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94 嘗盡世間絢爛

黑洞洞的龍穴,瀕臨絕崖,洞口十幾萬年的古藥王生長,不止一株,散發著驚人的清香。而且還有一些枯萎的植株,一看就是歲月太久,化成了藥泥爛在了地上,而種子又成為了古藥王。 一條銀龍橫亙,宛若綿延的雪嶺聳立,宏大無邊,雄壯的龍頭高昂,巨大的一對角流動晶瑩,鱗片剔透生輝,吟動九天。 “這是真的嗎?!”人們顫栗,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一條真龍顯化世間,跟天方夜譚一般。 古之大帝氣息彌漫,震懾了萬古蒼穹,成片的古圣伏下去,不由自主的參拜,這是一種靈魂的悸動,向前叩首。 諸雄腿軟腳軟,根本站立不住,并且臨近絕崖的修士都通體四裂,骨頭都折斷了,成為一團血泥。 這是古之大帝的威壓,連圣人都承受不住,像是螻蟻在仰望巨龍,蚍蜉在硬撼蒼天,差距太大。 葉凡渾身散發綠瑩瑩的光,殘破的古天庭神器復蘇,自主對抗。他拉起龐博再退,瞬間就到了數百里外。 絕大多數人都不能避免,無論你多么強大,只要臨近這里,位于黑洞洞的龍穴附近,都承受不住這種威壓,骨斷筋折。 “萬古妖皇,一代至尊,我等無意冒犯,在這里禮敬、叩首。” 諸大圣都不例外,跪伏在地,沒有一個人可以對抗這條銀龍溢出的哪怕一縷氣機,讓人驚悚,這是天地之差。 銀色的真龍昂首,沖入九天,一個盤旋,而后又降落下來,宛若一位無上的神祇,通體散發銀輝,鎮壓古今未來。 它擁有如海一般的生命力,血氣鋪天蓋地。讓眾生發顫。到現在沒有人會懷疑什么了,這絕對是一位帝級存在!連只差半步就邁入準帝境的石人都跪了下去,在那里哆嗦,足以說明了一切。 轟隆一聲,那座絕崖裂開,半座石山都傾塌,落進下方無盡的深淵中。 龍氣滾滾,那口漆黑的龍穴旁。數十株藥王搖曳。光輝點點,彌漫出讓人將要舉霞飛升的清香。 諸圣眼睛都直了,可是卻沒有以人敢妄動。在古之大帝面前,即便來了一位準帝都顯得弱小不堪。 可是驚變依然在繼續,連龍穴都裂開了。其中幾株藥王隨著巖石脫落,墜進深淵中,白白耗去。 人們全都嚇呆了,妖皇生怒了嗎?連龍穴都毀掉了,這是要屠掉在場所有人嗎?不要說是他們,就是諸天萬域所有修士來了都得死。 每一個人都頭皮發麻,數十萬年逝去,一代妖皇怎么又出現了,都說他倒在了成仙路上。可結局究竟怎樣? 這分明是一頭真龍,是一位真正的大帝,再現人間,強烈的沖擊了人們的心靈,幾疑在夢中,連大圣都懵了。 “噗” 一位圣人王炸碎,鮮血與骨塊飛濺。觸目驚心,只因他離龍穴過近。這讓每一個人都膽寒,渾身寒毛倒豎。 葉凡退的足夠迅疾,可是即便在數百里外依然感受到了一種壓迫,若沒有綠銅鼎散發瑩輝。他若是逞強不跪,膝蓋多半會碎掉。 龐博渾身打顫。用力攥著妖皇尺,兩截青金尺在他的掌心發出仙輝,大片的光輝灑落,總算是讓他站住了,沒有跪下。 “太強大了,這是就古之大帝嗎,僅溢出的一縷氣機都讓人承受不住,連大圣都得跪拜,他若是真正出手到底有多么可怕?我想可以毀掉這片宇宙吧。”龐博顫栗。 他們兩人來自星空另一岸,即便修道多年,但頭腦中某些根深蒂固思想還是難以改變,觀念相沖突。 不過,兩人認真一琢磨也就釋然了,而今什么沒見過?經歷這么多,也只是短暫的發懵而已。 “拜見妖皇!”百劫道人因激動身體都在哆嗦,以頭磕地,步步叩首,這是一種發自真心的敬意。 天空中,那頭銀龍渾身鱗片雪白晶瑩,流光溢彩,眸子中有星空幻滅,有宇宙演化的種種可怕景象。 它分明有一種強大的生命波動,可是卻對百劫道人的話語充耳不聞,盤繞在天穹上,俯視蒼茫宇宙,一陣出神。 “不對,這并不是妖皇,早已失去了靈魂,這是帝尸,一個擁有部分印記的大帝軀體。”突然,青凰道人叫道。他雖然老態龍鐘,即將坐化,但是渾濁的眸子射出兩道精光,看出了這條銀色真龍的虛實。 眾人發呆,全都身體發寒。這不是大帝,是一具尸體誕生了靈智?沒有比這更可怕的事情了。 數百里我,葉凡與龐博面面相覷,他們也覺得寒氣襲體,古之大帝果然沒有辦法揣度,一具尸體而已,就讓讓人承受不住了。 “快,將地府的人擊殺,趕離此地,不要讓他們接近!”一位人族護道者喝道。 神組織的那位主神更是早已行動了起來,攻向那個黑袍神魔,展開了最為凌厲的攻擊。在進入此地前,諸大圣就對地府的人防范,怕他們逆天行事。 “嘿嘿……” 身穿黑袍戰衣的地府大圣笑的很陰森,一聲清嘯,四野陰兵過萬,個個尸氣滔天,向這里圍攏而來。 “給我全部鎮壓!”青凰道人喝道。 石人、牛魔王、以及幾尊邪神也都變色,一起阻擋過萬的陰兵,相傳陰兵對尸體是致命的,一旦接近,就可以同化。 若是讓一具帝尸入主地府,那簡直不可想象! 這個地方轉眼間成為了修羅地獄,即便陰兵過萬也不夠殺,大圣一出手什么都會成煙,劫灰成片,灑落宇宙間。 然而,地府來客諸多,陰鼓擂動,森羅地獄浮現,成片的白骨大船以及一座座陰殿顯化虛空中,落下更多的陰兵。 十萬陰兵! 個個強大,全都是自宇宙各古老星域的陰墳古地選出來的,聚集在了一起,這是一股讓諸天萬域顫栗的力量。 他們并非送死,沒有攻向大圣。而是盤坐虛空中誦經,這是地府的喚尸經,要將帝尸化為他們當中的一員。 “不!” 所有人都驚叫,妖皇的軀體若是真的落在了他們的手里,那簡直不可想象,這宇宙都將大變。 “退!”青凰道人在這關鍵時刻突然下了這樣的命令。 在他的身邊,百劫道人并立,神色晦暗。顯然對于地府的打算深惡痛絕。這是他最為敬仰的妖皇,絕不容褻瀆。 牛魔王、石人、邪神等見狀,也退后了。沒有去跟地府的大圣拼命,只有神組織的主神在那里激戰。 一口青銅古棺從宇宙深處飛來,綠銹斑駁。像是存在數十上百萬年了,棺蓋突然打開,發出誦經聲,且射出各種光輝。 它在接近,要想喚走帝尸。 “我們真的不用阻止嗎?”牛魔王急了,真要讓地府得到這條銀色的真龍,絕對會是一場浩劫。 “靜觀。”青凰道人只說了這樣一句話,他在古路上有極高的威望。 “妖皇即便死了,也不是誰都可以動的。即便地府來人也不行!”百劫道人恨恨的冷笑。 “轟!” 神組織的主神馭鼎飛走了,只剩下地府大軍,以及諸天誦經聲。那具古棺,還有那個黑袍神魔盤坐虛空中,召喚帝尸。 十萬天兵通體都在散發陰氣,一些接近此地的圣人直接魂飛魄散,留下一具空殼。 這是地府的法陣。可困殺大圣,詭異而可怕,常人不可臨近,不然會被厲鬼索命,拘走魂魄。 “噗!” 突然。那黑袍神魔通體裂開,渾身都出現黑色的血跡。整個人簌簌顫抖,而后軀體突然炸開了。 接著,那口古棺亦是劇震,誦經聲戛然而止,在虛空中爆炸,金屬碎片四射。 而后,十萬陰兵灰飛煙滅,像是有一位天神一巴掌拍下,讓他們瞬間成為了塵埃,從世上除名,不復存在。 地府大圣都如土雞瓦狗般,在喚尸的過程中,自己炸碎,這是何等可怕的場面?他還沒有真正接觸,是想以十萬天兵為媒介,相距足夠遙遠,結果還是遭了反噬,形神俱滅。 轟隆! 龍洞散發萬古滄桑氣,神秘莫測,這個時候徹底裂開,一縷縷龍氣沖向四面八方,而洞口生長的藥王則墜落絕壁下的深淵。 這個地方要毀掉了,整座妖皇陵寢都在龜裂,在轟隆聲中,山河倒塌,懸浮在宇宙中的壯闊帝墳在崩潰,將不復存在。 諸圣的心都在滴血,妖皇洞旁有一簇簇藥王,數以十株,全部墜落深淵。而洞中究竟還有什么逆天的仙物不得而知,想來更驚人,可是他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一條銀色的真龍橫在那里,阻擋住了一切,連地府大圣以及至強的十萬陰兵都覆滅了,怎不讓人心驚肉跳,沒有一人敢逾越半步。 轟! 突然,天空中的銀色真龍也瓦解,鱗片消失,生命氣機磅礴,化成一灘帝血,顯出本源。 “這……不是一具完整的帝尸,而只是一灘血跡,不過卻與眾不同,當中留下了妖皇不滅的執念,守護在此!”百劫道人驚叫,他感受了一道情緒波動,感同身受,跟著悲哀。 大墳解體,深淵也裂開了,絕壁上的妖皇洞四分五裂,一切都顯現了出來。 在那里有一個玉匣,不過一尺長,晶瑩剔透,數十上百萬年都不褪色,有神輝流淌。 眾人心動,全都忍不住了,帝尸不在,重新化為了一灘血跡,諸圣忍不住向前撲去,想要奪走這最后的瑰寶。 毫無疑問,這是妖皇最在意的東西,不然不會與其相伴,從生到死都始終不分離。 然而,那灘血跡內蘊執念,化成晶瑩的光上前,纏繞在尺許長的玉匣上,不肯分離,守護在那里,一時間讓人全都駐足,不敢妄動。 “先得藥王!” 諸圣行動,在那四裂的深淵下,尋找墜落下去的數十株古藥王。 “喀嚓!” 突然,玉匣龜裂,發出了柔和的光。眾人頓時心神皆顫。 一束干枯的花顯露,沒有一點光澤,早已枯萎,可是經過妖皇施法,它并未化成塵埃,原樣保存了下來。 誰都能看出,這束花不是神藥,也非異種古草。沒有一點價值。可卻被妖皇保存至今,這就是他最心愛的器物? 一幅又一幅畫面浮現,那是昔日的場景。 “真的要走了嗎?”小湖畔。一個柔弱的少女輕語,臉上寫滿了不舍,希冀的望著一個白衣勝雪的男子。渴望他留下來。 “我要變強,天下無敵。”白衣年輕人英姿勃發,充滿了自信,眸子中熠熠生輝,閃爍著可讓日月失色的光彩。 他要走上星空古路,踏上無敵的征程,成為天地間的唯一,打敗所有年輕的至尊,立身無敵的絕巔上。 他是這樣的意氣風發。卻沒有注意到少女眼中的黯然,他義無反顧,踏上天路,要去實現自己的夢想。 “你……還會回來嗎,還會來……見我嗎?”少女目蘊淚水,在后方喊道,充滿了不舍。 白衣男子在天穹上回頭大笑。讓天上的日月都暗淡了,風采自信,道:“當然,等我成帝,我要讓全世界的光彩都籠罩在你的身上。” 說罷。他又沖回大地上,在一座山崖采摘下一束野花交給了少女。而后頭也不回的沖向域外,踏上了天路。 “我等你,不要忘記我,要回來。”少女落淚,在大地上呼喊,用力揮手。 雪月清征戰帝路,到過一處又一處古老的星域,力敵群雄,征戰也不知多少年,磨礪自己,有血有痛亦有成功。 他打遍古路,難逢對手,擊敗諸多絕世大敵,他的光芒灑遍星路,最后更是征戰最為強大的一些古星。 期間,他舉世皆敵,遭遇過最為可怕的追殺,各大古星域都在圍剿他,而帝路就是這么的殘酷。 他無法去見故人,沒法回頭,只能一路血拼,殺出一個朗朗的乾坤。 最終,他成帝了,橫掃了所有勁敵,天下獨尊,光輝萬丈,震動古今,九天十地再一人可與他爭鋒。 他做到了,真正的成帝,天下無敵,被諸天萬域共尊為妖皇,注定要載入修煉史中,成為古往今來高不可攀的存在。 雪月清,沿著他曾走過的路,向著那顆古妖星而去,踏上歸程,然而等待他的不再是那個少女,只有幾名風燭殘年的老妖。 少女香消玉殞,在五百年前就離去了,埋骨在他們離別之地,再也不能出現了。 雪月清大悲,仰天長嘯,宇宙崩裂,大帝氣機席卷八荒,幾乎將那蒼茫宇宙毀掉。 “向天借五百年!”這是他的大吼聲,一切都已不可改變。 幾位老妖告訴他,少女修行出了問題,化道而終,連軀體都沒能留下,曾在化作光雨時,臉上帶著淚水,喃喃呼喚他的名字。 雪月清悲嘯,他是大帝,天下無敵,萬古無雙!可是,卻不能改變這一切,無法將那個女子救回來,此生錯過。 柔弱的少女化道了,同光雨遠去,只留下一束花,正是他當年離去時送出的,而今早已干枯,凋零。 四裂的帝墳中,人們怔然,終于知道為何相伴一代妖皇身邊的只是一束干枯的花,在他心中,這才是最珍貴的東西。 即便天下無敵,也有無力時,他登上了輝煌絕巔,驀然回首,卻發覺,那最簡單與平凡的東西才是真。 葉凡心有所感,忍不住一聲長嘆:“嘗盡世間絢爛,難補一生辛酸、遺憾。” 懇求將月票投來,月初希望大家給辰東動力,求月票沖起,你們每一張月票都會給我以無限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