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38 地府

陰霧彌漫,白骨遍地,前方一隊陰兵能有十幾人,身披重甲,手持長戟、戰戈,充滿了一種肅殺之氣。 他們在這個地方巡視,冷氣森森,在他們的身上根本就沒有一點生命波動,像是一具具冰冷的人偶。 “這么多的鬼,我們來到地府了嗎?”小破孩咋舌,由起初的臉色雪白到現在的逐步適應,一顆小心臟慢慢堅韌了起來。 葉凡蹙眉,他可能見到了一個千古以來都存在超級大勢力,堪稱極盡恐怖的傳承,這絕對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 陰兵借道,征戰遠方! 自古至今都有這些傳說,可是少有人知曉其中的隱秘,這分明是在跨星域調兵遣將,這是何等的恐怖,光想一想就讓人頭皮發麻。 他可不相信什么厲鬼傳說,這必然是一個無上的組織! 葉凡睜開天目,仔細觀察這些陰兵,全都是死去也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古尸,有些甲胄分明是太古的鐵衣樣式。 “叔叔,我們不會真的來到地府了吧?”小破孩小聲說道,心中七上八下。 葉凡一怔,道:“地府……這片星空也有傳說嗎?” “是呀,死人去的地方,也叫冥土,民間不都是這樣說嗎?”小家伙撲閃著大眼,天真的反問道。 葉凡聽聞此言頓時呆住了,無論是在地球,還是在北斗,亦或是在這條星空古路上,都有這樣的傳說。 他走上修煉道路后對這些傳聞一直嗤之以鼻,修士本身可以飛天遁地,移山填海,已經算是凡人口中的上仙,還信什么地府鬼怪。 在這一刻,葉凡發現他忽略了一個極為嚴重的事實,諸多星空古地都有地府傳說,被他選擇性的漏過去了。 “地府……在天庭的統治下,神話時代真實存在這樣一個組織,并沒有徹底湮滅,它還在統馭冥土!” 葉凡激靈靈打了個冷顫,他瞬息想到了很多問題,這么多年來他忽略了一個可怕的問題,誰說天庭的一切徹底成煙了? 無盡歲月來,古天庭不僅是一小部分遺族存活下那么簡單,應該有相當大的一批部眾傳下道統。 古天庭這個龐然大物并不是真的成為了飛灰,還有跡可循,可能依然有些神在統治一些古老的星域! 葉凡越想越有可能,不是茍延殘喘,不是只余下一些后裔那么簡單,也許有的統治區域從來就沒有衰敗過。 “最起碼地府還在,這么多的陰兵借道,這是何等龐大的一股勢力,可以跨星域的調動兵馬,可以形容為絕世大恐怖!” 葉凡曾向許多位接引使請教過,人族的星空古路是神話時代的遺產,早在古天庭時代就已經存在了,后人繼承了下來。 “同一條路,就這樣一路走下去,可能會遇到古天庭的一切。” 葉凡睜開天目,認真觀看這些陰兵,透過甲胄,見到了他們的真容,大多都是人族,可也有個別是妖族、古族等。 “天庭統治下的地府,不分種族,只是目前這段古路屬于人族,最后將是神族、人族、妖族、等支路合一,通向終極古地。” 葉凡繞過這隊陰兵向前行去,在一座片開闊地見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在白骨上筑就不朽的王城。 一道又一道的黑霧繚繞,陰兵不是很多,從容出入這座古城,進行巡視。 “這一切與源天師有什么關系,因何而產生了交集?”葉凡自語。 這簡直就是一片小型的冥土世界,沒有生靈,都是這種死氣沉沉的古尸,不知為何可以這樣行走,成為一隊隊的戰兵。 真的難以想象在這樣一個不起眼的隕星上會有這樣一座巨大的古城,讓人心驚,它埋葬了無盡的秘密。 “叔叔,你想做什么,難道要大鬧地府嗎?”楊熙眼中由早先的不安到泰然,再到現在的興奮,這個過轉變過程很迅速。 “唔,真的要去看一看。”葉凡點頭,關于這一切需要去看個透徹,當中隱藏了太多的的秘密。 他一步邁出就是數以百里,將這顆不算大的隕星轉了個遍,到處都是陰霧,骸骨隨處可見,像極了冥土世界。 陰兵不是很多,都聚在這座古城,像是守護著什么東西,這是一座重要的地府雄關。 砰! 葉凡運轉兵字訣,曠野中一個陰兵倒飛,剎那就被他拘禁了過來,身披重甲的的古尸張口就要厲嘯。他抬起金色的手掌,直接壓落,這個陰兵一動不能動了。 他一指點向陰兵,讀取其仙臺記憶,然而喀嚓一聲,其額骨碎掉了,那里早已腐朽,沒有什么舊憶,只有一道魔念在體識海回響:“守護此城。” 葉凡而今何其強大,陰兵劇烈抗爭都無用,當被扒下這層甲胄后它渾身都出現了裂紋,而后化成了塵埃,接著甲胄亦是如此,隨風而滅。 “這是以什么手段將他們從地下召喚出來返回戰場的?”葉凡百思不得其解。 他不斷的出手,接連俘獲十幾個陰兵,幾乎都發生了相同的現象,整具軀體成為沙塵,像是一瞬間經歷了數十上百萬年。 只有一個特例,其中一個陰兵渾身烏光大盛,而后急驟縮小,化作拇指大的墨玉人偶,叮的一聲墜落在地上,通體閃爍妖異的光。 葉凡撿起,看了又看,在太古煉獄時就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段德捉了一個陰兵,最后化成一個烏黑的人偶。 過了很多年,段德才琢磨出一個大概,說這是一個陰符,為某一至高存在創造出的陰兵,用以召喚真正的古尸為仆。 在雄關外難有什么大收獲,葉凡潛行匿蹤,來到城墻前,施展行字訣橫穿了進去,盡管有陣紋相阻,但是卻難以留住他。 城中一片死寂,沒有一點生命波動,只有稀疏的陰兵在古老的街道上行走,看不到一點異常處。 突然,整座古城陰氣澎湃,激烈的暴動了起來,各種冷森森的氣息朝著他這里聚來。 這是一座死城,而葉凡是一個生命體,被強大而詭異的古陣紋絡感應到,引動了滿城的陰兵向這里殺來。 “何人……闖我地府?”一個嘶啞的聲音傳來,低沉而懾人,他瞬息而至,帶著滔天的陰霧。 這是一個陰兵中的將領,身披黑色的甲胄,露出一對冷幽幽的眸子,像是鬼火般在跳動,散發著驚人的圣威。在他的身后黑壓壓的一大片,跟著數百陰兵各持兵器向葉凡合圍而來。 “終于遇到一個有神識波動的。”葉凡自語,不驚反喜。 很快,他大吃了一驚,這個陰兵將領的仙臺是黑色的,與修士的圣潔不同,那里陰氣萬重,像是鬼窟。 “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們都是什么存在,為何守護在此?”葉凡問道。 “地府路上……一道關,你為何……闖了進來?”他聲音嘶啞,說話不是很清晰,神識很散亂。 “地府在哪里?”葉凡再問。 “不知,你……要加入我們。”他突然一聲長嘯,整座雄關都震動,遠處密密麻麻,到處都是陰兵,向這里沖來。 同一時間,又是一聲長嘯,第二位陰兵將領出現,化成一道黑色的魔光沖至,圍攻葉凡。 這是一場不能避免的戰斗,陰兵將領的思緒很簡單,要將葉凡化為他們當中的一員,成為尸體,進入地府。 “百鬼夜行,群尸亂舞,叔叔趕緊闖地府輪回吧,成功了我們就是神!”小破孩興奮的叫著。 這是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葉凡不去理會,開始戰斗,六道輪回拳一出,金色血氣澎湃,諸多陰兵化為一縷黑煙,極少量成為墨玉人偶,墜落在地。 強大如而今的葉凡,完全可以稱尊一方,即便是在地府的一道古關內也依然無懼,可以鎮壓一域。 噗、噗…… 一聲又一聲拳鳴,葉凡的拳力絕對可以輕易打破山川萬物,摧枯拉朽,成片的陰兵化作了飛灰。 葉凡一只金色大手落下,如天帝下界,兩大將領便一動都不能動了,全都被鎮壓,任他們百般嘶吼都無用。 葉凡搜索他們的黑色仙臺,里面無比混亂,他們只有簡單的意識,奉命守護此地,沒有其他雜念,這是陰兵過境時所需要的一處重要的冥土。 “叔叔,你真的太強大了,戰敗了地府,我們成神了嗎?”楊熙叫道。 葉凡一陣頭大,預感到不妙,他接觸到了古往今來的一樁驚天大秘,天庭覆滅了,冥土的統治并未崩潰,這么漫長的歲月一直在調兵遣將,究竟在征伐何方? “我能不能從這個地方進入神話時代的地府?”他輕聲自語,押著兩個將領前行,在古城中尋覓。 突然,葉凡心中一凜,渾身發光,金色血液沸騰,密密麻麻的紅色毛發自他的體表向外生長,渾身刺痛,心中不安。 古城中央,有一道道源天紋絡,縱橫交錯,發出刺目的光,全部激活了。 有一縷縷血水沿著那些陣紋蔓延,讓此地看起來妖邪無比,充斥著詭異而強大的一種法力波動。 就在那個血色陣紋中央,有一道高大的身影,渾身長滿了紅色的毛發,背對著他,像是一個惡魔般。 “給我滅!” 葉凡大喝,金色血霧浮現,將軀體外的不祥氣息隔斷,渾身血色毛發被燒了個干凈,肌體排出絲絲縷縷的陰氣。 “你是第幾代源天祖師,亦或是星空中的存在?” “不知,不知終點,輪回盡頭,都將落幕。”這個渾身都是紅毛的高大身影霍的轉過身來,連眸子都血紅色的。 八月將要落幕,各位好大帝,開始掃蕩倉庫吧,吧最后的月票投來吧,不然過期變質,會產生神祇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