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36 原來是他

紫血化作一道身影,他雄姿迫人,有一股絕世霸氣,像是一座大岳矗立在那里,亂發飛舞,眸子冰冷,唯我獨尊。 葉凡并未與此人真正相遇過,但是卻在一個人的神識波動中見過,因為給那個人留下了太過深刻與難忘的印象。 多年以前,曾經有一個年輕人英姿勃發,驚艷一域,在那片生命古地的同輩中所向無敵,號稱年輕一輩第一人,懷著夢想,心存氣吞山河之志,獨自踏上了星空古路。 他一路奮勇前進,只身殺到到人族古路圣城前,即便遇到了諸多來自不同星域的人杰,也是頭角崢嶸,站在最強一列。 他天資極高,在這一批試煉者中罕見,連接引使都夸贊,說給他時間,將來必會稱尊一域,成為人族蓋代高手。 可惜,這樣一個英才還未綻放異彩,卻過早的黯然凋零,他在人族第二城遇到了一個不該遇到的人。 百舸爭流,群雄競逐。在一片太古道場內,他一路血戰,闖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盤坐一座古崖上靜心參悟大道。 可接下來卻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遭遇了一生最大的挫折,一人一騎馬踏長空,絕世霸氣,僅僅一槍而已,將他連人帶騎釘在蒼莽古地,鮮血淋淋。 那一人一騎片刻都未停留,踏天而上,打破了號稱不朽的太古道場,只身沖向域外,宛如神魔一般,那是何等的張揚霸氣。 他渾身冰冷,雖然僥幸活了下來,但是心中的火卻熄滅了,一個朝氣蓬勃的年輕人自此頹廢而偏激。 十幾年后,他鼓起勇氣,又踏上了古路,可惜很不幸,他遇到了另一個人,同樣的悲劇上演,被一槍釘在地上,血染紅了地面,澆滅了他心中最后的一絲希冀。 自此之后,人族第二城多了一個老兵,常在夜里遙望星空古路,帶著落寞,背影很凄涼。 他的名字叫管承。 二十幾年前,葉凡一槍將管承釘在地上,從濺起的血液中,從他的神念波動內,見到過一個雄姿懾人的男子,就是眼前此人。 “讓管承心灰意冷,從此頹廢的第一人是蒼天霸體……”葉凡自語。 他沒有想到,早在多年前就見到了宿敵,一直不清楚這個人的來歷,古路斷了二十幾年,直到今曰才揭曉。 昔曰種種,一閃而過。 前方,紫血化誠仁形,擁有一股可怕的波動,眸子睜開,精氣沖霄,像是兩道火炬般,熊熊燃燒。 他竟有一縷神志,可想而知這種血液的可怕! 這是霸體血身,當年他路徑此地,為蒼天霸血一脈的后裔留下一罐純凈的紫血,神姓不散、不滅。 葉凡體內的金色血液躁動,天生對立,始一相見就生出感應,近乎沸騰起來。 “吼……” 對面,那個紫色血身竟發出一聲吼嘯,震的整片破敗的古地都一陣顫抖,數十座斷山上巨石滾落,隆隆而鳴。 他一步邁出,前向打來,這是一種本能,對體內流淌有金色血液的人充滿敵意。 “無論你多么強大,而今只是一具血身而已,敢如此囂張霸氣,收掉你。”葉凡冷笑,探出一只大手,狠狠的拍落,金光大盛,將此血身覆蓋。 噗! 紫血四濺,葉凡直接將他抹殺,圣人八層天如果連一具血身都不能直接鎮殺,那他就不用去與宿敵對決了。 紫色的血液非常絢爛,每一滴、每一縷都充滿了神姓,灑落在山石上,沒入土層中,綻放寶輝,將這里映襯的一片晶瑩,紫氣氤氳。 葉凡取出一個玉罐,施展兵字訣,將所有灑落的血液都收了進去,而后認真觀看,研究其血脈力。 這是一種霸道的血,蘊含著一種神秘的力量,堪稱是一種人體大藥,對于不少人來說,絕世珍貴。 可惜,葉凡難以用到,也不能進行提煉,他與此紫血天生相沖,嘗試將一滴金色血液與一滴紫血相融,兩者燃燒了個干凈。 “叔叔,這罐紫血有什么用?”楊熙問道,眨巴著大眼。 “喂馬,喂龍、喂熊……”葉凡答道。 蒼族古地,滿目瘡痍,成為了一片浩大的廢土,失去了昔曰的莊嚴以及壯麗。 “你休要得意,體內流淌有真正的蒼天霸血的人不會放過你,他必然會從星空中殺回來,就如同十幾萬年那般,將人族圣體擊殺在人族第五十城!”一道元神嘶吼,充滿了不甘。 “聒噪!”葉凡彈指,差點讓他灰飛煙滅。 兩位圣人王的元神全都被禁錮了,葉凡繼續探索,想了解遠古那些不為人知的秘辛。 可惜,歲月太久遠,很多往事都湮滅了,他們只是是蒼天霸血一脈的后裔,早已算不上是那顆古星的人。 “無盡歲月前,霸體一族出了個至尊,擊殺了宇宙中的幾位準帝,號稱星空下無敵,即將證道。唔,卻被一位大成圣體殺了……” 葉凡觀到這樣一則秘辛,身體頓時一震,這是什么時代?太古年間,還是更古老的時期,從未聽說過。 霸體想證道很艱難,幾乎不可能,終于出了一個至尊,可能會邁出那一步,可是卻被宿敵擊殺。 “那個無上的圣體也死了,他證道失敗,殞落在宇宙中……”其中一個圣王的元神嘶吼。 “圣體一族成為了過去,連母星都不復存在了!”另一個圣王大叫著。 葉凡不理會,繼續探索識海,親自觀看,心中一驚,兩族恩怨很久遠,竟然可追溯到神話時代! 甚至,當中竟涉及到了古天庭之戰。 可惜,太遙遠了,遠到這兩人都弄不清,只有模糊的傳說,似乎參與了那個時代的大戰。 葉凡沉思,這些太過驚人了,難怪體內流淌有蒼天霸血的人這樣忌恨人族圣體,這種仇恨非常久遠,烙印進了骨子與血液中。 “讓我看一看你們這一族的古經有何特別之處,是如何磨礪己身的。”葉凡說道,這兩人聞言,頓時怒喝,劇烈掙扎。 然而,落入葉凡手中,他們怎么可能反抗的了,瞬間就被鎮壓了。 可惜,葉凡失望了,很多萬年前曾有一個蒼天霸血體質的人來到此地,收回了他們手中本就殘缺的古經。 漫長歲月來,曾經走上星空古路的霸體不止一人,人族第五十關這個地方太過特別,經文流傳在外,容易被人覬覦。 而今,蒼天霸血這一脈的后裔,所修功法早已不是祖上的經文,是另一部圣法道統。 葉凡嘆息,搖了搖頭。而今圣人級道統對他沒有多大的吸引力,唯有古之大帝的經義才能讓他心動。 不過他也得到了一些有價值的信息,霸體肉身極度強大,可以抗衡圣體,霸血是神話時代的中的無上寶血。 遠處,有很多道神念探來,但卻不敢接近一步。這顆古星上,蒼家為最強一族,其他傳承都被大道壓制,而今該族大破,其他勢力自然心驚膽顫。 葉凡探索他們的識海,獲得諸多有價值的信息,而后給了他們一個痛快,一巴掌落下,將他們擊成飛灰。 他站在此地默默思忖了很長時間。在這個過程中小破孩很安靜,一個人托著下巴坐在青石上,不去打擾他。 遠處,諸多強者全都無聲無息的退走,不敢臨近,心有大懼。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葉凡恢復過來,對小破孩笑了笑,道:“餓不?” “有一點。”楊熙答道。 “想不想進我的母氣鼎去中去看一看,在那里大餐一頓?”葉凡問道。 “好呀。”小家伙興致極高,充滿了期待,光華一閃,就被收了進去。 葉凡在這片破敗之地觀察,動用源術,眸光直入大地深處,開始探查源天神陣。 這個地方很奇特,怎么會有這種陣紋,簡直有些匪夷所思,應該比蒼族還先出現在這顆古星上,歷史久遠。 他很謹慎,經過長時間的觀地勢,而后一步一步走進大地深處,捕捉地脈大龍,要弄個清楚。 “這些……”葉凡在地下大吃一驚,見到了成片的源天紋絡,刻在原始龍脈上,復雜而繁奧。 這些痕跡最起碼存世數十上萬年了! 大片的紋絡都暗淡了,在時間的力量下磨滅,尤其是不久間這些古陣被激活,瞬間爆發,剩余的道紋幾乎被廢了個大半。 這讓葉凡心中思緒萬千,數十上百萬年前的源天紋絡,這實在……過于驚人,有些不真實! 要知道,東荒第一代源天祖師出現的時間也就是在十萬年前左右,在后荒古時代大放異彩! 這個地方,這些古陣,有可能是太古年間的產物,甚至更久遠,怎不驚人? 源天書是以一種特別的銀色金屬鑄成,不知成書于何年代,據傳連第一代祖師都是依據它而修成的。 可惜,葉凡早已將其還給了張五爺,不然此時倒是可以拿出來一觀,看一看能否與此地的紋絡產生感應。 “這么說來,它起源于星空中,并非東荒開創的古術……”葉凡自語。 他在地下仔細查看,除卻磨滅的古陣紋絡外,并無其他特別的發現,而且他的身體也沒有發生不祥。 “難道是因為古陣已毀,失去了一種魔姓的力量,故此對我影響不大了?不對,應該是有特別的東西,剛才磨滅了。” 他重新搜索,終于是發現了一道人形灰燼,在這個地方感覺一陣陰森,很是詭異。 葉凡在這顆星球上停留了三天,走遍大地深處,發現了更多的遺跡,都是快要磨滅到不可見的源天古陣。 最終,他離開了地下,騰空而起,進入星空中,望著下方的古星默默思量。 突然,葉凡身體一震,像是想起了什么,遙望另一方的生命古星,那是楊熙他們生活的古地。 “好大的手筆,東荒的源天師可掌控山川地勢,而星空中的高人在擺弄星辰!” 葉凡失聲叫了出來,很多年沒有這般震驚過了,他在地底深處的發現不過是冰山一角,真正的秘密是這塊星空的格局。 兩顆生命古星,兩處生命源地,是人為布下的,在特定的時刻下這塊星空將會是一個規則而神秘的圖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