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16 五年

葉凡搖頭道:“別亂起名字了,沒有通天這個人,稱它為靈寶陣圖與四殺劍還差不多。” “不若我改名為通天如何?”龐博雙眸光芒燦燦,心血沸騰,對四柄仙劍與神圖有一種渴望。 陣圖與殺劍太厲害了,若是取到手中日后會怕誰?他與葉凡可以縱橫天上地下,遇上諸大圣都可一劍劈之! 葉凡神色一怔,道:“在古天尊的輪海中還是別亂說為好。” 劍氣滾滾,星河垂落,宇宙四裂,大星炸碎,不時墜落,將這片黑色的苦海砸的浪濤驚天,倒灌星域深處。 在這種劍陣下無物不破,沒有什么可以阻擋,地獄像是撕開了一道大口子,殺氣滔天,茫茫沒有邊際。 “靈寶天尊太恐怖了,留下的帝兵與陣圖無人可取。”牛魔王嘆道,他與神族古尸大戰時斷了一根犄角,但并不是很嚴重。 人們終于明白,為何四柄仙劍一直遺存這里,并未被人取走,顯然是太難了,沒有人能動的了。 海嘯般的劍氣缺少攻擊目標,終于慢慢收斂,最終靜止于命泉眼中。 “咦,那陣圖是虛影,并非真身?”人們驚訝,有大圣見到了這一真實景象。 葉凡也睜開天目,拼著雙眸受損,出現一道道血色裂痕,射出兩道燦爛的芒,直達海域中心。 陣圖上面鐫刻大道符文,古老而神秘,像是深邃的宇宙,又如大道自成,蘊含天地大殺劫,讓它看起來可怕無邊。 這個時候陣圖模糊了,宛若一道虛影,烙印在命泉眼中,最終消失不見。 “不是真實的!” “錯,真的有陣圖,不過卻不在此地,只是留下一道虛印,關鍵時刻能顯化出神威,喚醒四劍。” 眾人倒吸冷氣,同時心中又一次活絡了起來,陣圖放在了何地?那最為關鍵,若是得到,說不定可藉此繼承靈寶天尊的道統。 到了那個時候,陣圖、四殺劍、古經歸一,成為至強的神藏。 “陣圖是關鍵,得到它才能掌握一切,不知埋葬何地?”人們眼神火辣,再次振奮了起來。 陣圖消失,四柄殺劍平靜了下來,海中風平浪靜,可是認真感應或者稍接近的話依然會覺得殺機入骨。 “葉子,你覺得我改名為通天如何?”龐博說道。 葉凡思忖,道:“這個……不太好,沒有這個人,就不要造出來。” “為何?”龐博不解。 葉凡道:“古天尊、大帝為了追求長生,無所不用其極,我怕到最后會出什么問題。” 龐博愕然,道:“你覺得通天教主真身還會出現?!” “我沒說。”葉凡搖頭,但總覺得這種東西是一種禁忌,還是少接觸為妙。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人們百般努力,想出各種辦法,無不想得四柄仙劍,可是全部失敗了。 期間,又有一位大圣殞落,他取巧弄出一具化身進去都惹來了殺劫,導致真身亦殞落,這讓人驚悚。 那種劍氣抵得上古之大帝出手,在無帝的年代誰能攖鋒?煉神壺都被擊飛了,眾人再也不敢臨近。 接下來,人族護道者、牛魔王、古族邪神等全都遍尋古籍,查閱神典,想從史冊中尋找一些線索與破綻。 可是,神話時代太荒遠,不要說尋到克制之法,就是古天尊的兵器,甚至是他們的名字,于后世的籍冊中都記載不祥,不能全部列出。 據傳,九秘中有的“組”字秘是靈寶天尊開創的,涉及到了神紋、道痕、法符等,可謂法陣的鼻祖,是古來最強的殺陣始尊。 而今,諸大圣遍尋古籍,通過各種蛛絲馬跡印證了一說法,這就更加讓人頭大了。 這意味著不得陣圖便無解,幾乎不能破解掉這一殺陣,估計縱有一位大帝復生也要頭疼一陣吧。 “即便此殺陣無人主導,宇宙內所有大圣來了也得被劈殺!”這是人們得出的結論。 遍尋苦海,從其他幾口命泉眼入手,可惜都不能有所獲,并無陣圖的影子,人們近乎絕望了。 “四柄殺劍沉在此地無盡歲月,始終無人取走,果然有其道理。”人們只能這樣輕嘆。 諸雄在這里耽擱了半年,卻始終沒有突破性進展,只得仰天長嘆,選擇離去。 許多人早已上路,比如說桑古、金蛇四郎君、帝天、食金獸等,非常果斷,知曉不可為,立時殺向苦海最深處,想搶先登臨彼岸。 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包括大圣都愕然,他們自命泉出發,依靠古船航渡,多次穿越虛空通道。跨越的范圍堪比一片巨大的星域,最終到達彼岸,結果卻是無垠的星空,根本就不是諸神的棲居地。 前后加起來長達一年,卻是這樣一個結果,讓人不相信,所謂的生命古地在哪里?所有人都憤然,這難道是一個騙局,是古人在作弄后來者? “不能以常理度之,苦海既然是古天尊軀體的一部分,那諸神的棲居地會不會是……” 苦海、命泉、神橋、彼岸,這是對應人體輪海秘境的四個小境界,想渡海而過,那么需要跨越神橋。 不是沒有人沒想到,事實上自發現命泉眼時就有人這樣推演,也曾尋找神橋,可惜都以失敗告終。 到了最后,人們見不到彼岸,徒勞橫渡黑色的汪洋一載,終是再次回頭思慮。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你大爺的!”龐博詛咒。 眾人掉頭而歸,不得不慨嘆,苦海真的需要回頭,不能橫渡到底。 一晃眼過去了五年,黑色汪洋中死了太多的人,有數十上百族派遣高手進來,結果徒留下血與骨。 沒有古船,根本不能長久駐留,無論是黑色的海水,還是這片虛空,都會消弱人的道行與法力,唯有立身在船上才可保無恙。 這五年來葉凡勤修苦練,日日悟道,修為日漸精進,也曾發生過血戰,甚至被大圣追殺,但闖過了那些血劫。 “狗日的灰蛟,該死的癩蛤蟆,還有那只走狗,等我成為大圣非活剝了你們不可!”龐博憤憤,渾身是血。 這幾年來,灰蛟、金蟾、天狗等幾個古獸尊曾鍥而不舍的追殺他們,剛才又逃過一劫。 期間,葉凡等也曾與諸多年輕至尊以及數十上百族碰撞,發生過很多次流血大戰,他們經歷了血的洗禮。 眾人推演出神橋的軌跡,但是卻無法讓它顯化,需要命泉噴涌才能構建,直通彼岸,這與人體秘境相一致。 漫長歲月過去后,命泉怎能噴薄?而今都快干涸了,所見到的海量神液是相對而言,比起浩瀚的苦海,微渺的差遠了。 “我進命泉眼去看一看。”葉凡蹙眉。最終,他做了一個決定,要以身試險,進入中心命泉眼中。 “好,我跟你一起進去,先得誅仙陣圖,再跨神橋,到達彼岸。”龐博道。 葉凡堅定搖頭,道:“不妥,太冒險了。我雖有人面鬼燈,懂得度人經,可熄四劍殺氣,但畢竟都只是在外邊嘗試的,并沒有真正進去過,充滿了變數。” “想來沒問題,既然是通天教主的法器與經文,當可與他所留的誅仙四劍有感應,不會對我們出手。”龐博道。 葉凡唯一就倚仗的是此地為靈寶天尊的輪海,他有其古器,且有一部法經,覺得有一定的把握進去。 苦海上黑霧裊裊,蘊含殺機。唯有最中心那里氤氳蒸騰,霞光沖霄,那里有仙氣騰騰,璀璨奪目。 命泉汩汩,如仙泉噴涌,那種晶瑩的液體讓人有將要羽化飛仙的感覺,渾身毛骨被滋潤,身輕體捷,精氣神飽滿,仙臺自主發出道音。 葉凡口誦度人經,身邊懸有一盞青銅燈,接近那口中心命泉,有一種骨崩體裂的感覺,似乎馬上會被毀掉。 人身鬼面燈光火搖曳,燈芯出現一個干巴巴的小老頭,很是詭異,盤坐那里,誦出度人經,神話時代的火焰大盛。 在這一刻,殺機斂去,葉凡身體那種將要炸碎的感覺消失了,被朦朧的火光包裹著,接近命泉。 他頭懸萬物母氣鼎,手持綠銅塊,身披得自萬龍巢的仙珍圖,如此才伴著古燈進入命泉。 剛一進來的剎那,他頓時毛孔舒張,渾身神力澎湃,浩大了數十倍,神液將燈光快淹沒了,他像是要羽化飛升了。 遠處,龐博、龍馬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見到他平安進去,沒有被誅仙四劍劈殺,這才稍松一口氣。 葉凡自己也長出了一口氣,向他們示意不用擔心,這人身鬼面燈起了逆天的作用,殺機還在,但是并未針對他。 葉凡沒敢喝古之大帝的命泉,這是好東西,但是卻可能蘊含有殺氣,鬼燈發出的光將晶瑩的液體阻擋在了外面。 命泉仙氣氤氳,液體晶瑩,散發著一股清香,葉凡持人身鬼面燈猛的下潛,進入深處,要看個究竟。 看到了,終于模糊的看到了,最下方有四柄殺劍呈暗紅色,雖古樸自然,但卻透發著絕世殺機! “難道,我真能摘走四劍?”葉凡心中劇跳。 這個時候隔著很遠,雖有殺機透過鬼燈光幕波動進來,但是并不傷他,這讓他心中生出一絲希冀。 “咦,不對,水下還有一座洞府!”葉凡吃了一驚。 確切的說是有一座石鏡臺,打磨的異常光滑,透過它,見到一座洞府懸在命泉眼中,距離這里應很遠,這是法陣效應,不然他根本見不到。 “距離四柄殺劍不是很遠,這有什么聯系?!” 葉凡透過石鏡臺,認真觀看,那座洞府恢宏而大氣,宛若天庭古闕,磅礴懾人,但卻寂靜無聲。 古之大帝的命泉眼中出現這種東西,讓人覺得很詭異,葉凡心中悸動,這是什么人,竟然居住到了此地?! “一只猴子!”他心頭一跳,換了一個角度,透過石頭鏡臺見到了一只猴子,渾身金色毛發閃爍,宛若黃金鑄成,璀璨奪目。 葉凡一呆,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不是斗戰圣猿嗎,與圣皇子以及斗戰勝佛太像了! 唯一異常處是,他有六只耳朵!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六耳獼猴?!”葉凡震驚,竟然居住在古之大帝的命泉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