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345 誰與爭雄

古路競爭激烈,不知有多少人杰殞落,埋骨他鄉,可是有誰會為他們回首、駐足,留下眸光,一堆白骨不會引人注意。 這是一條染血的路,注定了殘酷,伴隨著強者的孤獨,最后只成就一個人的輝煌。 這么多年來,人們早已習慣一個又一個人雄喋血落幕,唯有圣體與霸體爭鋒之戰,如此不同,引得諸城關注,聚起滔天風云。 這是一場名人戰,值得整條星空古路強者側目! “什么?絕代霸王受傷了,這是數十年來第一次遭遇重創,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這可真是讓人驚憾,體龘內流淌有蒼天霸血的年輕至尊竟然,……差點殞落,讓人不敢相信。” 前方,一片喧嘩,山川崩塌,古陵散發出一縷縷帝威,霸王是橫著飛出來的,渾身都是紫色血液,神華燦爛,傷口密密麻麻,他近乎解體。 誰也未曾料到,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在這塊漂浮于宇宙中的古大陸上遭創,強如他的不朽體魄都差一點四分五裂。 古陵中一個神秘強人叫板,蒼天霸體出現,要攻破古之大帝的墳墓入口,去奪逆天的造化,結果內部陣紋復蘇,差點將他絞殺。 所有人都見到了這一幕,莫不心頭劇跳,這么多年了,這是霸王第一次被負創,在古路上從來都是無敵的。 轟! 大帝威勢驚人,那是一股滔天的混沌霧靄,隆隆而想,像是九天銀河垂落了下來將古陵入口給淹沒。 絕代霸王就是這樣被擊飛的,僅是被一道帝紋邊沿稍微擦了一下而已,就已經如此,可想而知當中的恐怖。 “絕代霸王太自負了,見到有人能夠進入帝墳他自認為在年輕一代中無敵,為最強至尊,故此也直接硬闖,結果遭遇了不測。” 人們全都心旌震動,非蒼天霸體不夠強,而是古之大帝的威嚴不可褻瀆,這樣進攻陵園遭受重創并不算什么稀奇。 紫色霸血沸騰,貫沖云霄霸王當場療傷,擁有逆天的神術,軀體上血跡倒流,傷口當場愈合,精氣神快速提升。 遭受這樣的重創,他卻可以迅疾復原,讓人震撼。 “墳中那貨真不好對付,絕對是他引動了出口處的帝紋不然我們攻打那么長時間怎么沒事。” “絕對的,這不可能是一個厚道人,看他要收我們當弟子那架勢就知道,臉皮厚的沒邊。” 五大高手暗中議論,他們親眼目睹了這一切,比別人了解的更多自然知道更多的底細。 這塊古大陸也不知道在宇宙中漂浮多少年了,疑為古之大帝的陵寢,霸王受傷并不是什么可恥的事。 因為這些年來不僅有人族的一位大圣,異族的兩尊古老邪神,還有一個圣靈都先后在類似的大陸上殞落。 這更加彰顯出了蒼天霸血的超凡,被尊為年輕一代中的幾大至尊級人物,果然逆天! 茫茫混沌霧靄消退,古之大帝氣息收斂霸王在一片古岳上方盤坐,渾身都被紫氣淹沒看起來像是修復了傷體,但卻并未起身。 有人猜測,他可能傷了本源。 突然,一道恐怖的身影飛天而過,快到人的眼睛跟不上他的軌跡,時間都仿佛在倒流,虛空都在扭曲。 “轟!” 此人一片模糊,沖到了霸王近前,一拳轟殺,強大到了絕巔,四方天宇都被他震裂了,時間長河像是在倒卷! 霸王刷的睜開了眼睛,射出兩道紫色的神電,撕開了虛空,他一拳擊出,與來人對抗,整片大天宇被粉碎。 在那里爆發出了刺目的光,像是有一輪太陽炸開了,擴散向宇宙中,橫掃這一域,極其絢爛而懾人。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個人太強大了,竟然敢去殺正在療傷中的霸王,絕對是幾位年輕至尊之一,不然何以敢出手。 因為,蒼天霸體即便有傷,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對抗衡的,唯有那幾人才有機會。 那里狂霸無匹,像是有兩位太古神靈在戰斗,璀璨的光徹底淹沒了天宇,什么都見不到了,只有茫茫道波。 “啊……” 一位圣人王慘叫,只因未來得及退走,被熾盛的光波掃中,直接斷為兩截,墜落下高天,血染長空。 遠處,人們都發毛了,這是何等的戰力? 神秘人戰力無匹,絕代霸王亦蓋世神勇,這僅是他們大戰的余波而已,就有這樣恐怖的力量,簡直可以橫掃一域! 在那里,有一種斬盡蒼生、需要萬靈俯首膜拜的絕代霸者氣息在擴散,讓人心中顫栗。 “偽裝,你并未受傷。”一道神音傳來,剎那遠去,融入黑暗的宇宙中,破天而去。 轟隆! 霸王在后轟殺了一拳,紫色戰體撕開虛空,茫茫波動沖入冰冷的宇宙,讓星域都在顫栗,恐怖滔天,他追了下去。 所有人都震驚,剛才那個人絕對是年輕至尊中的一人,不然何以能有這等驚悚級的實力,鎮住了每一個人。 “他是誰,太過強大了,想利用這個機會擊殺霸王!” “是橫掃乾坤的大魔神古荒,還是君臨前路的帝天?!” 這讓每一個人顫栗,兩人離去了,但是大戰的余波還在浩蕩,他們自認為遠無法相比,許多人的身體竟然在這種蓋世神威下痙攣。 幾大年輕的至尊,從來沒有進行過生死大戰,不能一擊必殺,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出手的,剛才終于有人按捺不住了。 而讓人心頭劇烈跳動的是,霸王根本就沒有負傷,這一切都是偽裝,他猜到有人會對他出手想看一看究竟是誰對他有敵意。 轟隆! 天地間,紫氣滔天,霸王屹立在那里,黑發披散,眸子中綻放紫電像是一尊古神般,擁有一種氣吞山河,八荒惟我獨尊的氣概。 他一步自星空踏下,像是天神下凡般,重新降臨在這塊大陸上。 絕代霸王在試煉者中從來都是無敵的,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始終都如此還沒有人可以傷他。 他身上紫氣澎湃,一縷縷垂落而下,宛若一道道大瀑布,席卷蒼茫大地,浩蕩整片天宇,這個世上像是沒有什么人可以撼動他,睥睨天下,雄視八荒。 沒有負創剛才是故意偽裝,這一驚人的真相被揭示后,對于這塊大陸上的諸雄來說,可以說是一種最高震懾。 霸王剛才是想干掉一個對手嗎?可惜未能如愿。 星空古路上誰與爭鋒?人們對他的忌憚更深了,這個體龘內流淌有蒼天霸血的人太過神勇,不可抗衡。 這一次,他調轉身軀再次沖向帝墳入口,認真觀察,依然準備攻伐,將之打開,去奪逆天的造化。 “霸王太強大了,這樣的表現簡直已經斷了其他人的希望,唯有幾位年輕的至尊可與他攖鋒,一路爭雄下去。” “這幾人何時能有真正一戰?” “快了,我覺得霸王與圣體一戰落幕后,他將會全力以赴,同年輕的幾大至尊分出勝負,競逐帝路。” 帝墳前,慢慢平靜了下來,古路上諸多修士避退,不敢去打擾霸王,剛才他的絕代霸氣鎮住了所有人。 “喂,我說外面那個紫血怪物,你是不是活膩了,怎么總是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有種就進來與我一戰,不然趕緊跪安、走人!” 在霸王一人氣吞山河、獨尊這塊大陸時,古陵深處再次響起了此前那個囂張的聲音,渾然未將蒼天霸血看在眼中。 所有人都咋舌,這位可真是神人。 唯有早先的五大高手腹誹,暗暗鄙視這個家伙,明明是自己被困在了里面,出不來,等著別人打開,卻是這樣一副姿態。 “這個家伙天生有一種優越感嗎,難得一直在心理催眠自己,他是無敵的,他是至尊?” “不對,這個人多半真的與圣體是莫逆之交,這是想將霸王激怒,留在這里,為那葬帝星的圣體爭取時間。” 五大高手得出這樣的結論后,對這個厚臉皮的人倒也生出了幾許敬意。 可是一想到這個家伙對他們那么無下限,而且啃棺材板,這種稍微高大起來的形象就立刻崩潰了,總覺得這不是一個好貨。 “蒼天霸體你服了嗎?”古陵深處傳來不屑的聲音。 當眾人聽到這樣的叫板,頓時又是一陣流汗,這主的優越感太強烈了,還沒真正對決呢就將自己置身在九天上,俯瞰人間一切了,根本不把霸王看在眼中。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不斷有人趕來,不是與霸王爭鋒,而是來拜大神,都想看一看、聽一聽墳中人何等的囂張霸氣。要知道數十年來,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樣批駁霸王,不將他看在眼中,絕無僅有。 一時間“大神”動古路,許多人佩服的五體投地,不管這位真實力如何,而今絕對是堪稱一個神人,是唯一的一個說要一個指頭按死霸王,讓他跪下來唱臣服的猛人。 不管怎樣說,他依舊活蹦亂跳,身在古陵中活的好好的。 “霸王可敢與我一戰!”這一日,星空中又傳來一聲道喝。消息從一座人族圣城傳來,另有一人挑戰霸王。 人們嘩然,這是怎么了,為何接二連三有人挑戰蒼天霸血的地位,想撼動這位年輕的至尊,這讓人心驚。 很快,人們證實,這是一尊強大的妖族強者,竟然踏上了人族的星空古路,亦是來自葬帝星,曾被尊為南妖。 “妖族敢走人族古路,這需要一種大氣魄,一個弄不好就是天下共敵,被群起而圍殺之,這個人了不得。” “聽聞他要離開人族古路了,被一位古妖帶入另一條路,對他格外的看重,或許這真的是一個很逆天的存在。” 許多人熱議,圣體與霸體的對決竟然引發了這么多的波瀾,此起彼伏,不斷有人站出,全都是因為將發生的一場宿命戰。 “都是來自葬帝星的人嗎,我一并殺個干凈算了!”體龘內流淌有蒼天霸血的年輕至尊終于開口,盡顯絕代霸氣,冷漠無情。 人族第五十城,葉凡得悉了這一切,近日有信使往來,將最近的傳聞帶了過來,引發了一場熱論。 葉凡心中波瀾起伏,有聽到了一位故人的音訊,心中激動無比,當即就站了出來,讓柳云代為傳訊。 “告訴渾戰,若不怯戰,立時出現!若想多活幾年,立刻從古路上消失,從此不要給我擺什么年輕至尊的架子,不然必鎮殺他!” 此言一出,頓時引發一場轟動,沿著古路傳了下去。 葉凡會說出這種話,并非什么偏激沖動,實在是擔心古墳中的龐博,可以確信肯定是他,怕古陵真的被霸王打開,他會發生不測。 接引使第一時間出現了,找上了他,一臉的焦急,道:“有護道者出面,要壓制霸王,讓他退走,你怎么在這個時候叫戰了?” “來就來唄,誰怕誰!”葉凡道。 “他比你早走上星空古路,境界高了你一截,萬不可在此時與他決戰。”接引使嚴肅的告誡道。 “他若是來與我同階爭鋒,我便與他公平一戰,他若是以境界壓我,那么……” “那么,你能怎樣?”接引使問道。 “那我就不擇手段的殺了他!”葉凡說的斬釘截鐵。 接引使:“@#¥……” “接引使大人你在說什么?” “你是不是和大墓里那個家伙一個媽生的,怎么都這樣的囂張,當蒼天霸血是什么了,說殺就殺?!”接引使真的不淡定了。 反觀葉凡,相當的平靜,道:“雖然殺他的難度相當的大,但畢竟可以一試,并不是沒有辦法。” 接引使鄭重的說道:“你怎么殺?他早已步入圣人王多年了,強如帝天,恐怖如大魔神,無敵如人王,至今都沒有能傷他一根頭發。那些人哪一個不是年輕一代的至尊,威名都已經傳到了其他種族的古路上,可是一直都不能斬他,他們間相互忌憚,誰都不敢率先妄動。” 葉凡鎮定的說道:“真正公平一戰,我無懼任何人。但若是靠境界來壓我,沒有機會我也要創造機會斬他,膽敢回來,人族第五十城所在的這片星域就是他的埋骨處。” 忘記了,呼喚星空古路上的諸雄,新的一周,推薦票啊推薦票,還有月票,我忘了,各位別忘投呀。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