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357 皇臨北斗

人皇復活,再現世上! 其形高大,其音威嚴,震撼世間,諸天都在搖動,眾生靈魂都在共鳴,漫天星斗似要簌簌墜落。 這是一種震古爍今的威勢,人皇雄姿偉岸,自然而立,黑發披肩,眸子內是萬古的寂寞。 諸圣全都跪伏,這是不可抗拒之威嚴氣息,像是螻蟻面對皓月,正對神明,有一種天生的敬畏。 眾人在叩首的同時,內心澎湃,心緒如滔天駭浪,難以平靜下來,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竟然可以真正面對人皇。 這是萬古前的人物,整片宇宙星空都有他的傳說,傲古凌今,蓋代無雙,開創了人族的輝煌。 他的經義闡述了天地最本源的大秘,至今依然為人族最負盛名的母經,后世大帝都曾借鑒與參考。 尤其是他的戰力,真正的驚神泣仙,萬古無敵寂寞,戰遍九天十地無對手,成仙路上獨自孤涼。 “拜見人皇!”也不是誰先開口,整片星空所有人都一起高呼,此起彼伏,響徹寰宇,圣音不絕。 “古今多少帝與皇,都付煙塵中……”人皇望向星空彼岸,無上威嚴中帶著一絲孤寂。 所有人都動容,被這種情緒感染,一時間難以說出話來。 這不是真正的太陰皇,只是一縷真靈意志,是剎那的覺醒,顯化人間,但卻壓制諸天萬道。 人們很難想象,如果是真正的人皇出現,會有怎樣的威嚴與氣勢! 在這個地方,天地寂靜,大道沉浮,一切天地規則秩序都被他踩在腳下,唯有太陰皇是天地中的唯一。 一縷縷道痕交織、哀鳴,世人所尊的各種道都在他近前顫抖! 人皇帶著一絲落寞,眸光一轉千萬年,瞬間明曉了眼前的一切,輕輕一嘆,萬古歲月已經逝去,這早已不是他的時代。 葉凡身旁的人身鬼面燈暗淡,在人皇面前是龍的也得盤著,是凰也得蟄伏,諸神器物都被壓制。 太陰皇是一個如神一般的男子,英姿偉岸,黑發披散,盡顯其年輕時代的雄姿,眸子可以洞悉一切。 他盯著葉凡體內的一個器物,一陣出神,別人不知,葉凡卻明白,人皇在看殘破的綠銅鼎。 此時,綠銅塊在散發微弱的光,沒有溢出其軀體,承受了莫大的威壓,在自主抗衡人皇威,也正是因為如此,唯葉凡未曾跪下。 人皇立在星空中,散發著讓諸天大圣都要膽寒的氣息,莫不悚然與動容,連護道者都叩拜了下去。 葉凡雖然未跪,但卻也施大禮,這是對人皇的尊重,是對其無上大功績的嘆服,對之禮敬。 “又到了十字路口了嗎,今世會有人能成仙嗎?”那挺拔的身影自語,讓宇宙星空都轟鳴,因他而顫栗。 護道者大駭,諸圣戰戰兢兢,人皇談到了成仙,這個大世、這個時間段是一個十字路口! 他眸光深邃,遙望向北斗星域,而后邁步,徑直離開。 “人皇!” 諸圣齊呼,可是他卻沒有任何反應,一步邁出斗轉星移,像是過去了數以萬年那么久遠。 他的速度太快了,徑直在宇宙中穿梭,一瞬間就從這片星空消失了,趕向北斗星域那個方向。 他已不是神只念,有了一縷縷古之大帝的威嚴,能夠施展的神通超出了常理,即便是大圣也難以仰望。 人皇化成一道不朽的仙光,破空而去,宛如飛仙,讓護道者都震撼,無聲的叩首相送。 實在太快了,歲月像是在倒轉,時間長河像是紊亂了,舉霞飛升,不足以形容此時的盛景。 血浮屠暗淡,沒有了宿主。 霸王悚然,臉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呆呆看著人皇離去。 自始至終,那道偉岸的身影都沒有看他一眼,也未留意那血祭臺,讓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心中空空落落。 古之大帝的氣息消失了,星空恢復寧靜,道則流轉正常,不再被壓制。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人們醒轉,而后沸騰,這個地方一片喧囂,今日見證太陰古皇顯化,對于他們來說震撼無比。 “人皇去葬帝星了,那里一定有大事發生,我們若是能感知,也許將見證一場神跡!” 沒有人能平靜,全都躁動,恨不得立刻趕向星空另一岸。 葬帝星,這么多年來也不知有多少星域中的高手趕來,征伐不斷,等待成仙路開啟。 始一臨近這顆大星,就能夠感受到一種可怕的氣機,與其他星球大不一樣,讓古圣都要敬畏,讓諸神都心懼。 從來沒有一個人敢在這里撒野,因為這是古之大帝的埋骨地,葬下了太多的秘密,而成仙路也始于此地。 今日發生了意外。 一道浩大的神念從星空深處傳來,中正平和,無恐無懼,席卷整顆古星。 “這是…什么人,即便是絕代大圣也不敢探遍此星的每一個角落,他竟然敢如此!” 人們震驚了,當世還有這樣的人嗎?肆無忌憚,就不怕激怒七大生命禁區中古老而神秘的存在嗎?! 神念席卷葬帝星,而后蒼宇中降落下一個英偉的男子,出現在北斗星域的生命古地上。 “這是何人,竟是如此的強大!” 萬族祖王,域外諸圣,全都顫栗,他們盯著天際,關注這一強大神念,心有所感,莫不驚悚。 這道強大的波動讓諸多的圣人們全都發毛,心膽皆寒。 人皇降臨北斗星域,出現在闊別了無盡歲月之久的古星上。他從星空古路趕來,勝似閑庭信步,宛若咫尺之遙。 他的氣息在彌漫,古皇神威蓋世,沒有刻意震懾,完全是自然流露,驚住了每一個人! “這是誰……從仙域回來了嗎?當世怎么可能有這樣的人!” “他是誰,怎么能活到現在?!” 無論是太初禁區,還是不死山,亦或是仙陵、神墟等,各大生命禁地都有存在被驚醒,發出帶著疑問的威嚴聲音。 “他……像極了傳說中的一位人族古皇,極其久遠。” “人皇——太陰!是他,真的是他。不是早已坐化在時間長河中了吧,這不公平啊!” 生命禁區內,幾位古老的存在大震動,簡直不敢相信之一切。沒有人知曉他們的心緒,自身明明長存到了現在,卻還在震驚于人皇的出現。 幾位至尊級存在如臨大敵,眸子中有絲絲縷縷的仙輝溢出,關注人皇的一舉一動! “是了,與那大成圣體一樣,其神只念被凈化后,最終喚醒了前世的一道真靈意志。” 禁區內有人低語,緊張氣氛減輕了不少。 人皇睥睨天下,眸子中有萬古歲月在流逝,他俯仰天地間,一步邁出,山岳倒轉,瀚海遠去,無所不至。 他那個時代的人都死去了,一切都已成灰,今日再臨此星,心緒萬千。即便是人皇面對這萬古的孤涼,也一陣黯然。 出乎諸圣的預料,他沒有去七大禁區,而是化成一道仙光,降臨在西漠,出現在一座宏偉的巨山前。 這里佛光蒸騰,信仰之力如海洋,普照十方,正是浩大的須彌山! 日月顫抖,星河失色,人皇登上須彌山之巔,面對幾株古老的菩提樹,正對前方宏偉的大雷音寺。 “當……” 鐘聲悠悠,傳遍西漠,響徹天宇間,像是自遠古劃破時空而來。 須彌山顫抖,大雷音寺震動,整片西漠大地佛光大盛,像是有諸天古佛顯化,異象驚天。 “難道說佛祖轉生了嗎,為何有這種磅礴景象,遍地佛光,到處都是禪唱聲?”便是凡人都被驚動了,心有感應。 人皇登上須彌山,接近佛教最核心的古地,這是古來罕有之事,引得整片西漠都一陣大亂。 一股莫大的威壓透發而出,從須彌山上向下流淌,整片西漠所有古寺內的佛像都在發光,垂落下一縷縷絲絳,那是純凈的信仰之力,所有菩薩、古佛的神像都復蘇了,像是有了生命。 “原來如此。”人皇點了點頭,洞悉了阿彌陀佛開創的佛教,輕語道:“阿彌陀佛也算驚艷了。” 這種話語一出,天地震動,四方皆顫,所有古寺內大鐘轟鳴,信仰之光沖霄,佛力彌漫,震撼世間。 無論是須彌山上,還是其他古寺內,諸多古僧、佛子都一顫,古往今來有誰敢這樣說話。 這像是一位長輩在評價一位不錯的孩子,實在是讓他們戰戰兢兢。 佛音震耳,一座座寺廟內點燃了佛光,老僧、佛徒等全部跪伏,忍不住朝著須彌山叩首膜拜。 這個時候,須彌山最神秘的古地,混沌霧靄溢出,一件古器飛起,散發著不朽的光輝,沖向無上的人皇。 正是佛教至尊神器——降魔杵! 這是阿彌陀佛大帝親手煉制的兵器,為佛道最高圣物,降妖伏魔,可鎮壓三千大世界。 “寶杵自行覺醒,要針對這位神秘至尊嗎?”諸多古僧顫栗,這是從未有之事。 當年,只有佛的魔殼釋迦摩尼反出大雷音寺時,降魔杵自己行覺醒過一次,但卻也不像今日這般威勢滔天,簡直要摧毀九天十地。 降魔杵內蘊的神只徹底復活了,沒有一絲的保留,為三十萬年來從未有之事! 這讓人們驚憾,古之大帝氣息彌漫,宛若阿彌陀佛大帝再生,驚呆了所有神僧與佛子。 然而,讓所有人震驚的是,降魔杵一顫,停在人皇面前,竟然如人一般行禮,像是在請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