕,電閃雷鳴。全都很驚人,而這一邊葉凡回過頭來與金蛇而郎君對視,將要交手。 “長蟲,休要以多欺寡,龐爺來也。過來領死。”龐博沖上前來,古銅色皮膚綻放寶輝。攔截金蛇族至尊。 “本座在此,容不得你們放肆!”龍馬一副傲視群雄的樣子,回首一聲嘯,十二圣者呼啦一聲全圍了上來。 “錚!” 不遠處,金蛇二郎君口吐出一道仙芒,那是一口蛇劍,是在百萬尸骨中孕育出來的,號稱可以斬仙誅神。 這是一口金色的邪劍,用百萬生靈的血骨與魂火淬煉,可以說擁有無量戾氣,是一柄殺劫之劍,只要劈中敵手,哪怕只劃開一道口子,也會當場化成一灘膿血。 此劍至邪至惡,而為了成全它,金蛇二郎君將另一條古路的神猿一脈所有族人都滅了,血洗了個干凈,全部作為淬煉此劍的血骨與魂火而用。 金蛇大郎君未動,即便葉凡如此強勢,他也沒有急于出手,只是冷冷的盯著。三郎君被龐博阻住,四郎君被龍馬領著一群人要進行“單挑”。 “轟隆!”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整片黑色的汪洋炸開了,沸騰上宇宙,將一些大星直接打了下來,恐怖無邊。 所有人都震撼,不少強者被淹沒在黑色大浪中,部分人倚仗秘寶等沖了上來,逃過一場死劫。 “發生了什么?”所有人都震撼。 浪濤卷天,一顆又一顆星辰像是飛沙走石般墜落,或者炸碎在虛空中。 在那黑色的苦海下,出現恐怖的神光,沖天而上,化作一道神橋飛快沖向遠方,直達彼岸。 人們驚呆了,神橋出現,這是他們都在希冀、但是卻一直不能出現的壯闊景觀! 天地劇變,苦海茫茫,命泉噴涌,不光那九口泉眼,而更大的范圍內都化成了神液,連為一體,構筑出通天神橋,沒入神之彼岸。 連日來不斷有人渡劫,更有大圣等轟擊苦海,雖然相對苦海很渺小,就像是幾只蚊蟲飛來飛去,但終究是驚醒了巨人。 “跨神橋,達神之彼岸!”葉凡大喝,呼喚龐博、龍馬等十二圣者,這個時候不能落后,誰知道神橋能持續多久。 葉凡運轉兵字訣,將一干人全部帶了過來,此外他以無上力,阻斷了金蛇二郎君的回路,不讓他離去。 轟隆! 浪濤沖天,神橋的構建過程太恐怖了,直接將所有人掀飛,諸雄拼盡全力飛了上去,站在璀璨而而茫茫無邊的神橋上。 大浪滔天,這根本不像是在跨橋,而像是被神濤席卷、直接打向對岸,這是一處不明的虛空! 眾人站在璀璨神橋上,根本不用動,像是化虹了一般,直接飛向遙遠的一片天域深處。 一剎那,虛空之門大開,這是另一片天地,根本不是在苦海古域,他們在接近進真正的神之彼岸! 有人想取命泉,卻全都是一場空,此時命泉光化了,也正是因此才構建成通天橋梁,擊碎一域,達到另一岸。 它穿透虛空,等若橫跨一片古星域,與苦海也不知相距多遠,不在同一域了。 眾人恍然,而后震撼莫名,橫渡苦海,前往諸神的棲居地,根本不是度過有形的黑色汪洋,而是要這樣直達天庭。 “嗡!” 在這神橋上,金蛇二郎君正在與葉凡激戰,他感覺到不妙,因為與金蛇族另外三位至尊分開了,只剩下了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