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46 星空布陣

星域浩瀚,光輝點點,沒有人可以走到盡頭,美麗的星空也不蘊含了多少秘密。 古往今來,在這星路上一批又一批年輕人心懷夢想,踏向遠方,朝著自己的目標而行,用一腔熱血去奮斗,用生命去拼搏,詮釋理想,綻開了一朵又一朵艷麗的生命之花。 在路上,百舸爭流,群雄競逐。絕代霸王將要對決來自葬帝星的圣體,喧沸沖霄,攪起滔天風波,牽動了眾多修士的心。 這一戰不可避免,所有人都在等待! 人族第五十城坐落宇宙中,不在行星上,上方星光燦爛,自那天宇中傾瀉下,一道道銀瀑,非常的美麗。 可是又有誰知,這里葬下了太多的血與骨,承受萬古的滄桑、沉重,無論是現在,還是古天庭時代,這里都為重地。 葉凡輕嘆了一口氣,望著無垠的宇宙,璀璨的星河,自語道:“多少人杰征戰天路,心懷夢想,滿腔熱血,最終卻血染異域,成為冰冷的骨。” 這些年來,他踏古路而行,看到了太多的生與死,不少驚艷的人雄伏尸,時至今日他竟有了一絲厭倦。 “這樣不可不好,需要飽滿的斗志才行!”楊云騰說道,這個老人對霸王將至、與圣體對決的事情很擔憂,出言提醒。 “我只是有些感慨而已,真要對上他,將會斗志昂揚,拼戰到底。”葉凡道。 星空葬下了太多的人杰,多年后唯一登臨絕巔的人回首,會發現身后是一條淌血的路,尸骨無數。 這就是輝煌嗎?于寂靜中獨自品味這種殘酷。 “這其實并不是一條血路只是激烈競逐所致,人人奮起,群雄爭霸,演變到了這一步。”接引使說道。 這是古天庭時代就早已存在的路,為最古遺跡本是一條可以讓后人崛起的通天之路,結果卻越發的殘酷了。 接引使又道:“其實,為了長生,為了不朽,為了能夠邁出那一步,即便血水滔天,死去太多的人也值得。” 所有人都在人世爭渡,可是至今為止都失敗了即便是古之大帝也難以長生,敗給了無情的歲月。 成仙,自古以來,一代又一代人杰與天驕的夢想,可是始終不可求。 接引使說的也許有些無情,但卻也未嘗不是一種真實,如果有人踏出了那一步,犧牲一代人、幾代人又何妨將為后人指出一條真實的仙路。 若真正成功,意義深遠,將無法估量,功高震萬古,功績勝過古之大帝。 葉凡獨自走向古城門,將從這里進入星空中。現在論仙還太早不是他這個境界所能觸摸的,而今還有其他事要做。 “道友要去哪里?”忽然,一個老者開口從未見過,在后方跟來。 “進星空。”葉凡答道。 “唔,老朽聽聞,你將與霸王爭雄,怎么選在這個時間段離去?”老者詢問。 “但凡我立身之地都是戰場,他隨時可以殺來我沒有時間等他。”葉凡覺察到了什么,故意這樣說道。 “這不太好吧既然約戰,自然要選擇在萬眾矚目之地,怎么能失約?”老者說道。 葉凡冷哂,道:“我何曾說過一定在這里對決,你太操心了吧?” 言罷,他邁出城門,一步到到了星空中,因為第五十城就建造在星空下,看起來巍峨而祥和神圣。 “李鈞信使你怎么在這里,接引使正在等你呢。”守護城門的一個兵長上前對老者說道 “好,我這就去。”老者點頭。 銀輝一縷縷,這片星空布有法陣,可以聚集星河,籠罩古城,立身在這塊區域渾身都被星輝繚繞,顯得朦朧而圣潔。 葉凡在古城外站了一會兒,被潔白光輝淹沒,感受到了一種祥和與寧靜,在凡人眼中他們已是仙,可修士卻不這樣認為。 若是有仙,他們是否也在追求著什么? 葉凡回頭看了一眼,城門已然關上,他輕聲自語道:“古路上,各大接引使、護道者也不是一心啊。” 人族第五十城的接引使趙公義與一些至強的護道者不希望兩大至尊體質現在碰撞,可是前路卻有人希望進行傾世一戰,從這個信使的身上就可窺到一些端倪。 甚至,星空古路的一些守護者,可能會表現出一種敵意。 葉凡進入星空自然不是要離去,眼下最緊迫的事就是備戰,將與霸王一爭高下,于星空中血拼,競逐至尊位。 宇宙中,星輝閃耀,葉凡眺望古天庭留下的巨大神圖,兩顆生命古星為極點,隕石群等為陰陽分割線,這里有葬掉了太多的秘辛。 “此地就是我的戰場!” 葉凡邁步,日月倒轉,星光飛射,他將行字訣修到了出神入化之境,在這里勘測,將進行一番正式的部署。 同階一戰,他無懼任何人,但若是有人違反古路約定,自前路殺回,以高境界壓制,那么他就危矣。 “源天古陣復活吧,再現昔日風采。”葉凡在隕石群中出沒,認真修復一座又一座太古法陣,許多原本都磨滅了,被他復原,閃爍光華。 復活古陣,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要將精氣神刻在當中,故此也就了通靈法陣之說。 他并不是要將這塊星域的神陣全都還原,那顯然不可能,工程量太過浩大,只需要布下一座戰場足矣。 其中,有一座法陣他最為看重,第四代源天祖師吳奕立身地府死城廣龘場時,那片道紋繁奧復雜,有一條條血跡沿著陣圖流淌,增加了神能,宏大而磅礴。 可以說,那一戰吳奕藉此近乎先天不敗,血拼葉凡,那幅陣圖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不斷讓其戰力增幅。 “葉道友留步。” 星空中傳來一陣神念波動,一行人向這里趕來,剛才在城門見到的老者赫然在當中,正是他開口相阻。 葉凡止步,向他們望去,一行共有六人,除卻老者外、柳云亦在列,其中更有一個女子生的花容月貌,俏麗多姿。 而為首者則不是多么的出眾,中等身材,長相普通,但是這個人的修為卻讓人不能小覷,是一位很強大的圣人王。 “你們有事嗎?”葉凡問道。 “聽聞葉兄將要離開這片星空,我等特意追下來相勸,既然與霸王約戰,這樣不聲不響的離去不太好吧。”這個容貌姣好的女子淡淡的說道。 葉凡知道,這些人都站在霸王一邊,以為他要遠行,一路追下來阻止他離開。 “你是誰?” “徐莉仙子是人族第八十一城接引使之幼女。”柳云在旁開口介紹道。 葉凡聞言點了點頭,道:“我的事與人族第八十一城無關吧?” 九九歸真,顯然第八十一城極其重要,身為此城的接引使自然不是凡俗之輩,而今他的女兒竟然來了,這代表了一些守護者的傾向。 “怎么與我無關,圣體與霸王對決的事早已傳遍古路,我也是觀戰中的一員,有資格進行監督。”徐莉娥眉微挑,仰著瑩白圓潤的下巴,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 “莫名其妙。”葉凡這樣評價道。 “你說誰莫名其妙瑕,自己不戰而逃,不敢與霸王一戰,卻對我亂說話!”徐莉粉臉上寫滿了不屑。 葉凡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們來此挑釁,覺得可以替霸王擊斃我是嗎?” “霸王英姿偉岸,格殺你自不費吹灰之力,何需我們動手,只是不想你遁走,阻止你離去而已。”徐莉說到到霸王時,神采煥發,美眸中流動著驚人的光彩,傾慕之情不加掩飾。 “花癡。”葉凡漫不經心的吐出這兩個字。 徐莉頓時滿腦門子黑線,咬牙切齒,像是一頭雌豹般,很不得立刻撲上去。 “葉兄,大丈夫生在人世間,當轟轟烈烈,豈能懼戰。”那個老信使說道,正是他向幾人通風報信,追了下來 “跟你沒多大關系吧?”葉凡瞥了他一眼。 “我想葉兄并不是要離去,是在勘察戰場嗎?”為首的那個看起來很平凡普通的男子開口說道。 “切,他是想逃離古路,就此遁走,霸王一來誰與爭雄,他心中害怕了。”徐莉不依不饒的擠對,實在是被葉凡剛才的話氣壞了。 葉凡沒有理睬徐莉,而是看向為首的男子,道:“你又是誰?” “戚征!”男子答道。 “這是人族古路護道者戚天前輩的長孫。”柳云在旁說道,毫不掩飾,點出了男子的非凡身份。 “好大的來頭。”葉凡說道。 這些人果然沒有一個是簡單之輩,人族第八十一城接引使的幼女,古路上護道者的長孫等都來了,可見前路的守護者傾向性很嚴重,他們的后人到了,足以說明了一些問題。 葉凡輕嘆,人族第五十城的趙公義對他頗為照顧,前路自然也有人會站在霸王一邊,這是不可避免的。 “你們的來意我已清楚,我若是真的要離開這片星空,你們又能如何?”葉凡平淡的問道。 “葉道兄真的怕了嗎?”老信使說道。 “我就知道他會逃,古路上誰敢與霸王爭雄,連帝天、大魔神、人王都得避退!”徐莉揚著雪白晶瑩的下頜,露出一縷冷笑。 戚征平靜的說道:“我們都知道,葉兄是說笑,不可能離去。然而,我還是要提醒一下葉兄,你若真的想走,我們會攔截,不允許你離開這片星空。因為霸王說了,一定要在此地決戰。” 葉凡淡淡的笑了,道:“你們在講笑話嗎,不知道的還以為霸王成為了人族大帝,你們可以跪拜、傾慕,但別把他的意志強加于我,你們尊為法旨,在我眼中是廢紙,而他于來來說只是一個對手,僅此而已。” 一行人的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唔,你們是一起上來攔截我,拼個生死,還是直接乖乖地替我去挖礦?不聽話可是要殺頭、打屁股的。”葉凡看向他們,雖然說的很輕松,但卻有一個無形的威嚴。 各位兄姐妹,明天我要去麗江參加起點的作者沙龍,今天要早睡,所以只能更新一章了。大概在那邊四五天,期間的更新,我盡量努力,我想每天一章多半沒問題。請各位見諒啊,辰東沒有存稿,真是沒辦法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