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401 黃金七城

黃金七城,一座金光璀璨,非常耀眼的古城,真的像是以黃金鑄成,在星空中綻放璀璨的光彩。51 遠遠望去,那里光霞流動,精氣四溢,讓整片古域都充滿了強大的生機。 星河萬道,在它的下方流過,整座城池像是建立在一片發光的神瀑、大河上,壯麗而宏偉,氣象萬千。 葉凡他們多方尋找,終于趕到了此地,見到了傳說中的黃金七城,像是一顆璀璨而瑰麗的神珠鑲嵌在天宇中。 近了,感受到了一種茫茫大氣,若壯闊湖海洶涌,天精地氣彌漫,讓人渾身都被滋養。 “我以為真是一種神金鑄成的呢,不曾想是一種特別的巖石。”龐博道。 這種石頭看起來金黃剔透,如金似玉,且有靈氣繚繞,價值自然珍貴,據傳它非常堅硬,快比得上煉器材料了。 “土包子,真沒見過世面。”就在這時,一道非常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葉凡一行人回頭,見到一個孩童,看起來不過七八歲的樣子,但是卻長的很壯實,正在斜睨龐博,帶著一縷譏笑。 “哪來的小兔崽子,敢口出狂言。”龐博身高快到一丈了,低著頭看這個孩子,真跟看一個玩具似的。 “你在說誰?”這個孩童立眼,非常的強勢,竟然主動向龐博攻來,那只小手很粗糙,像是常年干重活。 轟的一聲,震耳欲聾,大小兩個巴掌撞在一起,發出震天響,讓城門都一陣搖動,可想而知二人的力量。 龍馬等倒吸了一口涼氣,一個七八歲的孩童而已,竟能與龐博對決,神力并不落后,這簡直不可思議。 “這是哪來的豆芽菜。擁有這般強的力量……”龐博覺得不可思議。 “不要小覷,這不是一個孩子,修道最起碼在百年以上了。”葉凡睜開源天眼,從其骨骼看出了真實年歲。 “咦,你難道是土行孫的后人,是不是從星空另一岸的古中國橫渡過來的?”龐博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龍馬、天蝎等都無言,不知道他是成心在擠對人,還是真的如此。生出了好奇心。 這個“孩童”面色微變。他也沒有想到龐博這么大的力氣,簡直超出了常理,跟一尊妖神般。比所遇到同階生物都強。 “什么亂七八糟的,大個子有種再接我一斧,若是不敵。向我賠罪。”這個“孩童”收起了輕視之心,一臉鄭重。 龐博哈哈大笑,道:“輸了的話,你是不是也要向叔叔賠罪啊?” “嗡!” 孩童一語不發,手中出現一口青銅巨斧,化成一道雷光劈落了下來,同時肌體也流動銅光,剖開了天地。 “滅形!”龐博大喝,眸光射出兩道龍形光束。與青銅巨斧撞在一起,爆發出一團熾盛的光芒。 城門隆隆作響,劇烈搖動,黃金七城浮現一道道符文,各種道痕都復活了,守護此城,避免被波及。 “咦。這是矮人族的年輕至尊,他竟然也來了!”有人驚呼,道出了“孩童”的身份,名為希古。 城門入口處,有不少人趕來。與葉凡他們的目的一樣,想進入黃金七城。見到這一幕后道出了孩童的種族。 這是一個強大的族群,雖然身體矮小,但一個個天生神力,在修道方面很有天賦,相傳黃金七城就是他們的祖上幫助人類建造的。 這一擊,兩者平分秋色,顯然沒有數以百招是分不出勝負的,二人都倒退,沒有再繼續。 “大個子,實力不弱,進城后小心一點。”希古說了這樣一句,掌心光華一閃,巨斧消失,他向城中走去。 “喂,還沒有向叔賠罪呢。”龐博大笑道。 矮人族年輕至尊希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閃而沒,進入城中。 “這一行人是誰,似乎每一個人都很強,來歷非同一般。”有人盯著葉凡他們的背影,露出異色。 “人族真的出了一些高手,大魔神、帝天都是了不得的人杰,必是神話古路上的大敵,而今這一行人也很超凡。” “這可能是人族圣體一行人!” “什么,是他們,也來到了黃金七城,這下熱鬧了。我就說嘛,希古一直還算低調,怎么突然挑釁,肯定是看出了什么,想掂量一下競爭者的實力。” …… 城門外,有些人在低語,而后也都紛紛進城,來到了這個風云際會之地。 這是黃金古路上僅有的幾座古城之一,漫長歲月過去,這條路早已荒廢,而對應的城池也都被各種強大的生靈毀掉了。 難得的是,黃金七城不僅保存完好,里面還有居民,當然只有少的可憐的數百戶。 此城之主是一個須發皆白的小老頭,進城后沒有人敢惹他,都很規矩,足以說明了他的深不可測。 “嗷嗚……” 一聲大吼,宇宙深處飛來一個龐然大物,竟是一頭山岳般巨大的黑色莽牛,但卻生有一對巨大的魔翅,遮天蔽日。 它想沖擊古城,但是在城主的一聲輕哼下,它如遭雷擊,頓時安分了下來,老老實實化成人形進城。 古城中來了大量的修士,比之居民還多,對于修士來說,這個世間沒有比長生更吸引人的了,生命古樹對各族有致命的誘惑力。 咻、咻、咻、咻! 宇宙中,四大金色的閃電飛來,速度達到了極致,從星河中降落,竟然是四條金蛇,不算多長,各自都只有十丈,但是卻散發出讓諸雄顫栗的氣息。 “金蛇族四位年輕的郎君到了!” “真的是他們,一門四子,個個逆天,號稱無敵,四位金蛇郎君,是他們那條古路上的年輕至尊。” 四條金蛇化成了人形,個個冷傲,眸子呈淡金色,進入城中后引發了一場轟動。 “猶記得,十年前金蛇二郎君只身殺入另一條古路。將神猿一脈殺了個干凈,血洗一域,震動那片星空!” “而今,金蛇一脈四個郎君都到了,將天翻地覆,誰會是他們的對手?!” 人們輕語,都很忌憚,即便是一些強族走出的人。也都對他們敬而遠之。 城中。葉凡他們一行人沿著古老的街道前行。這座城很壯闊,容納幾十萬修士長駐、修行絕對沒問題。 房屋、樓闕等都是空的,而今只剩下了幾百戶原住民。非常的蕭條與凄靜。 行至金色的巨城深處,葉凡感應到了熟人的氣息,抬眼見到了青詩仙子站在一座宮闕上。衣袂飄動,膚色晶瑩,像是要飛仙而去,靈動出塵。 “葉兄別來無恙,一別十載越發深不可測了。”青詩仙子打招呼。 葉凡微笑,道:“仙子風采更勝往昔,我輩凡俗那里有什么不可測之說。” 青詩仙子嫣然一笑,明眸皓齒,真的是國色天香。輕靈出塵,美的不可方物。 龐博哈哈大笑,向上望去,道:“敢問仙子可否許配人家,不知我們兄弟二人可入法眼?” 青詩仙子無言,雖然見到過眾多追求者,但這樣直接與臉皮厚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禁哼了一聲,不理會他。 “我才發現,龐爺果真是我輩楷模,真性情中人也。”龍馬說道。 遠處,一道身影走來。渾身都在散發光彩,宛若一尊神明。有一種氣吞天下,惟我獨尊的氣勢。 帝天出現了,他一步一步走來,真容模糊,軀體與天地凝為一體,名副其實的天人合一,承載了天道隆威。 十年未相見了,他的氣勢果然更盛了,像是一座不朽的乾坤神爐,光輝照耀萬古,熔煉天地萬物,氣壓山河。 這簡直像是一位年輕的大帝走來,帝天開口,道:“十年了,我創了一種拳經,有機會向你請教。” 葉凡未說什么,龐博先笑了,道:“巧了,葉子也在創道,爐養百經,研自己的秘術,名為天帝拳。真的可以指點你。” 帝天說請教當然是謙辭,龐博這樣大咧咧的接受,并說指點,真是讓帝天后方的部眾恨的牙根都癢癢,說不出話來。 帝天亦是變色,敢取名為天帝拳,這種讓人骨子與血液都一顫的名字想來一定絕世大恐怖,讓他生出警兆。 另一個方向,又一尊身影出現,雖有些瘦弱,但卻像是在踏著眾生的尸骨走來,汪洋般的血氣驚動了城中很多強者。 正是大魔神,十年再相見,他也更加的恐怖了,像是剛從地獄殺回來,是一頭打開枷鎖的神魔,絕世強大。 遠處一座瓊樓上,一名女子望來,風華絕代,冷艷孤傲,宛若一尊冰雕,帶著不容侵犯的威嚴,正是人王。 葉凡笑了,很是平淡,眸子中有一種祥靜,心中無絲毫波瀾,十年后再相見他也立身在年輕至尊列,無懼任何人。 “我對每一位故人都很期待!”這是他的話語,邁步而去,沒有什么威勢透發,也無異象,平淡而鎮定,留給眾人一道背影。 更遠處,金蛇一脈四位郎君眸子射出的神芒像是金色的電蛇般,璀璨無比,盯著那道背影。 突然,一道身影降落,攔住葉凡的去路,這是一個渾身都在發光的強者,美麗的的如同神一般,肌體燦燦,沒有一絲瑕疵。 在這一刻,葉凡體內的金色血液沸騰,如決堤大河隆隆而響,竟然共鳴,被激的起了反應,渾身發出無量光。 “神族!” 許多人驚呼,對于這個堪與神魔并論,號稱體內流淌有諸神血液的至強種族,心中全都無比忌憚。 求月票呀,求月票,雙倍期快過去了,大帝們有票請盡快投,雙倍法力加持快停止了,拜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