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76 妖皇尺

這是一位大帝的墓穴,還是一群大帝的葬地,怎么會有數件帝兵?讓令人從皮毛寒到骨髓中,全身顫栗。 那絕對是帝兵,不然何以能將仙淚綠金尺給擊出裂紋,而今又將一位大圣無聲的滅殺,反抗都不能。 這個地方炸開了鍋,這還怎么打,絕對是來多少人死多少人,大圣都不是敵手,全宇宙的修士拿尸體來堆都不行! “退后,速速撤退!” 人族護道者聲音都發抖了,大墓一次次的出乎他們的預料,與想象的根本不一樣,帝尸未曾見到,卻接連出慘禍。 那是一座巨大的神魔壇,將山岳平整的斬斷而成,上面葬著五件兵器,一個個都在復活,一縷縷古之大帝的氣息彌漫。 可惜,看不清。熾盛的耀的人血淚長流、神識將崩,暗淡的則隱在虛無間,都不能得見真容,不知是何形狀。 這是大帝埋兵處,將陪伴他征戰了一生的神器葬于此地。 突然,一聲龍吟響徹九天上,早先消失的那頭巨大的龍馬又出現了,橫于天際盡頭,向著這個方向昂首。 這實在是一副震撼性的畫面,那頭赤龍比諸多山嶺都要巨大,任何山峰在其面前都如小土堆,過于渺小。 帝兵現,古之大帝的坐騎也出現,向這邊抬首相望,震撼人心。 轟! 在巨大赤龍背后,浮現一座比星辰還要大的巨山。橫亙天地盡頭,宏大無邊,上抵混沌,下鎮九幽。高也不知多少萬丈。 在山根處,有一個巨大的洞穴,赤龍擺尾沒入了進去,聲聲龍吟傳來,震人心魄,云霧翻涌,洞中不時閃爍赤色的麟角。古之大帝的坐騎,由馬化身為龍。在巨大的巢穴中翻騰,赤色的龍鱗每一片都有數丈長。 “大侄子沖啊,這是我們的祖宗,正在召喚你。快去向它請教!”百劫道人叫道,一腳踹在龍馬的屁股上,讓他橫飛而起,像是炮彈般砸向洞口。 龍馬鼻子差點氣歪了,這頭老驢也太損了。面對前方那巨大的赤龍,他不由自主在顫栗,若是一爪子拍下來,他小命準沒了。 “嗡!” 仙霧沸騰。巨山消失,一道光將龍馬卷走。 “大侄子。別忘了老叔,給我帶些好處回來!”百劫道人在后傳音。 眾人發傻。全都怔然。 轟隆! 帝兵生變!天崩地裂,像是幾尊大帝要復活了,大片山川都成為塵埃,只有祭壇高聳在那里未毀,不斷的搖動。 帝兵復蘇,且一下子就是五件,這誰能受的了?眾人再也不顧上其他,轉身就逃。 “止住,千萬不要發出殺氣,這是對帝兵的褻瀆,他們就是因此被激活的,我們要平靜下來。”來自阿彌陀古星域的老僧發出一聲道喝。 他看出了問題的本質,帝兵何其神圣威嚴,兵中稱尊,被埋無盡歲月,而今得見天光,內部的神祇自然會有些激烈反應。 紫金佛橋一閃,在眾人的腳下流露出一股祥和氣,純凈的信仰力彌漫,讓人們心靈都平靜了下來。 這座橋出自阿彌陀佛大帝之手,澆灌了眾生的念力,經過百般淬煉,沒有一絲雜質,有人心最純善一面的晶瑩神輝。它號稱可度化諸天萬靈,讓眾生通向彼岸,而今真正顯化其超凡處,有效的化解了殺念。 至此,那座神魔祭壇上的五件兵器也都慢慢平靜了下來,大帝氣息不在顯化。 “阿彌陀佛。”許多人不由自主跟著念了一聲佛號,而紫金佛橋卻也是因此更加神圣平和,流動祥光。 無論是來自地府的黑袍神魔,還是神組織的主神,全都變色,阿彌陀佛開創的佛教讓他們忌憚。 山河崩碎,這片地方一片破敗不堪,滿目瘡痍,只有一個祭壇無損,古樸而大氣。 上面的五件帝兵露出了真體,不再抖動,平靜的陳列在那里,竟然都是碎塊,并非無缺兵器。 它們通體呈青色,有的沒有什么關澤,非常的暗淡,而有的還有一層清輝流動,每一塊都有一種滄桑古意,不知歷經多少萬年了。 這是一柄尺子,以最為神秘的羽化青金鑄成,是與凰血赤金、仙淚綠金齊名的仙料。不知道為何斷裂了,成為五截,散落在地。 眾人都呆住了,這絕對是帝器,竟然被人打碎了,這太過駭人聽聞! 難怪它攻擊圣靈的仙淚綠金尺,因為它本身就是一把量天尺,被殺氣所激,容不得一個“凡兵”在此挑釁。 “它究竟是如何碎掉的?”人們都震驚,不敢臨近,在遠處觀看。 斷口不規則,像是被人生生震裂的,這得是多么強大的力量才能將一把帝兵毀掉,超出了常理。 若有一戰,必然驚天動地! “這……難以想象,只曾聽聞神話時代以及古天庭瓦解時發生過這樣的慘烈神戰,難道是那個時期的至尊?”一位大圣生出疑惑,聲音很不平靜。 “不對,看起來有些眼熟,與古籍上的記載相仿,這像是傳說中的那件至尊神器!”百劫道人突然開口,神色異常激動。 而后,人族護道者、牛魔王、地府的絕代強者、還有那位主神都是神色一凜,同時想到了一位傲視萬古的人物。 “是他,睥睨九天十地的至尊——妖皇!” 一位護道者懷著敬畏,顫聲說出了這樣一個大名,這是一個俯視古今,傲視諸天萬域的妖族古皇。 他的無敵風采照亮了星空,赫赫威名讓人提及都會膽顫,至高無上。他所統治的時代,九天十地莫敢不從。 “怎么會是他,不是葬在了北斗古星域嗎,居然出現在了此地!” 他的年代不可考證。有人說是數十萬年前的輝煌妖世年代,也有人說是在百萬年前,臨近了太古末年。 關于他的傳說,而今大多人都不知道,但是身為星空古路上的大圣們卻不會一無所知,那種光輝讓他們想想就敬畏。 那可真是橫行星空,無敵古路上,妖皇年輕時代走的是人族古路。遭遇了所有人的追殺,結果卻是越戰越強,天下地下無敵。 它的本體并不強,相傳只是一只雪兔。但是卻成為了蓋代至尊,號稱斬盡天下至尊,諸天萬界,惟我獨尊。 他未成道前,曾有過震驚萬古的一夜血戰。格殺了神血至尊,斬殺了圣靈中的無敵古祖,擊殺了準帝境的幾位古老邪神。 那一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人們很難想象,他一個人呼嘯宇宙中。一夜間敗盡十方,斬殺了所有競爭者。強勢登巔! 他的名字為雪月清,一個白衣勝雪,超越神一般的男子,在那個時代他上擊九重天上的神明,下鎮九幽下的尸亂,豐姿絕世,世上無雙。 盡管他的出身很微渺弱小,只是一只雪兔,但是他卻是如此的不凡,一步一步前行,最終成為極道絕巔上的妖皇。 到了最后,人們忘記了他的身份,因為他太強大了,讓諸神都顫栗。 “據傳,妖皇絕艷天下,以弱小之軀淬煉血液,滋養己身,不斷強大,最終一滴血可以殺死一頭龍!” 世人都以為他晚年坐化在北斗,但也有一些古籍記載,稱妖皇的大墓化作一座大陸,最終撞進了宇宙深處。 此時,妖皇尺一現,人們都知道了,這是妖皇的古墓! 可是,人們的疑惑也來了,為何名垂古史、被記載了最為濃重一筆的妖皇尺碎掉了,要知道它的威名極隆。 史上并沒有記載,說妖皇與人發生過這般驚世大戰,更從未提到過妖皇尺斷掉了,應是與他一起消失了才對。 “難道說,妖皇晚年,孤坐陵寢中遭遇了人生最可怕的一戰,帝兵碎掉,大墓撞進了宇宙深處?!” 當想到這一可能,每一個人都毛骨悚然,那得是多久強大的敵手,簡直不能從歷史上尋出來。 白衣妖皇風姿無雙,他當年怎么可能會遇到敵手,傳說他為求一敵手走遍宇宙,根本就沒有人能抵住他一根指頭。 人們思緒萬千,最終都眼巴巴盯住了幾截碎兵塊。 這個時候,若說眾人沒有貪意那是不可能的,這可是神威驚古今的妖皇尺,即便碎掉了,也是價值連城的至寶。 且,真是完整的量天尺,人們肯定掌控不了,若是其中的一截,說不定可以為大圣級絕代強者所用。 刷! 清輝一閃,持鼎的主神邁步前行,收起了所有的殺念,整個人平靜祥和,向前逼近,要收起妖皇尺。 第一位大圣出手了,其他人自然也都坐不住,紛紛上前,六七位絕世大圣臨近,小心謹慎的走向神魔壇。 這種機會誰愿放棄?一代妖皇的兵器,而今斷成五截陳列在此,但凡修士都動心。 其他人屏住了呼吸,不敢去爭奪,小心的看著,人族護道者有人未動,神色陰晴不定,等待時機。 “轟! 突然,在六七位大圣臨近祭壇后,它發出一片光幕,將那里映襯的一片迷蒙,有一道道血光閃過,一個白衣虛影立身在那里,背對眾人,默默對帝兵祭奠。 “噗通!” 幾乎所有人都跪了下去,感受到了一種萬古的威壓,大圣都忍不住要叩首,雙膝顫抖。 這震驚了所有人,在這一瞬間,人們明白了,那白衣虛影一定是————妖皇! 確切的說,這是他駐足時留下的一道殘印,至今未隨風而散,足跡殘印而已,就讓大圣都快跪伏了下去,這是何等的蓋世強大? 接著,一幅幅、一幕幕的畫面閃過,人們全部震撼,軀體顫抖,終于知曉了妖皇尺為何碎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