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6 九大圣體

~日期~09月27日~ 更多好看的小說,下載~請上~網~~ 一個、兩個……九個身影,一個又一個雄姿偉岸,將葉凡、帝天、大魔神等人圍在當中。 天劫無窮,雷海無量,熾盛的閃電每一道劃過都會照亮宇宙,一些巨大的電弧直接可以將一顆又一顆的星辰劈碎。 雷劫在繼續,圣體被天地大道摹刻,記錄下來,化為人形閃電,成為天劫中的一種,震撼了星空,讓所有人都滋味難明。 “六道輪回拳!” 一道金色的身影浮現,向前劈殺,轟隆一聲與大魔神撞在一起,天空中出現六片古老的宇宙,像是在輪回。 “黃金神藏!” 另一道金色的身影,對上了帝天,背負金色寶藏,各種黃金道兵浮現,射出成千上萬件道器,斬殺的天宇皆顫。 “轟隆!” 第三道身影,一器破萬法,震裂蒼穹,混沌雷海大爆炸,在其頭頂上方懸有一口古樸的大鼎,沉沉浮浮,像是可以鎮壓蒼生。 這個身影徑直逼向青詩仙子,大鼎壓世,震撼天宇,鼎口內宇宙星河閃爍,混沌如海,將這大天地都要吞了進去。 …… 九道身影一一出現,攻向這些年輕的至尊,個個戰力滔天,神威不可擋。 葉凡自己也是心頭一凜,成圣時也見到了人形圣體閃電,那個時候是一個一個的前來攻殺,而今竟然是一起。 “鏘” 他運轉兵字秘,向前發難,與另一個自己對抗,不曾想對方亦是反應神速,將他當成了兵器,想掌控在手,同用兵字訣。 戰斗突然爆發,讓星空大亂,諸雄心潮澎湃,全都受到了巨大的沖擊。人族古路上的護道者也不得不驚嘆♀樣的天劫太逆天了,超越了常理,不應出現在世上。 每一個人的心頭在驚嘆,葉凡逆天了,古來僅見! “殺!” 另一邊,一位年輕的至尊爆發,道喝聲裂天,她發出無量光←個人散發著人族之主的宏大氣機。至高無上。 這是一個女子,絕代驚艷,青絲飛舞。眼眸如深潭秋水,此人強大無雙,一縷縷道痕波動讓諸圣都忍不住顫抖。想要跪伏下去。 “是最為神秘的女神嗎?”人們驚呼,她是年輕至尊中最后一位趕到的強者,初時是男是女都不知,到這一刻才揭曉。 “不是女神,是人王!”一位強者驚嘆道。 “什么,人王是一個女子?!”眾人發呆,一直以為人中之王一個絕代強大的男子,誰能想到會是一個女人。 人王印、翻天印、大道印、一個接著一個的拍出,像是人族共主出世。大戰連天。 她雖然是一個女子,但是卻絕世強大,血氣旺盛,法相驚世,儲在雷海中,大戰一尊人形閃電。 那個雄姿挺拔的身影雖然很模糊,但是人們能看出。與葉凡幾乎一模一樣,他正在運轉斗字秘,對抗那千般萬化的法印。 轟隆! 恒宇爐現,鮮紅如血,與翻天印碰撞在一起。發出隆隆巨響。而后鏘的一聲劍鳴,太皇劍割裂天地。世間無雙,斬破大道印! 這是斗戰圣法,演化天地間各種道,戰意一出,四海懾服。 大戰到這一地步,帝天、大魔神、青詩仙子、人王都早已疲憊了,與九帝一戰消耗了太多的精力,重傷加身。 這個時候,再遇上人形閃電圣體,自然戰的極為艱苦,且一下子就是九個向前撲殺,全都在運轉世上最可怕的法,讓他們再次身裂。 “殺!” 帝天一聲長嘯,忍無可忍,被古之大帝虐殺也就罷了,而今競爭對手竟然被天地摹刻,化為人形閃電,讓他難以接受。 在這個時候,他以高境界沖擊,想要毀掉一道圣體閃電,這是要壓著打,他不相信葉凡也如古之大帝般恐怖。 “轟隆!” 熾盛霞光照亮天宇,讓大混沌劫都像是要崩浪,人形閃電一拳既出,光輝普照十方,這是神禁領域。 帝天早已重傷,被青帝打的渾身是血,戰力嚴重下降,而今再次遭到了這樣一擊,當場就橫飛了起來,胸部的骨頭折斷、崩飛了出來兩根,血淋淋。 所有人都變色,人形閃電圣體竟然屹立神禁領域,這是一種極為可怕的結果,讓星空中鴉雀無聲。 天地大道到底摹刻下了什么?怎么連神禁都說觸發就觸發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就在此際真實的發生了,讓人心緒起伏,一下子聯想到了很多。 這是未來的圣體嗎,代表了他將來的成就,而今只是提前將其潛能表現了出來?! 鮮血飆飛,帝天遭受重創后,眸子清冷無比,像是一對神燈般璀璨,誦出古經,道:“三界轉生,惟我獨尊,生生世世皆刻吾名!” 這一次與以往不同,在其身前、背后,浮現出一座又一座巨大的石碑,上面都銘刻了他的名字,深刻而醒目。 眾人震撼,那究竟是什么?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種功法太奇特了,在帝天的身前與背后,出現一座又一座巨大的神碑,仔細觀看,似乎都是墓碑。 它們透發著蒼茫的古意,像是輪回了萬古,萬世身葬土合在了一起,顯得詭異而可怕。 一種可怕的氣息在釋放,那是一座座墓碑,甚至可見到上面的墓志銘,全都散發著滔天的波動。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功法,為何沒有聽說過?人們毛骨悚然,全都像是石化了。 帝天,屹立在那里,肌體流淌出一縷又一縷的血跡,染紅了每一面碑,上面刻的都是他的名,像是輪回萬古的英魂歸來! 天地間,密密麻麻,刻寫他的名,神威浩蕩,宛若一片汪洋拍岸,震裂九天! 三界轉生,生生世世刻吾名♀種古老的經文竟然成真了!在這一刻像是貫通了萬古時空,帝天諸世連在一起,發動最強攻擊。 顯然,若是施展這種功法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不然他何以渾身淌血,將成千上萬的神碑澆的血淋淋? 這像是在獻祭一般,以此來獲得至強的力量。 人族護道者有人悚然,想到了一些古老的秘辛。顫聲道:“該不會是神話時代的功法吧。是諸尊爭霸的年間的一種蓋世天功。” “我……似乎在一些太古前的古墓見到過模糊的記載,三界轉生,生生世世刻吾名♀像是一段詛咒,為一蓋世至尊的法統!” “是他,竟是這種功法。太讓人震驚了。相傳,帝尊……博覽群經,似乎都曾借鑒過其部分無上奧義!” 諸大圣來了,有人認出了帝天的道統,無不震驚,臉上露出了極為凝重之色。 “什么三界轉生,什么千劫萬世,一切都是空!人之一生,只有當世。哪里來的輪回,哪里有什么前世,死去皆成空,都將破滅!”葉凡真身冷漠的說道,根本不認同。 “轟!” 另一邊,一道人形閃電像是有感,龍行虎步。直接殺進,舉拳就殺,有一種當世無敵、惟我獨尊的氣概。 這與葉凡的道相符,相信當世,不信過去與來生。只要這一世無敵,什么也阻擋不了。一切都可以改變。 轟隆一聲,天崩地裂,連天劫都被震碎了,這道人形閃電觸發神禁,在這個境界,可以說震古爍今,強大到了極致。 神禁貫穿一切,絕世無匹,帝天的這種詭異的法門太過非凡,而今他還不能熟練施展,被強行打斷了,未能發揮出所有威力。 他整個人橫飛了出去,胸膛炸開,白骨茬森森,斷骨墜落宇宙中。 他不甘、不服,他的實力未曾得到體現,且此前與青帝一戰,幾乎耗去了他一身的精氣神,而今已稱得上是強弩之末,故此難以抵抗。 “帝天……被擊飛了出去,血染長空!” 眾人不管那些隱情,只見到帝天被擊飛,一個個全都如泥塑木雕般,心神震顫。 “他執念太深,與青帝決戰,一爭長短,不計后果消耗掉了所有的精氣神,故此時沒有了一戰之力。”一位護道者說道。 “轟隆!” 突然,九大人形閃電,有數人爆發了神禁,去與對抗者廝殺,頓時鮮血迸濺,血染長空。 即便是青詩仙子這樣的絕代麗人,人王這樣艷驚星域、強勢而凌厲的女子,此刻也是肉身龜裂,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 大魔神更是悲慘,他揮動魔神拳而上,結果兩個拳頭都被打成了爛泥,最后連兩條臂膀都炸碎了。 幾個屹立在神禁領域的圣體誰人可擋?群起而上!即便是人族古路上的年輕至尊也擋不住,一個神禁就足以讓世間顫栗,這么多齊出,讓諸大圣都早已變色。 在這種情況下,無論誰來了都沒用,能活下來就是一種傲人的戰果了,想將所有神禁狀態中的圣體斬殺,那無異于癡人說夢。 幾大至尊心中顫抖,生出一種微妙的挫敗感! 他們本欲與古之大帝年輕時同階一戰,不曾想未能有大獲,反倒遭受了不輕不重的打擊,讓每一個人都臉色晦暗。 而群雄更是瞠目結舌,無比震撼,何曾見到過幾位年輕的至尊齊出、一起爭霸?!非常驚人與逆天。 幾位年輕的至尊實力足夠強大,不然何以能在以寡敵眾、與九位年輕大帝的一戰中活下來?足以說明了問題。 而這一次,他們之所以在圣體的人形閃電中遭受更為嚴重的創傷,一是因為他們都早已消耗去了太多的戰力,二是因為不服不甘,見到葉凡的印記被大道摹刻下來,想要立刻將他鎮壓,故此以最高深境界征伐,不曾想惹來一群圣體都晉升神禁領域! 此刻,葉凡自己也是心頭凝重,不光是帝天他們在面對九大圣體,遭受了重創,連他自己也不好過。 葉凡從來沒有一次像今天這般,對自己竟生出這般強大的敵意,不斷的抗擊,慘烈的搏殺。 “連我的真身此刻都沒有進入神禁,若是被這些虛身以神禁境的力量給轟殺了,那就真是一個笑話了。”葉凡自語。 斗戰圣法、六道輪回拳、黃金神藏…… 葉凡大開大合,與自己戰斗,身體破碎,遭受了極為嚴重的傷勢,唯一慶幸的是,虛身沒有出現神禁,顯然如古之大帝般依據對手境界而“微調”。 萬物母氣鼎沉浮,與葉凡一起在雷海中沖擊,他被自己的虛身打爆了數次! 他很強大,但是敵人是他自己,自己越強,敵人越強!共有九尊圣體,共有九個自己,一齊殺他,這是一種無解的難題,預示了近乎悲劇的結局。 這個時候,帝天、大魔神、青詩仙子、人王都退出去了,他們這一次想借古之大帝磨礪己身,可卻只留下了傷痛,沒有其他。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望著場中,眾人皆知,這是上蒼在為難圣體,別人攔不住,就讓九個他自己來阻擊,將之絕殺,使其渡劫失敗。 可以說,這的確無解,根本沒有辦法破之。 然而,讓人發怔的是,葉凡最后竟挺了過來,逝我、道我交替出現,為他爭取時間,葉凡面對九個自己,最終撐了過來。 “這……不可能,一個人怎么可能在九個自己的滅殺下活下來,這逆天了嗎?” “史上最強的男人,一個人……打自己九個,這……不是奇跡,還是什么。或者說,這是在作弊嗎,不然何以活下來?!” 人們瞠目結舌,不相信這一切。 帝天、大魔神、青詩仙子、人王幾位至尊,初時見葉凡被九個自己打爆,金色血壓濺在雷海中,心中多少平衡了不少。 而后,更是見他不斷被擊殺,自始至終都沒有爆發神禁,讓幾人越發的平和,且生出陣陣快慰感。 畢竟,正是那個人的閃電虛身曾讓他們遭創,而今反過來被其自己虛身虐,自然讓幾人喜聞樂見。 然而,最終的結果卻讓他們有點難以接受,葉凡活了下來,盡管渾身是血,連其頭上的鼎都幾乎被打碎了,但他的堅韌以及強大不屈,深深鎮住了所有人。 葉凡頂著殘破的萬物母氣鼎,一步一步從雷海中走出,遍體鱗傷,金色血液落下,傷痕累累,讓他看起來有一種沉重與肅殺感。 他似乎狼狽,但是眼眸卻很凌厲,如天劍般鋒銳,劃破宇宙虛空,擁有一種強大的精氣神,讓人顫栗。 這像是一把千錘百煉的仙劍,從那煉獄般的熔爐中出現,已經成型,只需稍加打磨,便將綻放驚世的光彩! 馬上就要到二十八日了,凌晨開始,月票將變為雙倍,有票的兄弟姐妹,凌晨后請多支援。多謝。 更多好看的小說,下載~請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