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411 苦海

星空中風波不斷,每日間都有大戰,知名高手時常殞落,而就在今日一尊大圣于對決中被格殺,震動整片古域。 神話古路越發的殘酷,就在近期又來了大批的人,各族強者源源不斷,從諸多古域踏入此地,都想進入彼岸,得見諸神。 至于野心家,則是志在生命古樹。 神話古域越發的不寧靜,生命的凋零與血花的綻放每天都在上演,讓人都麻木了,見過了太多的尸舍。 “苦海有線索了!” 這一日,一則消息像是一股颶風席卷星域,讓諸多修士振奮,無盡的古獸大軍涌來,整片黑暗的宇宙都顫栗了。 天機神師經過反復推演,計算出了苦海在何方,將大致的坐標范圍標刻了出來,讓諸雄得悉后心潮澎湃。 這絕對是顛覆性的,自古至今,古獸中的雄主們也不知花費了多么大的代價都無法尋到苦海,歷史上只有少數人憑借特別的機緣進入“彼岸”。 “推算出來了,在星空另一岸。” 眾人瘋狂了,全都出動,趕往另一片古地,當然依然是神話古域范圍內,并未脫離。 具體位置并未被透露出來,但是人們知道了大概的位置,追隨那些了解詳情的人一路跟了下去。 這一路上,流血漂櫓,發生了太多的戰斗,灰蛟、金蟾、天狗、大鵬四位獸尊聯手,收集生命能,為渡苦海做準備。 除卻他們外,還有其他古域的霸主,都是各自行動,沒有聯手,也攪了血雨腥風。 而牛魔王、圣靈、人族護道者等從人族古路進入這里的超然存在也都在備戰,于前行的路上不時與獸尊起沖突。 這都是大圣級人物,他們間的戰斗動輒就是星殞月沉,都是滅世級的。讓人敬畏與顫栗,只能遠遠避開。 這是一片枯寂的星域,沒有任何線索,甚至連一顆適合落腳的行星都不存在,廣袤的星空蕭條而荒蕪。 諸雄到了這里,根本么有見到哪怕一滴水,就更不要說是無盡的苦海了,什么都沒有。 “我來過這片古域。從來就沒有什么汪洋。怎么可能會在這里,是不是計算錯了?”有古獸霸主質疑。 這個地方太荒蕪了,星辰都很稀少。是一片最為寒冷與枯寂的死域,距離人們心中的苦海地相差的太遠了。 “彼岸、苦海都隱于我們所不能觸及到的黑暗天域中,需要打開后才能有所覺。不然若是一眼就能見到,也不會萬古無蹤了。” 一個青衣老者走上前,被諸大圣護在當中,即便是不同陣營,也沒有人對他出手,且都在保護。 “應該就在這片古域,大體錯不了。”他是一位天機神師,衰老的不成樣子,白發白須。骨瘦如柴,臉上皺紋堆積,沒有一點光澤。 “既然在此,請神師再推演一番,算出天域確切位置,我等合力也許可以打開。”一位獸尊開口。 灰蛟、金蟾、牛魔王、石人等都點頭,表示同意。等待老人做出最后的推算,而后他們強行打開苦海地。 老人瘦骨嶙峋,面容焦黃,一看就知道壽元無多,沒有幾年好活了。他輕嘆了一聲后開始默默計算。 天機神師是一種超然的存在,可以測算吉兇禍福。預知部分未來,但是卻會嚴重損傷他們自身的命元,一般情況下絕不會逆天行事。 彼岸關乎太大了,諸大圣請出老神師出山,承諾會給予他的后人大福澤,這才說動壽元無多的他進行推演。 所有這些都是基于青凰道人化道之際“問天”而顯化而出的線索,若不然不要說是神師,就是真正的神來了都沒用。 一連九日,老神師盤坐黑暗的宇宙中,整個人像是要化道了般一動不動,而他的體內不時有精氣與大道碎片飛出,那是在損耗自身! 這是一種可怕的現象,大道碎片直接從仙臺裂出,他整個人越發干枯,血氣在枯萎,自身干癟了一圈。 青凰道人坐化后所現的各種異象、苦海等道痕此時模糊呈現,在其周圍環繞,老神師的推演進行到了關鍵時刻。 “我看到了,一片浩大的苦海,就在那里!”他倏地睜開了眼睛,射出兩道最為璀璨的光芒,盯住了一片遙遠的星空。 同一時間,這璀璨的雙眸當場炸開了,化成血泥與漿液飛濺的到處都是,這一可怖景象讓人頭皮發麻。 這就是天譴!這種人活在世間,可以見證神跡、天機,但是卻絕對不能講出來。 老神師一聲悶哼,眼窩凹陷,那里已經沒有了眼球,他用手在虛空中刻字,寫出天宇坐標。 “噗” 其手指折斷、崩碎,成為血淋淋的爛泥,一雙手臂都跟著碎掉了,不復存在,慘不忍睹。 “你們應該知道,我命將終。”老神師顫聲說道。 他推算出了苦海,道出了它的坐標,但是自己卻也耗掉了所有的壽元,不能存于世間。 “你盡可安心的上路,你的后代從此將有大福澤,只要我們不死,他就將會成為這片古域中的驕子。” 幾位大圣先后表態,做出承諾。 “喀嚓” 老神師的仙臺瓦解,飛出一些大道碎片,而后整個人炸開了,開始化道,天空中降下大片的雷劫,全部劈向他。 這是天罰,遭了天譴。 人們心中悚然,這還真是詭異,修道者逆天行事,不信冥冥中有什么主宰,都在尋長生路,可是眼見所見卻讓人發毛。 “這也許是一種規則,古咒、道則、秩序這些可以共鳴,若是觸及,便可能引發天地的某種異動,看似是一種天譴。”葉凡自語。以自己的理解與感悟,闡釋這種詭異景象的內在本質。 可是沒有什么直接證據,這也只能算是一種空想。 轟! 黑暗的宇宙崩裂,星輝炸開,諸大圣一齊動手,將老神師最終所確定的星空撕裂出一道口子。 隆隆隆! 幾乎在一瞬間。人們就聽到了海浪的聲音,席卷長空,仿佛在面對一片無盡的汪洋。 這是從那道口子中發出的,有陣陣磅礴的波動傳來。 喀嚓! 一把仙尺飛起,石人動用量天尺發出了出燦爛的芒,這是以仙淚綠金鑄成的,上可擊九天,下可震九幽。恐怖滔天。 那道口子擴大。已經能夠看到部分汪洋,讓人心神震撼。這是一片隱在虛空中的天域,是真實的空間。屬于宇宙的一部分,此時在顯化。 其他大圣亦再度出手,尤其是當牛魔王手中锃亮的金剛琢飛出后一下子將那里擊潰了。出現了浩大的天域入口。 “出現了,真的是一片苦海,可藉此進入彼岸!” “一片浩大的神海,傳說果然是真的,在它的對岸就是諸神的棲居地嗎?” 這個地方沸騰,群情激動,所有人都向前沖去,要近距離觀看此海。 諸大圣自然是一馬當先,第一批沖入進去。見到了一片波瀾壯闊、浩瀚無垠的汪洋,像是來到了宇宙的盡頭。 這里是最本源的天地海,個人與之相比太渺小了,連一粒塵埃都算不上。 群雄陸續進入,駭然發現,這里真的太大了,這還是海洋嗎。堪與星域比較大小了,有一顆顆星辰在海中沉浮! 這種景象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天空中有諸多大星轉動,有的墜落海中,會激起十萬里高的大浪。恐怖滔天。 “這是……神話啊,怎么會有這等景象。這片海可吞那星辰,比之神話古域都不小。” 這是宇宙的延續,是一部分未曾被人發覺的浩大空間,還可稱之為星域海,太過壯闊與無垠了。 到了這里后,人們分散開來,再也不用擔心與大圣爭路了,既然如此巨大,從那里渡海不行? 沒有一個人貿然渡海,包括諸大圣在內,全都在認真觀察,對于陌生與神秘的事物人們總是充滿敬畏。 海水發黑,內部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讓諸圣心中都一陣悸動,當中竟有部分太陰之精,蘊含在苦海中。 這可真是不簡單,汪洋的深處說不定有真正的太陰精神域也說不定,這是一股多么龐大的力量? 海水中沒有生靈,最起碼目前沒有看到哪怕一株水草,蝦兵蟹將等根本不見蹤影,連一只海魚都不可見。 “這水有問題!” 當一頭古獸落入水中后,劇烈掙動,竟在迅速下沉,縱然有一身高深的道行都無用,生生被苦海給吞沒了。 “這水太可怕了,可將實力強大的修士化成凡人,一旦入內,一身道行與法力都將消失!” 連大圣都變了顏色,對這片苦海充滿了警惕。 兩日后,開始有人渡海,深入大洋,并不是為了到達彼岸,而只是為了先行探路,飛行出去十萬里遠,這些人全部有掉頭而歸。 “苦海上空有道則壓制,人的神力很快就會干涸。” 這是一則非常不好的消息,讓人深感憂慮,望著苦海怔怔出神。 有人開始認真劃刻陣紋,準備打開域門,進行遠距離的傳送,試探出彼岸的坐標,直達那里。 然而,最終失敗了,強大的法陣師都蹙眉,這個地方沒有辦法橫渡虛空,道紋暗淡,全部失效了。 只能渡海,而不能穿透虛空過去。 “咦,那是什么,有一艘古船!”有人在一片海域發現了一艘古船,很宏偉與高大,如一座小山般。 “我明白了,唯有這樣古船才可運人到達彼岸。”人們想到了一些傳聞,進入諸神棲居地的古人,都是乘船渡海而過的。 據傳,這些傳是諸神留下的,也是僅有的一種渡海的工具。 剎那間,幾位大圣降落在古船上,催動法力,古船真龍般乘風破浪,化成一道浮光沖向了漆黑的汪洋中。 不久后,又有幾艘古船被人發現,結果自然都落入了大圣手中,他們沖入苦海。那種船速太快了,最終竟直接穿越了空間,自海上消失。 數日后,苦海岸上眾人焦急,諸大圣都遠行了,沒有剩下一個,連年輕的至尊也有一兩人渡海而去,可剩下的人難卻難以尋到古船了。 “找。這么浩瀚的苦海。我就不信僅有幾艘穿,諸神應該在各區域都留下了才對。” 果然,有陸續有人發現古船。自然引發了血戰,人們爭搶著上去。 半個月后,葉凡、龐博、龍馬站在血淋淋的甲板上。將一群沖過來的洗劫者全部斬殺,進軍苦海。 當船的速度達到極限后,虛空通道出現,古船沒入,再次出現時已經是數十萬里外,而這是短暫的停頓,隨后又開始加速,沒入虛空通道。 也不知道行了多少萬里,古船開始在海中航行。不再穿越虛空通道。 “咦,前方有一艘船破碎了,只剩下甲板在漂浮,上面的人呢?”龐博驚疑不定。 葉凡認真細看后倒吸了一口涼氣,這艘古船他們見過,被兩位大圣入主了,半個月前就上路。竟然毀在了這里。 破船上有不少血跡,有強大的波動擴散,那是大圣的血,那兩人竟然兇多吉少了。 “什么人出手,難道有大圣發生了火拼?”龍馬琢磨。盯著那破船看個不停。 “不像是大圣間發生了血拼,威脅可能來自海中。大家小心戒備。”葉凡說道。 “那是什么?”突然,龐博指向前方,黑色的海水中有一道紫光在海水深處閃爍,漸漸浮出水面。 一具尸體! 這是一具也不知道死去多少萬年的尸體,紫光是其體內的血液透發而出的,極為恐怖,他橫在海面漂浮而過。 葉凡心中劇震,生出一股莫名的感應,這具尸體太不一般了,應是霸體,那種血液讓他生出了感應。 當然,這肯定不是當世霸體,最起碼死去數以萬年了,且其生前恐怕是絕頂強大,而今尚能感受到那種威嚴。 他靜靜的飄走了,越來越遠,可是龐博卻臉色難看,低語道:“我分明看到了他眸子睜開了一道縫隙,有紫光射出,怎么又閉合了,成為了死尸?” “我也看到了,但他必是尸體無疑,也許身上發生了變故。”葉凡沉聲道。 龐博點頭,道:“小心一些吧,這苦海中竟然有霸體陳尸,太過恐怖!” “轟隆!” 突然,一股莫大的危險降臨,幾道巨大的圣箭劃破蒼空,向著古船射來,其中一支差點釘在黃金獅子身上。 “有人襲殺我們,想毀掉古船,讓我們在苦海中沉墜,被削落為凡人后慘死。“ 遠處,有一艘大船出現,上面屹立著三道可怕的身影,分別是:血獸、食金獸、吞天獸,都散發著滔天的血氣。 這三頭古獸皆為太古異種,是年輕一代的至尊,極度強大,而今聯合在一起,于海中與葉凡他們碰到,進行了攻擊。 “血獸又是你,新帳舊賬一起算!”龐博大叫。 三頭古獸都化成了人形,立身在古船上,分別彎弓開箭,每一箭都發出風雷之響,絕對足以將一成片的山河射成飛灰,就更不要說是一艘古船了,盡管它很特別。 葉凡、龐博等人出手,一拳拳擊碎箭羽。而后葉凡眸子一冷,手中出現一張巨弓,這是他達到圣王境后煉制的,箭則為圣骨箭,剎那飛出,天崩地裂,展開反擊! “嗚……” 異嘯傳來,另一艘古船接近,竟然是金蛇族的四位郎君,他們飛過趕至。 而則苦海后方,神族天女莘嵐、太古神魔的后代桑古、銅蟻王也到了,他們站在同一艘大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