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392 帝尊

混沌洶涌,電弧交織,成為一片最為可怕的汪洋。而在此當中,一座又一座宏偉的天宮并立,更有諸多古闕,看起來古樸滄桑,恢宏大氣。 葉凡渾身是血,戰到現在即便有者字秘身體狀況也很糟糕了,這些敵手都是年輕的大帝,哪一個不是一代天驕?即便是面對其中一尊,能夠活下來都算是一種神跡。 一座又一座的天宮都很宏偉,上面的神瓦流動燦燦光澤,像是以神金千錘百煉而成,非常的逼真。 根本不像是閃電化成,仿佛在真正的在古天庭中漫步。雕欄玉砌,階梯似漢白玉,樸實而沉凝,街道寬闊,宮闕繚繞混沌霧靄。 葉凡認準了一座宮闕,并不知道里面是誰,選擇很隨性,沒有什么規律可循,他大步向前走去。 這一次的感覺很特殊,這座宮闕看似樸實,但是隱約間有一種鎮壓萬古的氣韻,琉璃瓦于平淡中蘊含壯闊,散發著一股磅礴大氣。 葉凡眉頭一皺,覺得這次可能又中招了,該不會是類不死天皇般的古人吧,可是腳已經邁出,沒有退縮的道理。 巨門高大,鐫刻各種符文,電閃雷鳴,像是有一尊活著的大帝在沉睡,不容外人打擾。 葉凡的手剛一觸摸到門就遭受了劇震,轟隆一聲,像是宇宙蒼穹塌陷了,壓的他要窒息,渾身骨骼都在嘎吱作響。 “這個人是誰?”他用力推開了塵封的巨門,電弧爆射,讓其掌指間鮮血淋淋。 “轟!” 一聲巨響,巨門內發出一種天崩的聲響,震的人靈魂都快潰滅了,葉凡眉心前由精神力化成的一簇明亮的火焰劇烈跳動。 這是一種大氣,更有一種古意,震撼人心,若隱若無間,諸天萬域都像是在共鳴。傳來了諸神在朝拜的聲音。 一頭真龍橫舞,一頭仙凰展翅,一頭白虎撲擊,一頭麒麟昂首,從大殿中沖來,像是自仙域下界,震撼人心。 葉凡當即就是一呆,這座大殿怎么如此特別。一下子沖出這樣四頭強大的生靈。全都有逆天戰力,恐怖滔天,擠滿了大殿入口處。 真龍吟動。九天鳴顫。仙凰涅槃,鮮艷的翎羽裂天。白虎長嘯,吼碎河山。麒麟沖撞。星毀月沉。 這幾種生靈一齊撲殺,場面極度驚人,這都是古老的仙獸,人間不可見,怎么全都化作了閃電,降臨在此? 混沌氣洶涌,這個地方氣象萬千,瑞氣橫卷,四靈齊現。發出萬丈的祥光,籠罩了此地,像是天帝下界巡視,四靈守護在四方。 這跟神話一般,誰見到都要震驚。 “殺!” 葉凡大喝,他才不相信這是什么仙靈,最多不過是一道烙印。仙不存于世,不可能在這里找到什么痕跡。 他上來就是絕殺,各種秘術齊出,激戰四靈,場面很可怕與血腥。 元磁仙光飛射。一條條一道道,瑞氣千萬條。可讓人的神魂共振,直至碎滅。與真龍糾纏,舞動天風,撕裂乾坤。 五行神光化成五柄寶劍,排列在葉凡的背后,與那仙凰對擊,鏗鏘作響,鮮艷的鳳凰翎羽凋落,凰血驚天。 六道輪回拳,一往無前,葉凡的金色拳頭與那頭白虎劇撞個不停,虎嘯長天,兩者都發出了燦爛而刺目的光。 …… 這是一場大戰,葉凡使出渾身解數,與這幾頭生靈拼殺,這是第一次在雷海中遭遇大帝外的生靈并戰斗。 真是一場意外,推開這座宏偉天宮的大門,竟然遭遇了這些生物,與以往大不一樣,這似乎是守護古闕的仙獸。 這一戰,葉凡遇到了大麻煩,天宮中不止這四種生靈,當大戰到后面時,玄武、螣蛇、鯤鵬也出現了,全都撲擊而來,恐怖無邊。 景象驚人,讓人懷疑來到了神話時代,見到了一種又一種至強的古獸,征伐不斷,莽荒氣息撲面。 而且在這一刻巨門上的所有古老符文都在發光,化成道道虛影,有上古的先民,還有史前的生物,一起顯化,沖擊了過來。 同一時間,殿宇內有天兵天將殺來,葉凡即便渾身是鐵又碾的了幾根釘?剎那間金色血液噴濺,遭遇了重創。 他立時知道了中心寶座上的人是誰,這么大的威勢,氣吞宇宙,在那個古老的年代也只應是他了。 帝尊! 除他之外,實在難以想象還有誰,建立古天庭,統御諸域,頒布法度,諸神共尊。 這是一個亦神亦幻的人,葉凡激烈沖殺,步入殿宇中,還好無數的大軍只是沖擊了一陣,而后就如潮水般退走了。 不然,光是那真龍、仙凰、白虎、鯤鵬等就絕世恐怖,一代天驕被他們圍上,長時間下去也得飲恨。 也只有帝尊才能會有這么大的排場,萬古共尊,不然何以有這樣的古老生靈守護,讓人不得不慨嘆,帝尊至高無上。 葉凡渾身淌血,自天兵天將的人墻中穿過,在他的身后,那一道道的身影慢慢的虛化,直至消失不見。 大殿最深處,那里像是端坐著一個人,又像是什么也沒有,模糊一片,虛空都在扭曲。 葉凡徒步前行,雙腳在地上留下兩條金色的血痕,他盡最大的努力讓身心空明。接下來恐怕將有一場前所未有的惡戰,現在他的身體狀況真的不是很好,可是為了萬物母氣鼎他必須得堅持。 他心中很清楚,這樣戰下去對他的鼎有益,與諸帝器碰撞,破而后立,重新鑄造,將會更勝往昔。 近了,接近大殿中心,那寶座上仿佛有一座大岳橫亙,壓迫的人要窒息。 一種至高至大至尊至強的氣息鋪天蓋地,向著葉凡這里洶涌而來,宛若有一尊至高的天神在俯視蒼生。 葉凡臉色驟變,這個人太強大了,鎮壓諸天萬界,古來惟我獨尊,讓人忍不住要臣服下去。 在那臺階下方。諸神都在叩首,進行參拜,充滿了敬畏,沒有一個人敢抬頭。誰都不能見到中心寶座上的身影。 有的神渾身發光,有的神立身黑暗中,有的神流動仙霧,有的神吞噬光明,個個神異無比。神圣祥和與陰暗恐怖并存。全都在朝拜這樣一個人。 諸天萬域的神盡來覲見,共尊一個帝主,他就是帝尊。比之不死天皇的氣場還要強盛! “天地鬼神共拜帝尊!”若隱若無間,似有這樣一句話在回蕩,自那神話時代傳來。浩蕩到而今這片時空中。 葉凡心頭一沉,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這樣的一個對手肯定絕世恐怖,他也許會倒在這里,血濺帝宮! 古之大帝談不上誰強誰弱,因為從來沒有相遇過,未進行過帝戰,但是帝尊可能會是特殊的一個。 種種跡象表明,那個時代也許不止一位大帝。或者說幾尊大帝的時代相距很近,似相連在了一起。 大道倫音響起,整座殿宇中都是經文聲,天兵天將消退了,化成一個又一個符文沒入墻壁上、粗大的龍柱上,成為刻痕。 而且,真龍、仙凰、白虎、鯤鵬等幾大仙獸也不見了。歸于雷海道則內。最后,在此參拜的諸神一個接著的一個消失,融入雷海中。 葉凡的眸光一瞬不瞬,自始至終都在看著那片扭曲的時空,盯著那個模糊的寶座。當來到近前后他吃了一驚,那里空空如也。 帝尊不在。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 在那扭曲的虛空中,只有一座大鼎,橫陳帝座上,是它在散發睥睨諸天萬界的氣息,根本就沒有帝尊的身影。 “空的,竟然是空的!” 葉凡發怔,承受著莫大的威壓,臨近那個寶座,近距離觀察古樸的大鼎,真的沒有人,帝尊未曾顯化。 這天地未曾摹刻下帝尊的道痕嗎?葉凡心中懷疑。不止這一次,上次成圣時也曾進入一座巨宮,見到了萬物源鼎,卻沒有看到帝尊。 寶座上,一口綠色的古鼎浮了起來,吞吐日月星河,萬古唯一,鼎壁上刻下了萬靈,亦有開天辟地的景象,有一種至尊的氣息。 這樣的結果讓葉凡詫異,至今沒有與帝尊一戰,難道他徹底被天地磨滅了,永遠也不能出現道痕了? 葉凡松了一口氣,但卻也有一種遺憾。 突然,綠鼎震動,磅礴威壓驚天,向前撞來。 葉凡催鼎,萬物母氣垂落,承受了至強的一擊,喀嚓一聲金屬顫音,鼎壁被擊穿,出現一個鼎形大洞。 接著,綠鼎又一次撞來,垂落下仙凰、原始先民、混沌神祇等,包含了萬物蒼生! 轟隆一聲,整座天宮都崩潰了,葉凡與萬物母氣鼎共同發力,對抗古天庭的至高仙器。 這是一場大崩潰,整片天劫都開始瓦解,像是史前大災難,破滅一切生靈,橫掃了整片星域。 外界,諸雄駭然,全都倒退,不敢臨近哪怕半步,驚悚的看著這一切。 “葉子,你沒事吧?!”龐博大叫。 帝宮粉碎,葉凡在混沌雷海中沉浮,像是一具死尸般橫陳,者字秘自行運轉,將其骨塊與血液重組了起來。 剛才,他竟然被震的四分五裂,不過那口綠鼎也消散了,再也沒有能夠出現。 至于他的鼎,此時成為了一堆碎片,徹底不成形狀,沒有一點兵器的樣子了。 “我沒事。”葉凡擦去嘴角的血跡,站了起來,放眼望去,所有天宮都在慢慢消失,隱入電海中。 他一語不發,盤坐在混沌海內,口誦仙經,開始重新鑄鼎,接受雷電洗練,以天劫為火,以混沌為水,將鼎的碎片熔煉。 這個地方,頓時霞光四射,仙氣噴薄,各種誦經聲響起,一座大鼎成型,鼎壁上出現各種生靈,像是有了生命,要復蘇過來。 他將九龍拉棺內的古字摹刻在內,讓鼎內的神祇通體晶瑩,浴火重生,使鼎更加的古樸與大氣,有了一種鎮壓天地的氣機。 幫我們的書友做個廣告:《重生末世前》。末世中的一個小人物,茍且偷生了十年,死去之后,命運給他開了一個玩笑,讓他回到了十年前。于是,他開始了征途,誓要站在最巔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