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354 神明惡念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神明惡念 星空下,諸雄皆顫栗! 每一個人都寒毛倒豎,這種生物太少見了,萬古來也見不到多少尊,而且全都是驚悚級的存在,難以對付。武動乾坤 這道黑影很模糊,身披黑色的大氅,遮住了全身,他像是從神話時代走來,帶著一種滄桑,有一種逆天的妖邪感。 神祇念,相傳是九天上的神明死后產生的惡念,與生前的至神至圣相對立,擁有最可怕的魔性,讓人恐懼。 誰也沒有想到,霸王身上帶著一尊神祇念,竟然與他同在,相安無事,這是何等的逆天? 古往今來,還沒有聽說過一個正常的人可與這種至邪惡念能夠和平共處,違背了常理,讓人毛骨悚然,覺得不可思議。 而這道神祇念非常強大,稱得上至惡至邪,散發著讓人厭惡的氣息,有一道道烏光繞體,像是死亡光環。 他一出現,讓星空都顫栗了! 一股強大的陰氣席卷這片天宇,像是一把最鋒銳的雪亮長刀刮過人們的體表,許多人寒毛簌簌墜落,肌體生疼。 強大的波動擴散,諸雄感覺一陣壓抑! “這……是荒古時代產生的神祇念,不是近古,也遠離太古,不然不會有這等實力。”有一個老人這樣說道。 “依照實力來看,的確如此,但若是情況特殊,那就難以界定了。”另一位老者接口,露出凝重之色。 古之大帝或古皇,對天下蒼生有大功績,死后亦會被人念念不忘,眾生的信仰力可助他們鑄出惡念。 這是神祇念誕生的根本原因!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被眾生談論最多、經常掛在嘴上的大帝,那么他一旦誕生神祇念,一定是最強大的。 如果逝去的太久遠,被眾生遺忘,或者自己的族群早已滅亡,那么談論他的人也就少了,即便在特殊的條件下誕生了神祇念,也不是不可對付。 并不是每一位古帝都會誕生神祇念,除非死前執念太深,且有各種復雜的因果。派不然一般情況下,根本不會有這種生物出現才對。 這尊神祇念談不上至強,但也遠勝霸王,故此有老輩人物依此推斷出他是荒古年代的至尊惡念。 葉凡盯著那道黑影,不是第一次遇到神祇念了,還曾經與諸雄聯手大戰過,深知這種生物的可怕。 這尊神祇念絕對不可力敵,畢竟是古之大帝的散亂惡念聚成的,一旦逼他入絕境,說不定會掀翻星空。 “若是能夠喚醒他的前世,讓其善念覺醒,不攻自破。”葉凡自語。 在這個世上,神祇念最怕的是雷劫等至剛至陽的力量,可惜他現在不在渡劫期,沒有辦法依此除他。 “圣體你以為依靠一座法陣就可以困住我嗎?給我破開!”霸王大吼。 禁仙七封已經落下,無窮星輝鑄成一座牢籠,將他鎮封在當中,渾身都是紫血,白色的骨頭清晰可見。 神祇念就站在其身旁,雖有星輝無盡,但是他立身之地一片黯淡,模模糊糊,此刻霍的轉過軀體,看向葉凡。 那是怎樣的一雙眸子?無情、冷酷,充滿了死亡的寒意,像是黑暗時代的魔尊降臨,重新出現在這片蒼茫宇宙中,讓人感覺到了一種絕望的情緒。 他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一下子讓蒼茫宇宙都劇烈震動了一下,狂暴氣息流動,星空中的每一個人都從頭涼到腳。 “此神祇念有些特別,不能以常理來判斷他的年代,其實力古怪,不好論斷!”早先那個蒼老的聲音再次開口。 “這該不會是一場吧?”另一個老者很是擔憂。 神祇念動了,他低沉的咆哮,陰氣滔天,竟然直接將日月星辰的璀璨光輝都給震散了,歸于暗淡。 一聲巨響發出! 沒有人知道他動用了怎樣的一種秘法,那里徹底熄滅,禁仙七封被他瓦解,以星輝鑄成的牢籠破碎,這尊惡魔與霸王先后脫困,如野獸出閘。 剎那間,殺意席卷乾坤,宇宙像是一下子黑暗了,各種星輝都被那道惡念所遮攏,他像是一個魔尊跨界而來,主宰了這里的一切。武動乾坤 “圣體你以法陣困我,現在被破除,我看你能躲到何地,今日不論其他,只論生死!”霸王眼眸冷森,殺機畢露。 這一戰只有一人能活下來,他們為宿敵,必須要殞落一個,如此才能算有一個結果。 葉凡站在星空上,被星河環繞,他所在的區域至神至圣,充滿了陽剛氣息,因為他要對付神祇念,對其極為忌憚。 “殺!”霸王長嘯,與那尊魔主一同向前沖去,化成兩道光輝,撕裂了宇宙,混沌氣都被震了出來。 “太極生兩儀!”葉凡輕叱,抖手將自己刻下的一桿又一桿大旗擲了出去,插在星空中,為法陣增加力量。 同時,他不斷施展源術,激活這片星空下的巨大古陣,動用了極境源術法則,萬物復蘇,大到日月星辰,小到宇宙塵埃都有了生命。 古天庭遺留下來的殘陣閃爍,葉凡特別布下的一塊區域更是熾盛了起來,一個不算浩大,但卻也不小的太極仙圖出現。 在其內,有日月旋轉,有隕星為龍形道則曲線,組成了一個不朽的陣圖,此時釋放絕世神力。 天地變換,日月移位,擺弄一塊星域,葉凡以出神入化的源術隔斷了天宇,將那尊惡魔與霸王分開。 法陣變換,斗轉星移,滄海干涸,星辰化塵埃,在這一剎那像是經歷了萬古那么久遠,恐怖的變遷。 隕石群組成的陰陽曲線將天宇一分為二,化作了太陰魚區域與太陽魚區域,相互糾纏,兩者互為旋轉。 霸王被隔絕在了陰魚區,而神祇念則被隔斷在之至陽至剛的陽魚區域,被分別孤立、圍困了起來。 至陽區域內,星輝萬道,化作一道道河流鋪展開來,充滿了陽氣,葉凡直面那道神祇念! “轟!” 魔主般的存在,向前邁了一步,瞬間讓星輝暗淡了一片,陽氣銳減,即便法陣可殺圣人王也不能立時鎮壓此魔。 “這到底是誰的神祇念,這般強大,難道誕生于近古不成?” 星空中的圣人所說的近古與凡人、還有小修士所言的近古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近古只有一尊青帝,這……該不會是他的惡念生成的吧?” 眾人發毛,在暗中低聲議論,這尊神祇念似乎很不簡單,比人們想象的要強大很多倍,難以對付。 一聲嘶吼,惡魔邁步,從容而鎮定,真仿若是古之大帝的一道陰影,壓的人窒息,許多人雙股戰戰,忍不住要跪伏下去。 “抵住,決不能跪,這只是大帝的一道惡念,是最邪的生物,不能被其氣勢所懾,” 古之大帝需敬與拜,但這種截然相反的惡魔卻不值得叩首。 嗡隆! 葉凡的眉心沖出一座小鼎,而后快速放大,內部雷聲滾滾,霧氣澎湃,釋放天劫的力量,當場驚住了神祇念,他快速止步。 葉凡的鼎與眾不同,經歷的天劫過于可怖,每次渡劫都會在上面留下一些花紋烙印等,那是雷澤的匯聚。 而今,上面花鳥魚蟲、日月星辰、諸天神祇等全都是天劫銘刻上的,蘊含了一種至陽的氣息。 那么多次天劫都與眾不同,連少年大帝都出來征伐過,可想而知那種雷劫的浩大,至今留下的氣息依然讓神祇念忌憚。 然而,惡魔只是短暫的駐足,又立刻前進了,至陽至剛的雷劫氣息都不能阻擋他,無所畏懼。 “這……該不會真是青帝的神祇念吧?實在太強大了,唯有近古的至尊產生的惡念才敢對抗雷劫!” “不對,青帝才逝去一萬年,不可能出現神祇念呢。” 星空中,一對老者都露出了凝重之色,在認真關注,小聲的議論,且吩咐門徒開始部署,若有意外將全力封困此地,避免出現。 “難道是阿彌陀佛大帝的神祇念,他在一些古老的星域傳道,世間也不知有多少人將他掛在嘴上,若產生神祇念,不說史上最強也差不多了!” “阿彌陀佛大帝的水太深了,我希望永遠沒有關于他的信息。這個神祇念很恐怖,但應該不是他。” 兩個人快速止語,不再多說,全都沉默了下來。 而其他人則無比緊張,密切的關注戰場。霸王被困在了陰區。惡魔立身在陽區,無所畏懼,接受星輝洗禮,任鼎內雷鳴不斷,依然在向前逼去。 形勢危急,這個道可怕的黑影極度強大,竟超出了人們早先的預料,深不可測,讓諸圣都膽顫! “積陽成神,神中有形。形生于日,日生于月。積陰成形,形中有神……” 星空中響起了誦經聲,葉凡盤坐在陽氣中,口誦經文,傳遍星域。那個魔影頓時一震,驚疑不定,像是受到了極大的觸動。 度人經! 這是完整無缺的度人古經,是葉凡在地球上得到的全本,這乃是專對付神祇念與陰靈而開創的無上經文,擁有神效。 大多數人認為它無大用,并非是仙經,甚至連圣人經文都算不上。然而,葉凡歷經種種,到了今日卻不這樣認為了。 這很有可能是一種無比重要的經文,為星空另一岸的道教至尊——靈寶天尊傳下的法。 靈寶天尊乃是道教三清之一,不知起始于何時,也不知坐化于哪一個時期,久遠到讓人無法探索。 葉凡揣度,靈寶天尊可能是神話時代前的九位天尊之一,絕對是大帝級的人物,他所留下的經文自然算是帝經。 后人認為此經無用,也許是因為它沒有在這個時代大放光彩。 葉凡曾經仔細思索過,在神話時代,有一代又一代至尊為追尋長生法門而進行了各種匪夷所思的嘗試。 比如埋下肉身,尸體生變,產生靈神。比如葬下未來一世身,刻下輪回印……這些都可能會被度人經鎮壓! 這是葉凡認真鉆研此經多年后得出的一個不成熟的結論,如果是這樣,此經的意義與重要性絕對可以震驚人世間。 靈寶天尊是神話時代前的人物,在那么早的年代就開創了這一經文,一定是推演到了什么,為后人留下了一部不世仙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