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395 在路上

妖皇一生讓人感慨,近百萬年過去了,人們才知曉這個超越神的男子心中柔軟的一面,也曾心酸,也有遺憾。 龐博道:“葉子,當你體內的金色血液褪盡,化成鮮紅的血液后,最少可以活一萬年。若是能再進一步,活得更久,到了那個時候,世上什么都凋零了。” 正常情況來說,當葉凡老去時,昔日的故人都不會存在世間了,都早已坐化在歲月中,成為枯骨。 強大的人也有個界限,不可能久存世上,圣體可活一萬載,當他進入暮年,舉世都難以尋出一個同輩人。 那種場景,光想一想就讓人心顫,太過孤單,一個人孤零零,即便是敵人都老死了,沒有一個故人可以陪伴。 “所以,別留什么遺憾,免得跟妖皇一般,到了后來獨自一人絕巔上,雖然無敵天下,但卻是萬古的寂寞與孤涼。”龐博說道。 葉凡悵然,也曾有一個女子在眺望,努力追趕他的腳步,盡管那時他并不知。最終只有一段殤,留下一座孤墳,落花凋零,灑滿墳土上,那個女子名為秦瑤。 很多年了,有一天若是回北斗該去青蛟王的小世界那座孤墳前看一看了,數十年過去也許長滿了草。 “逝者已矣,把握現在。”葉凡渾身溢出一縷縷金霞,通體璀璨奪目,血氣旺盛,震的天地隆隆雷鳴。 轟! 突然,那灘鮮紅的血跡發出刺目的光,諸大圣都顫抖,全部跪倒,無法抗衡這種帝氣! 血光中,像是有一個白衣身影浮現,冷漠的掃視每一個人,那是妖皇不滅的執念,也正是因為他的存在,讓這里氣象萬千。 血液中蘊含一縷執念不散。守護凋零的花。這時,他像是復蘇了,纏繞在那那干枯的花束上,化成一道最為璀璨的仙光,沖向宇宙深處。 轟隆一聲,天塌地陷,宇宙崩裂,蘊有執念的帝血包裹著那束凋零的花。沒入了黑暗的宇宙深處。就此永遠的消失不見。 這個地方陷入短暫的平靜,而后開始了真正的大亂。 陵寢在瓦解,諸雄在爭奪。數十株古藥王墜落深淵下,每一株都價值連城,可讓大圣為它折腰。 龐博一拉葉凡。也跟著一起沒入深淵,進行爭奪,這種逆天的東西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增加壽元數以百年。 “轟!” 石人發威,與牛魔王對轟,掌力滔天,當場將這片天地打的四分五裂,諸圣都橫飛了出去,沒有辦法上前。 “你一個石頭人蹦跶什么勁。你能吃藥王嗎?”牛魔王大怒,祭出锃亮的金剛琢,轟碎天地,大戰石人。 圣靈自然可以汲取藥王的不死精華,牛魔族的首領純粹是在奚落,兩者勢同水火,激烈廝殺。 這個時候。其他大圣也出手了,而他們帶來的各部大軍也都行動,組成戰陣,奪取墜落下去的古藥王 葉凡深吸了一口氣,化成一道電光。行字秘突破一切阻擋,而今若論速度。天下罕有可與他比肩的人了。 “哧” 藥香撲鼻,燦爛光華閃爍,葉凡運轉兵字秘奪取到兩株古藥,而后果斷倒退,突圍了出去。 機會只有一次,畢竟這里有十一二位大圣,還有陰神在暗中虎視眈眈,不能讓人堵截住,不然會有大麻煩。 葉凡剛退走,就感覺到原地出現一道冷風,人族護道者戚天一閃而過,不知是要撲擊向他,還是前方的那株古藥,路線重合。 “小心這個老家伙,等以后臨近大圣時收拾他!”龐博道,他以妖帝九斬也奪來一株古藥,兩人合在一起,果斷退出了大墓。 他們站在星空中,俯視那里的一切,諸圣出手,激烈大戰,妖皇墓裂,徹底瓦解,化成一片廢墟。 于此同時,這片名為星墟的古域,十幾座大陸先后解體,化成宇宙塵埃,那些都是虛墳,而今跟隨正穴共同崩潰。 若隱若無間,可以見到十幾條龍形精氣沖天而上,沒入真正的古陵來,像是九龍涅槃,合并為一顆珠子,綻放無盡瑞彩。 這是一股強大的生氣,無以倫比,宛若古之大帝復生,而后化成一道流光追隨妖皇執念的腳步沒入了宇宙深處,消失在同一個方向。 “古之大帝啊……”葉凡自語。 這片星域大動蕩,諸大圣帶領的各部大軍混戰,爭奪藥王,數十株跟天方夜譚般,不可想象,能讓很多位將坐化的大圣活下來。 可惜龍穴崩開時很多藥王損毀了,化為精氣,消散在虛空中。最終只有十幾株藥王保存下來,被諸圣奪走。 “該離去了。”葉凡對龐博道。這里不宜久留,有幾尊陰神在暗中,隨時會反撲。 青凰道人壽元無多,葉凡早已得知,可是卻也沒有什么辦法,早在人族第五十城時,他就曾獻過藥劑等。結果卻被告知,老人之所以能活到八千多歲,正是因為汲取過類似的不死神性精華,而今一切都無用了。 “嗷嗚……”一聲長嚎,天崩地裂,接著是電閃雷鳴,龍馬一邊渡劫一邊狂奔了出來。 這一次,龍馬收獲最大,吞納龍馬古祖的精氣,壯大己身,得到了難以想象的道果。眼前渡劫還在其次,最為重要的是,它的本源壯大了很多。 葉凡、龐博駐足,在暗中為龍馬護法,同時傳音,告知它沖向宇宙深處,遠離混亂戰場。 最終,一切都結束了,兩人一馬踏天域離開此地,進入這片星域的中心——墟城。 沒有停留,葉凡召集到十二圣者,立刻上路,離開了這片是非之地,踏上了星空古路。 他們一隊人馬走在一起,不是一般的華麗與強大,葉凡、龐博為人族古路上的年輕至尊,龍馬、黃金獅子、天蝎、九尾鱷龍等亦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至此,他們不再走諸雄古路,開始進軍太古黃金路。也就是太過危險、而今被遺棄的那些太古路段,進行磨礪。 時間匆匆,轉瞬就是六年,他們自人族古路上消失了,只是偶爾會被當地的接引使發現蹤跡。 這是一顆古老的生命星辰,為黃金古路上的一處秘境,整顆古星靈氣稀薄,當葉凡一行人降落下來時都覺得有些不適。 他們到過很多生命古地。但真正的生命星辰卻很少見。這一顆條件惡劣,雖然草被還算繁茂,但是卻幾乎不適合修道。 這里被大道壓制的厲害。遠甚過北斗,靈氣稀薄的可憐,不能支撐修士在此參悟道法。是一處沒落的古地。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葉凡行走在這片生命古地,見到了許多原住民,但是卻未曾見到一名修士。 倒是在一些石崖古壁前見到了一些時刻,闡述修行法門,都是數以萬前的摩崖碑刻。若沒有這些東西,真讓人懷疑這顆古星上從來沒有出現過修士。 “仔細搜尋,說不定能找到一些失傳的古法!”龍馬來了精神,召集黃金獅子、天蝎等。要遍尋整顆星辰。 他們分頭行動,在這顆行星上搜索。龐博直沖云霄,沒入了青冥中,而后他橫渡到了大海的的上方。 龍馬、黃金獅子、九位鱷龍等則分別沖進名山大川間,尋幽訪勝,探索古洞府,想獲得上古傳承。 古星并不大。是一顆較小的行星,葉凡默默感受這里的大道,不像是出過大帝的星辰,沒有那種道痕。 當然,誰也不能真正斷定。古之大帝太過神秘了,一個個深不可測。又有誰知他們真正的故鄉在哪里。 葉凡走在田垅地外,觀看原住民的的生活,簡單而樸素,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很平和與祥靜。 他在一個地方停了下來,欣賞這份祥和,草地中放牛的牧童吹笛,河邊幾個女子在浣衣,田間幾個老農在揮動鋤頭。 而在村頭,一個老漢正在劈柴,并未用力,柴刀也不是很鋒銳,卻將很粗的樹干解為整齊的一根根木柴。 葉凡初時未注意,但很快感應到了一種節奏,老漢掄柴刀,不快不慢,自始至終都未曾變過,有一種韻律。 葉凡關注,越看越是心驚,這分明有一種道韻,可以說一把柴刀劃出了道的軌跡! 在老人的身后有小山般的一堆木柴,都是他劈出來的,以他年老體衰、血氣枯竭的狀態怎么可能? 葉凡認真觀看,老人的血氣真的不盛,但是揮刀時不快不慢,有一種可怕的節奏,長時間關注,讓人的心臟都跟隨共鳴、一齊跳動。 他被驚住了,這是一顆根本不能修道的古星,上古的傳承與法門早已沒落,這個老人為何能如此? “老人家,你這是什么‘道’?”葉凡上前,認真請教。 “什么道,年輕人你在向我問路嗎,這里以前沒有什么路,走的人多了就成為了一條大道,你只要朝前走就是了。”老人不緊不慢的說道,揮動柴刀,一根根木柴落下,非常整齊,節奏始終不變。 葉凡眸露異色,靜靜看著他掄柴刀,不再打擾,可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片嘈雜聲。 “葉子快來!”這是龐博的呼喊。 “逮住一個大個的,逆天了,快點過來!”龍馬大呼小叫,似乎非常激動與振奮。 葉凡心頭一凜,腳踩行字訣,快速沖了過去,在不遠處的田地旁邊,龐博、龍馬、黃金獅子等出現。 “我們抓到一個即將坐化的神靈!”龍馬大叫,生怕別人不知道。 “你在亂說什么?!”葉凡呵斥。 “真的,的確是古來罕見的神靈!”龐博也很振奮,眼中流露著驚人的光彩。 黃金獅子、天蝎等合力抬來一口石棺,里面躺著一個渾身發光的老人,白發蒼蒼,有一股至神至圣的氣息,即便要坐化了,腦后也有不朽的神環,璀璨奪目。 “真是……一個神?!”葉凡驚疑不定的看著他們問道。 “千真萬確!”龍馬、黑熊圣人、天蝎等全都肯定無比的回應。 葉凡有些瞠目結舌,好長時間才道:“神……你們……怎么捉到的?” “從一座上古洞府中挖出來的,真沒想到捉了一個活著的神!”龍馬臉色激動,讓他運轉者字訣,為這個神恢復本源氣,避免突然死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