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421 出關

丈六菩提樹,承載了古今。滿樹碧葉晶瑩鮮亮,翻轉年華,一瞬的光陰流轉,似百世匆匆流逝指端。 修道一生,悟法一世。換來萬古無敵,尸橫遍野。 飛蛾撲火的執著,風燭最后的絢爛。 悟得世間無雙法,卻抵不過逝水流年。一世極致絢爛,掩不住斑駁淚血昔年。再回首舉世皆寂,尋不到同年。 在這一刻,葉凡有一種錯覺,仿佛來到萬載后,絕巔,土墳幾座,舉世茫茫,遲暮不知所需,風燭殘年,回首一生,唯有一聲風中嘆。 大敵飛灰,紅顏枕墳,故人歸于黃土隴中,再也見不到一人,舊識皆寂。 這種感覺很不好,讓他心中悸動,感受到了萬古凄涼,恨不得仰天嘯,震潰這污濁霧靄,迎來繁華勝景。 似真亦幻,究竟是那鏡花水月,還是屹立我道絕巔,遙望到了彼岸一角的未來? 一曲凄音悲鳴,亂了心懷,悲了秋意,最后只剩下無邊的蕭索。 這是怎么回事?菩提樹下,葉凡驚醒,為何見到了這一角,他身如磐石,心似靜水,怎能遙見這一景? 轟! 葉凡渾身發光,體表銘刻下一個又一個金色的符文,諸多大星成灰,萬般星河潰滅,只剩下這一具真身,自然是熔煉了一切道果。 金色血肉律動,骨骼有節奏的齊鳴。若一首戰曲,鏗鏘作響,周身無盡經絡穴道內綻放黃金仙霞,璀璨奪目。 然而,這個時候他額頭也裂開了一只豎眼。恍惚間見到了輪回,是那過去的景。 “這就是外道魔念嗎。從來不曾遇到過,今日終于臨頭。”葉凡低語,他不相信所見。 他沒有多語。從輪海秘境開始演化。而后直至進入四極秘境,演化自己的道、自己的法、自己的信念,不為外界所動。 “我的道,我的法,我為無敵。不信來生,更不論過去,怎有輪回,怎會見萬載后的凄景?!”他大喝。 葉凡伸展四肢,劈天裂地。橫殺心中魔念,斬盡一切亂意,恢復本身清明。 “壞了,剛才那真的可能是一片模糊的未來景,可是葉凡不相信,他堅信今生無敵。”龍馬低語。 “會不會我們也被影響了,故此見到了魔念虛景,只有他自己意識到那是假的,故此要打破?”龐博沉思,預感到不妙。 “這太詭異了。我們無從判斷,自也沒有辦法提醒,不然將會誤導他。到了現在,反倒是我們自己先迷惘了。”黃金獅子說道。 眾人聞聽皆悚然,全都盤坐在虛空中,問心求道,要破開虛妄。 “你們不必強求,這是我的景,我并不信,只論當世。你們無需深陷,視它如雪月,見它若清風。”葉凡斷喝。 幾人皆震,退了出去,站在足夠遠處。命泉汩汩而涌,流光溢彩,四柄暗紅色的殺劍靜靜沉在泉眼中,凝鑄殺劫。 “我們不必深究,那是葉凡的道與景,不論真假,過眼即忘。”龐博低語道。 最后,丈六菩提樹下只剩下一具不滅金身,所有一切都消失了,葉凡粉碎了諸景,心中無念,無憂無憂。 金霞內斂,這里恢復了平靜,葉凡,菩提樹搖曳,萬片綠葉翻動,嘩啦作響,像是一條河流向遠方。 “成了,葉子悟道功成圓滿。”龐博笑道。 龍馬、黃金獅子等也圍了上來,見葉凡返璞歸真,熾盛光芒內斂于體,知道他三載悟法結束,真正有所成了。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看似平靜的葉凡向前走來,剛過九步,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金霞燦爛,觸目驚心。 “葉凡你怎么了!?”一群人都驚,沖到了近前。 一座鼎沉浮,垂落下萬物母氣,更有萬靈浮現,將葉凡護在當中,定住了他的傷體。 “難道悟道失敗了?”龐博一驚,感覺不妙。 十二圣者也都心中一沉,對于修士來說最可怕的傷害就悟道失敗,毀掉根基,沒有什么比這更嚴重的事了。 葉凡剛才所展現的道太過可怕,粉碎人體諸天萬域,只留下一具真身,讓人敬畏。可是卻也兇險過甚,稍有意外,便會形神俱滅。 “該不會真的遇劫了吧?”龍馬犯嘀咕。 “并無大礙,你們不用擔心。”葉凡擦去嘴角的鮮血,明顯受傷了,讓眾人很擔憂。 “到底怎么了?”龐博問道。 “道未圓滿,四極經文還有缺。此道過于霸烈,傷了己身。”葉凡道。 眾人恍然,剛才葉凡所行諸事,確實很霸烈,直接摧毀了人體宇宙,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 可以說實在是逆天,若是平安無恙才怪了! 而且,他進入圣王境界才多少年,不可能一蹴而就,經文需要多加完善,難以一朝完滿。 眾人松口了一口氣,不過見到葉凡嘴角殘留的金色血跡,還是有點擔憂,能夠讓他受傷,這絕不是簡單的問題。 “真的沒事嗎?” “一點道傷而已,算不得什么。”葉凡道。 “道傷……”黑熊圣者、天蝎等都悚然,這可不是妙事,大道傷最難治,許多古代大圣都是這么坐化掉的,大多時候甚至可以說是無解。 “不用擔心,只是一道傷痕,算不得什么,當年我曾被大道所不容,比今日嚴重多了。”葉凡出言道。 在其身旁,有絲絲縷縷的電芒若隱若現,進入了古天尊的命泉中,這是……天劫要來的預兆! “你要渡劫了?” “今日悟道。遭了一些創傷,我去雷劫海中洗禮,也許能彌補上那道裂痕。”葉凡道。 無論黃金獅子,還是九尾鱷龍,十二圣者都有些無言。別人都畏懼天劫,他卻要在渡劫提升境界時修復傷體。 在離去前。葉凡他們仔細觀看四柄殺劍,確信無法摘走,而后又接近那座有六耳獼猴坐化的洞府。也失敗了。只得輕嘆一聲。 每一個人都取出法器,裝納古天尊的命泉神液,這是生死人肉白骨的絕世大藥,于修士來說有大用。 一行人騰出命泉,飛升到海面上,別人都需要古船,航于海上,現在他們根本不用擔憂了。因為收有大量的古天尊神液,恰能抵黑色苦海。 這三年來。他們未曾出世,外界風云變幻,死了太多的人,苦海常可見到尸體墜落、沉浮。 “我去渡劫,你們小心。”葉凡道。 十二圣者點頭,布下了無始大帝留下的欺天陣紋,隱匿行蹤,在遠處觀看葉凡渡劫,不用擔心被人發現。 這片海域很安靜,平日間并無人路過。人們主要集中在那些命泉附近,想奪泉眼中的古天尊帝器與秘笈。 “轟隆” 葉凡渡劫,這場劫難與與想象中的一樣,非常的浩大,震動了四方,不免惹起附近諸雄的注意。 而恰巧的是,另一個方位也有人在渡劫,距離遙遠,但是憑著感覺威勢也不下,隱約間可見到一條金色的蛟龍橫空,比山嶺還要粗大,恐怖無比。 龍馬詛咒,潛了過去,想看一看到底是何人渡劫,聲勢竟然如此浩大,肯定是絕巔高手。 “一頭金色的蛟,有了一些真龍的氣象,這是蛟龍中的皇族,不知來自那片古域。” 他們沒有敢過于臨近,因為在那里還有另外幾頭強大的生靈為金色的蛟族圣王護法,密切關注,守在那里。 “轟隆” 突然,另一個方向也傳來雷鳴,震耳欲聾,天劫浩大無比,他們發現第三方人馬渡劫,亦有強者守護。 “不太對勁,怎么會這么巧,怎么渡劫都趕在一起了?”龐博覺得奇怪。 十二圣者中有人化成電光飛向遠方,去了解情況,不多時返回,帶來一則驚人的消息。原來各族相商,讓將突破的人于苦海中渡劫,擊穿黑色的汪洋,將古天尊的生命輪盤激活,令命泉全面爆發,噴薄而成,藉此構筑神橋,通達彼岸。 “是一個大膽的主意,有些開創性!”龐博嘆道。 半個月來,已經有十數人渡劫,都曾想攪起大波瀾,也曾讓苦海下的命泉噴薄,但是卻沒有能構筑出神橋來。 “轟隆!” 葉凡的天劫舉世無匹,在他這個境界絕對無人能壓過,太過浩瀚了,書迷樓最快文字更新無廣告隨著他的進行引起了四方主意。 隔著太遠,人們不了解情況,不能確切評判天劫,不少人向這里趕來。 “什么是他?!”諸雄心驚,有人認出葉凡,消失三年,不曾想今朝歸來,竟然突破了,在這里渡劫。 當這些人趕來時,葉凡已經渡劫完成,萬物母氣鼎吞納了漫天的劫光,混沌閃電銘刻在上,讓其古樸而大氣。 這不是晉升大秘境時的天劫,故此并無古之大帝出現,相對來說,葉凡很容易就闖過去了。 自達到圣王第一層境后已過去了二十幾年,期間葉凡曾渡過兩次劫,而今是第三次,連度兩重,達到圣人王境第五層天。 當數十萬丈雷光消失,葉凡降落下來,嘴角有絲絲縷縷的金色血跡,這讓龐博、龍馬等都心中一沉。 “葉子你沒事吧?”龐博心驚的問道。 “這可是你第一次在渡劫中受損,不對,是那大道傷,你未曾彌補那道裂縫?”龍馬吃了一驚。 “沒事,這道傷難不住我。”葉凡道,擦去嘴角的金色血液,眸子清亮,倒也沒有萎靡之色。 “這就是人族圣體嗎,居然在渡劫時負創了!也配稱為年輕至尊嗎,真是可笑。金蛇二郎君你不是說此乃勁敵嗎,不過如此,真是讓我失望了。” 遠處,六道身影飛快接近,宛若幾道仙虹橫空,劃出璀璨的光芒,降臨在這片海域,逼視葉凡等人。 金蛇四郎君位列當中,另有兩名年輕的強者,不曾見過,顯然是這三年來從其他古星域趕來的,皆為一域至尊,是各自古路上試煉者中的最強者。 其中一人為一頭孔雀,不過化為了人身,實力強大,背后生有五色神光,散發著讓人恐懼的波動。 另一人手托寶塔,真身乃是一頭神狐,眸光狡詐,看起來很不好惹。 “金蛇二郎君你確信這就是你說的人族圣體,沒有騙我們?如此不堪,渡個劫都受了大道傷,也配與我等為敵?!” 孔雀、神狐傲然立于場中,臉上帶著不屑之色,覺得被金蛇族中的二郎君欺騙了。 金色族四位郎君也都一陣懷疑,從未曾聽說有年輕至尊渡劫遭大道傷,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是勁敵?難道說以前看錯了。 這顯然名不副實,真正的至強者不會在這種小境界的天罰中遭受大道傷,難道說以前真的高估了葉凡? 金蛇二郎君眸子轉動,金霞飛射,他有點不相信,當年一戰其肉身可是吃了一些苦頭,劇痛難忍。 “二郎君,我承認不如你,但這個敵手你言過了,就讓我來出手,誅殺你口中所說的罕見血脈吧。”五色孔雀說道,非常自負。 金蛇二郎君未說話,四條金蛇都很冷酷,盯著葉凡,想要看出個究竟。 哧! 孔雀展翅,翎羽璀璨,五色神光橫掃,直接就是絕殺,重逾億萬鈞,上來就想將葉凡鎮壓,沒有一點試探。 “同為圣王第五個小臺階上,你也敢與我一戰?”葉凡冷漠開口。 轟隆一聲,他一步邁出,天地間風雷大作,電閃雷鳴,即便衣襟沾染著金色的血跡,卻也是威嚴無比,狀若一尊神魔! “連渡劫都受傷的人,也敢與我逞威風,真是笑話!”五色孔雀冷笑,背后神光更盛了,立劈而下。 “砰” 葉凡出手,果斷而霸氣,舒展四肢,人體四極發光,頓時間讓天崩地裂,苦海滔天,幾乎要打下來一顆顆大星。 “你……”五色孔雀變色,這種景象讓他悚然。 “轟” 神狐突然出手,祭出一座古塔,化成三十三層,鎮壓向葉凡,解救孔雀。因為他看出了,這種神威當真有一種天下無敵,惟我獨尊之大氣勢。 可惜,終究是晚了一步,葉凡一劃而過,身若龍形曲線,切碎五色神光,真身逼到近前,徒手將五色孔雀抓住,噗的一聲將其撕為兩半,血雨紛飛,當場立劈。 “啊……”五色孔雀凄厲嘯。 “什么是至尊?世上只有一位!”葉凡冷聲說道。 接著,他手臂一劃,鎮壓下來的古塔調轉而回,劇烈抖動,而后轟的一聲炸開了,不受神狐控制。 “你……”神狐駭然失色。 廣告:皇甫奇新書《神座》傳說天地之中有一張神座,誰擁有它,就擁有無窮無盡的壽命和天地間最至高無上的權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