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366 止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止 星河璀璨,神華點點,葉凡舒展身體,懷抱神月,臂推萬星,每一個動作都讓群星抖動,彌漫出一股浩大的力量。 在這片星域中,祖雄寂靜,沒有人說話,誰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不可一世的霸王黯然落幕,讓人覺得可憐。 他何其強大,在古路深處稱尊,強勢來襲,可是卻被人幾乎打殘,連掌握的古術都被人奪去了。一戰過后,宿敵悟古術,更加的自信了,而他卻悲、怒、憤、哀、慟,各種負面情緒交織。 這是一次無情的打擊,讓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第一次嘗到了苦澀,這種敗果一度讓他萬念俱灰,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可是當見到葉凡這般自信的風采,他心中有一股火焰在跳動,想讓自己變強,成為宇宙第一人,洗刷恥辱。 神禁,那一個真正的神之禁忌領域,諸多名動萬古的天驕一生都沒有邁入過。 失去了不敗的神環,霸王成為了陪襯,這個時候眾強者的目光從他那里轉移,落在了葉凡的身上。 葉凡旁若無人,自顧演化仙道古術,整個人心中平和、寧靜,沒有戾氣,失去了爭勝心,有的只是對道的感悟與理解。 他不想錯過這么難得的機會,此時駐足神禁領域內,無論肉身,還是元神等,都是十倍疊加,自身素質全面提升,形神飽滿。 在神之領域中,連悟道都能陷入更深層次的境地,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亦是十倍的效果,稱得上是一種神跡,比之平日更能體會到那種玄而又玄的充實感。 非古之大帝,神禁難以長駐,葉凡怎么可能會浪費掉,一個人屹立星空中,任諸雄圍觀,卻沒有罷手,一遍又一遍的推演,見證自己的道與路。 星輝皎潔,整片天地是如此的安謐祥和,葉凡凝練太陰仙經中的九個古字,在虛空中刻寫,字字蒼勁,透發出一縷縷鎮壓萬古青天的氣機。 這是人皇的道,被他感悟、理解,而后歸于內心,消化在自己開創的輪海經義中。 到了最后,平靜的星空劇震,一顆顆大星像是要簌簌墜落了,閃爍出神秘的光輝,與葉凡相連在一起。圣堂 葉凡借大宇宙之力,書寫太陰古文,字字晶瑩,如仙臨世,發出大道倫音,滋養己身,讓他處在一種妙境中。 在神禁領域中,站在星空的最高點,他揮動神則,混若道成,釋放本源精氣神,無敵信念堅定,牢不可撼。 一會兒是太陰九字,一會兒是者字秘,一會兒是氣吞山河、唯我獨尊的霸拳,他將自己意志沉浸當中。 一時間,風雷大作,金色罡氣涌動,這是他在舒展身體,證得道果時伴隨的種種異象。 “嗚啊……”霸王一聲大叫,化成一道紫光沖向遠方,在這個地方每多呆一秒鐘他都會覺得像是有萬刀割體。 人族第五十城成為了他的恥辱地,原本想延續輝煌,與先人的戰績相交輝映,可到頭來卻一場悲劇。 戚天軀干未動,探出一只大手,瞬間掠過無盡遠,像是可以覆蓋整片宇宙,將霸王自星域深處抓了回來。 另一邊,人族古路護道者滄瀾大圣開口,道:“一敗又如何,沒有谷地,哪里又有高坡,舍去神禁,你不在任何一位年輕至尊下,你的路,你的道,需要自己去破。” 人們聞言嘆息,曾經的絕艷霸王竟淪落到這一步,需要人來開導,振作士氣,重塑道心,相對以前來說真是可憐。 葉凡與外界隔絕,不去關注,不在意霸王是否離去,他陷入深層次的悟道異境中,都已顧不上去與青凰道人見禮。 星空中,議論聲四起,這一戰算是落幕了,而今只剩下了一個人在那里悟法,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這一戰奠定了葉凡在古路上的地位,于人族第五十城正式崛起,標志著帝路上又一位年輕至尊來了! 毫無疑問,將產生極其廣泛的影響,在那前路上,任何一位有志帝路的人都會開始注意他,嚴加戒備。 轟隆! 遠處,蹄聲大作,另一對敵手殺了回來,龍馬狂奔,紫麒麟嘶吼,在后追殺。 一群人怔然,這對組合的戰斗與剛結束的那一戰的風格截然不同,呵斥連連,一片混亂,不成章法。圣堂 “殺啊……”龍馬大叫,但是卻在奔逃,片刻不肯停留,讓人有點不明所以,一群人都摸不著頭腦。 紫麒麟陰沉著臉,緊追不舍,道:“你大呼小叫作甚,可敢一戰?!” 龍馬一臉傲然之色,道:“有何不敢,本座注定要天下稱尊,必然要證道,豈會懼怕你區區一頭蠻獸。” “那就戰!”紫麒麟冷森森的說道。 “好。”龍馬應道,就像剛才那般,口中喊殺,可是飛逃的速度卻更快了,成為一道熾火神光。 紫麒麟氣極,怒道:“既然要戰,為何要逃?” 龍馬一本正經,道:“本座正在與你交戰。” “胡說八道。”紫麒麟上火。 “這是速度大戰,本座正在力壓你,很明顯你不敵,我已經戰勝了你。”龍馬義正言辭的說道。 紫麒麟:“¥%……” 不光紫血麒麟冒火,氣到想踩死它。就是諸雄也都無言,這頭龍馬的臉皮也太厚了,明明境界不及,不敢一戰,卻還一本正經地說自己勝了,力壓了敵手。 且,最讓人無法忍受的是,它還一副傲然的樣子。 這簡直不可理解,它充滿了強大的優越感,真不知是哪里來的自信,非要勉強說出一個理由,那就逃跑出了自信。 “你還有一點強者的威嚴嗎?不戰而逃,太可恥了。”紫麒麟吼道,遇上這么一個極品對手,實在是讓它冒火。 “強者威嚴,那是什么玩意?”龍馬兩條后腿著地,直立著身子飛逃,嘲笑紫麒麟四條腿都跑不過它。 紫麒麟二話不說,蹬碎天宇,拼命追殺,它恨透了這頭無下限的龍馬,想一蹄子踢死它。 龍馬內心很冷靜,它是圣獸,而手卻是圣獸王,有著不可逾越的差距,它才不會去對決,自尋死路。 什么強者尊嚴,正如它自己所說的那般,那是什么玩意? “趕緊認輸,你已經敗了。如果再死皮賴臉,別怪我出手無情。”龍馬發出嚴正的交涉,令觀戰的諸圣都直擦汗。 在紫麒麟看來,這是它見過的最無恥的圣獸,枉有這樣高貴的血統,卻這么的沒有人品下限。 “再不知進退,我便殺了你,我一個打你十個都無妨。”龍馬威脅道。 “你來試試看!”紫麒麟肝火大動,遇上這樣的極品,真是牙疼。 “可惜你沒有十個,不如十個我打你一個好了。”龍馬無恥的說道,而后沖著遠方喊道:“道友們一起上,爆掉它。” 九尾鱷龍、黃金獅子、天蝎等十二圣者聞言,呼啦一聲,瞬間就圍了上來,不去近戰拼命,祭出各種禁器等,神光大作,法器炸開,進行遠距離轟殺。 “咄!” 青凰道人一聲輕喝,實在看不下去了,道音如雷,震的一群混戰者倒退,分開了雙方。 戚天、滄瀾也都是嘴角微顫了一下,若是青凰道人不出手,連他們都有出手的了。 青凰老道上前,嚴肅警告,讓他們止戈。 連大圣都看不下去了,可想而知這一戰多么的糟糕,諸圣一個個都很無語,不久前葉凡與霸王一戰,何其慘烈,萬沒有想到兩頭獸尊對決會這么的“慘不忍睹”。 “轟!” 宇宙中傳來一聲巨響,葉凡從深層次的悟道境中退出,拳裂天地,渾身戰氣澎湃,讓一群人驚悚。 至此,圣體與霸體之戰在人族第五十城徹底落下帷幕,諸雄將消息傳向古路,帶到了遠方。 這一日,星路上劇震,十方都聞圣體名,戰敗了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葉凡之名震動古路! 這是一股風暴,被人們視為一頭神虎來襲,攪動起無盡風云,充滿變數,將強勢威脅到最前方的幾位天驕。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人族古路上的格局將就此改變,又一位年輕至尊崛起,雄視十方,多了一個競逐最高帝位的人。 人族第五十城,葉凡與南妖兄妹相見,有著太多的話,一談就是幾個時辰。 南妖風采如故,肌體呈古銅色,眸子深邃,像是一頭蟄伏的真龍,化成了人形,徘徊在人間,深不可測。 齊禍水婀娜動人,青絲披散,肌膚雪白細膩,眼神清澈,少了一種刁蠻,多了一種有靈氣,紅唇貝齒,晶瑩閃亮,這是一個絕代佳人,一笑傾城。 她的美是毋庸置疑的,昔日曾與葉凡有些恩怨,一別數十載年,再次相逢,前塵往事盡在一笑中。 “我見到過中皇,見到過搖光圣子,見到過覺有情,亦見到過追著一口神靈古棺橫渡星域的姬家兄妹。” 南妖告知,講述了他曾見到過的葬帝星故人。 “喂,剛大戰完霸王的年輕至尊,你在想什么,發什么呆?”齊禍水取笑,纖手白皙如玉,在葉凡的眼前晃了晃。 “我一時出神了,這么多故人一別多年還能在古路上見到嗎?”葉凡有些感慨的說道。 “有些人,你可能永遠見不到了。”南妖搖頭,連齊禍水聞言都收起了嬉笑。 “發生了什么?”。 “覺有情可能戰死了。”南妖嘆息道,這是昔日曾與他齊名的西漠強者,被尊為西菩薩。 葉凡一怔,還記得這個女子曾與他以及老瞎子同闖中州仙府世界的情景,她白衣勝雪,超塵脫俗。 “被何人所殺?” “一個名為金蟬子的年輕僧人,法力絕世強大,可位列年輕至尊中,恐怖之極。”南妖鄭重的說道。 葉凡心頭一跳,怎么會是這樣一個名字,這應該是一個虛無的存在,不應該出現才對。 南妖接下來的話讓他心頭又是一陣劇跳。 “據傳,他的師尊為釋迦摩尼,金蟬子年歲不是很大,但是修為卻已登峰造極。覺有情就是敗在了他的手中,不過也有另一說法,覺有情未死,自愿追隨他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