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340 前世今生

輪回印,神話時代論證不朽的一種古法,萬古前的各大至尊曾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潛心鉆研與參悟過。 據傳,也只有在那個時代有人以身試法,嘗到了苦果,而后便再也沒有下文了。 可在而今這片天地中葉凡并不是第一次接觸。他與人魔、黑皇等意外在太陽星中發現了段德的秘密,在他的身上足有四道輪回印! 人已不是過去的人,靈魂也早已變遷,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一個全新的生命體,這還剩下什么意義? 葉凡曾經自問,為了保留住部分生命特征,連靈魂都將被替換掉,到底值得嗎?答案是,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絕不走這條路。 此刻,再次聽到輪回印,他一下子呆住了! “你我相隔漫長歲月,能夠相遇,只是因我體內刻下了半個輪回印,其實我早已是一具尸體。” 第四代源天師眼中灰暗,像是在訴說著一件與己無關的事。 “我得到過太初命石,收獲過仙源,切出過未成形的圣靈,挖出過陰冥地府,涉足太多不能觸動的領域,不祥早已注定。”吳奕雙目無神。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些領域即便是強如絕巔大圣都無法觸及,動輒就會身殞,唯有古之大帝無所忌憚,可鎮壓一切。 “詛咒降臨,沒有選擇,我們的晚年都會渾渾噩噩,最終邁出那一步,這是一種難以打破的宿命,有不祥的東西會找上門來。” 天地中有些領域一旦涉足就無法掙脫,將愈陷越深,失去歸路。 “在渾噩中度過。于模糊中聽到了輪回印。我所說的一切都僅是猜測,真實情況又是什么?!”吳奕痛苦的嘶吼,用力搖頭,眼中的光彩越發的暗淡了。 葉凡嘆息,這是何等的可悲,連自己做過什么都不知道,這么漫長的歲月只留下一段空白。 源天師的晚年很凄慘,見到諸多不祥,從世上消失就意味著成為了紅毛生靈,自此渾渾噩噩,失去神智。 葉凡有許多話想說,可是一時間竟不知道如何說起。吳奕所知道的并不是很多,都是在神識模糊的過中聽到的,大多都只是猜測。 吳奕陷入失神狀態,像是在努力思索,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突然說道:“葬帝星,適合葬古之大帝。” “祖師,為什么這樣說?”葉凡驚醒。 “我似乎模糊的聽到過這樣一句話,不知道是誰說的。”他渾噩的時間太過漫長,連為何要護送陰兵過境都不知道,像是有另一道意識寄居其體內。 葉凡驚醒,寄居的那道意識是這一世的吳奕,是一個全新的魂體,與過去那一世早已不是一個人。 護送陰兵過境,以及剛才的戰斗,是另一個魂體! 葉凡激靈靈打了個冷顫,他差點疏忽,如今吳奕只形成半個輪回印,故此前世雖死,舊憶還未曾徹底磨滅。 “成仙路,追尋成仙古法所走過的路。”吳奕又突然說出這樣一句話。 “依然是模糊中聽到的嗎?”葉凡迫切的追問。 “是的。”第四代祖師點頭,眸子越發的暗淡,成為鉛灰色,沒有一點光彩。 葉凡心中劇跳,他覺得過去的一些想法似乎錯了!究竟是什么人說出的話,吳奕在地府中見到了怎樣的一個存在? 他真的想了解個透徹。 “是……兩條路。”吳奕精神恍惚,近乎夢囈,道:“一條是通向不知是否存在的仙域的路。一條是追尋成仙古法的路。” 葉凡心中震動,今曰都聽到了什么,第四代祖師所說的“適合葬古之大帝”的話,是否與成仙路有關? “你送我上路吧。”吳奕輕聲嘆道,真正的他已經死了,此時能清醒的殞落,對于他來說是最大的解脫。 “轟!” 突然,一股慘烈的氣息爆發,吳奕的眸子突然間鮮紅如血,一下子變得的猙獰與可怖了起來,渾身紅毛無風自動,分外兇狂。 他剎那間出手,漫天都是法紋,源天紋絡再現,絞殺向葉凡。 毫無疑問,吳奕體內的魂體變了,“今生”覺醒,壓制了過去的神識碎片,他化為了地府的招魂使。 葉凡并不手軟,果斷出手,因為一直在防備,面對這樣一個可殺圣人王的存在,一個疏忽就會喋血此地。 “嗡!” 葉凡撐開了異象,仙王臨九天、混沌種青蓮、錦繡河山、陰陽生死圖等全都浮現,連在一起,合為一體,宛如開天辟地,再造一界。 在這一刻,他不想保留什么,同時演化斗戰圣法,左手持虛空鏡,右手提無始鐘,釋放出了恐怖的神威,鏡光與鐘波齊動,鎮壓吳奕。 因為,他怕有失,不想耽擱什么,要在第一時間拿下吳奕,想在驚天動動的一擊中決出勝負。 即便對祖師不敬,葉凡也要先鎮壓吳奕,既然“今生”已被喚醒,一定要逼問個徹底,這個魂體肯定了解的更多。 地上的源天紋絡被摧毀的差不多了,第四代祖師失去了一大倚仗,戰力明顯減弱,但是隕星依舊在,還是有不少古陣。 此外,他本身擁有可以直接改天換地的,沒有幾人可以匹敵,臨時做法,亦同樣恐怖! 轟! 這是一場驚世大對決,這顆隕星即便有無數的法陣守護,也在這一刻四分五裂,而后化成了宇宙塵埃。 遠方,一顆顆隕星飛來,成為一片星雨,照耀出不朽的光,一剎那間像是貫穿了古今未來。 葉凡血拼祖師,這一戰很辛苦,非常激烈,當一切落幕,他身上的金色血跡又多了不少。 “輪回盡頭,一切都將落幕,地府是萬靈的歸宿,我來接引你,招魂!”吳奕眸子血紅,嘶吼著,對葉凡叫道,這像是一種詛咒。 葉凡的肌體生疼,紅毛又一次生長,不過其體表盡是金色的血液,血色毛發哧哧作響,不斷化成灰燼。 “祖師,別掙扎了,你不是我的對手。”葉凡上前,一只金色的大手探下,在那里浮現出成千上萬縷法紋。 “不!”吳奕大叫,眼睛血紅的懾人,不肯屈從,他的身體竟然在劇烈膨脹,紅色毛發長達數米,如一只只觸手在舞動。 葉凡暗叫不好,掌指間金光大盛,一個個古老的符文浮出,《道經》中的九個神秘古字呈現,在這里開辟為一方混沌小世界,進行鎮壓。 然而,紅毛生物體內的魂體非常的果決,由內而外,出現一縷縷道痕,他自爆了。 一道道血水濺起,紅色毛發飛舞,骨塊四射,鮮血淋淋,這里猶如一片修羅場。 “祖師!”葉凡大叫。 他向前沖去,“者”字訣一轉,渾身發光,各種精氣鋪天蓋地向前洶涌,將那碎裂的軀體重組。 但是重組之軀很不完整,而且他發出的光竟對此體有強烈的腐蝕姓,讓血身如冰雪一般消融。 葉凡倒退,一陣無力,心中黯然,這就是源天師的宿命嗎?一個個都是如此的凄慘,不能得善終。 重組的殘體上,那對眸子血色退去,暗淡沒有光彩,前世蘇醒,吳奕艱難的抬起頭,道:“這就是我最好的歸宿。” 他竟然笑了,很是燦爛,臉上的紅色毛發消退,露出真容,歲月留下了太多的痕跡,可依稀能見到年輕時的英姿。 “祖師……”葉凡難以改變什么,只能黯然為他送行。 “等這一天太久遠了。”吳奕像是解脫了,可是葉凡分明在其灰暗的眸子中看到了一絲黯然。 第四代祖師的軀體裂開了,眉心間有一道道光雨飛出,那是他散亂與腐朽的神識。 葉凡苦澀,默默為他送行。 一些光雨灑落,晶瑩點點,像是落花凋零,浮現出一幅幅畫面,那是吳奕一生的歷程。 那分明是一個豐神如玉的年輕人,與渾身遍布紅毛的怪物截然不同,根本不能聯想到一起。 看那時,他意氣風發,指點江山,名動天下,是何等的驚艷,風采絕世,被尊為一代奇人。 “這樣的絕代人杰,就這樣落幕了。”葉凡只能一聲嘆息。 他在光雨畫面中也見到了吳奕的一些遺憾,后半生他走遍天下各地,掘開了諸多山川龍脈,只是為了采摘一朵“神命花”,救活一個神識寂滅的女子,但終究是失敗了。 光雨灑盡,吳奕的一生就此結束。 葉凡默默起身,截斷一塊隕石,刻成一具石棺,將所有的血與骨還有部分宇宙塵埃葬了進去。 他施展改天換地,借來曰月星河之力,照耀在這口石棺上,將它放逐進了宇宙中。 “渾渾噩噩,失去自由,就葬進宇宙中吧。不知起點,不知終點,一路前行,永遠自由。” 葉凡施法,送石棺遠行,注視著他消失在黑暗的宇宙深處。 第四代祖師就這樣落幕了……也不知過了多久,葉凡離開那里,他沖天而起,如一顆璀璨的星辰劃過虛空。 “葬帝星,適合葬古之大帝,與成仙路有何關系?” 葉凡思緒萬千,他想到了紫山,號稱奪天地之極盡造化,不死天皇曾葬于那里,后來無始大帝入主。 而后,他又想到了混沌龍巢,號稱古來僅見,為真龍的巢穴,曾有古皇坐關,最后成為了狠人大帝的葬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