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362 落幕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落幕 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身體被擊斷為兩截,下半截身子墜落,上半身子斜飛了出去,白骨茬森森,紫血大片的灑落。 諸雄像是中了詛咒,一動不動,全都沉默了,身體宛若被冰封了一般,死一般的寂靜。 星空下葉凡,衣袂飄動,心中空明,沒有了一絲殺氣,神色祥和而鎮定,平靜的看日月轉動,星河璀璨。 他進入神禁領域,處在了一種玄而又玄的奇妙狀態,肉身、元神達到了人生巔峰,通體明凈無瑕! 駐足這一領域的剎那,他的道身便立刻消失了,不由自主,化作一股清氣回歸真身,肌體流動晶瑩仙輝,這是一個人的最強狀態。 “啊……” 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大叫,充滿了屈辱感,這一戰他憤懣,空有一身戰力卻總是落在下風,被人全面壓制! 這是從未有過之事,他出道至今,一向橫掃對手,一路勢如破竹,從來沒有人可以阻擋他的腳步。可是而今他卻是一個失敗者,連嘗敗果,不斷遭創,對于他來說是個很大的打擊! 星空中出現一團神火,霸王渾身是血,披頭散發,“者”字秘自行運轉,渾身熊熊燃燒,以神性精血修補傷體。 他心中不甘,充滿了憤怒,不愿就此沉淪,要以最佳狀態打倒宿敵,戰敗來自葬帝星的圣體,洗刷恥辱。 “以我最強狀態一戰,筑我之道,顯我神通,世間惟我獨尊!” 霸王嘶吼,這是他的戰意,是他的不屈意志,不滅的神力席卷,通體璀璨奪目,修復了傷體,達到最佳狀態。 “轟!” 霸王散發出一股凌壓九天的可怕的氣息,像是一片星河在轉動,彌漫出他最為強大的神能波動,渾身散發熾盛的紫光。 喀嚓一聲,在他的背部生長出一對金色的鯤鵬翅,橫斷九重天! “當……”鐘波擴散,震耳欲聾,在他的額骨內邁步走出一個紫色的小人,化成一口拳頭大的紫色神鐘! “嗷吼……” 一聲龍吟動九天,在他那濃密的發絲間出現一對可怕的龍角,絕世龍威浩蕩,讓茫茫星空都充滿了壓抑感 這些全都是他的神形,而今凝結為一體,展現出了蒼天霸血一脈的可怕之處,集最強于一身。 霸血一脈有九大神形,隨著修為的增強,而不斷的顯化出,如鯤鵬神形,大鐘道體,真龍法身…… 這些神形姿態各不相同,有的為傳說中的仙獸,有的則是世間的至強兵器,更有道體的直接顯化。 霸王已然修出四五種神形,此時選擇最強的組合,集優點為一體,顯示了出來,將其戰斗姿態提升到了絕巔! 眾人倒吸冷氣,常人苦修一生都難有一個神形,這是極其艱難的過程,很難得到的道果,非絕代天驕不能有成。 而霸王一人卻修成了四五種神形,未來更是能達到九種,最終熔煉為一體,實在是可怕到極致。 此時不要說是戰斗,光是那種氣息就讓人生畏,霸王渾身紫光澎湃,像是一尊燃燒的神明,釋放不朽的力量。 這種霸天絕地的波動,讓諸圣都顫栗,隨著最后幾根神凰翎羽出現在他的身上,鏗鏘之音震裂天地,仙凰神形的翎羽如十萬天劍齊鳴。 他將四五種神形的最強特點集于一身,達到了目前這個領域的極境,絕對可以藐視這個境界的其他雄主,俯視蒼茫宇宙。 身為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能夠稱雄人族古路數十年,一直無敵,不是沒有道理,這種戰斗姿態一出,誰與爭鋒? 雖然說大魔神、人王、帝天等都沒有真正與他打過,皆相互忌憚,但是可以想象,霸體的這種最強戰斗姿態目前幾乎無解,難有人匹敵! 今日,他被葉凡逼到了這一步,這是他最大的底牌與后手,但卻不得不在世人面前亮出了。 “殺!” 霸王一聲大吼,向前攻來,絕世戰氣肆虐星域,當真是惟我獨尊,恐怖滔天! 在其背后,一對鯤鵬翅展開,霸絕寰宇,仿佛壓斷了三千界。而在其眉心,紫色小人化成的鐘體不斷的搖動,擴散出無物不殺的神念漣漪,專斬人元神。 另外,仙凰翎羽、真龍角等亦割裂天地,各顯神威,震撼人心。 葉凡動容,他不得不承認,蒼天霸血一脈不愧為圣體宿敵,有其道理,這種最強戰斗狀態絕代懾人,戰力逆天。 所有人都震撼了,原以為這一戰落下了帷幕,霸王飲恨,再也不能翻身,將要敗亡。哪里想到,在這最后關頭他亮出了最大的底牌,絕地反擊。 所有人都怔然,包括人族護道者都不禁倒吸冷氣,這種無敵姿態,誰能與之攖鋒?當真是無敵了。 即便葉凡方才足夠驚艷,表現的很逆天,但是也不見得能勝出,而今一切都將充滿懸念,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瞬不瞬的望著。 戰斗結果可能會在這一刻揭曉,將分出最終的勝負! 葉凡平靜而從容,駐足在神禁領域,并未退出,讓他可以睥睨天下,哪怕是對上霸王的最強戰斗姿態。 若是常態,葉凡需要打生打死,可是進入這一領域后足以讓他傲視人族古路,只要不退出這種狀態,同階的神來了,都要鎮壓。 轟隆! 霸王殺來,絕代驚艷,古今少有,這等人杰古來能得幾回見! 可惜碰上了葉凡,他此時的狀態太過玄妙,唯有成為大帝才能長駐這一領域,而今他觸摸到,立足在這里,同代誰人可敵? 霸王眉心的紫色鐘體大震,搖碎了星空,其鯤鵬翅斬裂了一顆又一顆小行星,仙凰翎羽更是撕裂宇宙,如十萬仙劍亂舞,華麗璀璨! 諸圣嘆服,而許多弱小的修士則幾乎要臣服在地上,這種無敵姿態太過震撼了,絕對是古來少有。 連護道者都神馳意動,不斷的點頭,認為他此時算是超越了自我,展現出了稱尊帝路上的資本。 然而,就在這時一切都突然改變了,讓所有人的驚嘆表情都凝固在了臉上。 霸王像是盛開到最絢爛階段的神花,于最美麗的階段生生折斷,落下植株,被擊散成一片片晶瑩的花瓣,黯然凋零。 所有人都呆住了,滿臉震驚之色,而后心中一陣空虛,最后升騰起無盡的恐懼。 葉凡淡然若仙,沒有金色血氣沖起,也無強大神力波動,更無異象與道身秘術等,只是平靜的站在那里,向前拂了一擊。 霸王以最強戰斗姿態殺來,達到了完美,大宇宙都都在共鳴,像是在開天辟地,戰力于他這個境界來說,稱得上震古爍今。 可是在葉凡那一拂之下,他當即橫飛了起來,像是一個木偶被一個大鐵錘砸中,渾身龜裂,幾大神形合在一切都抗不住。 “噗” 霸王喋血,渾身都是傷,被撞出去數以萬丈遠,而后在虛空中砰的一聲炸開了,紫血與骨頭四濺,慘不忍睹。 幾大神形全都破滅,被葉凡一擊瓦解! 霸王軀體四裂,血染域外。 這本該是最輝煌的一瞬,結果卻被葉凡打落進地獄,生生掐斷了那種光芒,在霸王最絢爛的那一刻,將之擊碎,成為凄艷。 人們不知所措,與他們的料想完全不一樣,即便葉凡驚艷,可以逆天,但也不該這樣強勢鎮殺才對。 可是,事實很殘酷,擺在了眼前。 所有人都知道,霸王敗了,這一戰不可逆轉了,不是他不夠驚艷,在這個境界絕對稱得上震古爍今了,但是他的敵手更強大。 人們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什么是無敵,葉凡以身闡釋了這種狀態,無可爭議,璀璨奪目,絕代驚艷! 星空中傳來一些聲音,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憤、傷、慟、哀各種復雜情緒糾纏在一起,霸王沐浴自己的血,重塑軀體,臉上不知是血跡,還是血淚。 這一生,他勇往直前,打遍星空無敵手,而今卻在這里嘗到了苦澀,敗果讓他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痛。 他已經擺出了最強戰斗姿態,原本無敵星空下無敵才對,大帝年輕時也不過如此,怎么還會敗? 他不甘,他心傷,他悲憤,仰首望天,大聲嘶吼:“我不服!” 霸王不肯向命運屈服,不肯向敵人低頭,那不是他的性格,寧可戰死,也不會俯首。 在這一刻,他動用了平日從顯化化的禁忌力量,欲殺人,先要將自己獻祭,然而卻可能會就此毀掉自己! “轟隆!” 在這片星空中出現一幅可怕的場景,出現一條染血的古路,在路的兩旁是無盡的白骨,通向一個輝煌的絕巔。 以諸雄尸骨筑一座祭臺,鮮血淋淋,白骨森森,霸王沿著這樣的路登上了祭臺,開始獻祭,以霸血澆在骨臺上。 “祭我真靈,復活道我!”霸王悲哀的低語,有一種魔性的力量在星空下回蕩。 眼前所發生的一切是這么的詭異,狂風大作,鬼哭神嚎,無盡的軀體顯化,在虛影中有成片的神魔尸骸墜落。 “這是什么古法?”所有人都呆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神靈開創的禁忌法門,竟真的存在世間!血祭己身,復活道我,進行死戰!”星空深處,一位護道者動容,一副震驚的神色,從未見過,只在古籍中見到過模糊的記載,不曾想今日霸體施出了。 人體中棲居有逝我、道我,據傳前者在過去為今生誦經,后者在將來參悟大道,都擁有莫測之神威。 霸王的表現匪夷所思,竟然可以利用道我的部分戰力,復活無敵的未來之身,參與到而今的這場大戰中。 星空下,葉凡長衣飄舞,超塵脫俗,踏在潔白的星輝上,徑直向前出手! 神禁,是一個極境領域,神靈才能駐足,超過八禁桎梏,人體達到最強姿態,是一個活著的神話。 在這一領域,將不再受阻擋,打穿一切限制,葉凡覺察到,久違的“皆”字秘復蘇了,自行運轉! 皆字秘,可顯十倍戰力,這是一種難以言表的強大感覺,唯有古之大帝才能品味到,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皆字秘非通神禁者難以在絕巔領略。 “轟!” 這一次,葉凡依然只是一拂,霸王崩碎,鮮血淋淋,者字秘雖然幫他重組了身體,但是他卻失魂落魄。他沒有再血拼,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像是石化了一般,仰望星空,滿臉血淚,萬念俱灰。 應該超過十天沒有要月票了,各位,呼喚啊,無敵的大帝們,我想死你們啦,強烈請求支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