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390 不死天皇

葉凡震撼到了極致,身化一道光追了過去,可是終究是什么都沒有見到,狠人虛化,那個可憐而孤單的小女孩消失了。 他沒有看清那張臉,不能確定,只有那雙清澈的眸子讓人難忘,烙印進了他的心頭。 “為什么這么快就不見了?”葉凡喃喃,心中涌起滔天駭浪。 他想到了很多,那雙純凈的眼睛讓他心顫,有點熟悉,有些可憐,觸動人心,他心中波瀾起伏。 可惜,在狠人在化成三四歲的小女孩時,鬼臉面具才慢慢隱去,那張稚嫩的小臉一閃而過,不能真正看清,有一層混沌霧靄籠罩。 葉凡心緒起伏,久久難以平靜,他想到了許多,難道狠人從來未曾死去嗎?這得是多么驚人的事! 不應該才對,種種跡象表明,在這個世上沒有人可以長生,不死太過虛幻,誰也做不到,難住了古往今來所有至強的大帝。 即便有長生,也是要進仙域,在這個世界中不可能! 葉凡沉默,像石化了一般,久久的在這個地方發呆,仰望蒼穹不語。 他只相信當世,無論是過去,還是來生,對于他來說都是虛幻的,從來不信,自始至終都不存于心間。 而此時,他卻有些迷惘了,那雙噙著淚水的大眼,那個可憐兮兮的小女孩,為何讓他心中生疑? 葉凡心中有點茫然,真的有人做到了嗎。可以在這個世上輪回不死?這與他的認知相沖突,讓他陷入矛盾中。 漫長的時間,葉凡一動不動,身上光雨點點。軀體像是瓦解了,他幾乎化道! 剎那驚醒,他赫然發現自己處在了危險的邊緣,差一點就化作道則,融在天罰中,成為天地規則秩序的一部分。 這簡直比經歷過十場生死血戰還要可怕,只差一步,他就化道了。從此不復存在! “幾乎動搖我的心志,讓我迷茫,這……或許才是最可怕之處,也是這道天劫的真義吧?不論其他。相信自己的道,一路走下去就是了。” 葉凡自語,漸漸清醒,眸子射出犀利的芒,暫時拋開了剛才的一切。 “最驚艷的大帝。果然可怕!”葉凡自語。 狠人驚艷萬古,竟有真實的聲音,與見到的所有大帝都不同,像是依然保留有生命意志。烙印在天地中,而非被天劫主導。 葉凡渾身破碎。者字秘運轉,金色血液倒流。骨骼噼啪作響,很久以后才修復到最強狀態。 當他再次張開眼睛時,兩道金色的光束射出,刺透了天劫,讓雷海外的諸大圣都一怔,心生感應,露出驚容。 宮闕中,葉凡神色一滯,萬物母氣鼎出現了第七個窟窿,這是何時打上的,并未見到狠人擊穿此鼎。 這是一個人形痕跡,曲線優美,分明是一個女子,烙印鼎壁上,擁有一種神秘而至高的道韻,栩栩如生。 葉凡靜觀很長時間,而后推開殿門,步履堅定,向前行去,尋找下一座天宮。他想闖到底,看一看究竟都會遇到誰。 第八座天宮非常的宏偉,有一種特別的力量在流動,若隱若無間,這不像是一個人的古闕,而像是容納了眾生萬物。 沒錯,這種感覺很真實,這座宮闕一點也不冷清,似乎有一道又一道的神志在這里祈禱、誦經。 這顯得很神秘,宏偉的巨宮,磅礴壯闊,比山岳還高,聳立在這里,鎮壓萬古乾坤。 “是誰在這里?”葉凡心有疑惑,這座宮闕太過非凡了,恢宏浩大,讓人忍不住要臣服下去。 “轟隆!” 葉凡推開殿門,剎那間,感受到了一種至高的威嚴,像是有一尊天帝巍然端坐在上,俯視著他。 而且,在這一刻,一種喧沸沖來,貫入耳中! 他從外面進來,很不適應,這是一種巨大的反差,這里像是另一個世界,無窮無盡。到處都是生靈,嘶吼聲,誦經聲,祈禱聲,交融在一起,震耳欲聾,突然這樣迎面撲來,讓人震驚。 這一切太突然了,不可理解。 在恢宏的天闕中,有諸天萬域的所有生靈,全都跪伏在地,像是在朝拜,無比的虔誠,傳出古老的祭祀音。 “這是……怎么回事?”葉凡眸光犀利,掃視每一道身影。 萬靈共存,全都充滿了敬畏,眾生都在祭神,場面宏大,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像是有三千古佛在禪唱,又像是有上萬魔尊在嘶吼,交融在一起,撼動人的心靈,讓人不受控制,要跪伏下去,叩首朝拜。 這是一個極其壯觀的場面,眾生在膜拜,萬族共尊一個神明,傳出了各種神音,隆隆而響,震耳欲聾。 像是跨越了太古,從那史前時代傳來。 葉凡神色凝重,額骨裂開一道縫隙,射出一縷又一縷晶瑩的仙輝,在哧哧聲中,一道又一道虛影破滅,全都化成了電光。 他對抗那種浩瀚的威壓,將在此膜拜的萬族生靈虛影逐一的掃滅,讓這里的秩序規則漸漸歸于清寧。 確切的說,那不是真正的祭祀音,只是一條條秩序神鏈,雖然表現的很真實,但與狠人發出的真正聲音不同。 可這也足以讓人震驚,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需要萬靈膜拜,虔誠信仰,跪伏在地上禮敬? 葉凡的額骨內,射出的仙輝更熾盛了,一步一步上前,大片的生靈歸于虛無,一切都因秩序神鏈在斷裂。 到了后來,他有些心驚了,因為有些虛影很非凡,像極了真正的神靈,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場面?連神都跪在地上。朝著天闕中心那道最為威嚴的身影叩首膜拜! 不止一尊,接連數以十尊,很像是真正的神明,虔誠叩首。膜拜上面的最為威嚴的那道身影。 葉凡揮動金色的拳頭,眸子綻放神光,一路橫掃,那些光影最終都消失了。 這些生靈都不具備戰力,由電光與道則化成,不然葉凡將會面對萬族的至高強者,甚至有神靈,那種景象不可想象! 在這座天宮中央。坐著一個威嚴的至尊,像是高坐九重天上,俯視萬界,宇宙八荒。惟我獨尊。 這是一種大氣魄,有一種龐大的壓力,自然擴散而出,讓諸天萬域都在顫抖,一切都源自那寶座的上的一個人。 他通體溢出一縷縷的光。剛才眾生朝拜、萬族共尊的種種景象,就是由這成千上萬縷的霞光映照出的。 可以想見,這真實發生過,而今不過是歷史的重現。他有無上的威嚴,讓諸天萬域所有強者朝拜。 這是誰?竟有這么浩大的氣勢。真可謂氣吞萬里,雄視蒼茫宇宙。萬古來惟我獨尊。 葉凡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壓力,像是有一道道天刀在割裂肌體,他與這個人對視,想要看清他的一切。 此人巋然不動,像是磐石般,靜靜的坐在那里,就那樣冷漠的看著他,身影很模糊,看不真切。 “不死天皇!” 葉凡盯著他,良久吐出這樣四個字,所有跡象都表明,應該就是他! 古往今來,誰有這么大的威勢?帝尊應該有,統馭茫茫宇宙,諸神共尊。 但這個人不像,應該不是。 葉凡在他身上感受了一種熟悉,似曾相識,昔日被他擊斃的天皇子有這個人身上的一些影子。 不死天皇,在太古萬族中是一個不可超越的神話,在那個時期,天上地下,只尊他一個人,各族皆膜拜。 在各族心中,他是一個超越神明的存在! “終于見到了……”葉凡自語。 這么多年來,踏上修煉路,接觸太古萬族后,他的耳朵都快磨出繭子來了,各族對不死天皇的推崇可以說達到了一個極致,經久不衰,至今都在傳誦。 天皇子的體質,曾被譽為天下第一,超越所有人,無可比擬,流淌有五色神血,修行一栽勝過尋常人百年。 他的至強血脈與無敵的體質,讓葉凡、圣皇子都曾親身感受過,即便鎮壓了,都極其難以殺死,若非道心不夠堅定,缺少磨礪,必將是當世最可怕的人之一。 而今,葉凡見到了天皇子的父親,真正無敵血脈的源頭,萬族共拜的不死天皇! 盡管身影模糊,但是若隱若無間,可以見到與天皇子很像,但卻沒有那種幼稚,也沒有那種心浮氣躁,此人如淵似岳,靜靜的坐在那里,讓人心神都要崩潰了。 轟隆! 葉凡面對他時,渾身的金色血氣騰的沖起,像是火焰般在跳動,他神色堅毅,眸光璀璨,面對這傳誦萬古的至強者,無一絲懼意。 “轟” 不死天皇站了起來,天地都是一顫。他的眸子中五色霞光流轉,非常的真實,宛若有血肉!他盯著葉凡頭上的破損的鼎,默默的看著,而后一步一步逼來。 這是一種巨大的浩劫,他只是徒步而來而已,諸天萬域都仿佛搖動了起來,天地大道隆隆作響。 他在吞吐日月星河,有一種無以倫比的龐大氣象,這真的不像是一個人了,的確像是一個超越神明的存在! 葉凡出手,一拳向前轟去,金色的拳頭打碎萬古虛空,無論是何人,即便是不死天皇降臨,橫阻在前,也要將其打下神壇! 這條路,一旦踏上就不能回頭,兩旁是萬丈絕崖,唯有向前,一路血戰,尸骨填滿帝路上的深淵,殺上絕巔。 轟隆一聲,萬古青天劇震,兩個拳頭撞在了一起! 祝各位兄弟姐妹中秋節快樂!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