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33 強者為尊

這片山峰很壯麗,占地很廣,各種古木生長,扎根在懸崖峭壁上,青翠碧綠,閃爍霞光,像是碧玉刻成。 更有靈泉汩汩,沿著絕壁垂落,化作一道道銀瀑,若九天銀河傾瀉而下,伴隨著陣陣薄煙與彩霧。 至于古藥遍地皆是,扎根在山腳下、峭崖上、道臺前,清香撲鼻,光澤點點,搖曳出一縷縷瑞光與一陣陣芬芳。 “叔叔,那是什么?”小破孩大眼睛骨碌碌的轉動,看什么都好奇。 “那是一只麒麟獸,擁有稀薄的仙靈血脈。”葉凡答道,告訴他這并非是真正的麒麟,只是其留在世上的一種血脈。 在石壁前,有一只麒麟獨臥,紫氣蒸騰,一片氤氳,在周圍芝蘭生長,遍地霞光,這是一片古藥長勢旺盛之地,沒有一株雜草。 “那只火紅的小鳥是什么,呀,它吐火了,將一座山峰都給熔化了。”楊熙吃驚,小嘴巴張的很大,從來沒有見到過這些生靈。 “那是一只火雀,相傳為朱雀的后代,唔,能成長到一步很不容易。”葉凡說道。 這只火雀不過巴掌大,通體鮮紅,羽毛艷麗,如凰血赤金鑄成,輕輕一震翅,法力滔天,在火山口出沒,讓大道都陣陣轟鳴。 蒼家山門內,數十上百座山峰并立,有許多珍禽瑞獸出沒,個個都是荒古前的異種,有些在外界很難見到了。 一個中年男子看不下去了,喝道:“圣體你不要過分,當這里是什么地方,以為我蒼族一脈無人嗎,速速退去,不然后果自負!” “我并沒有闖進蒼家,只是領這個孩子在外面看一看而已,這有何不可?”葉凡很平靜的說道。 “這是我族的凈土,外人、尤其是你圣體一脈不得踏足,這是在冒犯我們的威嚴!”他喝斥道。 葉凡當即沉下了臉,道:“這樣就算是冒犯你們了嗎,那我想問一問,你們在另一顆古星又做了什么?闖入圣體一脈的家中,折辱與踐踏,這孩子自小到大,身上淤青、血痕不斷,你們也真能下的去手!” 山門內,這群人神色一滯,而后陰沉了下來,無比的冷漠,沒有立刻回應。 “這么多年來,圣體一脈可曾惹過誰,你們動輒就欺壓,羞辱的還不夠過分嗎?我今曰帶著這個孩子來此就算是冒犯你們了嗎,兩相比較,這算什么!”葉凡喝道。 這些人算是看出來了,來自葬帝星的圣體領著小童來者不善,他們相互看了一眼,神色冷冽,敵意甚重。 “叔叔……”楊熙小聲叫道。 “沒事,他們一點也不可怕,說不定還會歡迎我們進去呢。”葉凡來這里想抹除掉小楊熙心中的陰霾。 “我才不怕,將來我會親手將他們所有人都打敗!”小家伙挺起胸脯說道,神采飛揚。 “失敗者的后代而已,也敢來我們這里說三道四?”蒼家山門內有一個年輕人終于忍不住了,冷森森的諷刺。 “在這個世界,強者為尊,我們的祖上贏了圣體,蒼天霸體的后人注定要勝過被淘汰的圣族血脈,藉你們來磨礪己身,有何不可?” 這是一種高高在上的自負,亦是一種強烈的敵意,帶著一種優越感,亦是在裸的折辱。 當然,開口的兩人也知道深淺,并不敢走出山門,只是在凈土內諷刺,站在山峰上抱著雙臂,冷漠的向下看著。 “是嗎,強者為尊,這個世界還真是殘酷。那好吧,我也努力做一回強者試試看。”葉凡說罷,嗖的一聲消失了。 “轟!” 山門前的上古大陣受到沖擊,釋放出滔天的神力波動,各種道紋交織,磨滅一切入侵者,恐怖的圣威在彌漫。 然而,這根本擋不住葉凡,他將行字訣修到了出神入化之境,這一秘術一運轉,上可入九天,下可進幽泉,天上地下無不可去,是破陣的一種極盡法門。 古圣殺陣沒有能夠攔阻住葉凡,他進入了山門,出現在那座山峰上,果斷的出手。 “阻止他!” 一群人大叫,敵襲迅疾,快如神電,瞬息而至,讓人反應不過來。 砰! 當一些強者出手時,葉凡早已抓住兩個年輕男子倒退而去,闖出了山門。 這是一種震懾,與萬軍中取敵人首級,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葉凡直接將兩個出言不遜的年輕人給捉了出來。 “既然強者為尊,那么對不住你們這兩個弱者了,我也要需要磨礪,拿你們來練練手!”葉凡很冷酷的說道。 “啪” 他一巴掌甩出,將一個男子抽飛,血液飛濺,而后緊接著跟了上去,將其自半空中踏了下來,踩著他落在地上。 “嗷嗚……”此人慘叫,有點不像人的聲音了,整具軀體差點被葉凡一腳給踏斷,這一切都是他留情的結果,不然哪里還有什么命在。 “不要!”另一個人大叫,嚇得亡魂皆冒,他剛才看著都覺得渾身劇痛,而馬上就要輪到他了。 葉凡自然不會停下來,將他放在身前,猛力擺動右腿,而后大力的輪起,像是踢球般將他踢飛了出去。 “轟!” 遠處,一座矮山被此人撞塌,煙塵彌漫,那里傳出撕心裂肺的慘叫,不斷的哀嚎。 “弱肉強食,不過如此,今天我比你們強,看來很適合在這里磨礪一番。”葉凡拉著小楊熙上前,一腳一個再次踢飛,讓兩人撞進亂石堆中。 這是暴打! 當著蒼家的面,在他們的山門前拾掇該族的子弟,在這一剎那間安靜到了極點,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緊接著,凈土中炸開了,諸多法寶飛來,全都閃爍霞光,轟殺葉凡,要將他擊斃在此。 葉凡很平靜,沒后花費力氣去對抗,運轉兵字訣直接將兩個俘虜給控制起來,迎上這些兵器、法寶,結果光華盡退,攻擊立時止住。 “圣體你激怒了我蒼族,這是對我們的羞辱,今曰你別想遁走!”山門內有脾氣暴烈的人當場大吼。 “若不是接引使相護,你們早就滅族了。失敗者的后人,今曰竟來到我族門前動手,絕不能容忍!” 這是從未有之事,這么多年來,一代又一代,他們占盡了優勢,何曾被宿敵一脈這樣“欺壓”過,全都目眥欲裂。 葉凡不緊不慢,將兩個年輕人又是一頓暴打,領著小破孩踏在他們的身上,神色恬淡,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依照你們的思維方式在進行,我強,踩踏你們于腳底,這不是很正常嗎?失敗者而已,不就是要被如此對待嗎!” 在說這些話時,他又是一番狠狠的修理,將兩人的骨頭都快拆散了,最終像是丟垃圾一般扔進山門內。 轟! 蒼族中,爆發出一股絕世霸氣,一座石山崩開,一個如魔神般的身影沖關而出,來到高天上。 “來自葬帝星的圣體,你竟敢辱我族,蒼天霸血不可欺,今曰你走不了!” 葉凡反應很平淡,一副不是很在意的樣子,道:“不算什么折辱吧?” 蒼家一群人抓狂,這么多年來誰敢來此攪鬧,這是頭一次,這個人居然說不算什么,實在可恨,所有人都大怒。 葉凡依然云淡風輕,道:“這種事情你們不是常做嗎,我遠不及也,做的不好之處還請你們見諒。” “拆!”所有人都差點跳腳,這是赤露露的抽打,還這樣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可惱可很,許多人咬牙切齒,恨不得將他大卸八塊。 這個出關的圣者非常的威猛,高大雄偉,狀若魔神,什么都不想說了,就要沖殺出來。 忽然,一個老者無聲無息的出現,一把拉住了他的臂膀,不讓他走出山門,其他人也安靜下來。 “年輕人你過分了。”老者面無表情的說道。 “談不上吧?”葉凡還是老樣子,不強硬,不暴烈,有點散漫,在說這些話時甚至帶著疑問,像是還在征詢對方的意見。 “可惱啊!”一些人氣的想活剝了他,忍不住想出手。 “年輕人要知道進退才好。”這個老者沉下了臉,盯著他道:“闖我祖上陵園,是為不敬,更是一種羞辱,來我族門前……” “我覺得這些罪責都不成立。”葉凡搖頭,打斷了他的話語,道:“古往今來,很多人去那座大墳上憑吊,人族第五十城盡人皆知,怎么到我這里就不行了?” 一群人大怒,很多人喝斥出聲。 “你們這一族與我蒼天霸血一脈是宿敵,一個失敗者而已,登臨巨墳是最為嚴重的挑釁,別人登臨那里情有可原,你們這一族絕對不行!” “失敗者的后人有什么資格登上我族重地,這是一種恥辱!” 有許多青年怒目而視,他們年輕氣盛,面對圣體一族時有一種自負與優越感,自然忍受不住了。 “你們說這是一種恥辱,那為何去另一顆古星上的圣體孤墳前放肆,更是欺壓他的后代,還在其墳前的石壁上刻字,這不更嚴重嗎,為何總是雙重標準?”葉凡冷漠的說道。 “你放肆!”蒼族內的一些人已經忍無可忍。 “我一點也不放肆。”葉凡搖了搖頭,又恢復了漫不經心的樣子,道:“我可沒有對你們的祖上不敬,更未亂刻字。只是在那里采摘了兩株藥王而已,這是你們欺凌小楊熙、致使他遍體鱗傷而應該補償的藥草。” 蒼家一群人差點吐血,那可是兩株藥王啊,在這個世間最是珍貴,讓大圣都為它們折腰,能夠延命。該族一些壽元無多的存在,得悉這一切后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葉凡散漫的說道:“你們放心,我臨去前,在那里布下了一些源天法陣,將十幾株稀珍古藥移栽了進去,料想兩三萬年后都會成為藥王,你們不吃虧。” 一群人又想吐血了,在他們的祖地移栽古藥,這是誰的藥田,再說誰能等兩三萬年那么久遠,一個個莫不想活吃了他。 “不知道兩三萬年后,我還有沒有機會再去采摘自己栽種的古藥。”葉凡又一次自說自說,自我感覺良好。 “你大爺的!”這是所有人都想差點罵出來的話。 此時此刻,唯有小楊熙一臉崇拜之色的看著葉凡。 (未完待續)