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372 出動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出動 龐博最大的造化是在永恒星域得到了青帝神藏,除卻幾本手札外,最為讓人驚嘆的是那一罐進化神液,等階難明。 他每服用一次,幾乎都要渡劫一次,強大的神效讓他都有些害怕,這么多年來他一直在克制,不敢過分服食。 因為,青帝有遺文,鄭重告誡后人,不可過分依賴,若想服用,每一次都要夯實道基才行,不然有大患。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些年來龐博并未一步登天,他過的比苦修士都要艱苦,長年累月的自罰己身,進行錘煉,幾乎鍛煉成一副神魔體。 他雖然很克制,但境界相對于常人來說,依然算是突飛猛進,離圣人王境并不是很遠,若是愿意可以突破。 葉凡聞聽后一怔,他知曉進化液有九階,但后面的幾階不可能出世,近五六萬年來出現的最高等階也不過是第六階寶液。 青帝留下的神液真的有些逆天,難以評斷其品階,不過想一想也釋然,那可是荒古唯一證道的妖帝! “該不會有副作用吧?”葉凡有些擔憂,怕龐博因藉神液筑道而留下什么隱患,影響將來的成就。 “這倒不至于。”龐博搖頭。 這些年來,他嚴格按照青帝留下的一段神魔煉體術鍛煉,對自己非常苛刻。這是一種禁忌秘術,近乎自虐,將自己當成金屬塊,于洪爐中千錘百煉,不斷的換血,洗練臟腑與骨骼。 “數十年來,我蛻變六七次了,換下不少舊皮與碎骨。”龐博滿不在乎的說道。 葉凡卻聽得毛骨悚然,這是多么殘忍的法門?別人都是循序漸進而來,這種古法太過剛烈霸道了。竟然直接脫皮,從體內擠出碎骨渣來,這等進程過于猛烈,動輒就可能會大傷元氣,將一個人給廢掉。 可想而知大咧咧的龐博這么多年來遭了怎樣的罪,踏上星空后苦修的時間占據了他的全部,鮮與人征伐,但卻在與自己戰斗。 “通過這么多年的品味,別的不敢說,這灌神液在圣人王境前絕對逆天,日后是否還有效就難說了。” 龐博表示,短時間內可以引來天劫,與葉凡于內外共渡,強行破開古陵的關口。 雖然隔著大墓,但葉凡透過那塊入口處的晶壁能見到他的形體,那真是高大、魁偉的驚人,跟一尊魔神轉生般,手臂都比別人的大腿粗,閃爍古銅光澤。 “不是我說,真要是同階一戰,我的體質不見得比霸體弱,弄不好我能活活掐死他。”龐博滿頭黑發如瀑,眼睛跟金燈般,揮動手臂,單純的肉身壓的虛空嗚嗚鳴顫。 “還過的去。”葉凡點頭,露出一縷笑意。 上學那會,他看起來清秀斯文,但是肌體強健有力,在綠茵場上被稱作野蠻人。唯有一個龐博足夠強壯,可以與他沖撞,想不到而今還是這般,并不遜色幾分。 葉凡告訴他,盡快調整身體狀態,若是能夠在關鍵時刻度圣王劫,那是再好不過了。 龐博點頭,道:“被關在古陵中這幾年,我一直在克制,怕一旦在墳中渡劫會惹出大麻煩,現在道基還有肉身足夠堅實了,正好可以破關。” 過了一段時間,葉凡離去,這塊古大陸恢復了寧靜,而今眾多修士被黃泉驚憾,少有人來這塊大陸了。 可半日后幾道身影飛來,遠遠眺望,觀山川走向,打量這塊漂浮在宇宙中的大陸。 若是葉凡在此,一定會認出,為首兩人正是麒麟圣使與朱雀圣使,他們針對性很強,想發現葉凡的蹤跡。 “誰想擊殺圣體,都必會來此走上一遭,也許守株待兔是最好的選擇。” “主上并沒有表態,是否要格殺葬帝星的圣體。這次掉頭回來是因為古之大帝的陵寢裂開了,將有仙藏出世。” “不用刻意,等他出現、解救龐博時,我們只需關鍵時刻給他一下就有可能會讓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不久后,他們離去了。 然而,未過多久又有人到了,更加的隱秘,冷冽的眸子中閃爍森芒,在這里探索。 山川寂靜,萬獸蟄伏,這片古大陸有些壓抑,在接下來的幾日里不時有神秘強者降臨,在暗中凝望。圣堂最新章節 龐博即便身在墓中,也感覺到了異常,覺察到有人來此探查。即便葉凡沒有提前預警,他通過這些也能判斷出,情況不容樂觀。 “難道說,大魔神、帝天、青詩仙子、女神、人王等在古路最深處的年輕至尊都來了?不大可能吧。我感應到了一絲圣靈的氣息,也有氣血衰邁的人族古董。” 龐博心中一沉,他曾聽葉凡大致說過經歷,血拼石人,與該族接下了大仇,難道一個個都將找上門來了? 其間,葉凡也來過,從龐博那里了解到了這些情況,嘴角泛起一縷冷笑。 “不急,調整自身狀態,以不變應萬變。我從龍馬那里了解到,馬上就要去破大帝正穴了,那處秘境牽動了很多人的心。” 兩日后,墟城沸騰,大圣級人物出動,將要就此破開垂落下黃泉的虛空,進軍古之大帝留下的秘境,得見帝尸。 不眾要說墟城,就是整條古路都被震動了,不少強人趕來,各城接引使很多都上路,諸多圣賢降臨。 一隊又一隊人馬進入星墟,戰車隆隆,大旗獵獵,蠻獸咆哮,踏破長空。 一道黃色大河橫貫冰冷的星空中,自一處虛無之地垂落,散發著死亡的氣息,讓每一個臨近的人都心悸。 而這一日,各方大軍開來,到達黃泉對岸,陣營涇渭分明。 一群被黑色甲胄覆蓋的兵馬格外引人矚目,三五十人還算不得什么,不會讓人生疑,這數百人的陣營散發著濃烈的死氣,令人不解。 他們整齊劃一,缺少生機,在正中央有一口青銅棺,像是數十上百萬年沒有打開過了,銹跡斑駁,散發著一股讓人顫栗的波動。 “傳說中的傳承……他們竟然還在,消失無盡歲月了,竟在今日正式出現!”個別老輩人物推斷出真相后震驚了。 “難道說,世間真的存在地府,是諸圣死后的歸宿?!”另一個人老人顫聲道。 這批怪人的出現,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數百人不是很多,但各個如同死神般,沒有生命氣息,想不讓人心驚都不行,不知誰在主宰他們。 神話時代,強者坐化前大多都會選擇化道,是一種認真的考慮,避免墮入地府。 地府,這是一個極其古老的組織,而今世人大多都不相信它曾存在過,曾在古天庭統治的時代很輝煌。 還未進軍古之大帝的陵寢,此地就喧沸了,地府的出世讓眾人宛若置身神話時代,感覺可思議。 突然,星河一顫,宇宙扭曲,一道身影出現,中等身高,有吞吐日月之神威,散發著一種強大的精氣神!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是一個絕代強者,不用誰多說,人們也知道這個人了不得,必然是登峰造極,立身在大圣絕巔,甚至會再邁出半步。 他并不衰老,發絲濃密烏黑,臉膛紅亮,額頭發光,看起來不過四五十歲的樣子,有一種內斂的磅礴精氣。 遠空,葉凡眸子一滯,見到了他袖口上的一縷印記,非常的眼熟,這屬于“神”! 在永恒星域,他接觸過這個可怕的組織,自號為神,擊殺星空古路上的強者。 “來自神組織的一位絕代強者,自古以來,該傳承都在阻擊古路上的修士,獲取各種秘術,壯大己身!” “數十年前,護道者們發起了一場大清剿,讓他們損失不小,而今怎么又出現了?” 人們倒吸冷氣,許多修士都不安。 這是一個敢橫行于古路上的組織,談不上善惡,自古長存,絕對的強大,一直不滅,足以說明了他們的可怕。 “這個人……是他們的一位主神!” 此人強大到讓人顫栗,精氣神臻至了大圣的絕巔,甚至可以再邁出半步,是一位至強的主神,讓護道者都神色凝重。 咚! 虛空一震,扭曲了起來,在其頭頂上方出現一口銅鼎,三足兩耳,垂下一縷縷先天神精,古樸而大氣。 葉凡心頭訝異,與他的兵器是同類型,甚至上面有上古先民、鯤鵬、真龍等圖案,也有些相仿。 “轟!” 突然,此人出手,大鼎發出茫茫波動,將冰冷的星空都震裂了,挾大宇宙意志,神威蓋世,鎮壓向前。 所有人都心顫,連人族護道者都變色! 然而,讓人深感意外的是,他的攻擊對象不是人族古路上的修士,而是來自地府的那口青銅棺。 “當!” 那口綠銹斑斑的銅棺,其棺蓋突然一顫,沖天而上,與那銅鼎劇撞在一起,粉碎日月星河,爆發出滅世神能! 即便相隔足夠遠,且人族護道者出手鎮封,但還是有很多人都被掀飛了,如稻草人般被拋起,被余波震的鮮血淋淋。 人們駭然,不敢想象,若不是護道者出手,諸雄可能會被余波毀掉肉身。 銅鼎飛回,懸在至強的主神頭頂上方,他眸光深邃,一句話都沒有說。 而那棺蓋也落下,青銅棺嚴絲合縫,亦無波瀾,地府一方也無任何多余的反應。 神突然攻擊地府,很快結束,讓眾人發怔,有些摸不著頭腦。 星空平靜了下來,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人們面面相覷,而后赫然發現,又來了幾大陣營,全都絕世強大。 那一米多長的石車,很多人都見到過,以龍、虎拉車,載著一個強大之極的石人圣靈,君臨天下。 而另一邊,一群牛頭人出現,渾身黑色毛發濃密,長達一尺,他們個個都有丈許高,為首者是一位大圣。 葉凡張口結舌,這是一群……牛魔王!來自大力牛魔族,但絕非北斗來客,而是該族祖星的強者。 最讓他不解的是,為首那個大圣手持一枚锃亮的神琢,通體燦爛,神能驚世,正是金剛琢。 葉凡有些驚疑不定,這是不是老子的那頭牛?他曾在紫微古星域見到過那頭牛兩千多年前留下的烙印身,真的很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